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糧食危機與耕地問題(二)——紀念三年困難期間餓死的幾千萬同胞

作者:WWL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中國耕地的多寡直接關係到糧食安全問題。守住18億畝耕地這條紅線,是中國政治家長期以來高喊的口號。每年中國有大量的耕地成為建設用地,每年中國有大量的農民失去土地。但是中國耕地的數量從1996年到2016年卻有了大幅度的增加。本文將揭示其中的奧秘。耕地面積的減少,表面上是土地使用類型的改變,從耕地變作了建設用地。其實質是土地所有權的更改,是土地國有化的過程,或者叫做土地所有權上的國進民退。政府和開發商是這一過程的最大獲利者,農民和城市居民是最大的失利者。從1978年到2018年僅政府獲得的土地出讓金高達42萬8697億元人民幣!還不算開發商獲利部分。在如此大的利益驅動下,中國耕地的持續減少,糧食危機風險的增加是難以避免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前言(接上篇)

在中共歷史書上,把1959年到1961年稱為三年自然災害。在1959年到1961年期間,中國正在發生餓死幾千萬人的悲劇,中國政府在糧食大豐收的信息基礎上做出繼續向國外出口糧食的錯誤決策。當年浙江省是受害比較小的省份,這與浙江省的主要領導人拒絕中央的調糧的命令,而只是向外省調出了地瓜藤有關。這也與浙江人長期以來所養成的居危思安與糧食危機思維有關。

2020年初網上廣泛流傳一份杭州市餘杭區糧食安全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的文件,主題就是號召社會儲糧,預防可能發生的糧食危機。

資料來源:網絡照片

文件指出:“餘杭是糧食銷區,產不足需,糧食市場易受自然災害、突發事件等影響發生波動。故號召家庭儲糧。”其實從2015年以來,浙江省一直在推廣“社會化儲糧”的措施。雖然儲糧的數量十分保守,不足以應付可能出現的糧食危機,但是畢竟展現出浙江人對糧食危機的認識是比較清醒的。

一、守住18億畝耕地這條紅線

談論中國的糧食危機,自然離不開耕地問題。

當年溫家寶當總理時有一句話老是不離口:一定要守住18億畝耕地這條紅線。 2007年兩會期間溫家寶做政府工作報告,用了整整一段400餘字論述守住18億畝耕地這條紅線的重要性。溫家寶指出,“在土地問題上,我們絕不能犯不可改正的歷史性錯誤,遺禍子孫後代。一定要守住全國耕地不少於18億畝這條紅線。”同年國土資源部諮詢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文甲指出:“耕地保有量直接關係到一個國家的糧食安全。”

2013年兩會期間,溫家寶最後一次做政府工作報告,再次強調要嚴守18億畝耕地紅線。溫家寶說:“農村土地制度關乎農村的根本穩定,也關乎中國的長遠發展,其核心是要保障農民的財產權益,底線是嚴守18億畝耕地紅線。”

習近平成為中共核心後,在糧食安全和保護耕地的問題上,接過了過去的一些口號,如“底線論”“紅線論”,也提出了一些新的口號,如“飯碗論”。 2013年12月23日至24日習近平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指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根本在耕地,耕地是糧食生產的命根子。農民可以非農化,但耕地不能非農化。如果耕地都非農化了,我們賴以吃飯的家底就沒有了。”2019年3月8日,習近平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河南代表團審議時說:“耕地是糧食生產的命根子。要強化地方政府主體責任,完善土地執法監管體制機制,堅決遏制土地違法行為,牢牢守住耕地保護紅線。”“耕地是我國最為寶貴的資源。我國人多地少的基本國情,決定了我們必須把關係十幾億人吃飯大事的耕地保護好,絕不能有閃失。要實行最嚴格的耕地保護製度,依法依規做好耕地占補平衡,規範有序推進農村土地流轉,像保護大熊貓一樣保護耕地。”

在2019年10月1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中的最大看點,就是提出了“永久基本農田”這麼一個新概念。過去是泛指耕地,保護耕地,保護18億畝耕地;現在提出“全面落實永久基本農田特殊保護製度,劃定永久基本農田10300多萬公頃。”永久基本農田10300多萬公頃相當於15.45億畝(1公頃等於15畝)。從保護18億畝耕地到保護10300萬公頃永久基本農田,名稱換了一個,從數量上來說減少了2.55億畝,減少了14%。這背後是保護耕地政策的一個無奈的重大轉變。

二、中國耕地面積數據的混亂源自於中國土地利用數據的混亂

中共領導人喜歡談守住18億畝耕地這條紅線,今後可能改為談守住1億公頃的永久基本農田這根底線。其實當人們談論“底線論”“紅線論”或者“飯碗論”時,根本不知道中國到底有多少耕地。中國到底有多少耕地?對中共領導人來說是一頭霧水,對民眾來說也是一頭霧水,。

中國耕地面積數據的混亂,源自於中國土地利用數據的混亂。中國城市建設用地增加,交通線路用地增加,中國耕地面積增加,中國森林面積增加……什麼土地利用類型在減少?中國政府發表完整的中國土地利用變化的數據總是要間隔很長時間。一般來說,各種土地利用數量的總和為100%。各省市自治區的土地利用數據應該和中央政府的數字對得上來,各地市的土地利用數據應該和省市自治區的的數字對得上來。但是中國政府發表的土地利用數據滿足不了上面最簡單的要求。中國政府公開發布的中國土地利用數據,前後矛盾,讓人摸不到頭腦。人們要問,沒有中國土地利用這樣最基本的數據,中國政府怎麼做出正確決策?中國政府怎麼提高管理能力?中國政府怎麼實現管理現代化?

下面一張表是中國國家統計局統計年鑑1996年發布的土地利用狀況,為了便於讀者理解,面積也換算成畝,因為中國媒體中常常出現耕地紅線18億畝這樣的說法:

根據這張表,中國陸地的總面積是96093萬公頃,即960.93萬平方公里,其中耕地為14.2455億畝,佔總面積的9.89%。

下面一張表是中國國家統計局2008年2月29日發布的土地利用狀況:

根據這張表,中國陸地的總面積是95820萬公頃,即958.20萬平方公里,其中耕地為19.5060億畝,佔總面積的13.55%。

對比1996年與2008年這兩張表,起碼可以發現兩點。第一中國陸地的總面積有所減小;第二耕地有很大增長,從14.2455億畝增長到19.5060億畝,增長了5.2605億畝,差不多增長了37%。當然,本文討論的是耕地問題,這樣的增長是本文關心的重點。但是中國陸地總面積的減少,這是中國政治家最為關心的,也是愛國民眾最關心的。習近平在2017年中共慶祝解放軍建軍大會上說:“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誰都不要指望我們會吞下損害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苦果。”中國媒體把這句話緊縮成“老祖宗留下的國土,一寸也不能丟”。根據2008年發布的數據,中國陸地的總面積960.93萬平方公里,把這個面積看作是老祖宗留下的國土。到了2008年,老祖宗留下的國土只剩958.20萬平方公里,減小了2.73萬平方公里。這不是一寸國土的減少,而是2.73萬平方公里國土的減少!北京的總面積只有1.6411萬平方公里。減少的國土面積比北京還大許多。到了兩個一百年時,國土面積應該是多大,習近平才能驕傲地說,“老祖宗留下的國土,一寸也沒有丟”?

2008年以後,國家統計局不再發表土地利用數據,而是採用國土資源部的數據。下面是2016年國土資源部發表的土地利用數據(2015年末):

國土資源部發表的數據,只涉及國土面積中的一部分,684.0501萬平方公里,大約只佔960萬平方公里國土面積的百分之七十一。這樣就避免了國民對老祖宗留下的領土是否有所丟失的追問。當國土面積的總數只是一個未知數時,談論老祖宗留下的國土是否丟失,就失去了任何意義的。

現在把三張表中的耕地面積排列如下:

從表中可以看到,中國的耕地面積從1996年到2016年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有了很大的增加。這和中國經濟發展的歷程不相符合,與讀者的印像也不相符合,也和中共領導人反復強調的保護耕地的政策不相符合。如果耕地一直是在持續增長的,保護耕地的政策就失去了實際的意義。

在中國上訪的民眾中,有一個最大的組群就是被徵地的農民。法國廣播電台2012年10月11日發表的《中國各地繼續打壓到北京上訪民眾西安訪民康素萍被遣返後再被抓》報導指出,“中國人權信息中心”黃琦先生接受法廣採訪表示: 強徵強拆土地房屋等各類事件在全國大規模爆發,使中國訪民人數越來越多。今天全國的訪民人數已經達到上千萬,失地農民也到達上億人。

從失地農民達上億人這個信息中可以判斷出,起碼有上億畝耕地轉變成為房地產開髮用地,或者工業園區的用地,或者基礎設施的用地,或者高爾夫球場的用地等等。失地農民達上億人,中國的耕地面積的總面積應該是減少,而且應該是大幅度的減少。可是數據顯示,中國的耕地面積從1996年的14.2455億畝增長到2016年的20.349805億畝,增長了43%。這和失地農民達上億人的事實是相違背的。

本來,中國耕地的發展與變化,是一個比較簡單的問題。但是從失地農民達上億人與耕地面積大幅度增長的矛盾中可以看到,要想把中國的耕地問題搞清楚,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從中國國家統計局、國土資源部或者國家農業部公佈的數據中,找出本質的問題。

三、中國耕地的歷年變化

中國學者對耕地總數的歷年變化變化有不同的數據。下面做一個簡單介紹。

3.1.中國耕地總數1949年至1995年的變化

中國科學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的趙其國與南京大學城市與資源系的周生路等在2006年7月的《土壤學報》上發表了《中國耕地資源變化及其可持續利用與保護對策》一文,文章中有關於中國耕地總數1949年至1995年的變化(見圖1),其所用的數據均來自國家統計局。

圖1:1949年至1995年中國耕地總數的變化

趙其國與週生路指出,1949年至1957年中國耕地面積急劇增長,到1957年達到高峰1.12億公頃(筆者註:16.8億畝)。 1957年之後,中國耕地面積呈下降趨勢。但由於缺少全面的耕地調查,1949年至1995年期間的實際變化情況,尚無一個令人信服的結論。

從圖中可以看出,1949年耕地面積約為0.98億公頃(14.7億畝),1995年耕地面積約為0.95億公頃(14.25億畝),比1949年略有減少。

根據趙其國與週生路得文章,在1949年至1995期間,中國最大的耕地面積為16.8億畝,但是從來沒有達到過18億畝。

在《中國教育文摘》網站( http://www.eduzhai.net )上有題為《中國糧食安全與耕地資源變化的相關分析》的文章,未給出作者的姓名。文章指出:“新中國建立以來,耕地總面積在1956~1957 年達到最大值,此後逐年持續遞減,至1995 年減少到9500萬hm2(筆者註:14.25億畝),平均每年減少耕地面積43.14萬hm2(筆者註:647.1萬畝)。”具體可以細分為下面幾個時段(表中的單位為%):

同樣在《中國教育文摘》網站( http://www.eduzhai.net )上,另有一篇題為《中國近20年來耕地面積的變化及其政策啟示》的文章,未給出作者的姓名。文章指出:“對於我國耕地總量,一直缺乏權威的數據。比較長的時間序列數據是國家統計局的統計資料。根據統計局的資料,我國耕地面積在1957年達到高峰,其後經歷了一次大幅度的減少。第二次大的滑坡發生在1965~1977年;第三次1980~1988年;第四次從1992 年持續至今。改革開放以來耕地減少的速度是60年代至今最快的一段時間。根據原國家土地管理局和國家統計局的資料計算,1978~1997年累計增加耕地1140萬hm2,累計減少1605萬hm2,兩者相抵,淨減少465萬hm2,佔耕地總面積的3.5% ,相當於整個江蘇省的耕地面積。這段時間平均每年淨減少耕地25萬hm2,而在此前的10年(1968~1978)間,平均每年淨減少16萬hm2,速度明顯加快。在改革開放以來的20年間,耕地總量平衡中只有1979、1990、1995和1996 年新增耕地面積超過了減少的耕地面積。但淨增面積有限,不超過10萬hm2。淨減少最快的是1984~1988 年,年均減少55萬hm2,其中1985年是減少最多的一年,達100萬hm2。1993~1995 三年也很突出,每年淨減少近40萬hm2。”

該文作者將1978年至1995年的耕地面積變化曲線經過3年滑動平均處理,得到下面比較清晰的耕地面積持續下降變化曲線。

圖2:1978年至1995年中國耕地總數的變化趨勢

3.2.中國耕地總數1950年至2008年的變化

《旗訊網》上有題為《1999-2008年中國耕地面積數據》的文章,發表時間為2014年12月5日。文章中有1950年至2008年耕地面積的變化圖(見圖3),圖中表現得是指數的變化,其中1950年的耕地面積等於100。

文章指出:1950年中國有耕地10400萬公頃(15.6億畝)。由於全面長期墾荒造田,1950—1980年(除1958—1965年的非正常變動外),中國耕地總體上呈現增長態勢。到1980年,中國耕地總面積達到峰值約13482萬公頃(20.22億畝),比1950年增長了29.64%。 1980—2008年,由於中國工業化城市化進程加快,全國耕地在總體上呈現下降趨勢。 2008年,全國耕地約12172萬公頃(18.26億畝),比1980年減少了1310萬公頃(1.97億畝),約減少10%。

圖3:1950年至2008年中國耕地總數的變化

這組數據與上面一組數據相比,除了1950年到1962年的耕地總數的變化趨勢比較一致外,其他的年份都不一樣。特別是文章提到,1980年中國耕地總面積達到峰值,約20.22億畝。之後耕地總面積逐年減少,至2008年還有18.26億畝。 2008年耕地18.26億畝,在其他文章中多有提及。

3.3.世界銀行記錄的中國耕地總數1961年至2011年的變化博主幼河在《萬維博客》中發表了《中國大陸有多少耕地? 》的文章,幼河寫道:“我還看到了世界銀行統計的中國大陸耕地面積的圖表,是從1961年到現在這五十年的統計數字。上面顯示,1961年中國大陸耕地有將近16億畝(1公頃等於15畝),後來就逐年下降。到了1979年,也就是中國農村的“分田到戶”之前,竟然成了14億多畝。不到二十年竟然少了一億多畝。這一統計數字並沒有搞錯,就是中國國家統計局向世界銀行提供的。我還記得當年總聽到“中國有十三億畝土地”這樣的數字概念。”

圖4:世界銀行發表的1961年至2011年中國耕地總數的變化

從圖中可以看出,中國的耕地總數在1979年到1988年之間(大約在1984年或1985年)有了一個井噴似的增長,從不到1億公頃(15億畝)增長到近1.25億公頃(18.75億畝)。這肯定是一個非正常的變化。從世界銀行發表的數據中可以看到,在1961年至2011年期間,中國耕地總數沒有超過18.75億畝。

3.4.中國耕地總數1949年至2005年的變化

在《網易》上有一篇題為《為什麼中國大多數地方只能火葬,不能土葬》(來源:灣流,發表時間2018年4月4日),文章中有一張1949年至2006年中國耕地總數的變化圖。

圖5:1949年至2006年中國耕地面積的變化

圖中提供了一個重要的信息:從1949年到1996年之間,耕地面積的數據來自國家統計局,1996年之後,耕地面積的數據來自國土資源部。在國家統計局與國土資源部交接之際,中國耕地面積有了一個井噴似的增長。根據世界銀行發表的數據,中國的耕地面積在1979年到1988年之間有一個井噴似的增長。兩者都有一個耕地面積的突發的巨大增長,增長的數量大致相近,但是發生井噴的時間卻不同。而《旗訊網》上的《1999-2008年中國耕地面積數據》一文,則是把中國耕地面積井噴似的增長分解為從1962年到1980年間持續的增長,而且最大值在1980年,但是最大值1980年的20.22億畝,是其他兩個來源沒有提到的。

3.5.中國耕地總數1978年至2016年的變化

2019年10月14日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了《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 2019年10月19日名為生命科學者的作者在《新浪微博》上發表了《18億畝——中國的耕地紅線》的文章。

文章中有一張中國耕地總數1978年至2016年的變化圖。

圖6:1978年至2016年中國耕地面積的變化

圖中展示了,中國耕地面積井噴似的增長不止是一次,而是兩次。一次是在1996年和1997年,耕地增加了5億多畝;另一次是在2008年和2009年延至2012年,耕地增加了2億多畝。

3.6.小結

前面已經談到,中國耕地的數據就是一頭霧水。想來有耐心的讀者到了這裡也有這樣的感受。現在做一個簡單的梳理。

第一,1949年到1996年之間,耕地面積的數據來自國家統計局; 1996年之後,耕地面積的數據來自國土資源部。

第二,1984年至1996年期間,中國進行了第一次土地普查。土地普查中的耕地數據從1984年或者1985年起已經向世界銀行上報,而在國內則是拖延到1996年才公開發布第一次土地普查的數據。通過第一次土地普查,中國耕地面積增加了5.26億畝。耕地面積增加主要的原因是通過對耕地定義的更改。

在劉國平和湯青霞撰寫的《我國糧食供應潛力分析及市場展望》一文中給出了耕地突然大幅度增長的主要原因:1996年全國耕地普查,將北方寬二米,南方寬一米以下的溝、渠、路、田埂面積新納入耕地面積統計範圍,由此增加耕地面積5.26億畝至19.5億畝(見圖7)。

圖7:1949年至2011年中國耕地面積的變化第三,2007年至2009年底,中國開展了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國土資源部在2013年12月30日才公佈了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的結果。根據公佈的結果,2009年中國耕地面積為20.31億畝。通過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中國耕地面積又增加了2.05億畝。有專家出來解釋說,由於兩次全國土地調查中使用的技術方法不同,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使用航空、航天遙感信息,精確度高,所以耕地面積增加了。其實對於航空、航天遙感信息的判讀,也是要依賴對耕地的定義。所以,通過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中國耕地面積增加的2.05億畝,也是通過對耕地定義的更改。
第四,中國耕地的新定義:耕地指種植農作物的土地,包括熟地,新開發、復墾、整理地,休閒地(含輪歇地、輪作地);以種植農作物(含蔬菜)為主,間有零星果樹、桑樹或其他樹木的土地;平均每年能保證收穫一季的已墾灘地和海塗。耕地中包括南方寬度<1.0米、北方寬度<2.0米固定的溝、渠、路和地坎(埂);臨時種植藥材、草皮、花卉、苗木等的耕地,以及其他臨時改變用途的耕地。
在新的中國耕地的定義中,已經包括了平均每年能保證收穫一季的已墾灘地和海塗。這是通過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中國耕地面積增加2.05億畝的主要原因。記得當年有幾位南京大學老師專門在江甦的海塗上從事培植大米草(一種能固海灘並且可以當豬飼料的植物)。後來中國在海塗上試種大米成功,將一部分海塗劃為耕地。在將來的第三次、第四次全國土地調查中,中國耕地面積很有可能繼續增加,或者減少速度減緩。本來,中國的長江入海口、黃河入海口等河流入海口由於泥沙的淤積會形成新的陸地面積。上海就是這麼形成的,江甦的啟東縣也是這麼形成的。如果長江、黃河攜帶的泥沙減少,會導致海岸線後撤,陸地面積會因此而減少。但是把海塗算入耕地,與領土面積指陸地面積是有矛盾的。
第五,通過對耕地定義的兩次更改,中國耕地面積增加了7.31億畝,所以中國到目前為止一直能“守”住18億畝耕地的紅線。

3.7.中國耕地面積的變化綜述上面的認識,可以得到中國耕地面積的變化如下:

1949年中國耕地14.7億畝;
1957年中國耕地增長到16.8億畝;
1978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4.85億畝;
1983年末中國耕地下降到14.7億畝,回到1949年的水平;
1994年末中國耕地下降到14.25億畝,這是記錄中的全國耕地最小值;
1996年公佈的第一次全國土地調查後公佈的耕地數字是19.5億畝。通過第一次全國土地調查,增加了耕地面積5.26億畝;
1998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9.45億畝;
1999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9.35億畝;
2000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9.24億畝;
2001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9.14億畝;
2002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89億畝;
2003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51億畝;
2004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37億畝;
2005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31億畝;
2006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27億畝;
2007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26億畝;
2008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257億畝;
2009年至2011年中國耕地下降到18.22億畝;
2012年與2013年公佈的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後公佈的耕地數字是20.27億畝,達到最大值。通過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增加了耕地面積2.05億畝;
2014年中國耕地下降到20.26億畝;
2015年中國耕地下降到20.25億畝;
2016年中國耕地下降到20.24億畝。

中國耕地的變化可以粗分為四個時期:

第一個時期:1949年至1957年中國耕地從14.7億畝增長到16.8億畝,耕地淨增長2.1億畝,平均每年增長四分之一億畝,耕地面積增長非常快。這和中國政府的開荒造田、砍伐森林造田,圍湖造田,大力發展糧食生產有關。

第二個時期:1958年至1994年和1995年中國耕地從16.8億畝減少到14.25億畝,耕地淨減少2.55億畝,平均每年減少接近十分之一億畝。

第三個時期:第一次全國土地調查到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通過第一次全國土地調查中國耕地面積增加了5.26億畝。但是在這個時期,中國耕地從19.5億畝減少到18.22億畝,耕地淨減少1.28億畝,平均每年減少也接近十分之一億畝。

第四個時期: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到現在通過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中國耕地面積又增加了2.05億畝。在這個時期,中國耕地從20.27億畝減少到2016年的20.24億畝,只淨減少0.03億畝,平均每年減少只有百分之一億畝。似乎中國耕地面積的減少大幅度減緩,保護耕地措施很有成效。其實不然。從1958年到2012年、2013年期間,平均每年減少的耕地面積都接近十分之一億畝。在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後,耕地減少的勢頭並沒有減弱,只是人為乾預耕地面積數據的行為加強,每年人為增加的耕地面積增加,導致耕地面積淨減少的數量只是之前的十分之一,平均每年減少百分之一億畝。正是由於已墾灘地和海塗可以計算為耕地面積面積,人為乾預的餘地非常之大。

所以,《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提出“永久基本農田”這麼一個新概念也就不難理解了。雖然2016年中國還有20.24億畝耕地,但是主要是依靠兩次全國土地調查更改耕地定義加上去的。裡面有多少水分,明白人自然知道。如今永久基本農田10300多萬公頃相當於15.45億畝,與1949年時的耕地數目差不多,把其中的水分多多少少擠出去了一些。從保護18億畝耕地到保護10300萬公頃永久基本農田,名稱換了一個,從數量上來說減少了2.55億畝,減少了14%。這背後是保護耕地政策的一個無奈的重大轉變。

四.中國耕地面積逐年減少是趨勢

除去通過耕地定義更改而增加的耕地面積共計7.31億畝外,中國耕地面積逐年減少是趨勢,平均每年減少接近1千萬億畝耕地。耕地面積減少的主要原因是耕地變為建設用地,變為居住用地、工業用地、商業用地、行政建築用地、文化、醫療建築用地、倉儲用地、交通用地、軍事用地等等,或者說,耕地面積減少的主要原因是耕地被徵用。

在白呈明撰寫的《農村土地糾紛及其解決機制的多維觀察》一書(2014年北京出版)中寫道:“調查顯示,自20世紀90年代後期至今,有43.1%的村經歷了至少一次的徵地。徵地的次數在最近10年保持了一個不斷高攀的趨勢,最近幾年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據社科院的研究報告,從2003年開始計算,中國失地農民目前達到了4000多萬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徵地。截至2010年底,中國耕地總量不足18.26億畝,已接近18億畝的紅線。在過去11年中,耕地減少1.25億畝,平均每年減少1000多萬畝。由於徵地補充的標準普遍偏低,農民從征地中得到的利益較為微薄。土地增值的收益大部分被政府和開發商獲得。據估算,在近二十年間,國家從農村獲得的土地資產收益達2萬億元以上。”

從土地利用類型上來說,耕地面積的減少是耕地面積變作了建設用地。從土地所有製上來說,是國有土地通過徵用土地,擴大國有土地的份額,排擠土地農村集體所有製乃至消滅土地農村集體所有製,是土地國有化過程,或者叫做土地所有權上的國進民退。正如白呈明所指出的,通過徵地,中國耕地的大量流失,農民從征地中得到的利益較為微薄,土地增值的收益大部分被政府和開發商獲得。在這一過程中,還有一個失利者,就是一般的城市民眾。

下面是從1998年到2018年中國政府出賣土地使用權(一般是五十年或者七十年的土地使用權)的土地出讓金收入:

中國政府出讓的土地主要是耕地。中國政府利用手中的規劃權力,利用各種規劃,改變耕地的使用類型,然後出讓已經更改了土地使用類型的耕地,通過所謂的公開招標方法收取土地出讓金,讓開發商通過競爭抬高土地出讓金,獲取土地使用權。開發商獲取土地使用權後,向農民徵用土地,支付徵地補充。開發商再用更高的價格向城市一般民眾出讓土地使用權。或者政府徵用農民的土地,支付徵地補充,然後再將土地使用權出讓給開發商。

在這個過程中政府和開發商互相勾結,獲取巨大利益。 42萬8697億元! 1998年到2018年政府獲得的土地出讓金收入高達42萬8697億元!這僅僅是公開的政府獲利部分!並不包括開發商獲利部分!也不包括開發商向政府官員行賄部分!

如果說只要有百分之百的利潤就會讓人人鋌而走險,甚至冒絞首的危險。那麼在幾十萬億元的引誘下,就會不顧中央保護18億畝耕地的政策,就敢於去碰高壓線,敢於去秦城監獄。

政府和開發商在徵地過程中獲取的巨大利益,是中國耕地流失的最大推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