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新病毒背後的陰謀

新聞來源:dailymail.com,2020年1月23日

作者: 娜塔莉·拉哈爾(Natalie Rahhalal)代理《美國衛生》編輯

編譯:InAHurry,TCC

https://spark.adobe.com/page/2qaCiwEOWgrzU/

導言:在這個武漢病毒消息瞬息萬變之際,我們反思,為何這個原來只感染動物的冠狀病毒,在中共國唯一国家級的四級生物安全实验室所在地引發致命的疫情。該實驗室距離武汉市僅20英里,是中共國唯一專門研究SARS和埃博拉等危險病原體的實驗室。 讓我們來看看有關這個实验室的情形。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在芝加哥已經發現了美國的第二例武漢冠狀病毒。(CNN,1/24/2020)
  • 法國確認歐洲前三例冠狀病毒病例。 (CNBC,1/24/2020)
  • 中國冠狀病毒爆發:香港宣布緊急並關閉學校。(CBSNEWS, 1/25/2020)

中共在武漢建立了一個研究SARS和埃博拉病毒的實驗室- 美國生物安全專家在2017年警告說,病毒可能會“逃脫”該設施,而該設施已成為應對疫情的關鍵

  • 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共國唯一專門研究SARS和埃博拉等危險病原體的實驗室
  • 在2018年1月實驗室開放式之前,美國的生物安全專家和科學家對病毒逃脫實驗室的可能性表示擔憂
  • 2004年,SARS病毒從北京的一個實驗室“外洩”
  • 專家說,這個已經感染了800多人的冠狀病毒在動物身上發生突變並在武漢海鮮市場感染了人類
  • 但是在2017年就有一篇文章對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們打算向實驗動物體內註射病毒可能產生的不可預測的結果提出了警告

科學家在2017年就警告說一個類似SARS病毒可能從那年在中國武漢建立的實驗室中逃脫,這個實驗室旨在研究世界上那些最危險的病原體。

如今,一種類似SARS病毒的冠狀病毒已在武漢地區感染了800人,並傳播到了至少10個國家,也已在武漢和周邊省分造成25人死亡。

為了研究包括埃博拉和SARS在內最高風險病原體,中共於2017年在武漢設立了一個有最高安全設計的生物實驗室,這是計劃設立的5個到7個中的第一個。

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Tim Trevan在去年的《自然雜誌》採訪中提到,當(武漢)實驗室正當投入使用之際,他就擔心中共國的文化可能會使該研究所不安全, 因為(研究所有一個)每個人都可以自由發言和信息公開的構架是非常重要的。

事實上,根據《自然》雜誌中的文章披露,SARS病毒曾經多次從北京的實驗室’逃脫’。

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位於距華南海鮮市場約20英里的地方。人們懷疑病毒的爆發點在武漢是否是巧合。但是科學界目前仍認為該病毒是在產生突變後,通過在市場裡的人畜接觸傳播給人類的。

但是,羅格斯大學微生物學家Richard Ebright博士對《每日郵報》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理由去懷疑”(武漢)的實驗室與疫情有關聯,除了該設施應該負責把關鍵基因組測序(公佈)以便醫生對能夠對病毒確診。

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設立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內。設立的目的是希望它能幫助中共國在為針對世界上最危險的病毒的研究中作出貢獻。

該實驗室建於2015,目前仍在接受安全測試,但在2017年已接近完成。

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按照4級生物安全標準(BSL-4)- 最高生物危害水平設計的實驗室。這意味著它可以有資格處理最危險的病原體。

BSL-4 實驗室必須配備密閉的危險防護服或特殊的“生物危害罩櫃”工作區,以限制病毒和細菌的傳播,這些病毒和細菌可以通過空氣送到密封盒中,科學家們可以使用連身的高級手套進入這些密封盒中操作。

世界上共有54所BSL-4實驗室。

中國的第一家BSL-4實驗室位於武漢。該實驗室在2017年得到了國家認證。

在實驗室投入運行之初,它計劃首先著手一項僅需採取BSL-3等級預防措施的項目:一種能通過蜱蟲傳播引起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的病毒。

它(出血熱)是高度致命的疾病,感染者的死亡率達到10%-40%。

SARS,也是一種BSL-3等級病毒。根據《自然》雜誌對武漢實驗室負責人袁志敏的採訪,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計劃要研究SARS病毒。

武桂珍在《生物安全與健康》雜誌上寫道,該實驗室在2018年1月可以開展“針對BSL-4病原體的全球實驗”。
注:《生物安全與健康》是中國醫藥協會贊助的雜誌。武貴珍是主編

Biosafety and Health杂志主编 武桂珍研究员

在2004年SARS病毒從中國的另一個實驗室的”外洩”事件逃脫後,中共官方雖努力提高安全性,但也擴大了中共國繼續研究其實驗室釋放出的病毒的能力。

武桂珍主編寫道:“在2004年發生的SARS病毒外洩事件後,原中共衛生部啟動了對高等級病原體,例如SARS,冠狀病毒和大流行性流感病毒等的保存實驗室的建設。”

這些保存實驗室的情況和位置目前尚不清楚。

武漢實驗室還配備了動物研究設備。

(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們在2017年與《自然雜誌》對話時說實驗室為疫苗和治療方法的開髮帶來了機遇。

與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相比,中國的動物研究法規,尤其是針對靈長類動物的法規要寬鬆很多。這意味著這些動物研究的成本(在中國)較低,實驗所受的限製或減緩(動物研究)等障礙會更少。

但這也是引起Trevan先生擔憂的原因。

想要研究像209-nCov這樣的病毒行為和為其開發治療方案或疫苗時,需要讓那些研究用的猴子感染上病毒。這是在進行人體測試前很重要的一步。

Ebright博士警告說,猴子(實驗)是非常不可控的。

“猴子會跑,會抓人,也會咬人。” Ebright博士這樣說。而且猴子攜帶的病毒會被帶到猴子的腳,指甲和牙齒的所到之處。

原文章出處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9678/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