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中共一葉障目,正在裸奔

兒子留學海外,在推特上傳播爆料革命,牆內的父親被中共公安脅迫,打電話給遠洋的兒子,要求刪推並寫悔過書。多年來,中共對言論的高壓管控,派生出的類似事例層出不窮,徹底曝光並廣受關注的卻僅此一例。兒子的網名叫小鄭州,他把整個通話錄了音,交給了路德。

錄音中,他父親語氣很急促,人在高度緊張時,語氣往往會表現得急促。我猜他父親當時也有所意識,所以才會把話一頓,輕輕插了句:現在知道厲害了吧?當然我猜的不一定對,但也無關緊要,緊要的是想整明白到底誰厲害?厲害在哪兒?如果是公安部的幹警,中南坑的領導可以表達這個意思,作為派出所的片警,公安部也能照葫蘆畫瓢。若按崇本息末的原則,答案顯然是中南坑的領導厲害,厲害在他會用權力行施邪惡。答案雖沒錯,然而並不能體現出我有多深思熟慮,頂多只表明了我本善良。相較而言,托爾斯泰則深入得多,他說發令者和受令者的關係,才叫做權力。以他老人家對權力的定義,充當打手的一幫警服coser也同等的厲害,我認為後一個答案更合理,但也不代表我不善良。

之前看過一本書,書名叫《為了活下去》。作者是個脫北的女孩,後來逃到了美國。在自由的國度裡,姑娘多方奔走,積極為人權發聲,搞得金三胖很有點怕。於是下令把她的親人全給抓起來,公開在電視上向她喊話,言外之意也是想說現在知道厲害了吧?當年李陵叛逃匈奴,漢武帝不惜滅其三族威脅他,為此招來今人評價,說當祖國施行不義時,叛逃是最悲壯的正道。漢武帝再厲害也滅不了今人的族,這是良知和時空的勝利。出於對姑娘和小鄭州的欽佩,我想補上一句:為正道公開發聲,是對不義最強勁的反擊。中共和三胖再厲害,也滅不完正義之士的族,這不僅是良知和勇氣的勝利,還是互聯網的勝利。

這幫人以為只有邪惡,對方才曉得他們的厲害,可問題是都什麼年頭了,還學漢武帝。姑娘和小鄭州雖然沒說,事實卻讓這幫人領教到了錐心的厲害。真正的厲害不在邪惡,在於大家都知道你邪惡。有此前提,作惡之人必自食其果。

唐朝有個縣官,專愛搞人家老婆。這話扯得有點遠,但跟主題緊密相關。有次他看上了一個,為了假裝名正言順,就故意刁難她老公,說我要蝸斗一枚,君宜速覓此,否則禍在君矣!她老婆知道縣官是個惡人,就找來一奇獸,托老公交給縣官。說這蝸斗很厲害,能吃火屙火。那縣官不相信,餵了塊火炭下去,結果奇獸拉出泡火糞,把縣官燒成一堆炭。我想說的是,這則故事不僅印證了邪惡會自食其果,還說明了為什麼會自食其果。除了手中的權力,誰都不信的中共就是這個縣官,結局只有死路一條。

視頻來源於網絡

簽完《庚子協議》後,劉鶴把筆插進兜裡。推友說筆裡有监控器,小视频都會传到喜马拉雅大使馆的厕所。是不是調侃我不知道,只知道劉鶴借權力之便,要搞人家的筆。這是往小裡說,往大了也可以說。中共把協議一簽,邪惡戰線上的老朋友們紛紛棄暗投明,均勢被打破,對中共是致命一擊。站在中共的立場上看,它可不關心這些,它只關心能不能在內鬥中靠權力搞掉政敵。有人說中共內鬥有兩派,極左派——我看還不如叫硬剛派——打著民族主義的幌子氣焰萬丈,陰謀派口蜜腹劍,只管背地裡狠狠捅刀子。無論哪派暫時得了一寸,馬上擺出一副得勝的姿態:哼哼!現在知道厲害了吧?說完立馬又打得昏天黑地。它們不嫌累,作為旁觀者,我更沒理由嫌累。滅共途中,一切時局現象的本質全在這,滅共的關鍵就看它了,怎麼能嫌累?

他們不嫌累,是因為不到黃河不死心,有句好聽點的話,叫不撞南牆不回頭,只是我覺得此話擱在中共頭上,不免有抬舉之嫌。據我所知,還有人就算到了黃河邊,也仍舊不死心。這種症狀集中體現在欺民賊一票身上。你問他們為何不死心,他們說我不主動跳進去不就沒事……話還沒說完,噗通一下就被跳了進去。拜託,你們看不見自己裸奔,難道大家也看不見嗎?遇到這幫一葉障目的傻屌,我真不知道說什麼好,假如硬要逼我,也只能來一句: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圖片來源於網絡

作者觀點僅代表個人,封面圖片:VOG文畫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1月 1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