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代專制王朝經驗教訓中解讀為什麼中共國冥幣一定會變成廢紙

作者:北方以北

我們學過中學歷史都知道,世界上最早的紙幣是中國北宋時期的交子、南宋的會子,元朝和明朝都有紙幣寶鈔,但是為什麼到了明朝中後期和清朝都使用白銀為一般等價物的貨幣呢?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現在可以查查晚清時期的資料,滿清和西方列強簽合約時,動輒幾十萬兩、幾百幾千萬兩,甚至十幾億兩白銀,為什麼政府不使用紙幣?

原來這些政府發行的貨幣無一例外,不以劇烈的通貨膨脹,紙幣最後淪為廢紙收尾,所以到了後來政府乾脆直接廢除了紙幣。那麼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這些政府當初發行的紙幣都已廢紙收尾呢?我們先以兩宋時期的交子和會子為例,起初交子作為貨幣隻流行於民間,北宋仁宗初年間政府開始將紙幣的發行權收歸國有,並設置有專門的交子務,派專門的官員去管理。交子務就相當於現在的中國人民銀行。有發行貨幣的權力,事情在這裡就開始起變化了,慢慢的,政府發現,原來簡簡單單的一張紙就能換取民間的財富,簡直太爽了,甚至他們發行紙幣時大多都是無錨印鈔,雖然那時的人們已經知道通貨膨脹的概念,剛開始,政府還是有所收斂的,但到了北宋中後期為了應對西夏的軍事以及國內龐大的軍隊、官員和維穩開支,跟現在的中共國簡直一模一樣,只不過那時的政府受限於時代,金融知識有限,不知道哄抬房價做貨幣的蓄水池,更不知道濫發地方和中央債券,最終導致中央財政越來越吃緊,根本無法支付這麼龐大的財政開支,這也是北宋熙寧年間宋神宗為什麼要啟用王安石進行變法最根本的原因,在全國大力推行方田均稅法,均輸法等等。其核心的思想之一就是加強政府的權力和政府對市場的壟斷,增加國家的財政收入,從而達到所謂富國強兵的目的,同時代的史學家、朝廷重臣司馬遷則極力反對變法,直乎王安石這樣做是與民爭利,於是北宋朝廷的政治內鬥逐漸開始明面化、白熱化,跟現在習王鬥簡直如出一轍,最後的結果直接導致了北宋的滅亡。而王安石在這裡面的角色,就相當於90年代,盜國賊朱鎔基在中共國進行的國有企業改革一樣,所以你就能理解,為什麼歷代對王安石變法的評價基本都是否定的,而偏偏到了中共國這裡,卻得到大肆的讚許,原因就在這裡。

話題扯遠了,我們言歸正傳,接上面的話,於是中央開始在紙幣上動腦筋。他們想,如果政府印刷比原來價值多一倍的紙幣,那麼多一倍價值紙幣的社會財富,就會悄無聲息被政府給吞噬掉。這個比收稅來的快多了,收稅還要派單獨的官員到底下去挨個收,官員本身還要發工資是需要成本的,這個僅僅就印刷幾張紙就完事了,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簡直太爽了。後面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能猜的出來,政府發行的交子迅速貶值。到了徽宗年間政府不得不廢除原來的交子,改用另外的紙幣代替交子,然後按照1:10 1:幾十,以舊換新,這招是不是很像中共國剛建國時毛臘肉玩的招數和被郭先生去年爆出來中共國馬上要換新鈔的套路是一樣的?我們都知道毛臘肉和現在的尿袋王都是熟讀中國歷史的,毛臘肉尤其喜讀資治通鑑,把中國的古代歷史上最壞的、最邪惡的統治術發揮運用到極致,好了話題扯了有點遠,我們繼續,很快,老百姓的財富就這樣被政府給野蠻的掠奪走了,後面的南宋、元、明時期的政府發行的貨幣基本都是同樣的套路。先發行一套紙幣,然後當財政吃緊,中央財政只要缺錢,就開始濫發紙幣,紙幣貶值,然後老百姓的財富被政府無形中野蠻的掠奪走,然後在發行新的紙貨,再以幾十幾百的以舊換新…如法炮製,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導致民怨沸騰,民眾苦不堪, 地方群體性事情頻發,嚴重的直接導致一個王朝的傾覆,元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樣政府如此反复,老百姓可不都是傻子,紛紛棄用紙幣,統治者上層的既得利益者者更不例外,那時還不興盜國賊把財富轉移到海外。雖然有些朝代的政府明令民間必須使用紙幣,例如明永樂、成化年間,政府嚴禁銅錢、白銀等金屬貨幣的流通、但收效甚微,到最後政府不得不放棄紙幣,甚至連官員的俸祿都不在用紙幣,而改用白銀。

或許你覺得中國古代還僅僅是個例,那我們來舉一個外國的例子,以古羅馬為例,古羅馬的貨幣以銀本位為國家貨幣的基本體系,分奧里斯金幣(aureus),第納爾銀幣銀幣(denarius)和阿斯銅幣(as)三種,這麼因為篇幅的原因,盡量簡略。古羅馬帝國初期,以奧里斯金幣(aureus)為例,一個奧里斯金幣(aureus)還是一個奧里斯金幣(aureus),到了古羅馬的中後期,也是因為政府的龐大的財政開支,開始大規模的在銀幣上偷工減料,到了古羅馬帝國末年,當時帝國的所謂的羅馬金銀幣普遍只相當於羅馬帝國初期的5%甚至更低,老百姓紛紛棄之不用,古羅馬後期的金融體係幾乎崩盤,最終導致亡國,像不像中國的宋、元、明和中共國政府。關於中共國的貨幣貶值,我在這裡就不再細說,大家可以看看老江以前的推文和文章,特別是老江以蘋果舉例,特別生動。

大家都知道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我上面列舉的中國古代和古羅馬的例子,所有的貨幣的濫發,最後導致變成廢紙,無一例外根本的原因都歸結到政府的體制問題,而這些政府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都是專制獨裁的政府,而專制獨裁的政府往往都會缺少監管,腐敗成為國家的常態,這樣的政府一定也是缺乏信用的,就像郭先生昨晚在直播上說的,歷代的中國古代王朝同少數民族簽訂的合約沒有一個是真正能夠去實施的一樣。這是專制政府的本質所決定的。而紙幣的發行,或者說以國家所壟斷發行的貨幣,最核心的一條就是國家信用,美元為什麼能作為世界貨幣,最最核心的也是國家信用,從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漢密爾頓開始,以美元和美元債為基礎的金融是這個國家的根基。而中國古代的那些王朝,包括現代世界上的各式各樣的專制獨裁政府,缺少的就是國家信用,那麼他們發行的貨幣最後的結果一定會變成廢紙,或者正在廢紙的路上狂奔,這也是我為什麼堅信郭先生說的,中共國的港幣一定會變成垃圾,人民幣一定會變成冥紙。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