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讓英國盟友如此憤怒—中國華為如何腐蝕英國精英的驚人內幕

英國前首相特蕾莎•梅曾經有一份沒有宣布的決定,政府將“決定”是否授予中國華為公司開發和維護未來重要電子網絡的合同,即被稱為5G的移動電話系統。未宣布的部分原因是沒有說服華盛頓,即英國可以被視為一個可靠的情報和安全夥伴,即使把這樣一個高度敏感的技術和通訊設施授予一個共產主義極權國家的旗艦公司。一位官員曾表示,允許華為進入下一代電信網絡簡直是瘋了。

“Five Eyes”情報共享夥伴關係(美國、加拿大、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合作夥伴也認同這一觀點。在澳大利亞,雖然從投資角度來講,中國無疑是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但是澳大利亞情報與安全委員會主席安德魯黑斯迪(Andrew haste)表示,這是一個“數字主權”的問題,而他的同事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則指出:“澳大利亞歷屆政府都禁止華為進入我們的寬帶和5G網絡,幾乎沒有什麼爭議。今天,澳大利亞政治體系中沒有人對這些決定感到遺憾。必須認識到華為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而是中國政府推動技術統治的前沿。

華為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任正非,早年曾經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而該公司1999年至2018年的董事長孫亞芳在加入華為之前曾在國家安全部通信司工作。華為全球安全官員約翰薩福克(John Suffolk)去年在下議院技術委員會(Commons technology committee)的激烈質詢下證實了這一點:他承認,孫亞芳“確實在該公司發揮了作用”。就在2019年5月,據《南華早報》報道,任正非對中國媒體表示,我們為了一個理想,為了站在世界的頂端,犧牲了個人和家庭的(利益)。對於這一理想,遲早會與美國發生衝突。數字中共和任正非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種冠冕堂皇的借口。

2017年,中國通過了一項情報法,規定:“一切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個已經存在的法律基礎上,這是所有極權主義國家的標誌。這也從另一方面解釋了華為海外業務中的一些奇怪事件。

2012年1月,非盟與華為和中興簽署了一份合同,為其位於亞的斯亞貝巴的總部提供計算和通信服務。而直到2017年,一名員工發現,每天晚上12點到凌晨2點之間,這些計算機系統神秘的自動工作,向上海的服務器傳輸大量數據。(英國廣播公司和英國《金融時報》都有報道,遭到中國政府、華為和非盟的否認。所有的事實從未曝光。)非洲,在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這也是中共政府多年來大肆對非洲國家捐贈巨額資金的原因。

2019年1月,華為波蘭企業公共部門銷售主管王偉京因在華沙從事間諜活動被捕,與他一起被捕的還有波蘭國內安全部門前IT安全副主管。三天後,中共當局向本國媒體發出如下指示:“所有網站:關於華為在波蘭的一名僱員被捕一事,嚴格按照外交部的聲明進行報道。未經授權,請勿發表評論。對於華為種種表現,以至於在英國政府正式宣布5G合同的前幾天,一些議員或出於安全考慮的前任官員幾乎發出了絕望的警報。

英國軍情六處前處長迪洛夫爵士(Sir Richard Dearlove)警告稱,華為“毫無疑問”對英國安全構成威脅。理查德爵士還說,中國希望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佔據主導地位。它想控制一切,而且它的觸角越來越長。下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前陸軍軍官湯姆圖根德(Tom Tugendhat)周日在郵件中寫道:如果依靠華為的硬件實現5G——雖然它是最便宜的,而且在技術上領先於西方競爭對手諾基亞和愛立信——即便只是在商業上也是短視的,因為我們將被鎖定在一個提供商。他還寫道:“華為不像其他公司。它與競爭對手不兼容,這意味着一旦硬件投入使用,你就會陷入困境。這種依賴性,再加上對國家補貼的指控,讓許多人認為華為是技術傾銷——廉價出售其產品以取得主導地位。在他的推特賬戶上,圖根德Tugendhat進一步說:“華為決定的挑戰不僅僅是今天,而是它對未來幾年我們將捍衛的價值觀所說的話。不要搞錯,我們從布魯塞爾奪回了控制權(只退歐),卻把它交給了北京”。

但正是圖根德的前政治同僚把我們帶到了這個地步。保守黨自滿地從華為那裡接受了無數的捐款。華為不遺餘力的使用金錢手段腐蝕英國的各個階層,保守派人士惠特克羅夫特男爵夫人加入了華為的“顧問委員會”。(與她同行的還有前高級公務員安德魯•卡恩爵士、英國石油公司前首席執行官布朗勛爵、英國工業聯合會前主席海倫•亞歷山大夫人等名人。)華為向王子的信託基金捐贈了50萬英鎊。就在一年前,查爾斯王子最珍視的公共企業宣布,由於“公眾擔憂”,將“不接受華為的新捐款”。

然而,為了保障新疆社會穩定,大約有100萬穆斯林被中共關進了“再教育營”,這一切讓威爾士親王對華為所謂的“在智能安全創新中的作用”感到警覺。但正是在D•卡麥龍和他的財政大臣George Osborne的領導下,這條紅色的惡龍享受着暢通無阻的綠燈。

2013年10月,奧斯本訪問北京時宣布:“一些西方國家政府阻止華為進行投資。不是英國。”恰恰相反,卡梅倫在2016年離開唐寧街後,繼續在他的商業領域幫助華為。2017年,他宣布將幫助建立一個價值10億美元的“英中基金”,“旨在尋求兩國在技術領域合作的機會”。

早在2003年,華為就已經進入了英國市場,當時英國電信開始與這家中國公司談判,提供聚合客戶線路的設備,並將它們連接到網絡的主要部分。合同於2005年簽訂。令人驚訝的是,英國電信與華為簽署合同的一年後,英國內閣才將此事提交給部長們,甚至沒有通知部長們。這些消息來自於2013年下議院安全與情報委員會(Commons Security and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一份報告中的譴責之詞。而目前,我們也看到現任內閣大臣馬克•塞德威爾爵士(Sir Mark Sedwill)的決心,他正在無視華盛頓(以及其他盟友)對未來電信網絡與中國共產黨統治者的目標和願望完全融合的擔憂。

Jason評:中共有一隻巨大的隱形的罪惡之手,那就是華為。無論國內國際,採用互聯網,收集個人信息,控制他的計算機延伸到的每一個角落。而所有有業務來往的國家和地區,幾乎無一例外的利用藍金黃腐敗賄賂當地的各個精英階層。對於所有的指控,又百般否認。他是中共背後那隻最邪惡的眼睛。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 Jas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