八角棒槌:王岐山的豬隊友和崑崙奴

今天是正月初十,正題前先說些我了解到的情況。

昨天跟農村親戚通電,談到他用水的問題。他很自信地說不怕,我家有井。他的話叫我羨慕不已,不是羨慕他的自信,而是他家的井。我住在大城市,平時生活的無憂叫他們羨慕,一到危難之際,情況就顛倒了過來。另外他還說菜价涨了不少,两块多一斤的白菜土豆涨到5块多。一比較,和我這裡的漲幅相當,但他家有菜園子,一推门就能解决果腹问题。當然我也可以一推门,不过一想到得扒土,再搭电梯爬几十层楼到天台,我就打消了念头。听文贵先生的话,我变得身强力壮,只要物业肯让,我就不会打消念头。

據我所知,武漢的業主很生猛,一旦利益受損,就會想法把物业彈劾掉。為了減少彈劾的風險,物業也變得越來越聰明。尤其是新樓盤的物業,最愛在小區裡拉橫幅,上書“提前交齊一年物業費,送大米兩袋”。大米的替代很多,細數有麵粉調和油洗衣液衛生紙鐵鍋飯勺豆漿機等等,引得無數貪小便宜的競上鉤。如此一來,結果可以預料,再有彈劾的念頭,你就得先掂量下錢要不要得回來,真下定決心,又對損失於心不捨。久而久之,物業被彈劾的問題就解決了,要考慮的只是退不退錢罷了。

近幾年,很多下面鄉鎮的居民遷居武漢,看待物業的營銷圈套時,多少欠缺些警惕心。好在這種先錢後用全憑自願,考驗的是個人的理智,但在面對中共的先錢後用上,理智還真管不上用。舉例說明,中共以節能為藉口,強制武漢市施行先錢後電的規定,這時你就沒轍了,就算再理智,你也得用電。聯繫到如今的疫情,要是哪天全城斷了電,市民勢必要跟政府吵,不過吵的焦點不再是憑啥斷電,而是要政府退錢。中共最大的能耐就是給國民設坎子,一道不夠再來一道,不讓老百姓犯暈誓不罷休。

照我看,謊言也是坎子。這種坎子設起來毫不費力,全憑一張嘴就能搞定,因此成了中共的拿手好戲。路德在戳穿謊言時,以其之矛攻其之盾,用中共自己的論文,揭發出去年12月時病毒就能人傳人。這直戳要害的一下,令中共條件反射般設起了坎子。知乎上人民網公開發聲,說12月份的人傳人只是回顧性的推論。此話一出,趕忙有人洗地,為了說清什麼叫“回顧性”,還特意舉了一例,表明以前人傳人又不代表現在能人傳人。這道坎子對中共有兩點利處,一是我不知道,二是既然不知道,就談不上故意。

在中共的坎子前,多少得具備點透過本質看現象的能力,簡單說你信不信中共,信就永遠沒這個能力。幾天前我寫過一篇東西,提到在病毒問題上中共有兩個目的。一個叫“不是我幹的”,無數道坎子為此而設。2020年1月1日前發病的病例中,55%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之後是8.6%。倘若我沒理解錯,新京報的意思是我承認病毒會變異,更得承認病毒來自竹鼠和獾。另一個叫“王書記萬歲萬歲萬萬歲”,正因有此目的,紅十字會才能在質疑和唾罵的巨浪中屹立不倒。

記得郭美美事件後,中共紅十字會名譽掃地,可就是不倒。這次非但不倒,還擺出了越戰越堅挺的架勢。言外之意我就是不要臉,你們能拿我怎著?當聽說紅十字會的名譽主席是王岐山時,我對此事實表示滿意,因為只有這樣最合理,所以才滿意。当年天津大爆炸撤职的赵海山,摇身一变就成了湖北红会的会长。在王岐山的谋划下,什麼結果都出得來。羅素說從一個假前提出發,也會什麼結果都出得來,然而假並非指不是王岐山,而是指王岐山本身就假。搞清楚這一點,對各種荒誕的結果就不太會一驚一咋。

面對五湖四海捐贈來的物資,中共紅十字會如數扣押,並宣稱我們只有職能收,沒有權力發。不知有意無意,南方周末的原文是這麼寫的,如果是無意,我倒覺得“職能”和“權力”互換下位置更妥。我沒別的意思,只是用事實說話。光互換還不夠,除了有權力收,還有權力不准別人收,加上後半句,會顯得我更尊重事實。另外還有些事實更明顯,比方說假裝一副忙碌的樣子,桌子上卻擺著開了封底進口牛奶。因為太明顯,就暴露了設坎子的不夠聰明。

面對一幫只會吃乾飯的裙帶,不知王書記怎麼看,大罵一通不出奇,不罵也不出奇。畢竟

王書記很神通,一道牆下來,表裡兩個世界就能分別設坎子。裡世界王岐山从容自若,一邊設坎子,一邊耍着流氓。一道坎子下去,知乎上就得搞出大坨的文章,把不明真相之眾往陰溝裡拖。至于那流氓架勢,恨不得把全世界防護服都搶來,把豬隊友裹得嚴嚴實實,牛奶也好,大爆炸也罷,大罵一通你也別當真,故作嗔怪裝裝樣嘛!

至於表世界則更簡單,在世衛成立個黨支部,扶持一個姓譚的崑崙奴當頭頭,之後便一切好辦。光天化日之下沒人是傻子,對此觀點我很有信心。目前王書記的坎子很見效,假如一直能見效,那我就是傻子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2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