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覺醒帶動牆內覺醒

作者:玄天生 2020.01.20

https://spark.adobe.com/page/3iVfhFg6N5UoW/

前引:香港抗戰者在2020年1月19日香港島區舉行了一次“天下制裁大遊行”,從6月9日反送中大遊行到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法案後,有多少官員、警察、相關部們被制裁了呢﹖雖然遊行事先已經拿到“不反對通知書”,但對於現階“政府”來說那只是象徵性的手法,他們只是信任防爆部隊、便衣警察和一切控制人群的工具。遊行開始沒多久,熟悉的畫面又再次在媒體傳播出來。

從6月9日“大遊行”到現在已經快7個月了,香港抗戰者們仍然堅定地去反抗,他們並不覺的只要堅持就有希望,而是不斷反抗才能贏來希望。從官方公佈的記錄就有大約7千多綜“沒有可疑的死亡事件”,幾個多月的死亡數字等於這幾十年的總合,最後就是由警察政府一句“沒有可疑”就可以結案,作為覺醒者的你們能接受嗎?

造成這種現狀也不難理解,畢竟大部份老百姓只是希望能過上一個好日子而已,對制度和政府并不敏感。而這制度或者由誰掌握著國家權力有自然而然地形成社會上的各種現狀,曾經有前輩給我講過8-2定律(帕雷托法則),告訴我用這個定律可以更有效地管理人事和處事,那是的我還是一知半懂,直到現在才對此有一點小小的感悟。

帕雷托法則(8-2定律): 關鍵的少數能改變大多數的現狀。

比如說在香港反送中事件最高人數是200+1萬人佔了接近香港30%總人口739萬(2017年記錄),這30%的人是很清楚如果再不出來那之後的社會體制必然要完全變成CCP管制下的一個城市,這是香港人最不能接受的。其實根本原因是就是CCP沒有打算讓大部份老百姓能在一個幸福、有尊嚴的地方活着。看看真實的歷史事件,從文化大革命、反左反右、學生64運動,這些事件的真相在中國都幾乎無跡可尋。不說遠的,就說現在的拆遷戶、全國監控、新彊維吾爾族人的集中營到武漢的肺炎都讓人無不毛骨悚然。當然對於CCP的統一宣傳口徑,那都不是國家的問題而是美帝國主義對CCP的霸凌,但是對於香港人,這一件件事都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的。少數覺醒者就是要把大部份人叫醒,香港人在這場運動中就是全世界的少數,他們喚醒着全世界大部份人埋在心裡的正義,讓正義重回社會、讓法治得以申訴、讓人民和媒體有權力去監控政府,讓自由、人權回歸人民。

再說說現在對於CPP管制下的中國,我們更清楚地看到權力完全集中在那少數人的身上,就因為這些權力都在它們手裡,政府制定和實施的政策是為那些少數人的利益而服務。就像黨大於一切,黨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老百姓要知道黨的首要地位,就像我們常聽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老百姓只需要知道有的食、有的穿、有的住就好了,什麼自由、法治、人權都不能給你們食的。所以當權力沒法約束、人民沒法監督,連媒體和人民都希望成為這少數部份利益既得者時,還有誰會為了他們來發聲呢?

我們再看看以前的歷史,我們常說唐朝是最繁華、最強盛的。那個時代經濟强盛國家富裕,但是歷史往往就是那麽的相似,那時的權力也是集中在極少人的手中,他們或許有才華、有理想、有能力,能管理的好一個國家,但是老百姓所受的苦卻未有減少。雖然歷代皇朝往往離不開由盛轉到滅亡,因爲所有的集權國家都逃不過被滅亡的噩運,但是人民仍然沒法守護自己小小的權利。

就算是民主的美國也離不開這定律。人民選舉出精英來做管理者是制度好壞的前提。即便如此,是人都會犯錯,為了預防精英犯錯造成制度上的傷害,必然需要大部分人去監督這些精英。就如前幾任的美國總統,為了自己的利益,勾結華爾街,護航縱容CCP。 看看同樣是少數精英的川普,為了再此讓美國偉大,他無視CCP的威脅,做出了一系列有效的反CCP的行動。我們應該能明白這少數人對歷史的決定性作用。

難道牆內人真的沒法和香港人一樣,只會順從他們嗎?

不是的,我相信還有8成的人是清醒的,他們只是沒法知道真相而已,因為他們在厚厚的防火牆中,在信息完全不對等的環境下,被CCP長期執行着那愚民、弱民、貧民的政策,他們又如何能了解真相呢?更因為這樣,爆料革命的存在就是要從少數覺醒的人不斷爆料,不斷喚醒體制內的有信仰,有正義的人民,由少數變成多數,讓更多人知道CCP是一個什麼樣的體制。想想,郭文貴的出現和美國現在所做的行動。

最後,請看看香港人的反抗,看看香港政府他們所做的一切,請繼續關注香港。我相信,少數的人必定會喚醒大部分人民,喚醒他們心中的正義,也希望中國將來能在自由、法治、人權和能監督政府的社會環境下成長,讓香港抗戰者們能煲底相見。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