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山”醫院的選址錯誤——中共應對武漢肺炎缺乏緊急應對機制和正確有力指揮

作者:WWL

一、“火神山”醫院還是“知音湖”醫院?

《大紀元》2020年1月23日以《武漢將以小湯山模式建立醫院要求6天建成》為題報導:“據大陸界面新聞消息,武漢市政府要求中建三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建三局)參照北京小湯山的模式建立醫院,地點位於武漢蔡甸知音湖武漢職工療養院” 。看到這個報導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緊挨知音湖畔建造傳染病醫院,哪怕是臨時的,醫院選址也是有問題的。

《美國之音》2020年1月24日在《複製小湯山模式,武漢“火神山”能否緩解疫情不容樂觀》報導中指出:“處於中國新冠肺炎疫情中心的武漢市,為了應對各定點醫院人滿為患疫情難以控制的狀況,週五(1月24日)在蔡甸區動工興建一座有1000個病床的醫院。這項工程計劃六天完成。有關當局並在星期五正式將醫院定名為’火神山’ ”。在知音湖畔建一座建築面積達到2.5萬平方米的醫院,卻取名“火神山”醫院。為什麼取名“火神山”醫院?是因為中醫中的肺為陰,火為陽,武漢肺炎需要火神來攻?還是因為北京的小湯山是山,所以復制小湯山模式,也必須是某某山?中國人認為,名不正言不順,而且水火不相容。在知音湖畔建“火神山”醫院,暗示醫院選址是有問題的。

二、武漢“火神山”醫院是模仿北京小湯山模式

在2003年到2004年的薩斯病毒擴散期間,北京市在郊區小湯山修建起了一座有1000張床位的臨時醫院,以接納大量的非典病人。小湯山是一個溫泉區,北部是山區,有大楊山國家森林公園,蟒山國家森林公園等,森林覆蓋率高,地勢高爽。選擇的醫院建設場地本是小湯山療養院的擴建預留地,已經有良好的基礎設施條件,包括進出的道路、污水處理廠,垃圾焚燒場等等。小湯山臨時醫院距最近的村莊超過500米,對當地民眾影響較小。而且北京最重要的京密引水渠在小湯山療養院北面4公里,小湯山臨時醫院的污水道向東南排放,不會影響京密引水渠道,不會影響北京市水源。

而武漢“火神山”醫院的選址與北京小湯山完全不同。雖然蔡甸位於主城區的西側30公里左右的位置,而且武漢職工療養院是一個類似半鳥的地形,多面是水,只有一個入口,便於全封閉式管理,可以隔離與外界聯繫。但是“火神山”醫院直接位於武漢的知音湖旁,地勢低窪,地下水位高,十分潮濕,應該是在五十年一遇的洪水淹沒範圍內。從傳出來的施工圖片中可以看出,這裡本是一片濕地,長滿蘆葦,用老話說是瘴氣重。而且附近就已經有居民多座居民住宅,相隔距離很小,不能滿足傳染病醫院、特別是像武漢肺炎這種新型傳染病醫院隔離距離的要求。

“火神山”醫院的位置

“火神山”醫院的建設場址原為濕地,長滿蘆葦,地下水位高,瘴氣重

“火神山”醫院的建設場址附近就是居民住宅

有一位網友的評價十分到位:這領導們是中學地理都沒學過嗎?就算酒囊飯袋,地圖上扔飛鏢決定地方都不會這麼坑!

其實,中共領導人缺乏基礎地理知識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比如從湖北丹江口水庫引水到北京的南水北調工程的水來自漢江,而漢江發源於秦嶺南麓,是北水北調,不是南水北調。又比如在雄安新區的城址選擇在宋代的水長城的範圍內,在1963年海河洪水的淹沒區內。

三、知音湖到底是不是武漢的備用水源?

當一部分武漢居民得知將在知音湖畔建造傳染病醫院時立即表示強烈反對,因為知音湖是武漢備用水源地之一。百度百科是這樣介紹知音湖的:“知音湖位於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蔡甸街、大集街境內,東鄰漢陽區、東南與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隔湖相望,京珠、滬蓉交匯於此,318國道、漢沙公路通達東西,屬武漢新區開發的範圍,距武漢市中心城區20公里。度假區內山水資源緊密相連,湖光山色相映成趣。貫穿旅遊區的知音湖,以岸線曲折、水質至清至純聞名”。知音湖原名為南湖,又稱小南湖,是由後官湖、三角湖、南湖、百鐮湖等諸多湖泊構成的水系,水體面積30平方公里。 2005年更名為知音湖,為的是紀念春秋時期伯牙遇子期結為知音故事,高山流水遇知音。在中國,在長江流域,湖泊水質至清至純聞名,應該是稀有物品,作為備用水源地是理所當然的選擇。

對此武漢城建局負責人表示,目前漢陽片區供水水源長江漢江互補,管網已經連通,不需要該湖備用。

武漢城建局負責人並沒有否認,知音湖是武漢的備用水源,只是強調,目前漢陽片區供水水源長江漢江互補,管網已經連通,不需要知音湖作為備用水源。

從武漢城建局負責人的表態可以看出,知音湖是武漢的備用水源,並沒有通過任何規劃程序將知音湖排除出備用水源的行列。只是在技術層面上來說,漢陽片區的供水水源可以引用長江或者漢江的水。但是最近五年來,漢江一部分的水從丹江口水庫被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引走,丹江口大壩至武漢的漢江河段水量不足,水質變壞,綠藻常有發生,湖北省和武漢市也經常向中央政府抱怨。長江沿岸多化工廠,污染水質,外加三峽大壩的擋水,河流自淨能力大減。特別是2019年入冬以來,由於三峽工程蓄水,下泄流量減少,長江在武漢處水位大降,大片沙灘露出水面。如果這種局面持續,從長江、漢江引水都會發生困難。

捨棄水質至清至純的知音湖作為武漢的備用水源,而直接引用長江或者漢江的水,並非明智之舉。而且,武漢城建局負責人也沒有能夠保證,“火神山”醫院不會污染知音湖的水質。人們只是說,“火神山”醫院將建設污水處理設施。從建設程序上來說,從工程建設技術的可能性來說,“火神山”醫院可以在六天的時間內建成,但是污水處理設施,特別是傳染病醫院的污水處理設施,是不可能在六天的時間內完成的。武漢城建局負責人表態傳遞出來的真正信息是:已經來不及了,已經沒有時間了,就是“火神山”醫院選址錯誤,也是不可能更改了。沒有時間了!

武漢的許多用地在歷史上就是長江河道, 那時長江河道要比現在的長江河道寬許多。後來人們逐漸圍墾長江的河漫灘,並用大堤將圍墾的土地與長江河道隔斷,但是長江大堤後面的低窪地依然保留為湖泊。人說湖北是千湖之省,在武漢最為著名的是東湖。後官湖、三角湖、南湖、百鐮湖或者說知音湖就是保留下來的湖泊。這些湖泊與長江保持千絲萬縷的聯繫,是聯通的。一旦知音湖被污染,長江也會被污染。知音湖位於武漢中心的上游,無論知音湖是否繼續保留為武漢的備用水源,知音湖被污染,長江也會被污染,對武漢造成的生態危機絕不會低於武漢肺炎公共衛生危機本身。

知音湖與長江河道以及武漢中心的關係

從武漢肺炎的“火神山”醫院的選址錯誤中可以看出,在武漢肺炎所引發的公共衛生危機中,中共缺乏緊急應對機制,更加缺乏正確有力指揮,也缺乏有效的糾錯機制。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0416/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