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22日文貴第二次直播談武漢疫情緊急事件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1069151

尊敬的戰友們好啊,今天是1月22號下午第二次報平安直播。今天報平安直播,主要是有兩件事情:

第一個,就是向大家這個匯報一下,現在關於在中國我們的祖國,發生了驚天動地的事情:也就是武漢的,所謂的冠狀傳染病毒——也就是,咱們也叫做非典吧——這個疫情的新的發展。有關這個就有關這個事情,我最近很少說,因為這事太大了:大家應該能想到最壞的一面。路德先生和江財神、安紅,他們都說完了,我就不用多說了。但是呢,今天發生的變化呢,主要是有兩個:非常嚇人的——我給大家說一說。

現在呢,我先念念(讀戰友名字)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我們在這個直播的時候,我希望給大家說的:因為我們這兩天都在準備著,明天我認為是非常重要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年會, 2020年。已經準備了幾個星期了,大家都很辛苦,都很認真、很嚴肅。每一個字每一個題目都要經過律師的嚴肅審核。那麼現在呢,基本上文字材料——文案和時間安排的都已經完了。這個時候,我們正在全力以赴準備這個的時候,我們接到了兩個最核心的,兩方面——來自於美國,來自於中共方面的電話。中共方面是他們的凌晨吧,大概是他們的5點,就是這裡的4點鐘的時候給我打電話——非常客氣,非常客氣啊。謝謝了這位老領導,也叫老領導吧,統稱老領導啊。

首先提出來的事情:希望我們的G-news不要再廣泛地報導來自於國內的、別有用心的,關於武漢事件的,所謂的傳染病情、疫情的一些報導。記住啊:來自國內的,別有用心的,不正常的。一些報導——虛假報導。我告訴這位老領導:“你先告訴我什麼叫別有用心,什麼叫做虛假?”

這位老領導很客氣說:“文貴,如果你要願意,你們G-news想報導的話,我們可以給你提供官方的一些文件,你們可以去報導。但是這個時候,你們要承擔歷史責任。特別是提出來,說那個路德,路德社純造謠,完全是唯恐天下不亂!你這些天的表現,讓很多咱們國內的,認識你的朋友感到欣慰。”說郭文貴這個人啊,還是很有品行的,還是愛國的,還說我愛黨——我愛你個屁黨啊——愛黨的。說這個關鍵時刻不像路德一樣——唯恐天下不亂,站在國家角度。所以說文貴,在這個事兒上,我們利益是一致的。先不說你反不反誰,先說這個方面你態度是一樣的。我們願意給你提供一手信息,在G-news, 在你這個直播中說,這個很好。

甚至某些領導說了,對郭文貴的事情要重新考慮。說文貴在這個關鍵時刻,只要你站得直,坐得準,你的資產都可以還給你。甚至春節到了,我們為啥不可以讓你的家人跟你去團聚呢?我們可以派飛機送家人過去,甚至你自己回來接。就說到這兒的時候,路德先生給我發WhatsApp,還有老江給我發WhatsApp,我講黃色笑話——挺搞笑的。

我給這位老領導朋友回答,我說:“我先我先重申一點——郭文貴在這個事兒上之所以沒有那麼快地表態,我是在觀察,路德的所有的表態我都看了。我要告訴你們的事情:我覺得路德社沒有錯——我們平心靜氣的談——作為一個社交媒體,作為一個現代的社會媒體的手段,作為路德先生本人,還有他的現在合作者江財神,還有安紅女士,包括上他節目的,現在的薄博士也好,艾女士也好,熊博士也好,任何人——他們有說話的權利,他們在美國承擔美國給他們賦予的,讓他們應有的法律責任。”

所以說,我告訴這位老領導,你對他這種批判,這就有點讓我接受不了。至於說你給我提供官方文件,我可以現在明確告訴你:“我一張不會用,我不能成為你的爪牙,不能成為你的宣傳系統——這是個起碼常識。”

再一個,過年了,你說送我家人來過年,你一個也別送——你可別送來,我不要。你送誰來呀?我的兩個哥哥在監獄呆著,你又不給送來。我的現在在外面的哥哥,你都是送來了,我的兩個在監獄裡邊——我們對得起他嗎?對不起他們。我老爹那麼大歲數了,也不能坐飛機那麼長程啊。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如果您說我真的是站在了國家利益民族利益上,你認為我在這個問題上……我說我要告訴你的事情,唯一站在國家和民族利益上的方式,就是告訴中國人民真相!有什麼怕的呢?美國發生一例,馬上告訴,美國亂了嗎?沒亂!

他專門說到這個湘雅醫院,湘雅醫院有兩個大夫,給我打電話,被他們給抓起來了——抓兩天了,我沒告訴大家。我告訴這位老領導:“你能不能把這兩個醫生給放了,這兩個醫生就是告訴了文貴現在醫院裡邊是什麼情況,不就是你沒有造假嗎?我也沒報,我也沒說——我就怕這兩個醫生受你們害。”這位哥們還挺夠意思的,老領導啊:“馬上放,說你放心,馬上,你別放電話,我現在就打電話把他們放了。”我說:“人家給我說的都是事實,人家傳給我的資料也是事實,我說我們的戰友獲得的這個關於武漢疫情,和全國各大醫院的,一點不誇張—— 5萬張也不少,我們基本上都沒採用。不採用的原因是,這個事不簡單——它不是一個人的腐敗,咱有時間去驗證,咱有時間去證明。因為這個一旦要說錯了,會讓很多人誤傷誤死,把本來的一個小事變成大事。”

我說,現在你把武漢,禁止出禁止入。高速路上很多人給我發信息,說高速路都堵車了。我襄樊的咱們的戰友,公檢法的戰友,說整個樊城,各種招待所早就滿了;鄉村的什麼農家樂早就爆滿了——都跑出去了。你現在把武漢城給封住,能封得住嗎?現在襄樊,整個恩施、黃石,到處都是武漢跑出去的人。在過去的這個48小時,很多人在開著車往外跑。現在火車頭等艙,還有火車票,現在都有人趁機發財了,都漲價了。

我說這位老領導,你要真要站在國家民族的利益上啊,別說你共產黨啊,說什麼……共產黨你是王八蛋——我在那兒電話沒說,在這說。共產黨我們就管不著了,我們的目標就是滅你共產黨。

而且我明確的告訴他, 我認為這次,天災 —— 我懷疑 50% ;人禍,我認為 50% 。如果你們是乾了這個人禍的話,我說這回事大了。我說我們滅共那就是霹靂年先劈你們了。怎麼了?沒事說吧…是吧,嚇死我了港妹,我以為你把疫情帶這來了,沒有人發現有病情吧?哈哈,沒有啊。

所以戰友們,我告訴這位老領導,他有句話這麼說:“文貴,咱們完全可以在這事上做一個交易,可以把事情完全扭轉。“坦白的說,這事扭轉不了,怎麼可能扭轉呢?我說:“做這個交易也做不成,而且我說你們對路德先生的評價我是不認可的。完全不認可的。而且不但不認可,我認為我希望你們應當端正態度。路德先生的這個節目我認為救了很多人,你們要鼓勵他,誇獎他,而不是現在你批評他。”他說他講的什麼什麼講了一大堆。

我說如果你們政府不造假,政府站出來,來澄清這些事實,有啥不可以呢?有啥不行呢?不是把壞事變好事了嗎?我說我們現在必須要把真相告訴同胞,告訴人民,這是好事!如果你一蓋隱瞞,那是大事。

我說是不是讓防火隊長”王岐山出來救火呀?他說:“唉,咱不提具體領導啊,不提具體領導。 ”好!我就不提具體領導。那我提提胡舒立吧,胡舒立是不是要出來呀?他說胡舒立咱也不談,不談個人阿。我說不談個人可以呀。

所以說戰友們,從現在這些情況來看,共產黨在武漢非典這件事情上亂了章法。武漢疫情超出了我們的想想,路德先生的節目和路江先生的節目,我相信在國內造成了巨大的影響,我深信他們也救了很多人,我感覺這回救了很多人。

還有一個我感覺,非常非常重要的,我這次在重啟對話之後,第一次對話之後啊,我的感受,中共對爆料革命的重視,比我們想像的還嚴重,哈哈,還厲害。路德先生這個節目影響,也比我們想像的影響要大的多。所以我才給路德先生,還有江財神所有戰友說要摟住,務必要摟住。因為現在已影響到國家、民族的命運了。所以說戰友們,這不是一般的事情,我要緊急直播告訴大家。

同時我想談第二個事情,就是我們爆料革命對待武漢疫情的傳播和我們的觀點, 我希望路德先生、江財神、安紅女士和所有的戰友們,加大傳播真相的力度,我們要拯救在水深火熱中的湖北的、武漢的同胞們。我們要讓中國人學會看到真相,我們要讓中國人看到真相的力量,同時希望呼籲所有的戰友有資源的、有信息的盡可能的把新疫情、新信息發到路德先生那裡,發到卡麗熙那裡,發到小皮匠那裡,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千萬別發到雞腿潘那裡,他都給你吃了,不會報的,這個孫子現在一句話也不說了。你也別發到傅希秋那裡,發到傅希秋那裡,他都給你悶墩兒蜜了。這幫孫子就是會騙錢、騙捐,在武漢疫情面前,他們說過一句有良知的話嗎?他們有一點關心同胞嗎?沒有。

共產黨為什麼現在要讓郭媒體,要給郭媒體合作,G-news現在影響太大了,G-news現在成為了東西方真的重要的影響的一個門戶網站。這是為什麼他們現在願意給文貴做大交易,文貴要看那幾十億美元我又完蛋了,我又上當了,還滅啥共啊?我又成人家的走狗了。

還有一個,共產黨知道自己這個年很難過了,過不了了,這個時候更能體現出我們路德先生他們的堅持和付出,他們付出了被懷疑、被質疑……

對了說到這,這個Js牧羊子我這昨天到今天啊,我沒跟你聯繫牧羊子,你對路德先生為啥又開始挑戰?我就納悶了,你到底是咋回事?我最後一次我給Js牧羊子說啊,你再挑戰路德,那這事我就要出手了,你不應當這個樣子的。這個就不像戰友了,有啥事你可以直接給我說,你給路德先生直接說,你給大家說,你不必要推上挑戰路德先生。現在中共的反映就證明了路德先生的節目打中了他的要害了。

所以我告訴老領導,我絕不同意他所定義的路德先生的節目,傳播了虛假信息,恰恰是路德先生提前提出了警告,我相信會有利於這個事情的解決,減少擴散、減少傷亡。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戰友們要相信“唯真不破”。為什麼我們要相信爆料革命他可以真的救命。

當然了,G-news現在的影響,五個路德節目也不夠啊,五個路德節目也沒有這個影響,因為G-news它有中英文。大家看一看G-news現在被多少人給轉發,大家看到被點擊閱讀的絕大多數是轉發。這是為什麼他讓G-news上不要在所謂轉發這個其他的假新聞,所以我們G-news要更加廣泛的傳播關於戰友們對疫情的爆料,盡可能的把國內來的內部文件和真相傳播給社會。這個關鍵的時刻,就像在香港事件當中,我們要站得直、坐得穩。

今天我們有英文頻道也開了啊。我們開了英文頻道,就是今天要準備明天的直播。今天所有的設備、還有同聲翻譯系統、還有燈光、包括這些人員全都是新的啊。這都是新的,這是真正的專業。

路德先生屬於“非專業人士”,龔小夏說的。龔火雞,哈哈,火雞龔。火雞龔一說到路德不專業就搖頭晃尾,搖頭晃腚的,好像是扒她家祖墳似的。路德先生我認為是我見過的最專業之一,非常專業啊。

但今天這個我們這個是咱們的郭媒體啊,一步一步的正在走向最頂端的專業。

現在我們在線才1200,沒有人知道,戰友們都不知道啊。現在同聲翻譯大家可以上GTV的英文頻道可以去聽啊,英文頻道啊。

說牧羊子不是好傢伙,不要這麼說啊。

GTV的英文頻道可以去聽,英文頻道。

說“牧羊子不是好傢伙”,不要這麼說啊,這個不要這麼說。這個,他現在還是我們戰友,但是我們就像今天早上我說的一樣,你不能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去挑戰我們的戰友。你也不能打著挺郭的名義挑撥離間有些人,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我相信今天,這個直播的視頻和音頻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因為我們的,我們新的攝影師,我這上次說過了,是非常非常專業的,非常年輕,非常棒。哎呀我的媽呀,這音響,光著翻譯系統整了好多好多呀!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1月22日,文貴報告武漢疫情緊急事件。哎!這外國人搞得不錯嘛!咦?我真沒注意設計,他們設計得不錯嘛!

所以說,今天我給戰友報一下子這個武漢疫情啊,這位老領導的電話,讓用他的話說,跟我同完話後,讓他感到很沮喪,很沮喪。然後他說,這個覺得我現在呢,受某種勢力操控,說的都不是心裡話,可以理解。謝謝這位老領導了。我知道,說的啥意思。因為我是被美國控制,不敢說實話。我可以告訴這位老領導,我和美國任何情報機構沒有任何合作關係,沒有任何合作關係!我不受任何人的控制!我說話沒有任何不方便!

(文貴先生和戰友互動,和工作人員了解設備狀況,進行設備調試,中英文同聲傳譯測試。)

翻譯得特別好,特別好,這個頻道特別特別得好啊。現在呢我想,我想給這個大家呢,這個直播當中啊。 (郭先生回答戰友:春晚直播!直播!)

我再在這兒重申一遍啊,明天也就是,也就是紐約時間23號,是整天,一大早上就是整個法治基金的這個年會。所有的董事全到場,由於木蘭董事呢,她身處澳大利亞,這個來不了了,所以她只能在在線電話上直播,和在線視頻可能給大家開會。那麼直播這個開完會以後,下午,也就是說四點鐘,三點半到四點間,在這個桌子上進行全面直播。都誰在呢?明天是班農先生、凱爾巴斯先生、比爾格茲先生、路德先生、Sara女士、凱琳女士,還有另外的一個這個秘書長Jennifer,還有律師,還有n個顧問就都不出鏡頭的。在這個桌子上會坐六個人,所以現在是圓桌子了,現在是圓桌子了。所以明天大概,也就是明天大概這個時間,大概在三點半之間開始播,播到七點鐘左右。這是明天的。

那麼後天,也就是明年二十九了,大陸的,也就是後天大陸的春節前的大年三十晚上,北京春晚開始的時候,我們這裡,就是比它晚一個小時,這裡的七點,北京的春晚進行一個小時以後,8點鐘,文貴看春晚開始。文貴看春晚呢,我今天早上說了,絕大多數都是視頻,回憶我們爆料的歷史。沒有什麼貴賓,咱沒錢啦!沒錢啦!郭騙子沒錢啦!都完了!所以也沒有什麼錢了。只能我自己播了,也沒貴賓了,也沒貴賓了。

所以說,(相機照側面不如照正面)。所以說,戰友們,希望這個,希望你們這個能知道。所以說呢,咱們的文貴看春晚絕對沒有什麼雙修的,也沒有什麼這個暴力的。我麼明確地告訴大家,因為,暴力的絕對不行。我現在有些話,不但在戰友們,有些國內戰友們反應不行,這個我的很多家人和同事呢,都說堅決不能這麼做啊!還有一個,王健的家人,給我寫了一封非常長的信,希望我這個春節,不要讓王健的屍體,成為中國人的春節的晚餐。好吧!我就答應了,但是,最終一定會放的,雙修視頻也一定會放的,放心吧。這是一個。

另外呢,大概直播時間是24號早上這裡的7點,大陸的8點。直播到大陸的凌晨一點或兩點鐘,也可能提前結束啊。大家的掌聲不熱烈我就提前結束了啊。

沒錢啦,都買攝像機啦!連水我都是,拿瓶子灌的那洗手間裡面的水龍頭的水。咋弄呢,兄弟們?咋弄呢?我們這剛才扯了半天啊,我這個剛才今天講完這個我還給大家說。講完這個我還給大家說啊。今天下午這個電話,大家千萬別小看了。我認為是爆料革命以來,第一次路德真正地被官方上了名單,證明了路德先生直播的影響力,江財神也進了人家的法眼了,安紅也進了法眼了。

對了!今天,專門說一句,說:“今天那個安紅,多激動啊!就差不多反民族了!”哎喲!我說:“你說這事還真特別好。安紅這個節目我還真聽了。”我說,“她講得都對啊!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啊!因為她愛中國人吶!她覺得中國人的形像在海外太糟糕了呀!她不希望中國人都跑到超市去搶人家東西啊!到店兒裡撒尿啊!像那雞腿潘那騙子啊,到處騙捐啊!我覺得安紅女士講得很好啊。我講王岐山,他不讓我講,不讓講領導名字,不針對個人。我講胡舒立不讓我講,那你講我們安紅,講路德,講老江,你為啥不讓我講?”對不對啊?

然後呢,他說:“很慶幸,現在你還沒把這事兒變成國際事件。你不要在你直播中給班農再討論這問題。聽說你明天直播,不要跟班農、凱爾巴斯這樣的美國人,錯誤地傳達錯誤的信息!”哈哈!我相信明天,班農、凱爾巴斯先生,和路德先生,還有Sara在這兒啊,少談不了這個武漢事件。

你說,我說我今天早上,我真沒有看路德和這個早上視頻。但是很多戰友跟我發了這個安紅的講話以後,和路德講話,我就到了洗手間裡邊兒,放在那兒我在淋浴,洗著。結果你說,我光著個腚聽著他還有安紅,還有艾女士在那塊兒講,把我講得渾身發熱啊!講得很激動!

哎,我那個手機呢?我這我要叫安紅賠我手機。今天安紅女士和艾女士把我手機從洗手間掉地上,因為我是放著防水的套,“吧唧”掉下去,一角給我摔壞了,新手機,你得賠!

(郭先生對同聲傳譯說)我現在在聽著你講話呢,你翻譯了百分之四十。聽到麼,Gratis?你們翻譯了百分之四十,如果明天你要這麼翻譯的話……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從今天早上這個電話呀,我們能看出來,就是武漢事件他們真的害怕了。而且我覺得這個武漢事件,會很大。

我再告訴大家個事情,這是霹靂年,我上天一定會站在中國人民這一邊,一定會天佑爆料革命,一定和我們一起,揭露共產黨的假、醜、惡和騙。霹靂年,還不到春節呢,陽曆年剛過還不到一個月,多少個霹靂事件了!

我現在告訴大家,武漢事件,在未來的70個小時內,你會看到今天我說的不一樣的結果。為什麼我說,武漢事件,還不是第三道大門。中美貿易協議,也不是第三道大門,不是共產黨死亡的第三道大門,所以說我們還要等待。

我今天你看我這嘴角,裂的,這紐約我一到這個時間嘴角就裂。幹的你看我這角,我這角都裂了。然後每天我講話,我每天講十幾個小時。什麼樣的嘴能受得了啊?你想想!你說那一個好好的人能把,能被陳峰給雙修給雙修爛了,也不過是兩三個小時。我這嘴,天天十幾個小時講話,天吶,我這嘴夠厲害的了!能經得起兩三個擀麵杖子。

我看你咋翻譯,擀麵杖子,擀麵杖子我看你咋翻譯。你知道啥叫擀麵杖子麼?笑,什麼叫擀麵杖子,你知道麼?所以說這個翻譯,我在聽著你的啊。就是你這擀麵杖子,你一定要翻譯出來,這是有意思。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所以說,戰友們,這個今天啊,謝謝了啊!謝謝了啊!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金三胖,你們會聽到消息的啊,會聽到消息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很快會聽到這些巨大的,霹靂年的霹靂消息。

好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的直播我們就到這兒。好不好,我們今天早上要祈福了,我就不祈福了。簡單的,謝謝戰友們啊,謝謝!明天見,明天下午見!明天早上,我可能有個簡單的,給你們大家錄個小視頻幾分鐘。但是明天晚上是大直播啊。

謝謝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

聽寫:【GM39】發布:【GM31】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hanel
1 年 前

文貴先生您好!從2017年你開始爆料我就一直追蹤著你,身邊很多人都告訴我你不太可信,可是我不知為何對你所說的一切深信不疑,12月和女兒去度假她問我,你為何如此欽佩文貴先生,我說我和他的想法很多是一樣的,但是我沒有他的勇氣,我做不到的他做到了,他是我這一生最佩服的人,以一己之身對抗一個邪惡的政府,對抗一群權傾世界的人,他是我心中的英雄,文貴先生訴不盡對你的感激,祝福你們全家平安!我們愛你!日夜為你祈禱,(我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成員),鼠年我們一起贏!你的三年計劃快要成功了!

2+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