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病毒學專家談冠狀病毒:大流行危險是現實的

中國神秘的肺炎爆發後,冠狀病毒繼續蔓延。

柏林夏里特醫學院的病毒學專家Christian Drosten認為,病原體可能在德國傳播。

他將在RND(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德國編輯部網絡)的採訪中解釋問題關鍵。

報導: Saskia Bücker 2020年1月21日15:59

來自中國的神秘肺炎繼續蔓延。新型冠狀病毒的確定感染者數字迅速上升。教授Christian Drosten博士正在研究這種新型病原體。他是柏林夏里特醫學院病毒研究所的主任。

他與德國傳染病研究中心的團隊一道,研發了針對現在在亞洲蔓延的冠狀病毒的檢測程序。世界衛生組織發布了該測試報告,成為目前為止第一個診斷指導。現在疑似病例可以快速地得到病毒檢測。

教授Drosten 博士,在亞洲,冠狀病毒看起來比之前蔓延得更廣,您是否已經預計到這種情況?

情況每天都在變化。中國的同事們剛剛提供了新的基因序列,我正在仔細地看。和舊的基因序列相比,它說的又是自己的一套語言。這裡可以看出,這個病毒很有可能在人群中循環。

英國研究者質疑官方提供的病人數字。為什麼歐洲專家和中國衛生部門的預計不一致?

中國的報告系統遵循嚴格的等級制度。信息傳播到公眾需要時間。我沒有感到後面有政治意圖,像2002和2003年Sars大流行時那樣刻意隱瞞病毒的爆發。

這次出現的病毒和上次的 Sars 病毒是否一樣?

中國一開始說: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完全新的病毒。但病毒學者說:這很明顯是一種Sars病毒。它只是上次Sars病毒的另一個子類型。各個子類型之間可以通過傳染性和致病特點加以區分。

世界衛生組織將亞洲的新病例命名為「2019-nCov

世衛組織目前不希望引起恐慌。這也是正確的。所以他們為這個病毒先選擇了一個非常中性的名稱。但這只是一個過渡性的名稱。在科學界肯定會達成共識,將它叫做Sars病毒。

因為流感潮而特別危險

那麼新的病原體與 2002 2003 年的病毒有關係。怎麼過了這麼長時間之後又突然擴散?

長期研究表明,有一大團病毒類型屬於一種特定的蝙蝠類別,他們叫做馬鐵菊頭蝠。變種一直在分離,消失,新的變種通過基因重組產生。病毒的演變非常迅速。 2002年,人們遭遇到這團病毒雲中的一種,現在很可能再次遭遇。

為什麼 Sars 在人類爆發的源頭經常是大型市場?

我們認為,當時的Sars病毒從蝙蝠轉移到靈貓科和狸類動物。這兩類動物之一將病毒轉移到人身上。靈貓那時是野味,狸類的毛皮應用於製衣工業。

現在野生動物也起了作用?

我會觀察並審查新病毒的這種可能性。中國科學家已經表示,在武漢市場的動物樣本中發現了這個病毒。到底是哪種動物,現在還沒有公佈於眾。為了防止今後類似的爆發,重要的是找出源頭。

科學家和政府部門現在最關心什麼?

現在的情況看來,病毒已經從人傳播到人。我們最需要關心的是,這種疾病和這個病毒在人體的情況。也就是:多少患者因此死亡?他們的年齡和病毒傳播的速度?我們怎麼才能迅速確保辨認出中國境內和境外的病例?這樣才有可能阻止擴散。

您在夏里特醫學院研製出一種辨認疑似病例的檢測程序 為什麼它很重要

下面的發展與檢測息息相關。我們整個北半球正經歷流感季節。其症狀和該病毒引起的症狀可能混淆。為了能夠區分流感和肺炎,急需一種診斷檢測。中國的同事們目前還沒有公佈什麼。所以我們正在和世界衛生組織一起工作,為全球提供這樣的檢測。

肺炎應如何治療,是否已有方法?

我們認為,病症和流感類似。症狀的譜系還沒有被真正的掌握。我認為,存在輕微的症狀過程,至今根本沒有得到研究。因為這是一種新型病毒,既沒有疫苗也沒有藥物。一個優勢是病毒和之前Sars病毒的同屬關係。在這方面已經做過很多研究。科學家們正在翻他們的老成果。他們測試之前阻礙了Sars病毒的物質是否還有可能有用。從這一點看,人們贏得了很多時間。

您預計通過中國的病原體形成波及歐洲和德國的大流行的風險有多高?

作為科學家我認為大流行的危險是現實的。如果出現了無法阻止的情況,我不會感到驚訝。這點不要被愚弄。但是,提出官方警告還為時過早。可我認為那種我們在德國不需要擔心,因為離我們很遠的說法是錯的。

為什麼?

我們面對的是一種呼吸道病毒,有很大的可能性通過空氣從人到人直接傳染。看一看目前有多少城市出現了病例,那就應該清楚,這種病毒傳播的很遠。

德國必須準備

那麼我應該退訂去中國的飛機?

這正是錯誤的方法。我不認為這種病毒在中國已經廣泛傳播。旅行者正好遇到一位感染者的可能性很低。我們更應該做的是,在各個國家,比如德國現在必須特別仔細注意,什麼時候這種病例被帶入。我們必須確認它,以免這裡的其他人受到感染。

現在德國必須實施的具體步驟是?

衛生部門必須對此有足夠認識。醫生們應該知道,有這種病毒,有針對性地提出診斷問題。實驗室必須準備好充分的檢測能力,才能避免被一波問訊大潮沖垮。德國的每一家大學醫院都因該具備檢測該病毒的能力。

來源: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德國編輯部網絡

翻譯報導:JK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