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與武漢疫情:天壤之別

來源:Zerohedge.com, January 30, 2020

作者:Lance Roberts (蘭斯·羅伯茨)via RealInvestmentAdvice.com

新聞翻譯/簡評:海闊天空, PR:Grace

https://spark.adobe.com/page/rkYzqT1FsE6sB/

簡評: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此次冠狀病毒不僅對中國經濟造成休克式破壞,對美國經濟和世界經濟也帶來巨大傷害。中國經濟走弱,影響美國出口;另外美國股市處於歷史高點,獲利盤急切需要尋找一個理由套利拋盤,此次冠狀病毒疫情是一個非常直接有效的觸發點。美國股市的大幅回調將嚴重影響今年的全球增長。全球經濟水乳交融,中共國又在全球不知情的情況下以技術盜竊、低價傾銷、國家補貼、外匯操作、廉價勞工等手段進行經濟擴張。如果此次中共是有意投毒,或者進行生化戰爭的操練,將世界經濟拖入深度衰退的泥潭;或者屆時狗急跳牆不惜發動戰爭,將世界推向戰爭漩渦,世界人民會深受其害。中共就如同冠狀病毒本身一樣,是世界最大的威脅和毒害,全世界人民一定要聯合圍剿,消滅共產極權。

SARS與武漢:過去與現在的區別

一個星期以來,不斷擴散的呼吸道病毒佔據了各大媒體的頭條,這讓投資者想起了過去的流行病,從2003年的非典到六年前的埃博拉恐慌。雖然「武漢」病毒(科學上稱為「nCoV」)仍處於初級階段,但它與SARS病毒的感染和死亡率已經非常接近了。

然而,每個人都想知道的問題是:「該病毒對市場意味著什麼?」

它會讓美國歷史上最長的牛市脫軌嗎?或者,這沒什麼好擔心的?

如果你閱讀主流媒體,答案似乎是後者。即:

「然而,來衡量市場的其他傳染病的發病期間的表現,包括SARS,或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埃博拉病毒和禽流感,華爾街投資者可能幾乎不用擔心,這種疾病會讓美國股市患病。美國股市在2019年以多年來最好的年度回報率收場,並在2020年創下或接近歷史高點。」——市場觀察

在股市接近歷史高點的情況下,可以理解投資者很快會對病毒的潛在後果不予理會。也有大量坊間證據支持看漲的說法。下面的圖表是標準普爾500指數與它的指數增長趨勢的對比,記錄了更重要的病毒爆發的歷史。

縱觀歷史,市場似乎總是能從致命的病毒爆發中反彈。但是,長期圖表往往掩蓋了對投資時間較短的投資者所造成的損害。

目前比較突出的是市場在2003年「非典」爆發後的表現,因其也是「冠狀病毒」家族的一員。

顯然,如果你繼續投資,就會從市場衝擊中迅速恢復,牛市就會恢復。

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

雖然圖表並非有意欺騙,但它隱藏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即市場下跌和SARS病毒的潛在影響。讓我們擴展圖表的時間框架,以便更好地理解。

在資產價格下跌近50%、估值均值回歸和經濟衰退結束之後,由於資產價格和經濟增長已經消除了大部分「風險」,「非典」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當今的經濟環境非常艱難。

目前,隨著投資者情緒和整體市場樂觀情緒,資產價格接近歷史高點。下圖是我們的「恐懼/貪婪」綜合指標,由專業人士和散戶的資產配置構成。(重要的是,這不是衡量投資者對市場「感覺」如何的標準,而是他們如何配置市場。)

在2001-2002年的經濟衰退期間,實際個人消費支出和消費者信心也恢復了,因此有足夠的「被壓抑」的需求來抵消非典爆發對經濟和市場的影響。目前,消費者信心仍接近高位,因為消費依然強勁,足以維持2%的經濟增長。

還有一個問題是,中國是「武漢病毒」的發源地,與2003年相比,它的比例大幅增加,在經濟上也更加重要。

外交政策的約翰遜和帕爾默最近指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與2003年非典(SARS)爆發時相比,中國自身在全球經濟中扮演的角色要重要得多。中國在其他製造業國家的許多供應鏈中佔據中心位置,包括制藥業(美國13%的制藥廠都設在中國)。中國還是石油、天然氣和大豆等原材料和其他大宗商品的貪婪買家。這意味著中國今年的任何經濟停滯——緊隨其30年來最糟糕的經濟表現之後——將對世界其他地區產生比以往危機更大的影響。

考慮到疫情的核心地區:目前處於有效隔離狀態的武漢,是一個水路和鐵路交通樞紐,是中國沿海和內陸之間大宗商品運輸的關鍵節點。

鑒於美國出口商已經受到「貿易戰」影響的壓力,目前病毒的爆發可能導致對中國出口進一步惡化。這並非無關緊要,因為出口約佔美國企業利潤的40%,而目前美國經濟增長已經難以維持2%的增速,病毒可能會讓這個數字再減少1%。

正如我上週末所指出的,大宗商品綜合指數表明,1月份美國經濟出現了問題。

「如果真有經濟增長的指標的話,有幾個指標,就其本質而言,應該是經濟活動激增的信號。如果經濟活動確實開始復蘇,銅、能源價格、大宗商品價格以及波羅的海乾散貨運價指數(Baltic Dry index)都應該上漲。

不出所料,隨著「貿易協定」的達成,我們的確在最近更為強勁的經濟報告中看到了大宗商品價格的回升。然而,儘管媒體大肆宣揚「通貨再膨脹即將來臨」,但大宗商品的複雜性表明,無論「貿易協議」帶來了怎樣的衝擊,現在都已經結束了。」

重要的是,這種下降發生在「武漢病毒」之前,這意味著該病毒只會加劇潛在的影響。

此外,鑒於新簽署的貿易協定「墨跡未乾」,任何經濟放緩都可能使中國難以實現其過於雄心勃勃的採購目標。1月份大豆價格的暴跌已經表明,他們不會購買大量大豆。

儘管股市在週一暴跌後恢復了正常,但市場進一步調整的風險依然存在。對投資者來說,國內外市場的估值都處於歷史高位。然而,估值不是問題,直到它們成為現實。正如邁克爾•勒博維茨(Michael Lebowitz)最近寫道:

「想想看,1929年的估值水平與今天各種指標的估值水平類似。許多基於價值的預測估計未來十年的年化回報率為正負幾個百分點。下表對比了目前和以前的估值。」

雖然投資者試圖用一些錯誤的比較來為高估值找理由,比如前瞻性營業利潤、低利率或低通脹,但幾乎沒有歷史證據可以證明高估是合理的。

然而,正如戴維•拉弗蒂(David Lafferty)最近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採訪時所指出的:

「讓我擔心的是,人們對這種樂觀情緒的定價太多了,人們擔心估值問題。但是,估值本身並不是催化劑。因此,在這種真空中,人們傾向於尋找催化劑,也許某種形式的流行病或大流行病成為了他們一直在尋求獲利或出售他們認為昂貴的資產的藉口。」

由於經濟增長放緩,重新定價導致的市場更重大調整的問題在於,它會造成惡性循環。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評級機構警告稱,市場大幅回調將嚴重影響今年的全球增長。僅美國消費者受到的衝擊就可能抑制支出,並令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減半,使美國經濟增長回到10年前金融危機期間的水平。已經背負創紀錄高收益債務的企業,在市場低迷後的風險敞口甚至會更大,從而有可能出現一波違約潮,進一步削弱市場信心。」——《外交政策》中的約翰遜和帕爾默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疫情會惡化到何種程度,也不清楚疫情會持續多久,但疫情可能會持續到夏季。春節期間的短暫中斷是一方面;至少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大片地區,半年的貿易中斷和旅行取消可能造成更大的破壞。

隨著經濟擴張達到頂峰,市場過度擴張,過度看漲以及基本面緊張,「現在」與「那時」之間存在巨大差異。這也可能只是商品價格暴跌和債券收益率下降已在傳達的信息。

新聞來源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