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郭先生朋友所說的“香港反送中是中華民族的啟蒙運動”開始說起

作者:北方以北

郭先生在1月22號的視頻中說,大意: 文貴激動於昨天香港很多人上街,今天和一個在埃及的朋友通視頻,這個朋友對香港的欽佩如濤濤江水,連綿不絕。這個朋友是老香港人了,他覺得這次香港人經歷了血淚洗禮後放棄了鴕鳥意識,開始在這個運動中徹底爆發。這個朋友對多個民族種族歷史非常了解,是個大家。他認為香港運動不會停止,這是中華名族的啟蒙運動 。中國的今天是以未來數百年環境犧牲為代價的,現在核心是民族問題,是未來我們去哪裡?現在我們精神文明連很多寵物都不如,信仰缺失太嚴重了。

我們都知道香港反送中運動從2019年的6月9號,一直到今天都沒有停止過,香港人民不屈不撓的精神感動了全世界,這中間發生了無數個可歌可泣的故事,據郭先生爆料,香港在這次反送中運動的過程中,非正常死的人數超過7000人,據以前郭先生在視頻中爆料,這7000多人中大多數都是香港的年輕人,甚至有些還是孩子,這些年輕人很多都遭受到共產黨匪軍非人的虐待,強姦、輪姦、雞姦……無所不用其及,其令人髮指的暴行,比當年的納粹、軍國主義的日本、斯大林時期的蘇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香港人民挺過來了,越戰越勇,昨天的遊行就是最好的證明。每次我聽到那首《願榮光歸香港》時,心中澎湃不已,有幾次都默默地流下了眼淚,香港人民太不容易了。從內心深處為中國人有這樣的一群同胞而感到驕傲……好幾次我都在情不自禁的問自己,為什麼同樣是中國人,香港人為什麼這樣與眾不同?為什麼香港人表現出來的抗爭精神讓人刮目相看?香港人的精神源於何處?

在中共國,只要稍微學習過中學歷史的都知道,香港在1842年以前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漁村。 1842年通過中英《南京條約》,清政府割讓香港島給英國人做卸貨碼頭;1860年第二次中英鴉片戰爭後,通過中英《北京條約》,清政府將九龍半島南部連同臨近的昂船州一併割讓給了英國人;1898年英國人在通過《拓展香港界址專條》及其它一系列的租借條約,租借九龍半島北部、新界和鄰近兩百多個島嶼,租期為99年。上個世紀80年代初,中共國的鄧小平從英國人手裡收回香港主權,主要的依據就是清政府和英國人簽署的《拓展香港界址專條》這個條約來的,該條約的到期的時間剛好是1997年。在中共國讀過中學的戰友們大概都學過一篇課文《別了,不列顛尼亞》,該文章的內容我在這裡就不說了,大概主要的思想就是“我們共產黨多流弊,終於把英國人給趕走了,中華民族從此再也不受西方列強的欺負了”,後面的歷史大家都看到了,香港人送走了紳士的英國人,迎來的卻是一頭白眼狼。 49年以前,如果不是香港人的支持,國共內戰時共產黨軍隊的物資根本沒有辦法運輸內戰前線,大家感興趣的可以讀讀《紅色華潤》這本書,裡面詳細記載了當年的華潤怎樣通過香港金融港的地位,將東南亞各地和共產黨在中國內地通過各種手段搶來的物資,以大米和木材為主,另外還有蘇聯人不要的物資運到香港倒賣掉後換成戰場上需要的軍用物資在利用香港的華潤公司運到內戰前線。還有這三年來,通過郭先生的爆料,今天尿袋王的老丈人姚依林姚家更是得益於當年的香港。 1949年毛臘肉也寫過一篇文章《別了,司徒雷登》,後來中國的歷史我就不說了,戰友們都是知道的,中國大陸比現在的香港人還慘,共產黨一旦說別了,一定是別了文明,迎來了無恥和野蠻。

從1842年英國人佔領香港島開始,香港人經過英國人155年統治,可以說完全英國化了,或者說西化了。這中間大陸的政權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從滿清政府、北洋政府、南京國民政府,在到現在的中共國政府,很多大陸內地人為了避禍,紛紛跑到香港,特別是1949年國民政府敗退台灣和大陸文革時期,逃難到香港去的最多,可以說今天三分之二的香港人的前輩都是那個時候逃過去的,但是經過英國人的教育,短短的幾十年就和大陸發生了根本的區別,就像郭先生所說的,中國人的基因是沒有問題的,那問題出在哪裡呢?我之前在G媒體上寫過一篇文章《從郭先生所說的,中國人為什麼會這樣,在歷史中尋找國人普遍性格形成的原因》已經詳細解釋了,感興趣的可以去看看。中國的問題本質上出在專制統治,即商鞅馭民五術長期積累的結果,在加上中共長達七十年的無底線統治,使得中國人離現代文明越來越遠。

著名的已故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在八十年代,印像中應該是八十年代,也可能有誤,曾經說過看似極端的話,大意:中國人要被英美殖民300年才能開竅。然後被中共國以此為把柄,大肆攻擊,認為劉曉波是賣國賊、漢奸,我個人認為不然,當年日本的思想家福澤諭吉就說過類似的話,日本國如果要想走向現代文明,必須要<脫亞入歐>,只可惜後來的日本走偏了,走上了類似德國的軍國主義道路,一直到二戰,日本被美國人打敗,美國遠東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佔領日本後,對日本的軍國主義、皇民思想經過徹底的改造,引進美國的現代教育,將民權、民主、憲政等思想引進二戰後的日本,日本才真正成為文明的國家,當年,麥克阿瑟任期任滿將要離開日本的時候,日本人夾道歡送,可見當年的日本非但不覺的被美國人佔領而感到恥辱,反而還非常感激,郭先生有好幾次在視頻中,美國太偉大了,以後新的聯邦政府成立後,中國要搞個感美節,感恩美國…….從日本人的走向文明的過程,我們以看到一個傳統的專制國家走向真正的文明世界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情,更何況日本的歷史上專製程度遠遠不如古老的中國。所以要我說中國要想真正的走向現代的文明世界,必須要徹底的<脫亞入美>,在政治制度和思想等層面徹底的脫離愚昧落後的亞洲傳統的專制傳統,擁抱英美,特別是美國。

去年川普總統有一次去歐洲的羅馬訪問,在訪問的講話中,川普總統說的一句話,大意,我們(指美國)的根基來至古希臘和古羅馬,給我的印像很深刻,川普總統說的話一點兒也沒有錯,西方現在整個的文化傳統就是來自古希臘的民主、古羅馬的法治和以基督教為核心的普世價值,對美國現在整個國家的民主政治制度產生直接影響的則是以西歐英法等諸國的啟蒙運動,從霍布斯、洛克、斯賓諾莎、伏爾泰、孟德斯鳩、盧梭,在到亞當斯密等等等等……可以說沒有西歐的啟蒙運動不會有今天的英美,特別是美國整個國家的體制,美國的三權分立,分權制衡,美國的聯邦制度,還有美國的案例法係等等,哪個政治制度當初的設計不是來自上面我提到的那些啟蒙思想家。從西歐開始的啟蒙思想運動,可以看出,前期的思想醞釀是後期政治制度建立的基礎。而這3年郭先生的爆料和香港的反送中就是將來新中國聯邦政府建立思想基礎。

回到文章開頭那幾個問題,今天的香港人因為受到當年英國人的統治,在思想上已經完全西方化,或者可以這樣說,今天的香港人精神其本質就是當年西歐啟蒙運動啟蒙的結果。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