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大逃亡」, CCP回天乏術

https://spark.adobe.com/page/RwqHjqCqJwp9X/

作者:正道人 2020.01.20

內容摘要:圍繞貿易戰的中美博弈進行了兩年多,在華外資紛紛撤離或計劃逐步搬離到周邊國家。雖然中共迫於無奈簽了「一邊倒」的貿易協議,但外企逃離的速度一點都不會減緩。中共希望通過讓步、屈服、簽定「喪權辱國」之約,能夠暫時拴住那些準備撤離中國的跨國公司,結果一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越來越多的在華外企考慮離開中國市場,很多跨國公司已經做好了撤離準備,一大批外企基本完成了工廠的遷移。2015年韓國三星把中國工廠轉移至越南,2015年諾基亞關閉中國工廠,2016年飛利浦關閉中國工廠,遣散所有員工,2017年麥當勞出售全部大陸和香港經營權,2017年雅芳退出中國市場,還有尼康、日東電工、奧林巴斯、愛普生精工等多家世界級企業都在2018年宣佈關閉中國工廠,以上只是冰山一角,已經逃離的外資企業遠遠超出了中國經濟可以承擔的重負,不僅外資撤離,還有內資也在外逃,失業大潮已經席捲全國,14億人面臨房貸、教育、醫療、養老、生活等方面的壓力,命運堪憂。剛剛簽署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成了中共大外宣繼續欺騙14億老百姓的籌碼,也是鼓勵在華外企留在中國並追加投資的橄欖枝,更是中共高層權鬥和利益再分配的關鍵轉折點。簽訂了這個協議真的會減緩外資「大逃亡」的速度嗎?答案是否定的。我想從5個方面來闡述外企將繼續撤離中國,而且速度會越來越快,中共已經無力回天。

1、 中共不滅,外商在中國的投資只能有去無回

a. 從改革開放、招商引資、加入WTO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當權者在自娛自樂的成就感中失去了自知和自省能力。對內,幾個盜國家族利用手中的特權瘋狂地掠奪14億人民的血汗錢,不斷加固讓14億人「裝聾作啞」的防火牆,對外,中共全面實施藍金黃和3F計劃,借由「一帶一路」輸出紅色病毒,讓「厲害了-我的國」稱霸世界命運共同體;

b. 郭文貴先生主導的爆料革命讓中共從「拉動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這樣的神壇上跌落下來,中共靠「假大空、偷搶騙、耍流氓、臭無賴」12字絕學行騙天下的時代被爆料革命終結了,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共才是世界和平的障礙和地區衝突的幕後黑手;

c. 中共的經濟增長神話基本是靠虛假的數據編造出來的,中共國的信用評級已經在全球墊底,一旦謊言被戳破,中國的經濟只能回到石器時代了。過去30年靠美國的縱容和滋養而獲得的那點國際聲譽,已經被盜國賊的貪得無厭和忘乎所以消費殆盡。一個失去了信譽的政黨,基本已經被判了死刑,中國的唯一出路是滅掉共產黨,這一點已經得到了世界的共識。只要CCP不滅,任何外商投資都只能掉入有去無回的陷阱;

d. 習王的兄弟雙簧戲和暗地裡的勾心鬥角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實,中國人會成為他們內鬥的犧牲品,外企在必要時會成為中共最後掙扎的人質。共產黨這個邪惡政權不會顧及人民的生死,更沒有人道主義的良善,他們眼中只要權力和利益。在內憂外患的壓力下,中共必然要撕毀對外商的承諾,一定會翻臉不認人。越來越多的中外企業家被迫在電視上認罪,不需經過司法流程,在華外商的恐懼與日俱增,很多人甚至擔憂生命安全;

e. 中共的以黑治國、以貪治國、以黑治國和以警治國已經讓外企談虎色變,很多人在中國的投資被非法侵佔,但因為被威脅又不敢申訴。如果任何一點小事都需要靠關係和賄賂搞定的國家,還有誰敢去投資呢!很多外商抱怨,在中國基本無處講理,遇到麻煩就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無處說, 「什麼時候撤離?」已經成了 外企老闆們見面時的問候語。很多外企無法再應對中共推出各類強制措施,例如外匯管制、外企財稅規則、行業准入許可、強制技術轉讓、各種官僚體制等,中共對外商的 「關門打狗」策略,讓很多外商心灰意冷,不知所措,擔心巨大投入無法撤回,無可奈何之下只有委曲求全。

2、 中美貿易協議是中共和美國周旋的權宜之計

a. 貿易協議簽訂後,美國還是繼續徵收關稅,只是少部分減免而已,而且隨時會增加,因為關稅大棒是美國確保中共兌現協議承諾的執行機制;

b. 中共並不是心甘情願地簽訂這個協議,完全是緩兵之計更是權宜之計,所以中共應該不會積極兌現協議中承諾的內容;

c. 中共違約的後果會超出想像,美國的懲治手段應該是萬箭齊發的雷霆方式,中共明知必遭滅頂之災,但也要賭川普落選,中美較量才開始,外資只有盡快逃離才是上策;

d. 雖然簽約的雙方各得暫時所需,但川普大選後必然會全面絞殺中共,投資中國的風險不是在減少,而是越來越大。大部分企業即使不是百分百逃離,也會分批逐步轉移到其它國家,在中國投資經營的風險實在太大了;

e. 如果中共兌現第一階段協議內容,中共就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我們都知道中共絕不會真正修正錯誤、進行結構調整,只會加大「國進民退」的步伐。中共利益集團不會主動實現民主憲政,靠一紙協議來阻止外企逃離確實是天真可笑。

3、 城市化陷阱和財政危機讓外商望而卻步

a. 城市化模式就是把老百姓賴以生存的耕地和最好的資源作價出售,政府所得收益沒有為老百姓謀福利,大部分進入了各級官員的腰包,這種惡性循環的黑金模式,逼得土地出讓價越來越高,中標企業需要預付的腐敗成本也越來越高,房價和租金基數都超出中國經濟的實際價值,靠房地產拉動、以借貸為基礎的虛假繁榮如海市蜃樓一樣毫無根基。雖然城市邊界擴大了,高樓大廈增多了,但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被房產套牢,真實的生活水準在急劇下降,通貨膨脹的噩夢隨時會到來;

b. 在過去的30年,被中共吹噓成經濟奇跡的「城市化發展模式」已經把中國經濟帶入了「自欺欺人」的泡沫中,也讓各地方政府官員走進了墮落腐敗、虛誇浮躁的慾望黑洞,更讓當地老百姓做起了「小康盛世、自欺欺人」的白日夢。從上到下都被洗腦了,整天自吹自擂、自娛自樂,研發創新的動力基本沒有,奮發向上的勁頭全部消失,一夜暴富的黃粱夢成為流行趨勢,仁義禮智信的做人品格蕩然無存,貧富差距迅速加大,社會不安定因素越來越多,中國人的苦難已經臨近;

c. 地方政府為了完成GDP指標,必須偽造虛假經濟數據,並建設各類開發區和產業園區來吸引外商投資,維持假大空的泡沫經濟。地方政府通過影子公司或白手套們,以土地做抵押或利用手中的權力,從銀行不斷從貸款或發行地方債,但資金沒有用來改善民生,而是被貪官或代理人捲走海外,留下的都是呆賬、爛賬和豆腐渣工程,最後官官相護,不了了之。地方政府的投入越大,最後無法償還的債務危機越大,為了填補赤字,很多地方政府把養老金也非法佔用,老百姓一生的積蓄所剩無幾,很多地方銀行紛紛倒閉;

d. 外商在中國經歷了幾十年的摸爬滾打,終於看清了中國經濟的現實。被中共的面子工程蒙騙的外企都開始後悔,被「關門打狗」的無助、各類非經營成本增加、無法可依的混亂局面、當地政府官員的調轉輪換等不確定因素等等,讓很多外企對中國的營商環境非常失望,以最小成本逐步撤離已成外商的當務之急。中共依靠大外宣粉飾太平的手法已經失去效力,外資逃離的趨勢已經不可逆轉;

e. 高樓林立、金碧輝煌的開發區已經風光不再,到處可見一片蕭條,很多產業園區已是人去樓空,龐大而盲目的投資和高額的地方債務已經宣告大部分地方政府基本破產,靠假大空的宣傳帶動的城市化發展模式走到了盡頭,中共希望重現往日繁榮已無可能。

4、 「中國製造」的成本優勢已經完全消失

a. 中美貿易逆差和美國徵收的關稅、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前景、中共內部的明爭暗鬥、習王向左轉的趨勢和國際社會對紅色集權統治的厭惡,都加大了外資在中國投資的政治成本,迫使很多企業把供應鏈和生產基地遷出中國以減少對中共國市場過度依賴的風險。雖然撤離中國市場將伴隨人財物的巨大損失,加上重新建立多元化的供應鏈系統也需要時間、精力和巨大投資,很多外企陷入去留兩難境地,但經歷了這兩年的深度思考和戰略考量,從可持續性發展的全球市場佈局來看,大多數歐美企業都下決心搬離中國;

b. 外資的大量撤離改變了中國30年形成的產業生態和供應鏈體系,重新搭建新的系統更是難上加難,所以那些本來不想離開的外企為了減少中國市場的隱性成本也開始計劃撤離。外企大撤離已經成為一種自然慣性,中共真的無力回天了。那些還沒有準備好離開的外商都是被套牢的中小企業,有能力的跨國集團都在積極地制定撤離計劃;

c. 由於非市場規則的無序競爭和威權政治的巨大風險,在中國投資的綜合成本確實越來越高,以往靠低工資、低租金、免所得稅、免費土地和政府返稅獎勵等成本競爭優勢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不僅如此,由於長期被洗腦,中國人的職業道德淪陷,吃里爬外、利益驅動、惡性競爭、假冒偽劣產品泛濫、知識產權偷盜等現象已經變得非常普遍。外資繼續留在中國的信心和動力沒了,長痛不如短痛,忍痛逃離已經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d. 「中國製造」這個標籤已變成了負資產,世界的消費者很容易聯想到被壓榨的勞工、惡劣的環境、人道主義危機、新疆集中營、香港被害的年輕人、防火牆、被洗腦、紅色納粹等負面形象。外企急於把原產地從中國變成東南亞、南亞甚至南美洲等國家,不僅可以減少被徵高關稅的風險,還可以換得民主、自由和公平等普世價值;

e. 中共不斷更新勞務法規,令外企在吸引和培養人才策略上舉步維艱,因為企業雇傭和解雇人員的法律不斷變化,一不小心就會被起訴或被罰款,迫使很多企業放棄在中國培養忠心耿耿的核心團隊。事實上,中國的人力資本已經越來越昂貴,除了越來越高的工資以外,還有道德淪陷導致的巨大隱性成本,如果再把強迫技術轉讓或者偷取技術的暗黑行為考慮在內,外企在中國長期發展的代價非常高。

5、 中國消費者的「玻璃心」和畸形消費已成外商的噩夢

a. 由於長期被中共洗腦,中國人大部分都長了一顆「玻璃心」,動不動就敏感到被傷害而抵制外資產品,隨便一句話,一個廣告詞,一件物品,只要被中共宣傳機器一點撥,網絡五毛水軍一帶風向,自乾五和無知的百姓就開始無節制的圍攻、謾罵、甚至做出極端行為,很多大品牌都嘗到過這個「苦頭」,有時候不得不「低頭認錯」,公開道歉,爭取中國人的原諒,這種只有中共統治下的消費者才有的奇葩現象,已經成為外企在中國的噩夢。中共文革式的群眾運動讓外商感到了步步驚雷,那些靠中國市場生存的外企只能謹小慎微,謹言慎行,一不小心,就會觸及像西藏、台灣、香港「反送中」、64天安門等「雷區」,遭遇無法預測的下場,有些品牌確實是一夜之間從天堂到地獄,灰頭土臉地離開中國,血本無歸還要蒙受巨大的人格之辱。前一段時間的莫雷事件就引發連環效應,禍及整個NBA,紀梵希、蔻馳和範思哲都被迫向中共低頭認錯了;

b. 中國人的「跟風習慣」、「面子文化」、「炫富心理」、「攀比嫉妒」、「情緒化消費」、「愛佔便宜」、「愛好儲蓄」等畸形特色,使中國的消費市場沒有基本規律可循,都是階段性和偶然性的消費表象,無法形成可控又持續的穩定市場。中國雖然有14億人口,但真正有強大消費能力的還不足1%,有比較大消費能力的只有5%,其餘94%的普通大眾中,70%以上居住在遠郊區或貧困省份,雖然農民工可進城打工,但收入微乎其微,只夠在家鄉宅基地蓋房、娶親、過日子,余下的24%屬於所謂的中產階級,靠每月的工資度日,大部分都是城裡的房奴和車奴,一旦失業無法繳納月供,就會傾家蕩產、一無所有,基本沒有太多閒散資金消費。大部分外企都是被虛誇的中國市場誘惑而大量投資進入中國市場,結果發現大部分在中國生產的產品只能出口到美歐國家,為中共利益集團賺取外匯,而外商的獲利部分又只能留在中國。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5974/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597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21299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5974/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