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的大惡:奴性教育

作者:Future

在這裡,我不是想用一種惡毒的仇恨語氣、或是一種因為對醜惡事物仇恨的憤慨來引起所有已經明白“生而為人”、或是想要追求“民主”與“自由”的人們的注意,而是單純地想從中國如今這個冷漠、感受上如同地獄般的社會之所以形成的原因以客觀的觀點進行探討。我曾經是一名中國“教育”下的學生,為了自尊而以優異成績從高三輟學、果斷放棄了自己的大學生活,所以我想我的觀點肯定是對想要給予自己孩子良好教育的人有益並且不會讓人讀完文章之後感到浪費時間的。 ——前言

對一個單純的孩子殘忍地以“共產黨至上”的原則加以鎮壓,“共產黨至上”存在的前提就已經決定了“中國的教育”是一個“畸形”的“教育”。

“他們”就像是惡魔一樣,對已經成年的大人繼續施加自己金錢和權勢的誘惑和權威,對剛剛出生的嬰兒和孩子灌輸自己骯髒、虛假的信念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

我之所以說他們是“惡魔”,是因為他們害怕所有美好的一切。

他們害怕那在剛剛出生的嬰兒體內孕育的即將進化成形的才能。因為他們想把所有的人訓練成奴隸,所以恰好明白需要剝奪一個人的驕傲和尊嚴。一個人自尊和驕傲的源泉就是他們獨有的才能。

畫家以自己畫畫的技巧感到自豪、建築師以自己獨特的審美和能自我滿足並被大眾歡喜的作品感到驕傲,弓箭選手在每日的鍛煉中獲得以力量滋育的自尊並獲得鋼鐵一般不屈的性格、跑酷選手在日常的刺激中深刻浸潤在自由的美好中……

而這一切都有可能在你的孩子體內育成,卻被共產黨的“教育”殘忍地“剪斷”了。

我不承認中國存在“教育”,只有“教訓”,也許在極少數的“貴族育成學院”的確有讓“孩子成長為適合地位的人”而實施的“特定”的“教育”,但是也只是極少數而已。

我之所以說中國祇有“教訓”,不僅是因為我親眼看到的光景,而是中國共產黨治國的理念,那就是他們需要的是奴隸而不是公民。

“教育”教育出公民或個人,而“教訓”教訓出的只有奴隸。

他們幾乎是閉著眼睛做出這樣殘忍的決定的,我不清楚為何這種事放在文明和藝術、科學如此進步的現代讓人們默默忍受了,因為我覺得任何一個有良知和智慧的人都應該為此哭泣。

他們決定一個十幾歲的人不應該享受自己自由成長的甘甜和體驗只有在十幾歲時經歷給自己的美好,他們決定以嚴格的時間教會那些尚未成年的,被高度讚譽成“國家未來的花朵”的孩子們第一堂課——

那就是默默忍受痛苦。

晚上十點半或12點入睡,早上五點多醒來,迷迷糊糊的身體經歷的事日復一日的灌輸,知道完全錯過或者完全扼殺了那在一個人與另一個人體內完全不同的應該成長成形的才能之後,共產黨收割的時候才到來,在這個世界的痛苦還遠遠沒有結束。

那被人們高度讚譽為“中國園丁”的自稱“教師”的“殘忍劊子手們”啊我祈願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過錯,因為如果他們意識到了還在這麼做的話,那麼我對中國人的人性將又更不信任。

一次次在課堂上撕毀孩子因為自然的天性而繪畫或寫出的內心想要表達的東西時,他們無助、哭泣、痛苦,但是迫於淫威,卻默默忍受。

當他們回家,渴望在自己的家庭自己稱呼為“爸”或“媽”的人那裡獲得安全感的時候,沒有想到自己的生父母卻跟教師站在同一陣線,確定了要扼殺、而不是幫助自己的成長。

隨之一個在孩子內心灰暗的世界就已經悄悄形成,因為他們開始了自我懷疑,墮落了自己本應茁壯成長的能力,再他們那應該由自己本源誕生的自尊和高傲的胸膛中卻空無一物,被國家按上了更加空虛的“愛國”和“愛國的自尊”。

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盲目愛國的人的原因之一。

我們且先暫不討論日後肯定會討論的如今社會“母”不“母”、“父”不“父”、“子”不“子”、“師”不“師”環境下誕生的教師性侵、學生自殺、校園暴力和校園冷漠之一系列事件的茁壯成長,暫且看那隻安裝了“屠戮機”的屠宰場卻被稱之為“教院”。

他們甚至不允許發展像樣的社團,只有共青團。

當父母沒有辦法為孩子旅行自己責任的時候,血液中的親情也會在幾年後消失,你又怎麼能指望到時候只學會愛國卻沒有一技之長沒有自己感興趣的真正興趣的人成長為一個高尚、具有品德、又能明辨是非的公民呢?

或又怎麼能指望他她對你盡兒女的義務呢?

“不上大學你就沒有出路”。

這是所有人,誕生在中國的人學會的第二堂課——“謊言”。

言論的說辭比不上“身體力行”的教育,不論在書上寫一萬遍“自由”與“民主”,身邊的人愚昧的姿態也已經給了還在成長的生命過於深刻的印象。

我不為那“骨瘦如柴的大一新生”得不到“應該被得到的捐款”死亡而感到遺憾,我覺得這是本應在被稱為“中國”的地獄發生的跡象,而且還會再發生。

我不為“大學生”的“無知”和“無力”而對這個國家的未來感到遺憾。因為所有人都覺得這是正常的,沒有人敢出聲。

我不為人們對“達官權貴炫富”的憤怒而感到應有的憤慨,因為正是那些感到“憤怒”的“不願意反抗的”“奴隸”滋養了那些“達官權貴”和他們的兒女。

我覺得這個社會病了,但是我又願意相信《愛彌兒》告訴我的一句話:

我們身患一種可以治好的病;我們生來是向善的,如果我們願意改正,我們就得到自然的幫助。

但是當我們因為被共產黨統治的奴隸的“教訓”而不能激發自然賦予我們的才能,不能獲得屬於自己的尊嚴和驕傲,不能以自我獨立的態度判斷世間的是非和善惡的時候,又怎麼能期盼一切都能改正?並且矯正到我們期盼能有的姿態呢?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