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18日文貴談:劉鶴招待會取消預示著什麼?爆料革命擊中了中共的所有要害!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881630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啊,大家好,大家好,完了,我真的念不了了,你看看戰友們,我這速度我能念下來?這不是開玩笑的啊。我這眼睛可以吧,記著在這種情況下啊。我還是能看得到大家的名字,大家覺得我這可以啊,我這還是可以的啊,眼睛。對了,我跟戰友說,別忘了一會兒啊,文貴的YouTube頻道最近加了廣告,我不知道啥時候,我們要測試三個月,測試三個月,因為文貴的頻道已經不屬於文貴啦,已經劃為郭媒體的投資者了。他們要測試我的廣告流量,大家要記住啊。文貴YouTube頻道已經傳上去了啊,Sara別忘了一會兒我直播完你得傳到YouTube頻道。

哎呀,我們的李倍喜太可愛了,李倍喜的文章在國內大火,李倍喜的文章火的一塌糊塗啊,現在李倍喜在我山東老家臨沂,沂蒙山區啊特別火。我們運城有個老戰友,是個校長,說這個李培喜啊能不能跟我們聯絡聯絡,幫我們學校寫幾篇文章。我說你太搞笑了,李倍喜給你寫兩篇文章你學校關門了。為什麼我要念啊戰友們,現在很多人都成名了,都不念戰友了,我不能不念啊,沒有戰友沒有文貴的一切啊,這個我必須要念。看上去好像念不重要,但是我覺得被念的戰友很重要啊。你像木蘭傳奇,都那麼老的戰友了是吧,都是老老老戰友了,都是奶奶輩的啦,她還挺在乎啊,不念她還不高興,老不念Sara,Sara不高興,為啥你不念我,七哥啊,你看都這樣的人啊。我沒有美顏啊,我絕對沒有美顏,這是100%的我真實的顏色,說實話我從我手機上看我這感覺特別不好,真實我今天的這個氣色特別好,臉色粉紅紅的。

昨天我告訴大家一個笑話,我前天晚上,我開會開到9:30在辦公室,我回來以後,到家還要開會,我一進屋,我太太看著我,你那臉紅撲撲的咋回事兒啊?喝酒啦?我說沒有啊,把臉湊過來聞聞,我臉湊過去了,她就開始聞,聞半天,聞的我不高興了,我說你覺得我真的會喝酒?她說不是我就是看看,我說你對我不相信啊這是,哎呀。後來給我寫了個條給我道歉啊。我說什麼情況下我能喝酒,我說怎麼可能啊,所以說她覺得我臉紅撲撲的喝酒了,真的在攝像頭上看著是我現在的臉色,但是這個瞅著一點都不像。絕對沒有美顏,我今天用的是個大相機,是個佳能的那個大的,所以今天你們看到的效果不一樣啊。這個是大相機,而且我是站著的。我們的投資者對我現在都有要求,這世界上,啥都能要人家的,別要人家錢。我這一輩子沒讓人說過,真噁心死我了現在,對不起啊投資者,不是對你們。

行了,我把這擱這兒,你看我得放在攝像機上,帶一個大架子,我可以把手機放在這兒。今天,戰友們,你們會看到聚焦在臉上那個框,沒有問題啊,我也不在乎,聚焦一下,它自己會下去。耶,還跟畫眉似的,挺好看嘞。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啊,因為我一會兒要到辦公室,12:00鐘有緊急會議。本來今天我準備好的,我想是從9:30我坐在這兒跟大家聊天,中間休息兩次,我想聊個三四個小時。我要聊三個主題:

一個是郭寶勝的開庭,我說過我還是要大概給大家講一講,我認為對年輕的我們90後2000後有意義。你比如說剛剛的在國內很火的何長工啊,何長工的孩子,出現了開著豪華奔馳的越野車G系的越野車到了故宮,造成了天下大亂,網民一片罵聲。大家可能知道,何長工的孩子,他是中國旅遊局的總公司的總裁,也就是董事長,正部級待遇,千萬別忘了啊,跟我是好朋友。大家你們看到吳儀副總理還有李克強總理在裕達那兒照相的時候,當時是中國有史以來,全國舉行的旅遊會議,第一次在一個私人的酒店,私人酒店,以前都是在國家酒店,全部清空,開了一星期的全國旅遊工作會議。當時到場的是誰呢,當時吳儀副總理是抓衛生抓旅遊的,她當然是全天到場,我全程陪。她在哪個屋睡覺,3402、3401、3403都是她的房間,我在3405隔壁睡覺,她的保鏢,苗耀輝(音)先生在她的隔壁,整個這一層就我們仨人。那麼另外一個人物就是何長工的兒子,叫何啥偉我都忘了,當時的旅遊公司總經理,叫何什麼偉,後來呢,當時的省委書記在那兒陪著,就李克強,鄭州市委書記李克,不帶強,也在那兒陪著,河南副省長,河南鄭州市市長王文超。然後呢,當時朱鎔基的原大秘,雲南省副省長顧朝曦在那兒陪著,當時的李偉,朱鎔基總理的李偉大秘,還有各省的省長,很多,那時候吳儀副總理權力熏天吶,而且是看好當總理了,那幫人全都拍馬屁,所以我那幾天火的就感覺不行了。

我是端菜服務,然後整個協調現場,所有的警衛都得聽我的,那警衛都那王八蛋後來都到了8341,到中央警衛局了,小屁孩個個壞得很,貪婪得很,老掐我們服務員小屁股,很糟糕,我老罵他們。所以說那個時候呢我這脾氣那時候是非常不好的時候,一開始我頭髮到這兒,他說能不能把頭髮理短點,老郭。我說這你都管。說能不能稍短點,最後我給大家看,我理到這兒,從那以後就一直保持到這兒了。當然了我們最完美的一次全國旅遊工作會議,我也跟何什麼偉啊,何長工的兒子,跟他認識,他跟誰是親家,當時的一個廣東省副省長,是親家。他的兒子女兒我都見了,兒子女兒都是非常非常優秀的孩子,當然了都做生意,不做官,非常有錢,那加州買個房子那算啥啊,把中央公園某個樓買下,那是一秒鐘的事兒。我說的是2001年啊,2001年戰友們啊,一秒鐘的事兒買下來,那越野車那算啥。

何家的影響是巨大的,巨大的!你可別論資排輩,論資排輩是一種,還有一個,現在是論啥啊,大家知道嗎?現在共產黨內部也講真實力,不叫實力,叫真實力,啥叫真實力啊,你私生子有多少,就你有沒有後;第二個你有沒有海外國際關係,另外一個你到底在共產黨內部你有多少就是他們說的你自己的團隊,或者說他們叫你的人。另外一個更重要的事情,就你現在跟實權老大有多好,何長工的兒子,叫和什麼工何什麼偉啊,我真是,等一等啊,我看戰友可能有知道的。

郭叔美顏,我絕對沒有美顏啊,我再說一遍,沒有美顏,向天發誓沒有美顏。這個叫何什麼了,我忘了真是,戰友們有沒有人說出來的啊,這放手機字兒還是太小,他跟李克強不是一般的好,他跟習的姐姐這些人都非常非常好,幾個姐夫也非常非常好,所以說,他是實力派,真實力派啊,戰友們,不是開玩笑。那麼我想告訴大家的,我本來今天要給大家要談一系列的這些事情啊,就是國內的幾個熱點,但是戰友們都關心0.3,我今天一會兒再說,沒啥,別著急啊。 0.3我就說了吧,0.3別著急,你要聽不到“蹦”一響,0.3就不會來,你們不要猜,路德,重磅路德先生,拜託了,咱不要猜了,別猜了,拜託了。哎呦,咱不猜了啊,安紅美女,還有我們艾美女,艾美女的聲音太好聽了,哎呀我的媽呀,可以當播音員了。路德先生哪兒找這麼多神女真是,真了不得。這個咱都不猜了,0.3裡邊一定要有3個以上的元素,要“蹦”一聲,然後得白宮開記者招待會,第三個得有所謂的現在天上的星星,得有蹦下來的。沒這個不算數啊,記住我說的啊,不到那時候不宣布,我不宣布啊,0.3,我也不會再回答了啊,你們也別猜了,你們誰猜都是,會砸你自己的腳。現在你們真的搬那0.3的石頭砸自己的腳。別猜了,別砸了啊,很危險很危險。

我給大家說今天我為什麼穿這個衣服啊,因為我本來是12:30去開會,大家知道,緊急要開會,所以我今天直播不會那麼長時間,因為我要去開會嘛,我本來是穿的是很正式的一套,全新的,今天因為紐約還是冷,我超級喜歡這個冷,我就穿了個全黑的立領的喀斯米(音)的這麼一套衣服,但是因為今天要直播呢,我就別讓大家上了鏡頭以後看了乾嘛呢跟去奔喪似的是吧。我就穿上了這個紅衣服,這是準備到23號,兩個法治基金的會要穿的衣服,我今天就穿上了啊。但是裡邊這個喀斯米(音)還是今天一會兒開會要穿的,因為星期六嘛,而且對方明確說咱不打領帶,所以說就不打領帶。

我昨天晚上睡得特別特別好啊,昨天就倒在那兒就崩一覺四個小時啊,起來以後,約好的幾個視頻我是不想說了,給人家發信息,今天視頻取消,我要睡覺,所以說這個世界挺好,只要你決策你就自己肯定舒服,我邦又一覺,又將近四個小時,3小時40分鐘。這是最近很少的啊,咣又這麼一覺,因為今天啊很多我們基金的董事會在邁阿密開。

他們是今天都飛邁阿密去了,我是因為這幾天要準備法制基金的事,我去不了了。他們先跟我在這開完,(然後)都去邁阿密,上船去了。人家上完船還有娛樂節目,我也不能去了,所以咱爆料革命搞得我也沒有自我了,所以我得在這參加幾次視頻表決,人家一堆人都去了。

所以我今天是十二點突然說美國的紐約的一位大姐,紐約的一位大姐,我早上已經拒絕她了,我說我今天星期六早上有大直播,但是她就是特別氣喘吁籲:Miles你今天必須跟我見面,不能晚於十二點半,你不能這樣對待我,你必須得見,我要告訴你我從中國回來的感受。

我知道她發現啥了,我都能想到她想啥:剛到中國轉了兩星期,她倆哥們儿,最好的哥們,都已經消失了,找不著了。都是當年潘石屹兩口子求人家,給人家磕頭,(然後)人家幫他的人。而且當時潘石屹兩口子跟黃艷還沒好的時候,拜託這個人來聯絡黃艷,你想想這是多少年的關係,同時跟我這位美國大姐是有關係的。就這回這樣的兩人都被消滅了,另外一個她在國內也給我發消息。

她說整個中共現在就是走向滅亡,她說Miles一點都不為過,而且兩次見了王岐山,而且見了劉鶴,劉鶴在美國的時候就是在她家住了好長時間。搞房地產賠得一塌糊塗,就特別求她,我就不說了,美國最出名的華人之一也曾經寄居她家門下。

所以說,戰友們,共產黨想擋住我們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它自己躲進洗手間去插擀麵杖去,不見人了就和擀麵杖相處。我就啥也不知道了,只要它不躲在洗手間裡插擀麵杖,只要他出現在有攝像頭的地方,只要用通信方式,他只要跟人打交道,我就知道他什麼時候,啥我都知道。

這樣的人他敢不見嗎,求人家見。人家本來說我不想去中南海跟你們見面,能不能讓我在北京飯店或者其他地方見,他說不行,還得顯擺王岐山,非得讓車接到中南海見去。為啥啊,要在美國人面前顯擺我王岐山還在中南海有辦公室,我還能在這跟你見面。

就這姐妹,今天非得見我,不見不行,我說十二點半,不行,十二點。好吧,很少這樣,我說到中國一趟回來怎麼突然沒禮貌了啊,她說我跟中共學的。老太太,九十歲了快,快九十歲了,她老公也是說Miles我們要見一面。

大家現在要意識到,中共為什麼要建防火牆這件事。大家就時間長了,就像你臉上長了個皮膚病時間長了你以為那不是病一樣,實際上它很噁心人,實際上它皮膚病。這個防火牆是很大,你幹嘛沒事搞個防火牆?一你過去幹的事怕外面人知道,現在幹的事怕外面人知道以及外面的事怕裡面知道,或者你正在幹壞事不想讓別人知道。就這麼簡單的邏輯,哪那麼深奧啊。

全世界建防火牆的是誰啊,中國排第一,北朝鮮排第二,俄羅斯排第三,伊朗排第四,土耳其現在叫管制,排第五。這幾個國家正常嗎,有一點正常的地方嗎。

幾年前我去土耳其的時候,我在大河上坐著船,我聽著音樂,啪啪啪,因為整個死海那塊還有土耳其灣都是豪宅啊,然後我去抽著這個水煙,然後晚上吃飯在船上準備很多很多好吃的,聽著爆裂的土耳其搖滾樂,突然我發現對面:汪汪汪汪,怎麼了,就開始到祈禱時間了,它整個河兩邊全是大喇叭,到時間就要念叨穆斯林,還有巨大的聲音。弄得我嚇我一大跳,我說是不是恐襲啊,這是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的音箱沒了,誒,我再看我手機,我手機信號沒了。我問(旁邊人)說你們都沒有嗎,都沒有。結果是說,整個網絡都給你控制,連音箱都播不出來。再說你在的這個位置是最敏感的位置,所有的達官貴人都在這呢。陪我的是埃爾多安當時的秘書長,他說對面就是埃爾多安的家,他說現在不可能上去外面的網。

我說你這個國家早晚得出大事,你有啥怕的啊,你跟共產黨一樣,最後大家知道後面發生了一系列的事,土耳其從來我就沒看好過,從埃爾多安上台後我就沒看好過。

當一個國家實行獨裁集權和網絡和言語控制的時候,這個國家一定不會好!它一定走向災難! 0.01 的機會都沒有,只是多壞而已。

昨天下午一位最牛的女士,大家知道俄羅斯的VTB銀行現在在美國關門了,VTB銀行就相當於中國的銀行,叫bank of china 中國銀行在美國,現在已經關門了,跟他們聊,我就不能說了,責任身份很敏感。

我今天講一個,當年我去卡塔爾見一個人,這個人是最高最高的,王子和整個國家都得聽他的,我見一個神秘的女人。我見了以後,進去那種詭異的氣氛,可比拍電影片誇張多了,天下第一巫女。我那天我記得特有意思,我穿著一身深藍色的西裝,裡面我穿了一個非常深暗色的粉色的襯衣,但是我襯衣的領帶很小,跟個小蜜蜂(似的)。沒打領帶當時。進去以後,她老人家先站起來,所有人都出去,留下了一個在玻璃後面的翻譯,而且是當地人。很老的普通話,我們開始了對話,第一句話她說海航,你能給我講講海航嗎,我跟他講講海航。

當時最牛的事,我曾經參加了一次VTB的投行的會,這個投行的會就有VTB,海南航空,法國愛馬仕的叫愛馬仕capital,愛馬仕資本然後Deutsche Bank(德意志銀行),德意志銀行當時的行長是我多年的哥們,然後很誇張,旁邊列席的有中國銀行代表,有招商銀行代表,還有安邦的吳小暉代表。當時美國的VTB,俄羅斯的VTB、歐洲的VTB幾乎都在,屋子裡一百多號人,還有中國那幾個投行的所謂大佬。我看完以後我就知道這個房間裡所有的人,加在一起未來都是全世界正義力量打擊的對象。從那天起我就知道他們開始購買Deutsche Bank(德意志銀行)的股權,目標百分之二十七。

也就是我見了這位女士之後,中共開始通過海航賣給卡塔爾大量的武器,所以說當時我跟她聊天約好的半小時,結果談了三個多小時。據她身邊的,她的國民衛隊的保鏢說,二三十年來從未見過這位神秘的世界第一力量,跟任何一個人談話超過三小時,任何一個人,包括她的孩子。

我也是從那時候知道,海航真牛,王岐山真牛,王岐山當時是副總理,王岐山在布大局。

回去以後我記得很有意思,跟當時安全部的部長耿惠昌提了一句,我見了誰誰誰,其中在這之前我還參加了某個會。他一聽立馬就變顏色了,(他說)這話你不要跟我再說了,我可啥也沒聽見,你跟誰也別說這件事,老弟啊,我覺得你想活得好好的,就忘掉這事吧,別再提了。我說不好我哪天還是提提吧,他說不行,千萬別提,眼睛都瞪起來了!我說這書呆子還懂這個呢,說明他是完全知情,完全知情。

所以說我今天說這個的時候告訴哈梅內伊。哈梅內伊,絕對他的時間是倒數的,絕對是倒數的!就在過去的兩週,大量的哈梅內伊參與的基金,所以我今天說這個的時候,哈梅內伊他的時間絕對是倒數的,就在過去的兩週。

參與的基金和參與的所有的所謂的比特幣他們家是重要的控制者之一,黃金是他家大量的持有者之一。他這個State Line這個公司包括下面所謂的保險,但是他家的公司還簽下了麥當勞。當時這個伊美協議簽完以後,麥當勞在伊朗,還有化妝品在伊朗的各種合作,包括很多名牌,包括歐洲的這個歐洲客車直升機現在很多都在取消。

這是過去幾十年,從巴列維王國,國王被驅逐後從來沒有的。所以說不是川普總統僅僅說你不是最高領袖了,不是川反內衣,絕對現在文貴已經把底褲換了,把內衣給換了,要換你內衣,要扔進垃圾桶。所以呢這個是倒數時間的。

還有一個,另外一個戰友們,國內這幾天,昨天中午,美國白宮前官員給我幾個戰友跟我一起吃午飯,我講這個他很想听聽你的觀點,你好好跟我說說這個簽字儀式和簽字背後你怎麼看。你不要跟我說所有大家都知道的,我只想听你說不知道的。

因為他說我們每個人都納悶為什麼在這個幾年前,你能說出郭台銘要選總統;你能說出郭台銘選不上;你又說出郭台銘最後大家都說他還繼續會選,你說他不會選;然後韓國瑜美國人認為他是個網紅,他根本沒有人想到他跟共產黨有關係,你說他百分之百共產黨控制的;然後你說出的雙槍政策;現在你又說出了中共新的雙槍政策在美國,也是雙槍,拜登副總統是習近平的關係,布隆伯格兩槍對一槍對你川普總統;他說為什麼又發生這裡的雙槍關係,我就想听這事,包括這個簽約或中國這個老百姓和黨內的反應。

我就立馬打開那個電視,我想讓他看劉鶴記者招待會,就一打開視頻刪了,他很驚訝,他說真的嗎?真的嗎?馬上發信息,問他們的人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刪了,他們說是的,他們刪了。

就這一個小動作戰友們我可以告訴你,都將改變歷史。什麼意思,美國人難道不想問嗎,你為啥刪了?你為啥刪了?我的了解了解,是不是,我的了解了解。

郭文貴現在突然和這個卡麗熙簽了個合約,結果卡麗熙把那個合約推出一個刪了,那啥意思,卡麗熙不願意遵守了還是卡麗熙害怕。這是很可怕的!

這就是現在中共簽約之後整個團隊慌了,對內另外一幫的解釋,剛解釋完看來沒過關,糊弄老百姓看來也沒糊弄成。趙忠祥這個死,也沒轉移成話題。

更誇張的事情其中有幾句話叫鳳凰衛視問的,這個事情是有外溢效應。戰友們啥叫“外溢效應”啊,很多人沒明白,共產黨的專用詞,但凡跟共產黨打過交道的都知道啥叫“外溢效應”。

“外溢效應”就是咱們今天老百姓說著最簡單的一句話,最直接的、你聽的懂的:就你家盆裡放一盆水,水漾出來了,就是什麼, 完全在合同之外的效應。那是什麼效應啊,你告訴我合同之外是什麼效應,就叫欺騙效應,就叫欺騙效應,就叫假的效應!

比特幣叫虛擬貨幣,啥叫虛擬貨幣罵他必須帶上個“虛”,叫區塊鏈,他不是真實的貨幣,叫虛擬貨幣,虛吧。

中國GDP,就是現在國家頒布的GDP,並不能代表中共的GDP的所有的真實數據,這是國家統計部說的,就沒差虛擬。

然後中國脫貧,現在說國家的脫貧已經達到了2020年沒有一個貧困縣。可是大家記住,看看統計局怎麼說的,中央領導現在基本上完成,基本上完成就是虛的,你沒有把他量化,基本的會無限的大。

中美貿易戰造成的負面的 外溢效應 他說過嗎?他從來沒說過。就是你不知道的數據、你無法了解的數據、也不能告訴你的秘密,在這個盆之外出去的水也有好的有壞的,就是你完全不知道的事情,這叫“外溢效應”,就叫欺騙!

然後還不算數,說我們現在贏了,我們把亞非拉、亞非拉、拉丁美洲、非洲、亞洲,亞非拉你看到沒有,又是都是所有的窮人國家,他沒有說歐美啊,亞非拉,他永遠要把這個不但把十四億中國人綁架,要把全人類的所有窮人國家都綁架,就是丐幫幫主嘛,你永遠不忘了嘛。啥叫亞非拉,他怎麼這個協議跟也非拉有關係,純粹又是騙!

這是一切目的他是籤的叫 政治協議 ,美國這回跟你籤的是經濟,在先是“經濟協議”,共產黨玩的是 政治經濟協議 ,美國玩的是 經濟加政治協議 ,完全顛倒過來是決然不同。

就像你在美國叫“Voice of America”這叫美國之音電台,“America Voice”美國的聲音完全不同。他是一個最大的公司在美國本地的叫美國之音,這個“Voice of America”是咱們所謂對共的那個美國之音不是一回事,聽著字一樣,一個前一個後。

人家美國人明確說,我就是用經濟幹掉你共產黨。班農先生在電視台明確說了嘛,川普總統就是用經濟手段,達到懲罰和改變獨裁的目的,這叫“達摩克里斯之劍”,大家聽懂了嗎?電視他們說的不是我說的,沒經白宮允許他也不敢這麼說。

所以說戰友們,這個“外溢效應“已經暴露了他這個盆子水不算數,我有虛的,我有玩的假的,而且是完全你不知道。關鍵是那句話說,我們成功的把”非經濟人士“路德啊,不是郭文貴啊,不是暴露革命,是路德先生,路德先生和老江和安紅你三頂著啊,非經濟人士是你仨,跟我沒關係啊,因為你仨特喜歡這個名,路德先生,是路德啊別往郭文貴身上靠,是路德重磅中的重磅,非經濟人士說的“脫鉤”啊,成功的推遲了,沒有說徹底滅掉,推遲了拖延了。

但美國白宮人士不這麼認為,美國的所有的國家的精明人士不這麼認為,這幾天火爆了,他說他們說什麼意思,大家你們會看到啊。所有的論壇所有的報紙,所有的名人都永遠會拿這句話來對付川普總統這個協議,這句話已經把他籤的那個協議川普總統在美國的政治分量就從中間給他砍了一段,一半扔了,打了5折。

這就是昨天這位大姐說,Miles你能給我解釋解釋什麼叫,“成功地叫非經濟人士倡導的脫鉤,這個進行了拖延”,他說,他們知道我知道他說的是班農,我知道說的是你和你的戰友們。跟我沒關係啊,這是那個班農還有路德先生啊,還有老江、安紅跟我沒關係啊。

最早這個脫鉤,大家記住啊,最早跟美國建議脫鉤的是誰,我告訴你們,是班農。第二是卡爾巴斯。然後是我私下告訴了路德先生,路德先生第一個在華人媒體說出來的。所以說非經濟人士不代表我啊,非經濟人士代表班農,卡爾巴斯和路德先生,現在又加上了江財神,安紅女士啊。

所以大家記住這句話多重要,一下子這美國人都在問!

昨天中午其中有一個美國某協會主席來跟我一起來吃午飯,結果最後一點發信息,本來一點吃飯啊,給我發信息“我到不了!因為要緊急開會”,他說:“你們先吃,後來我說,我們吃不等你了,就連吃飯沒來了,他說看了將近兩三個小時,所以的人都在問:“共產黨在這個記者招待會,開的什麼意思? ”。無數人問我要翻譯稿,我一個沒提供,我說我不想提,自己找。

大家千萬記住,劉鶴這個記者招待會開的多愚蠢,開得他有多危險!開得他未來對他有多大傷害!唯一受益者就是我們爆料革命!就是爆料革命。不等我說呢,人家劉鶴同志開記者招待會親自證明了我即將說的話!

很簡單!這個協議絕對不能執行,不可能執行,他執行不了,他沒有執行能力,我說的觀點;第二,他絕對不想執行,而且把不想執行的責任一定推你川普總統;第三,玩的就是你的政治,就是雙槍政治,在台灣郭台銘和韓國瑜對付蔡英文,現在來了拜登和布隆伯格對付川普,雙槍政治又來了!

據說,美國朋友告訴我說,見王岐山還有見最高領導,原話說“我們在乎什麼簽協議!我們已經給他談了一、兩年了!簽個協議不就是一張紙嗎?他能不能過2020還不一定呢!我們的好朋友拜登還有布隆伯格一旦要是競選總統,那我們有兩人競爭川普一個人,我相信我們還是贏面還是很大的嘛!最多不就是一年的時間嘛!我們能簽5千億美元的合同,我們也可以給美國的5千億美元幫助他們贏嘛!”原話呀!這美國人聽了都傻了,說:“你在說什麼?你的意思你能影響美國總統選舉?” 覺得王岐山瘋了!

這叫當初王岐山接待美國人,美國前奧巴馬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打著領帶,等著王岐山出來,一幫美國人高盛主席一堆,包括保爾森,他的保鏢來了,你把領帶給我解了,說:“為什麼?”,“今天是星期六,不要穿這個西裝”,人家說:“算了,我都穿了”,人家胳膊有傷,周亮竟然上去要把他的領帶要給他解開,這個美國人一下就火了:“你別碰我!我胳膊有傷!”,然後王岐山穿著睡衣就出來了!這不是文貴編的吧!大家都知道,班農開會,美國人都已經出來證實了!這就是王岐山的狂妄,王岐山敢給美國人說:“我有兩槍,對付你一槍!我能給你簽四、五千億美元的貿易協議,我也可以再給四五千億美元幫助兩個人選!幹掉你川普總統!” 你看他有多瘋狂!

但是這都說對咱爆料革命有利的。 所以說第二個我說:事實上這次是大量的、公開的參與美國內部的政治的證據!

最後一條我想說,我說: “我告訴你,劉鶴這次來簽是中共的內部政治和內部經濟問題轉移藉口,拉民族仇恨、仇美、狠美,把所有經濟現在下滑和銀行金融的泡沫和地產的泡沫、和整個社會貧富懸殊拉大、以及中國死不起、病不起、上高速路開不起、吃飯吃不起、大量的維穩,這些所有的社會矛盾都轉給你:這是美國人逼俺的,這是美國人欺負俺的,這是新的八國聯軍逼我們的。老百姓們,別看我,全是美帝國主義搞的!你去看去吧,這叫 外溢效應 !啥叫外溢,老子不在乎了,我要把你盆裡面的事弄得盆外面都是; 外溢效應 的第二條,除了虛和假,轉移內部經濟視線,大拉內部恨美的仇恨!

任何一個美國人現在到中國去最大的感受,上一次和這一次最大的感受就是仇美,大量仇美!然後是民不聊生,每個人的臉上都像剛開過追悼會一樣,然後是病人增多,都在抱怨!再一個就是物價上漲極快!他們都快瘋了!說這個中國的物價比紐約都貴!比華盛頓、巴黎、比倫敦都貴!

我一個德國朋友說:“我原來在上海住了11年,我就覺得上海就夠貴的了,現在我再回到廣州去,說:“我去深圳、去哈爾濱、內蒙古的呼倫貝爾,貴的我受不了啊! ”這些所有的問題都要轉移,通過這個合同轉移!“我簽了賣國協議啊!我簽了庚子協議啊!庚子年簽了庚子協議啊!你們的工資不值錢了,物價漲了,全都是美國人幹的”。

所以我告訴美國三個問題,結果昨天,不用我說這個記者招待會給了你們所有的答案。記者招待會你就會看到共產黨在玩什麼,這叫“外溢”。我裡面有問題,我全給你漾出去,我這擀麵杖在褲裡擱著,在屋子裡待在也是,我現在走到大街上上去,是不是? 我要矗著擀麵杖,肩上背著擀麵杖,我要說說我擀麵杖的問題,不是本人身體不好,實在是擀麵杖的錯,賣擀麵杖的錯,也不是我多能裝,也不是我有多假,全是擀麵杖的錯,擀麵杖的!兄弟姐妹們,這才叫陰險呢!

所以說,戰友們,昨天這個事情,讓大家看到,我們戰友的爆料革命, 千萬記住,爆料革命絕對不是搞媒體,也不是預測革命,不是搞網紅,爆料革命就是首先要料,你要有料,你不要爆料真的變得是爆尿了!一定要摟住,一定要把話說到天花板之下,永遠不要挨著天花板,不要著急,能等個十個小時、能等一星期就等一星期,能怎麼著?我們的目的不是要給人家比誰快,比誰準,比誰厲害,千萬不要。

你看看我們華人世界的社交網紅……頭兩天,我們的超級團隊,現在咱們的郭媒體來了一超級團隊,未來會給大家一一亮相,絕對是這世界上最高端的團隊,原來我們沒團隊,現在我們要打造世界上最牛的團隊,我也告訴大家,所有對華人的社交媒體,我有幾個神秘的人物,給我調查完以後,他會告訴你,華人社交媒體,現在所有上面的人,未來在兩年內能活下去的幾乎沒幾個,特別那些名嘴,他說不可能。因為現在網絡機制馬上就要改變,所有的網絡新的平台全面將改變,中美貿易未來很大的一個問題就在防火牆上。

所以這次我問他們,說防火牆最後一分鐘一定要把那條拿掉,然後劉鶴說:“俺不去,俺不去!“最後說:”你要老讓俺去啊,上你那屋?上你那床?那你得給俺一點東西吧?“所以劉鶴同志說:”我不去,我才不去呢,讓他去!”

啊!習近平同志也不會說英文,都找劉鶴同志,劉鶴給美國出主意啊,你們想辦法給崔大使說,讓崔大使給他報告,讓習簽。最後就是習不簽,最後弄個錄像,也不行,一會行,一會不行,最後劉鶴說:“我們就不去了,我就不去了,身體不好。”反正拖來拖去,那意思俺不上你的床,俺堅決不上你的床。

最後(美國)說:“你來不來?你來不來?不來我就開始那十幾條啊!”“那你得給我點東西吧?給點避孕套” ,啥避孕套啊?大家(想想)。 “把最惠國待遇給我拿了吧!” 哎,這美國人說:“你還要得還挺大啊!不給,最惠國待遇不行,這個避孕套不給你!” 然後,“那能不能給點其他的?比如說把華為,把華為這個這個孟小姐,孟晚舟給送回中共,這個對華為放開一點?”, “不行,絕對不行,這個避孕套更不給你。”提了幾十個避孕套都不行!

最後是劉鶴說了:“你不給我一樣,不給我一個避孕套我是不上你床的,我可知道你那棒槌擀麵杖多厲害,你那擀麵杖俺是不敢碰的,必須給俺點保險。最後說你給我一個理由讓我去,我去給他說去。”最後是最惠國待遇。但是美國也不傻,那你把你原來的500億提到2000億。呵呵,就為了這一避孕套多花了1500億,而且明確說第二期協議裡面,某某某某某,某個領域你必須給我全面放開。

大家知道,就為了一個拿掉最惠國待遇,就這一個1500億。這是劉鶴後來扭扭捏捏的,俺不來、俺不去、俺不去,最後還是去了,還是就範了,而且還得喊著:

“高潮,俺好舒服啊,俺這個老得勁啊,老得勁啊,得勁的不得了。”

這就是真實的版本!戰友們,不但如此,大家你們還看到了沒有,第二期協議將有多麼艱難。第一期都搖著頭堅決不來跟撥浪鼓似的,俺不去、俺不去,怕你這個擀麵杖子。那第二期你的頭都得搖沒了。

能撐得住嗎?這擀麵杖子忒厲害了,撐不住。能兌現第一期協議嗎?兌現不了。那兌現不了咋辦吶?那你說,咱說好了第二次還上床的呀!你必須來呀!對吧?第二次再上床可就真沒那麼容易來了。但願劉鶴能撐住啊,呵呵!哈哈哈哈!

第二次你覺得還是劉鶴嗎戰友們?啊?第二次協議還是川普簽?川普這個要公主,公主沒來,弄丫鬟來了,行了,是不是,就像當年漢武大帝一樣,送去突厥人是吧,匈奴人,送給他們公主。公主不行弄個假公主去了。第二回再來一次還假公主,那這個我估計不會願意。不會願意啊。這事我估計能不能到第二次談結束啊,談這個問題都可能很玄乎。

所以說戰友們,接下來的這事,昨天他們說Miles,共產黨被滅那毫無爭議,完全同意你,在以前我覺得不可能,絕對可能。但是,時間可能是還要三、四年。我說不對, 我有信心,會在我們的計劃內把他幹掉。滅共時間不改!滅共時間表不改!我有信心!沒有任何問題!

我說我已經準備好了,明年歸隱山林,不再用手機、不再上網、我連電視都不想看。我最起碼給我自己個五到十年,好好的修心養性,把我這幾年說的話,好好的要向佛祖、上天、萬佛萬神去懺悔去,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你比如有時候一出溜就說錯了,是不是,這是口障、口業啊,多不好啊。

再一個,不管我的敵人有多爛,我也不想與他們為敵,我也不想對他們造成傷害,如果明天共產黨要是滅了,我明天就宣布所有起訴這些欺民賊全部取消,全部取消。

這個我們的律師給我一個建議,郭先生,中國的春節都實行給紅包還有大赦什麼的,你能不能把那些欺民賊的案子全都給他免了得了,給他們一個禮物,我們要滅共。我說不行,他們要給我寫信莊嚴的道歉,我可能啊,可能啊可能。但是我說,這幫欺民賊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何況很多都是共產黨背後控制的,那不行!

但是我要是把共產黨早日滅了,我早日就把這些欺民賊的起訴我都給他免了,包括他們罰的這些錢,呵呵,我一高興也可能給他免了,那是有可能的。

但是,我昨天我聽說,夏業良在華盛頓高院申請說,我輸了,我申請這10萬美金晚點給郭文貴,讓我去上訴給我時間。我還不知道這事。結果是法官說:NO,不可以。拒絕了,你馬上給他錢。我噻,這夏業良也太可憐啊,太慘了,他被抽這巴掌簡直抽死了。第二,郭寶勝也學他,這24000我也要求暫緩支付,讓我去上訴。法官說:NO,你也得給他錢,immediately,馬上。哈哈哈,這郭寶勝,這哥們得回家哎呀,又得哭哇。這錢比他爹、比他爺爺都重要。這倆主,這倆孫子簡直把錢當爺爺了。多慘啊!慘大發了吧?

再就是那倆個, French Wallop 和Michael Waller倆個律師,即上個星期在庭上所謂要問詢班農,被法官給罵了一整天,白白浪費掉所有的律師費。然後又要什麼區調查第三方、第四方。昨天法官告訴對方律師,你這個流氓行為在我這不管用,你給我停止,一切都停止,全部拒絕。

呵呵,我挺高興的啊。他想耍流氓,讓我郭文貴妥協,或者查出郭文貴什麼,開玩笑。

我今天告訴大家個實話,這話我在之前不能說,當他目標完全去調查第三方無關的,韓連潮還可能沾點邊,班農根本不沾邊。他竟然調查說,班農先生在2017年去北京見王岐山的時候,是否代表我給王岐山捎個信?是否代表王岐山給我捎了信?大家記住,他去北京市六月份,我見他的時候是將近八月底九月初,我根本不認識班農。他就這他也耍賴皮。

但是說實話,我告訴我的律師,我挺喜歡對方律師這麼做的。他這麼對付班農的時候,班農沒有選擇的就跟我郭文貴站在了一起,對付Michael Waller和French Wallop,還有共產黨,還有Bruno Wu 吳征。所以這個班農得咬牙啊,Bruno Wu,共產黨在背後叫這兩個傢伙你來騷擾我。他的律師是美國最年輕、最牛的律師,未來絕大可能是當這個司法部部長。他得多生氣呀! 多恨吶!幫助咱了吧!

然後去調查了第三方這些所謂的基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他不調查基金還沒事,一調查基金,把我給又是一個受益者。因為所有的基金都開始更加的恨共產黨,更加的恨Michael Waller和French Wallop,而且更加會經濟支持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郭媒體。

你去拿共產黨的錢去騷擾,可能,也有很大可能不堅定跟我站在一起的人,將他們永遠和我站在一起。所以說他騷擾了一整年啊,所以這法官在前台說我本來一年前把案子就要審結的,你來了找了這麼一個叫什麼,俄亥俄州一個律師,你這個傢伙在這耍流氓,你竟然搞這麼多回事,這個法庭不是你說了算的。你這個流氓手段不管用,你給我停。

Michael Waller和French Wallop這倆人他連10萬塊錢都拿不出來。那個女的當年離婚的時候,離婚律師費20萬都出不了,是她前夫的兒子給她做了擔保,擔保了10萬美元,她也不給,她一輩子不付律師費的啊。然後他兒子把錢付了,跟這個娘也決裂了。她就在幾十年前就乾這個,她的第二任、第三任的前議員老公,她把這個老公抓住了偷情,她到家里以後,把所有的東西拿過來在院子裡全部燒掉,然後把所有記者、鄰居都找來,一人發一個名片,說是他背叛了我,我把東西燒了,完跟他離婚,離婚就要他這個房子,最後把這議員給氣死了,房子成她的了,她現在住著。

她從來不付律師費的。但僅僅這一年找到這第三個律師,她前倆律師都不給人家錢,都fail掉了,就為了這100萬美元的官司,但今年這後八九個月,這一個律師,花掉的超過100萬美元的律師費,誰給的?對方已經在庭上說,我的律師費不是來自這個女人和這個男的,是第三方。第三方不管是誰,一定是共產黨的關係!

我們已經正式向司法部舉報,司法部已經受理。大家一定要記住我今天說的話,他的第三方的付款會讓共產黨像那個一樣,現在監獄裡那個DOJ,吳征找那個,要遣返我的,在監獄裡背叛了十幾年,現在還有第二個案子,第三個案子。我們已經被法官允許,去監獄,到加州去問他話,問他和吳征怎麼認識的,你怎麼去的中國住華盛頓大使館討論遣返郭文貴的事,你怎麼跟Jho Low拿到7700萬美元,都會去被查,所以說他這個律師的這個耍流氓,給了我們天大的禮物。

一,叫我們的半合作半利益的關係更加緊密聯合的跟我們爆料革命連在一起,讓我們更加有機會去了解到Hagen Balsam這個行賄咋回事,更重要的是給我們開闢了一個新的通道,叫知道French Wallop、Michael Waller這倆人到底是誰在背後指使他、爛訴、纏訴,耍流氓威脅我們,包括是他們在華爾街日報提出的我是雙面間諜。戰友們,什麼叫輸什麼叫贏,不到最後一份在千萬別聽。

我們的爆料革命,共產黨在我們就沒有贏。在官司上最後這審判沒出來都不叫贏,包括夏業良、郭寶勝案子,我們贏了麼?贏了。但是最終結果沒出來之前還不能說贏,你也不能說贏,因為人家還有上訴機會呢。上訴有很大的機會在美國,不是沒機會的。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最早我說的話,不要破褲子先伸腿,“早樂必早衰”,俺娘給俺說的“早悲必早哀”,不要早衰也不要早悲,也不要早樂,咱不要過早。所以說這個案子多麼大的意義啊,現在我們加入的新的律師團隊,簡直是興奮到不行啦!

他說這是個大事啊,我們要一定找到,美國你想騙人不可能的,司法部一定會查你這個律師,這個錢哪來的,這個第三方。你承認的第三方,第三方不管你是用韋石第一公司,北卡羅那州、法拉盛,還是陳軍,不管你用誰的,告訴你,這個錢,在哪來的一定會給你找到的。這就是美國法律的偉大,這就是我們贏啊。

但是我們不吹牛,我們從來不會拿著個雞蛋當恐龍蛋去說去,不能像熊憲民這幫孫子,天天贏啦,我們又贏啦,這個郭文貴又輸了。現在讓大家聽得都成耳繭子,他說贏說輸已經沒人在乎了,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當中的為真不破。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永遠要相信,為真不破的最核心的價值,因為你會真正的得到信任,得到尊重,你說的話有人聽有人信。這是核心 千萬不要圖一時之快啊,那是自殺的行為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

所以,我們現在這種大好形勢,共產黨來了一個“外溢效應”,要把這一盆子水潑一地,搞了虛假效應,轉移視線,拉仇恨。然後昨天,我看了路德先生告訴我的,我還沒有看他節目啊,這個里面習近平先生批給廣電部的,把這個今年大宣傳定為三個戰爭,絕對不能輸,這個新疆問題、香港問題、中美關係。

戰友們,我們從爆料的第一天,就是第一槍我們就說要把戰場拉向國際去,就是中美關係。可以吧!

第二槍,我們從頭到尾就在替新疆說話,沒有任何人,只有我們最早替新疆說話。我是新疆集中營,新疆被抓的人都是我第一個說的。我們沒有跟新疆人喝過新疆一口水,(拿)一毛錢。竟然有這幫王八蛋、雞腿思啊、火雞龔,還有現在有些新疆出來的人,竟然想去拿新疆人錢去,老天爺看著你們呢。

第三個,香港人,最早我們說的,香港人我們說的。香港是我們說的信息是最準確的。我們沒拿香港一份錢,我們捐了上億的錢,上億是美元,我在法庭上,法庭說的,捐多少錢,我捐了一億美元。

誰有人挑戰我,我現在可以跟大家上庭上說說。上億美元,共產黨你聽著,我捐的,上億美元,還會捐,今年我最起碼捐超過一個億美元!當然我們也有被騙的啊,後來香港也有人騙我們,騙了就騙了。

這就是我們三大的爆料革命,個個擊中共產黨的心臟,個個擊中他的要害。封眼,抓你的褲襠,撈你的擀麵杖子,直接掏心拳,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上面封眼,封的是哪啊,中美貿易戰,啪,一掌咱就過去了,咱不是撓人家啊。啪,這一手封眼,誇,一手伸到褲襠裡面了,抓他的假擀麵杖子。疼不?一疼,啪,一窩心拳,香港問題,擀麵杖子就是新疆問題。掏心拳,香港問題。

打得他習近平先生,王岐山簽了三個緊急的通知,就是一定要注意郭文貴在海外爆料革命,對中美之間緩和的跡象的對沖效應。第二就是必須要平爆小組盡快的發動一切的力量,不惜代價要占山頭,插紅旗,繼續下去,佔領海外的社交媒體。大家知道很多人已經被佔了,肛門裡也被插了紅旗啦,肛門裡插了一堆紅旗,都流血了,旗都已經被肛門給染紅啦。

然後王岐山竟然簽署,發動一切我們在海外的沉默力量包括朋友,想盡一切辦法在社交媒體上,要把爆料革命在海外產生的效應和關注度,保持現在不能再增長了,然後在想辦法降低,這是王岐山。你看看王岐山在做,現在哥們儿我滅不了你,我讓你不能再長大了行不行?爆料革命(讓他)恐懼到這程度。

你看著習近平竟然在國家級文件上,所有的一篇,前面其他全廢話,就一件事,找名人說話,用名人的嘴,說共產黨說的話。採訪國外領導人,要人,就是藍金黃麼,你見過採訪外國領導人有幾個是男的,都是女的,還都是年輕女的,還都穿短裙子,然後中間這個腿必須,啪嚓,啪嚓,啪嚓,她得老搬來搬去,大家懂啥意思不?就跟我小的時候我說過,我還是處男的時候,小女孩說,老七啊,咱倆上東廣場我替你翻跟頭。我說我不去。非要去,最後翻跟頭時候才知道,小女孩裙子一翻跟頭,裙子下來啦,這就叫藍金黃,那時候文貴不懂啊,是不是,現在一說就懂了。

啥叫採訪領導人啊,找美女,鳳凰的為啥找那小年輕孩兒啊,還都會講英文,對著外國領導人,這個腿啪嚓啪嚓,就是翻跟頭,打倒立,裙子掉下來是一模一樣的。

然後所謂的傳播他們的正能量,就是替共產黨騙人嘛,就這麼簡單嘛,替共產黨騙人嘛,然後還有一句話,充分的展現習近平主席的個人魅力。大家你們沒有看到中宣部說,要充分的在全世界展示王岐山先生的獨特個人魅力,加了個獨特、獨特的個人魅力。所以王岐山到哪講話都不忘了,展示自己獨特的個人魅力,什麼,小手。你看王岐山、高燕燕、美國人錢、小手,這就是王岐山的獨特個人魅力,然後在旁邊發現有一個兜里面硬邦邦的傢伙,現在我們知道了,是擀麵杖子,這就叫王岐山獨特個人魅力。

你們現在還覺得共產黨很神秘麼,中央首長,首長啊,領導啊。領你大爺啊,你晚上睡覺,你照樣你得脫衣裳,你洗澡你得脫光屁股,你不就那小閹黃瓜麼。什麼首長啊,你首啥啊,首什麼長啊,你的首長都是假的。所以很多老百姓就迷戀中共領導, 那些中南坑的染了一頭的黑頭髮,然后腰裡面別著擀麵杖,下面一個咸黃瓜,他們狗屁都不是,多在乎啊,我的個人魅力,獨特的個人魅力。

然後對付我們爆料革命,你一個這麼大的國家機器對付爆料革命。造謠、撒謊、把郭文貴、郭三秒、郭三邪、郭強姦、郭騙子,我騙子,我是天下最大的騙子。我騙你啥了?郭文貴從爆料革命騙過一分錢嗎?但是你共產黨這當官吃的、喝的全是老百姓的血。

我騙子、我強姦、我強姦誰去?我不強、我不被你強姦,我都感謝你了,王岐山、中南坑的,我不被你們強姦。我在美國,這很大原因就是不被你們家人強姦。你知道嗎?俺不願意說呀!俺不願意說呀!俺老痛苦了。像我這號人,我、我不被他們強姦,我呆在美國有一半原因就怕你們強姦我。你們家裡哪個老娘們!不是,哎!說錯了。家裡那個女人不是如狼似虎啊!俺能活到今天容易嗎?是不是!對不對!

另外郭三秒,俺就是郭三秒,我就是郭三秒,俺一秒行不行?俺不想當那什麼擀麵杖子,俺不想裝,俺就是郭三秒。是不是!俺是佛教徒,無欲則剛。沒有慾望了,說明俺很剛唄!俺很硬啊!比鋼還硬。你那無欲,你那有欲則軟。所以說,你變成咸黃瓜了。

所以說戰友們,郭三秒、郭騙、我特別、儘管說。誰要騙人家錢了,天誅地滅。誰要強奸了,你將遭受萬年之獄,火獄、地獄。俺三秒,俺特別享受俺這三秒啊!

所以說戰友們,共產黨在這個習簽最高絕密文件裡面,三個戰場全是我們三年打得,百分之百。這就是我們要打的那個十環,一、一下、沒有一下是跑、跑環的,全是正中十環。

共產黨怕不怕我們?警察跟海外的把家人給抓到派出所去,當作、用他爸爸的電話給海外的人打電話,用他妹妹的電話給他們打電話。說你刪掉什麼、什麼推文,戰友發來信息。無論是那個人爹給孩子通電話,還是妹妹跟哥哥通電話,還是姐姐跟妹妹通電話,中間說刪推文,警察沒有一個人敢提郭文貴三字,就說什麼,那個姓郭的,把那個姓郭的給我刪了。

然後一個在東北的說,哎!你他媽把那個姓郭那個人,搞教練那個人給我刪了。把家人抓派出所,然後給家人打電話刪了。結果黑龍江那姐妹火了,姓郭的,你說的是郭沫若嗎?你裝什麼裝?那姓郭的,搞教練的。教練、郭教練,好,我知道。這個是北京我認識的。你裝什麼裝,就郭那什麼那個,搞教練的。講了有幾分鐘,警察竟然不敢提我郭文貴。

你說共產黨,你這麼偉大的,偉大的、正確的、改變全人類的、萬歲萬萬歲的共產黨,你被一個郭三秒、郭騙子、郭強姦給騙到這個樣子。情何以堪吶!所以才能出來你們的劉鶴,俺不、俺不,你不要不嘛!對不對呀!

親愛的兄弟姐妹,你們不覺得荒唐嘛!路德先生他也有錄音,你叫路德先生給放出來。還有咱們的Sara那有很多錄音,叫Sara放出來。就是這些警察把家人給抓了,因為轉播爆料革命,然後家人威脅,沒人敢提郭文貴。

一個公安部的副部長跟海外的一個教授通電話說,我們是老朋友,你到中國來,我們都是把你當座上賓。雖然你娶了中國人的媳婦,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轉這個姓郭的,他所有的爆料和視頻也不要往國內傳,給我們造成了巨大影響。中央領導親自跟我談話,讓我跟你聯繫,希望你把這些刪了而且歡迎你回來,趕快回來看看,中央領導有時間也會見你。

這位美國朋友很聰明、很智慧,你說姓郭是誰呀?他說,啊!就那個、那個人老說我們領導壞話。那個郭,你給我說說清楚那個郭。那人說,就是搞教練健身的那個,在紐約18樓那個。說這個18樓,誰呀?什麼原名,你全告訴我。我每天發很多信息,寫很多文章,說我是現在美國華人當中上、上電視最多。我是華人當中,講共產黨壞話最多的。那麼多姓郭的,你給我說說。他說這話,記得吧!上次我給你講過說,艾未未這個人,艾未未是我們支持的人。那個郭,搞教練的那個不是我們支持的人,就是你必須要刪除的。一個副部長不敢提郭文貴。

這位美國朋友說文貴呀!你這個名字把共產黨給嚇尿了,到底他不敢提郭文貴名字。共產黨那麼偉大,是不是!亞非拉都是你這些哥們,是不是!然後你有九千萬黨員,還有什麼東風41,還有東風41B,無人機上萬架,是不是!軍隊幾百萬,你怕我一個郭文貴幹嘛呀!一個強姦犯,一個郭三秒,一個騙子。

你看我這衣裳都是租的,都是租你共產黨的。你看這羊毛衫,這都是什麼、什麼內蒙古的二手貨。窮的,我這眼鏡也是你們扔在馬路上的。喝的水,都是喝的你們喝剩下的水。這麼窮,住在紐約這麼窮的地方,是吧!我一會兒上船上住去。

所以說共產黨你的假!騙!黑!盜!在全世界面前,因為有了互聯網,因為有了社交網絡,你將無處可藏,只是時間早一點晚一點和什麼方式。我告訴你共產黨,你現在是全人類的過街老鼠。

在紐約曼哈頓,在、在華盛頓可以去問問去,過去美國祇有兩種原因可以讓這兩個城市人不過週末。第一個恐怖襲擊了。第二個就是因為他們的鈔票、股票、利益,這是資本主義國家,一切以錢為大。現在增加了一條,只有在討論滅共的時候,這兩個城市是沒有周末的。就像我即將吃飯去一樣,咱們走著看,咱們走著看,咱們走著看!共產黨!

共產黨,你殘害香港老百姓,7千個人非正常死亡。兩百萬新疆人在新疆集中營,多少人被強姦、輪姦、死亡。你就覺得這個全人類都會閉上眼嗎? !全人類都會放棄嗎? !全人類都會被收買嗎? !

我R你八輩祖宗傅希秋、傅希秋,我R你八輩祖宗傅希秋。你不是FBI向我們家敲門嗎?不是當面嗎?都多少天了,都一兩週了還不來。

共產黨千萬別以為你養了傅希秋、郭寶勝、還有孟維參、吳征、孫力軍、孟建柱等海外的這些小爛渣們。我、今天我告訴你共產黨,我會用事實告訴你,你玩這些招,在我面前,你連我個肛毛都不如、你連我個肛毛都不如。你要如的話,你就不會在我們這個世界上這麼丟人顯眼了。

一個國家簽了庚子賣國協議,賣掉了中國人的未來。幾千億美元就是讓你交保護費,讓你的政權能苟延殘喘多活幾天。你就讓中國人幾萬億人民幣,讓中國人拿著生命,連街上賣個水果都不讓賣,賣個白菜都不讓賣。看病花不起,連大貨車司機、出租車司機,你都騙,你都敲詐。但是你卻給人家四萬億人民幣,多買你幾天苟延殘喘。

我不相信中國人永遠是沉默的,我絕對相信有一天會一分鐘、一小時內的全部大街上的車不會再走,有人會把車變成了保衛自己人權和正當權利的武器。

香港絕對不會從大街上跟你戰鬥,我相信從天上、從地上、從樓上、從樓裡都會變成保衛香港人民正當人權的戰場。

我也不相信新疆兩百萬人,看到自己的女兒,自己的母親,自己的姐妹,自己的兄弟被雞姦、被強姦、被殺害,永遠的沉默。我更不相信這全人類70億人口,全都被你買通,全被你強姦。咱們走著看,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

現在我的直播,俺就到這了。我現在、一起為全世界人民、香港同胞、台灣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為大家祈福???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這個、這個從上面看我這照片什麼情況啦!啊!行了,戰友們,我就不再念大家了,我去開會去了。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週末愉快。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4733/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