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戰爭系列:(二)代價

新聞來源:Asia Times– 亞洲時報, JANUARY 16, 2020

作者:Grant Newsham – 格蘭特·紐瑟姆臺北

翻譯:海闊天空 ,Roberts

評論:海闊天空

https://spark.adobe.com/page/eJvlDs06aYjeh/

短評:西方社會的人民無法想像當今世界在文明的民主國家或地區會爆發戰爭,但臺灣確實有戰爭風險。 臺灣一旦發生戰爭,就是人間悲劇、物毀人亡,甚至城市變為廢墟。 臺灣半導體產業等退出市場,進出臺灣的航運停止,保費飆升。 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經濟將遭受重創,一帶一路項目和亞投行專案擱置,嚴重中國依賴外國零部件、材料和市場的公司陷入停滯,中國可能重回毛澤東時期的計劃經濟體制。 中國極度需要可自由兌換的貨幣。 中國的研究人員和學生將從美國和其他國家被遣送回國、中外合資會停止、外國投資將驟減。 長期縱容中國的歐美國家會面面相覷。 中國對臺灣的進攻至少會造成世界經濟停滯5到10年,西方世界很可能出現動盪,還有可能重新出現極端的如列寧和希特勒那樣的人物掌握政權。 西方國家養虎為患,最終會喝下自己釀造的苦酒。 希望西方國家能夠警醒起來,採用各種手段遏制臺灣戰爭的發生!

臺灣戰爭:全球經濟,心理傷害

除了對臺灣造成的人間悲劇和物毀人亡以及各方可能出現的驚人傷亡外,臺灣戰爭造成的全球經濟和金融漣漪效應將是巨大和持久的。

說世界將在戰後變得面部全非並不誇張:想想1914年統治世界大部分地區的強大帝國,到1918年底它們已淪為廢墟。

中國已深深融入世界經濟 – 中國作為製造業中心和出口大國、全球供應鏈的一部分以及許多國家原材料大宗商品的巨大消費國的地位,全球經濟活動受到嚴重干擾在所難免。

臺海戰爭一旦打響,全球經濟將陷入混亂,至少與2008年的金融危機不相上下; 由於這場經濟危機是由大國間的戰爭引起的,它的情況可能更糟糕,從理論上講,這比一場由華爾街人士和其他一些人造成的事件要危險和可怕得多,後者只是為了盡可能長時間地榨取毫無疑心的公眾的錢財。

股市將暴跌——而且持續暴跌。 由於供應鏈被切斷、商業需求和商業活動疲軟,全球經濟活動將立即放緩。 僅中國貿易的停滯就足以造成破壞,但這將產生滾雪球般的效果。

臺灣生產的所有產品——尤其是半導體——都將從市場上消失。從臺灣生產全球30%的半導體,到近一半的外包晶片生產和90%的最先進晶片,各種估計不一。 臺灣的週期性地震對半導體生產造成了足夠大的破壞。 但從地震破壞中恢復是一回事,從戰時破壞和瓦解中恢復是另一回事。

除了半導體以外,臺灣企業在中國大陸生產的出口到海外的產品——iphone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不會轉移到任何地方。

進出臺灣——更重要的是進出中國大陸——的一切運輸將會大量減少或停止。 海運和航空貨運公司將不願進入戰區,保險費率將飆升。 有人預計,美國的金融和商業制裁(甚至軍事行動)將進一步阻斷或削減全球的「中國貿易」。

預期中共國會想盡辦法干擾美國和其夥伴國家的海運。 特別是依賴于開放海上通道進行進出口的日本,將立刻受到重創程度遠遠超過3/11地震和海嘯。

即便是那些多年來為獲取中共國資金而縱容北京惡行的許多國家(包括歐盟),也將感受到影響。 這種痛苦可能是針對中共國的——出於原則、尷尬、恐懼或意識到中國的「一帶一路」資金不會兌現。

中國遭受重創

對於依賴中國銷售、製造和零部件的外國公司來說,這些問題顯而易見。 但對中國來說,問題甚至更大,因為中國依賴包括食品和石油在內的大宗商品進口,以及出口和外國直接投資,而這些出口和外國直接投資所獲得的貨幣是可自由兌換的,而人民幣則不是。

因此,除了戰爭傷亡之外,中國經濟也將遭受重創。 今天的美中貿易戰可能導致貿易減少;但是,如果中共對臺灣進行軍事打擊,中國的全球貿易將幾乎停滯。 臺灣半導體產業等退出市場 — 很可能是永久擱置。

沒有美國零部件和技術也能生產產品的中國企業,將生產出沒人會買的產品。 依賴外國零部件、材料和市場的公司將會陷入停滯——而且很快。

網絡圖片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與習近平重振毛澤東聲譽的努力一致,對臺灣的攻擊可能會使中國回到毛澤東時代的農業經濟。

如果被排除在美元體系之外,中國極度需要可自由兌換的貨幣。 中國的研究人員和學生將從美國和其他國家被遣送回國;合資企業會停止;外國投資將縮減。

北京的公司將不得不與朝鮮、緬甸、柬埔寨和俄羅斯等經濟力量做生意。 如果俄羅斯人感覺到中國陷入了麻煩,他們可能也會進行強硬的討價還價。

事實上,俄羅斯對臺灣之戰的反應可能有兩條道路;它可能向中共提供直接支援和援助,並可能對波羅的海國家採取牽制性行動,或以其他方式牽制北約和美國。 或者,它可能只是象徵性地發表親北京的聲明,在看到中國和美國互相攻擊時,站在一邊,流著鱷魚的眼淚。

戰爭復蘇

在臺灣之戰造成的混亂之後,隨著中國市場和中國製造業的消失,以及西方和其它生產商重新配置供應鏈,西方經濟體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 很多人猜測復蘇時間,但保守估計是5到10年。

有人猜測,美國和自由世界盟友的復蘇前景是否比中國更好。 值得記住的是,在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經濟起飛之前,美國和盟友的經濟發展一直良好。 中國經濟的崛起得益于西方的投資和技術,以及美國和西方市場的開放;得益于美國CEO們的支持和協助,他們爲了獲取廉價勞動力將企業轉移到中國,有的甚至爲了賺快錢而賣掉公司。

自由市場和自由企業如果不能適應新的情況,就很難有什麼作為,但這需要時間。 一旦自由國家團結起來,結果可能會出現一個獨立于中共國的自由國家「共同體」。 這就是無國界的全球化和湯瑪斯·弗裡德曼(Thomas Friedman)的《平坦的世界》(Flat World)。 但這並不是文明在抵禦危險敵人後的第一次塵埃落定。

湯瑪斯·弗裡德曼(Thomas Friedman)的《平坦的世界》(flat world)

心理創傷

除了臺灣戰爭對軍事和經濟的影響,也存在對西方社會和親西方社會的心理傷害——不管結果如何——這些社會認為自己已經「超越」了這種戰爭。 這種事情只發生在較早、較不文明的幾代人身上,或者只發生在「較不文明」的國家;在這個時代,對臺灣這樣的「第一世界民主國家」來說情況並非如此。

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大屠殺震驚了歐洲社會,並為20年後的另一場全球戰爭奠定了基礎一樣,一場源自臺灣的戰爭也可能以人們難以想像的方式塑造未來。 還有另一種判定認爲,未來并不樂觀。

例如,由於自由世界的重新調整而導致的十年全球經濟停滯可能很容易造成社會動蕩,並可能像在一戰之後那樣,讓像列寧和希特勒那樣的極端主義政治家(左派和右派沒有太大的不同)掌權。其後果將是不可預測的,而且也將發生在「第一世界」國家。 這種事以前發生過。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