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15日文貴談美國白宮建築意義、廣場協議的後果以及中美貿易協議簽不簽中共都必亡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776354

哎!怎麼沒有出來。是不是太亮了、太亮了。

(讀戰友名字)

咱的娘吶!這也特多了。什麼情況,有點、有點、是不是、會不會有點太、太亮了。咱調了一下吧!往下調了嗎?調了啊!好,戰友們啊!

尊敬的戰友們好,現在是2020年1月15號文貴報平安直播。今天的紐約陽光明媚,我這個西裝跟前天穿的那個黑的不是一回事。顏色上這是同一個料子,但是我一穿、一買都是一個系列。它是一個深咖啡色的,但這也是紅的。然後這個領帶呢!大家記著吧!一年前我訂過,大家記著就是有點這個,裡面是紅的,外面是黑的。你看看暗紅、鏤空感、鏤空感,我喜歡鏤空感,感覺特別好。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了嗎?戰友們,這個咱每次直播的時候。我現在是運動完,我來、我穿上了西裝,因為我一會馬上要去開會。那麼希望戰友們千萬別忘了健身,我再說一遍,千萬別忘了傳播香港危機真相。戰友們好不好!拜托了。核心、核心是傳播香港危機真相。正在,哎呦!這、這藍天太漂亮了,哎呦!這、這陽光真舒服,這、太愛紐約了。

這個現在、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馬上就在一兩個小時以內,在華盛頓白宮總統的辦公室和他的官邸在東側東廂。大家記住,去過白宮的人都知道東廂裡面有綠廳、紅廳、好幾個廳。那麼這些廳我都去過,東廂是白宮裡最大的。一般來搞記者招待會和大型的宴會,再一個,如果在世、在任內總統過世了就放在東廂。那個東廂裡面放過大概七八個總統的屍體,追悼會在那邊。還有一個國家級的宴會在那,接、接過幾百個國家的宴會,接見過幾百個國家的元首。所以東廂是個比較大的,是比較嚴肅的而且東廂裡面每次的更換以後呢!

大家要知道實際上白宮是個很老的房子了。在建築史上,它是很土的、很老的一個農莊的莊園。因為它權力的光環顯得很重要,但是它事實建築是很差的。你進去以後,它很土,東邊、西邊、天花板、天花板比較高,將近6米。但是就是那個樓梯,還有後邊辦公室真沒啥、真沒啥。現代的建築,跟現在的建築比它已經是非常old了。無論是結構,無論是平面,無論是空間,它都不行,本來它就不行。

一個是美國的白宮建築和英女王的皇宮建築都是過去的賭王、賭、都跟賭者有關系。還有農場主自己破產了被國家收了,最後成了女王的官邸,成了美國的白宮。這就能說明西方在工業革命前後,私人資產在西方的力量是巨大的。由於私人資產受到保護,很多人就真蓋房子,農場永遠是屬於自己的。

大家別忘了,美國的國父華盛頓先生是創建了美國之後,最後辭去國王、辭去總統。然後形成一個民主的、法制的國家以後,趕著車是回到自己的農場去了。因為農場裡面,因為他沒錢,他不貪污也貪污不了。因為在農場裡面要、要花工、綠草工養不起,最後老人家基本上是窮死的。但他有一個農場,他也讓這個私人資產得到了保護,也、如、讓任何人都有了安身立命的安全感。這就是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他對社會的深遠意義,他不能用一世一時來看。

那麼這個白宮還有白金漢宮都是過去因為私人資產不受侵犯,他才敢蓋這麼好的房子,想千秋萬代。但是你經營不了,對不起了,收了還債了,成了女王的皇宮、行宮,成了美國總統的世界上最大的權力的中心。

但是說到這的時候,戰友們。我們必須要說一個事情,我在過去建築上講過,人類的建築,最早所有的好建築就一個宗教建築。只要是教堂,只要是代表上天的,建築是最好的。一蓋、蓋幾百年而且不、不花錢,都是那些信眾給蓋的。當時全人類以來,最好的建築都叫宗教建築。

從宗教建築之後形成了什麼?誰有權利呀!皇家建築也就是官方建築宮殿。所以你看到所有的好建築都是宮殿的和皇家的家人使用的建築,那時候除了皇帝就是奴才,沒有第三級,只有兩級。

後來發展成了一個商業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就是私人享有資產以後。這個時候,你看到了有些私人的商業建築出來了叫金融建築,銀行、保險、金融機構這些地方起來了。那麼他要向你傳達,我有實力,你把錢存我這吧!我有、我有實力,你用我的鈔票吧!你買我的黃金吧!他為了證明實力就形成了一個非常富麗堂皇給你信心的、這麼,他也確實有錢。展示財富的建築,三極建築由此誕生。宗教的、政治的就是權力的,然後是經濟的。

人類的文明,從中國的華夏時的夏文明開始。
玉琮代表著這個、代表上天,天子來到人間,來管你們來了。這叫做總統權也就是行政權,皇帝,所有的權力歸他管。玉琮上面有饕餮,饕餮就代表著上天的神。上天之子叫天子,上天神的兒子叫天子。玉琮方的陶器,
然後是玉鉞,玉鉞代表著權、就是上天賜予的殺人的權利,管理你的權利叫軍事權。
然後這玉璧,圓的裡面有個洞,這個玉璧就是告訴你的,宇宙之間萬物流動的規矩是財富,財富那就是代表財富的權利。

所以說,天子的統一權利,和殺人的軍事統一權力,和財富的權利,形成了三權鼎立的文化。這是中國夏時候就開始了,人類的文明。

後來西方逐漸形成了建築上體現了權力,宗教,和財富。但是大家要記住,在西方的軍事,是歸附於,是絕對歸附於老大的,也就是權力的。在中國過去的軍權和天子的權力和財富是分開的。

那麼我們再看今天的時候,西方的軍權確實分開的,這是絕對聽從於總統的,但他絕對是獨立的。可是中國的軍權已經徹底成了家裡的保安。所以說我們往回看,很有意思。

說到這兒的時候,我對面,這個樓,這個角這個樓,大家一定要記住,我要慢慢給大家移一下。移鏡頭。大家看一下,這個就是整個紐約的普拉薩廣場,這個就是當時簽署《廣場協議》的簽署地,大家知道了吧?

大家看到了,我今天要給大家講的。我昨天晚上和一個組織開會,包括我在加州開的會。我都講到了關於紐約廣場在美國建築和美國歷史上的意義、和廣場協議、和現在要簽的貿易協議它到底意味著什麼。我在簽庚子年的時候,我做了大量的工作,准備了十一頁的紙,我做了大量的工作。當時我講完,我可以告訴大家,我也是很少擁有,這麼自信的說,我把這事弄明白了,而且我跟他們講的中國這個中美貿易協議到底它意味著什麼。

我要給大家分享一個最根本的信息,大家一定要記住:一定要看到東京廣場協議——1985年,美日英法和西德,由於美國內部的通貨膨脹,由於美國整個的經濟出現了大蕭條,美元整個的上升、堅挺:而日本的經濟一下子從戰後到了世界上很多排名第一。他的經濟發展指數,就是人類發展指數達到了世界第一;人均GDP世界第一;而且更重要的事情,養老、保險、醫療和政府公信力全是世界第一。那個時候就將近四萬多億美元,從1985年簽署了廣場協議到今天從來沒有跨過五萬億美元過。他出現了什麼情況,我告訴大家,美國當時非常清楚的意識到,當時美國和日本是盟國,美國當時讓日本簽這個廣場協議是打壓盟國的手段。很簡單,你不能超過老大,你的發展不能超過我的經濟和安全。還有一個,當時日本大量的復制抄襲美國的高新技術,當時是半導體和新材料是日本發展的核心。

這時候美國人坐不住了,美國的財政部長睡不著覺,給總統一晚上寫幾封信,說你必須趕快要制止,不制止我們的經濟要崩潰了。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卡特總統堅決要求你要給我簽廣場協議,采取了各種手段,也包括了威脅,最後在廣場簽下了五國協議。這個協議的很多文件和後來活著的當事人,包括現在和中國談的萊特希澤都是當事人,很多人活著的我都去當面請教過他了。

真正給日本帶來了什麼大家一定要知道,為什麼共產黨簽下這個協議,簽也是死,不簽也是死。簽了慢點死,不簽快點死,我給大家來說說我文貴的觀點。

日本簽下這個協議以後,號稱日本叫“失去的二十年!”什麼叫失去了二十年?我告訴大家日本從當年的世界第一,叫人類發展健康指數第一;GDP第一;要老保險、醫療、教育全世界第一。當簽完這個協議以後,日本所有這些當年制定的國策,頓然停止。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日本當年的戰後教育叫什麼?寬裕教育。寬裕教育根據GDP就有大量的預算,由於當時的資金富裕和長時間的規劃,和日本戰後的成功,他們把三菱、三井、柱井、還有我們今天看到的大阪的上千個韌鋼這種企業全部都有長期的規劃,他們在日本東京大學、早稻田大學、大阪整個學院,有一百多年的計劃,培養五萬個世界級的理工男;培養三萬個世界級的理工女;培養世界十萬個新材料的最高博士;二十萬講流利英文的在西方受高等教育的,叫做未來通信學,後來日本內部叫百萬計劃。

大家在這個時候一定要記住,日本出了一本書,叫《橫跨太平洋的憤怒》。《橫跨太平洋的憤怒》講的是什麼,叫日本要在戰後復仇。最重要的這本書的作者,他的姐夫就是當時買下了紐約最牛的洛克菲勒主廣場的這個老板。買下這個大樓旁邊又有了索尼中心,日本的半導體企業,橫跨直接到美國買買買,和我們過去在八年看到了,大連萬達和吳曉暉買了華爾道夫酒店,萬達去要買整個好萊塢,整個中國的綠地、海航到全世界的買,一摸一樣!就要買掉美國,《橫跨太平洋的憤怒》就是要把美國干掉,通過經濟把美國摧垮。

但是千萬別忘了,美國在這個時候的被日本的買買買,和海航、萬達、吳曉暉等的中國的盜國賊企業和日本當年在皇家戰後企業是一摸一樣!但本質不同,它是聯盟國,更加本質不一樣的,日本當年的經濟是真的GDP,日本這個國家的教育,首先一點,它是開智教育、開放教育。它是真正的在美國(這裡口誤,應該是日本)走向一個事實上符合它國情的法治制度社會。這個時候它的GDP是真實的,這個時候可以看到教育、醫療到什麼程度,日本當年制定的計劃,日本在1980年到1990年和2000年日本要實現世界上醫療產品和研發品的第一大國。大家去想想,當時是制定五十萬世界級的醫療隊伍,這都屬於教育範圍內的。對日本的寬裕教育,老師定為為國家最需要尊敬的人,而不是軍人,是老師。對於醫療人士,給定義為,日本應該是拿工資應該最高的人。對科學研究,醫學和新材料的人要成為日本最受尊敬的人,所有教育和醫療完美。

到了簽完1985年廣場協議以後,基本這個國家的所謂寬裕教育和百萬計劃和社會的教育、醫療的定位,大家知道,一下子基本上崩塌了。教育、醫療、養老保險,一下子就垮了,日本人一下子成了世界上需要工作最長的人。

這個不說第二個最大的影響,大家看到了。從教育出事以後、養老、醫療出現問題以後,對日本更大的影響就是——公信力。整個日本的公信力一下子就垮了,垮了之後體現在哪裡?日本發生的一個個災難事件。311大地震、核電站泄漏、毒氣事件、東京多次小地震、包括高鐵出事,日本警察、日本政府幾乎處於一個半死亡狀態,整個老百姓不信政府。

從1985年前,整個老百姓相信政府92%,簽完廣場協議以後,日本政府不相信政府的達67%。

日本在中間將近換了60個首相,變成了經濟低迷,國策整個癱瘓,政治內鬥,然後失去民心,公信力大退,導致國家管理暴亂,犯罪極升,人民不再有信心公信力,對未來失去了希望。

日本這個國家就像喝醉酒的一個年輕人一樣,天天晃蕩。男的晚上不回家,女的不願意回家或在家裡裡每天都很無聊。

結果二戰以後,日本一下子從高山跌入低谷,真正失去了希望,失去了未來。體現在哪裡?我告訴大家:去日本的人都會看到,日本是人類有史以來男人化妝品的銷售量高過女人,男人化妝已成日本最時髦的事;女的呢,女人自淫的所謂性工具,日本銷量驟然上升,各種黃色產業突然爆發。女人自淫,因為男的不行了,你可以放棒槌在褲襠裡,但棒槌不管用。日本的男人不男人,男不男,女不女變成整個日本社會非常變態的種族社群。因為它沒有了信心,男人沒有了陽剛,女人沒有了溫柔。

日本不再是1985年以前說的娶媳婦就娶日本人。娶日本人就麻煩了,日本女人獨睡不跟男人睡;男人自己化妝不跟女人睡,跟自己的手睡。沒事的時候弄個擀面杖放褲衩裡,整個日本成了變態民族。

從當年的太陽之子—大日本帝國,直接變成了小日本。這個1985年的廣場協議絕不是失去的二十年,嚴格講是讓日本永遠失去未來。就是因為廣場協議,不僅日元貶值、日本這些年GDP從來沒跨過五萬億這個紅線,也不僅僅是教育、養老、醫療,也不是你的公信力墮落。最核心的是,整個日本金融體系完全停止狀態,金融體系的證劵公司和銀行一塌糊塗,極為保守。由於簽署廣場協議以後,日本內部的利益集團再一次的把日本的高端利益產鏈,大的像住井,三菱等全部壟斷,導致銀行成為他們手裡的工具。

這時候的日本不管多強大,多好,最後一招:掙扎中當軍國還是當正常國家?當軍國就是安倍現在做的:想盡一切辦法,把國民自衛隊變成正常國家軍隊。成天鬧著修憲變成正常部隊,再加入聯合國,這條路相當遙遠。即使給了日本,由於廣場協議,現在日本跟之前比,已經被打回到喪失元氣,無法恢復的地步。

這時大家要看到一個核心:日本的法治得到發展了嗎?他一直就發展,民主在發展了嗎?一直在發展,這個min族有希望嗎?一點兒希望沒有!

男不男女不女,更可怕的是生育率。從85年之後,日本男人不願生孩子,生孩子太貴了!女人不願意生孩子,生孩子太貴了,日本的生育率極下。不單是生育率極下,如本的身體健康,男的女的都很長壽,長壽以後你就得干活。但是別忘了,由於85年之後,男女長壽了,因不願生孩子導致青黃不接,老少完全接不上,就是斷代了。斷代的結果導致日本進入老年國家,而青年人跟不上,青年人不願意生孩子。

更誇張的事情,由於思想和意志,國家出現了問題。親愛的兄弟姐們,日本人在85年以前,每個男人做一次愛的精子量是二千萬至五千萬之間,中國人是三千萬至六千萬之間,就是一次男人射的精子。女人排卵每一年十六至十八個正常卵,平均一個月一點多。健康因為精神好,社會在蓬勃發展,無限希望,橫跨太平洋的憤怒,半導體要稱霸世界。可是就在85年以後,日本一個科學家研究發現,日趨極下的日本男性精子成活率,一般只有一百萬至二百萬,完全不到千萬水平;女性排卵每年大概不超過五個。大家去算算,這個整個民族的體質完全下來了。這也是日本現在很多難懷孕也不願生孩子,生不起也養不起。不是說政府說免費給你上學、免費生孩子,免費醫療就行,畢竟父母要上班孩子要養,得付出時間,等各種綜合成本。所以日本85年以後,人口的斷代對國家和民族是巨大的災難。

不但如此,大家現在我們要看一看,日本這個國家的創新能力,技術斷代;材料業斷代;生物科技當然有一些往前走,有一些是可以的,斷代;金融發展完全跟不上國際形勢。新能源,當年日本在新能源領域是野心勃勃,新能源日本完全沒做到。日本變成名副其實的一個現代化的現代工業復制大國。更誇張的事情,在通信領域:1985年後,日本生產了幾款小手機可憐至極,再沒生產一款像樣的手機。通信業全完了,完全依靠美國甚至是中共。高科技、通信、新材料、醫療、生物科技、太空領域、武器發展,一切結束,它的意義就這麼深遠,戰友們。

當年的廣場協議就在我對面,現在不到幾百米的地方。1985年簽完協議以後,這個廣場酒店被川普總統四億美元買走,1988年。買完以後,他跟伊萬卡的媽媽離婚後賣掉給她了,後來賣給一個沙特王子瓦裡特(音)。這個傳奇的酒店,85以後到88年酒店的主人,現在馬上要在華盛頓東廂,在白宮的白宮室代表總統要和中共簽一個叫貿易協議第一段協議。

我現在給戰友們要說一說,日本跟中共之間的本質不一樣。我告訴大家,跟日本的協議叫同盟的貨幣打壓協議,由中,英、法、西德五國加在這裡;但是這次和中共簽的協議,原來叫戰略競爭協議,現在改成了敵我協議,你死我活的協議。

為什麼,我告訴大家,所有共產黨開始發展的時候,跟美國開始直接貿易,大量順差發生時,大家不要忘記,日本當年是復制美國技術,中共是完全偷竊美國技術。當年日本和美國形成的順差和現在的順差那是天壤之別。

更重要的是,中共對美國產生的威脅是全面的,藍金黃、3F方案,當年日本沒有;日本想通過經濟打敗美國,橫跨太平洋的憤怒;中共是要全面取代美國。這就產生了所謂的新型大國關系,推廣全世界多極管理。要綁架中國人的中共的中美共同管理世界,多極,包括俄羅斯。

更誇張的事情,大家看到,就在這個時候,在美國還沒反應過來時,當時他們完全不知道,後來他們看到了,(中共)完全是技術掠奪和搶劫式的盜竊,最明顯的是ZTE、華為和5G,5G對美國絕對是致命的。

第二, 整個美國的金融領域,中共的滲透,海航,以國有企業,上市公司的名義到華爾街,弄走了上萬億財富,養老金上萬億的財富。那早就不是什麼兩國的貿易逆差和順差的問題了。
這還不算數,這個時候上天讓美國看明白了共產黨18大19大的習王體制,19大修憲。修憲還不說,發展了一帶一路規劃,一帶一路還不說,2020,2025,超越美國,2035完全世界老大,2049徹底滅掉美國。一帶一路的2025、2035、2049徹底展示了要消滅美國稱霸世界的野心,這跟日本本質是不一樣的。然後5G世界,占了全世界的電纜光纖99.6%,對美國的威脅是多大,你去想想。日本當年是要通過經濟搞美國,美國人也看到了,啊,你也來買華爾道夫了,你也是買好萊塢了,你也在美國買買買了,綠城啊、海航啊,買的希爾頓啊,一模一樣,美國人還感覺到了。

但是當他發現華為的時候、ZTE的時候、2025的時候、一帶一路的時候、突然發現海外有共產黨的幾十個軍事基地的時候,美國人傻了。

就在這個時候,美國突然選了總統,叫川普,川普總統幾十年了,就對中國不悅悅,相當不悅悅,所以說川普總統要搞貿易戰,要跟中共談。中共一開始很牛,堅決不跟你談,憑什麼談,談什麼談,有什麼可談的,我不跟你談,就跟咱們那些欺民賊耍流氓一樣,跟那韋石似的,你來,我把你抓起來,檢察官把你抓起來。傅希秋,我讓FBI敲你家門去,明天早上親自跟你面談,一模一樣,就來橫的啊。

我們不怕打,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們奉陪到底,你要打我左臉,我一定是強烈回擊,跟日本完全不一樣,不談,耍橫的。我讓FBI跟你談去,我敲你家門去,耍流氓。耍了一年,國內經濟幾乎崩潰。

這個時候,川普總統說談不談,哎呀,這時候來了,劉鶴來了,哎呀談談吧,談談吧,川普總統說我要讓你結構性結構,我要讓你結構性改革,我要讓你徹底解決我的貿易的這個順差問題,然後呢我要保護我的知識產權,停止網絡攻擊,我要滅了你華為。

然後,哎呀沒事沒事兒,好談好談,我買你500億美元的農產品吧,咱們好好談,那好好談吧,90天吧,那就90天。90天談談談,哎,加稅,川普不高興了,你老玩我,哎呀,不要這樣嘛,慢慢談嘛,我們在談嘛,就這麼糊弄糊弄,等著川普出事兒,到最後都成了丟人了。

從這個人家美國天天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外交部天天要還擊,要懲罰,最後是,川普說我就給你最後1月15號你不來談,我就開始動大手,萬箭齊發。這時候共產黨老實了。這時候,川普總統我不嘛,我不嘛,咱好好談嘛,我不嘛我不嘛,抓住人家,求求你了,哎呀,過來嘛,然後順著手還摸人家川普總統有沒有擀面杖呢。發現這擀面杖還真有,還挺硬,懷疑是真是假。好好好,我談我談,咱分期談嘛,咱分期談嘛,川普總統咋叫分期談吶?一二三期嘛,先給你一點嘛,你也給我點面子嘛,啊,好好好,你不說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不是那樣,都糊弄那傻老百姓呢。

最後糊弄糊弄,到了1月15。這時候就是劉鶴,私下裡邊我聽說啊,就跟人家萊特希澤,跟皮特納瓦羅,一說起來,不要這樣嘛,耍嬌了,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最後,川普總統說好,那你把第一期給我簽了,第一期先簽了,結果改成第一期,第一期翻譯有問題,哎呀你讓我翻譯翻譯嘛,你解釋解釋,你給我點面子嘛,我裡邊也有政治嘛,又在這兒耍橫,又耍嬌。出來以後,哎,怎麼回事兒啊,誰說簽了,沒這事兒啊,我們都是為了中國人民好啊,就玩這個騙子。

大家要看到,本質是什麼我要告訴你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什麼說中共和他不一樣,從2017年我們有了爆料革命,2016年川普總統當選,從這個爆料革命開始,海航事件,華為事件,還沒反應過來呢,老天爺又送了咱一個禮,19大修憲。

還沒反應過來呢咱,咱還沒折騰過來呢,這開始了,ZTE、華為同時發生,然後馬雲,中國私有資產國有化。

這還咱沒反應過來呢,美國人天天傻眼,用美國某官員說,現在就坐在那塊兒一會兒就簽約的人跟我原話說,miles,我每天睜開眼看到你們爆料革命都把我嚇一大跳,這是真的嗎?他每天都這樣想。

更誇張的事情,這時候還不算數,美國看到了中、俄、伊、朝、土,視同五國聯盟。

這還不算數,到了中東去,大量的軍事基地,派兵,這美國人說你想干啥呀?

這邊你給我撒著嬌,不嘛不嘛不嘛,這面你就開始給我下刀子。這是貿易談判嗎?然後你跑到我那兒說買農產品,一會兒說買,一會兒不買,一會兒500萬噸,一會兒幾萬噸,一會兒買一會兒不買,天天老罵我。

就在這個時候,大家發現一個最核心的又來了,咱們爆料革命讓美國知道了BGY方案,3F方案。

這還不算數,大家看到,突然間發生什麼,香港事件,徹底改變!

你修憲,19大,你修憲想干啥呀,一直干,2025、2035、2049就把我干了,還沒明白呢,香港事件發生了。
還沒明白呢,新疆200萬人被抓起來了,
還沒明白呢,得知情報要打台灣。

這一系列的事情,本來從過去的對日的聯盟式的經濟打壓和制衡,讓你老老實實的你在後面當老二,和中共之間的從競爭伙伴,變成了你死我活的矛盾,讓美國徹底認清楚了。

5G、ZTE、貿易、玩我、騙我、新疆、台灣、香港、BGY、3F、包括到紐約到美國,在美國社交媒體徹底控制,打壓爆料革命,美國這個時候就是傻了,出現了一系列的香港人權法案,台灣法案,台灣保護法案,維吾爾人保護法案。

然後發現共產黨竟然第一次敢直接罵美國的官員,侮辱川普總統,罵國務卿,威脅美國官員。就這還不算數,還弄了個北朝鮮,還老想放導彈,威脅美國。

正在這時候,貿易談判,又撒嬌又耍流氓的時候,來了,事兒出來了,最後決定了一個中國歷史上,讓美國人最最惱火的一個中國、俄羅斯、伊朗軍演。

我給大家說過,這事兒大到不能再大了。你演給誰看呢?你演給誰看呢?你想打誰啊你仨,不就打我美國嗎?我在中東花了6萬億美元,我這現在還要花,你跑那兒你要把我伊拉克弄走,敘利亞弄走,然後在伊朗當老大?也門現在你霸著,然後現在你想把UNE沙特你也想弄走,然後馬六甲海峽你控制著,然後我這日本的小老弟死活由你說了算,那印度也都聽你的。然後接下來你就在那塊兒布導彈,直接就第二島鏈突破,打我美國,想打我哪兒打我哪兒,我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天意啊!美國鬧明白了啊,你是想弄死我呀,你不是想跟我談判,你不是說你想不想當老二的問題,當老三的問題,你是想弄死我。原來你的獅子是醒了,你這個獅子是想吃我!

你說修斯底德陷阱不能發生,你根本就相信修斯底德陷阱一定會發生!絕對中俄伊軍演震醒了美國,加上我們爆料革命對美國的啟迪,美國明白了只要共產黨不滅,什麼協議都是扯淡的。

只要共產黨不修理掉,中俄伊這些國家聯合起來,美國的噩夢不是貿易問題和經濟的問題,不是“橫跨太平洋的憤怒”,是來自於太平洋彼岸的讓你美國的死亡。這就叫“3F”方案。

我曾經問過,在一個演講中問美國人,我說:“大家問問,你自己說,中共這幾年從十八大到現在,派來多少間諜?”我說是六萬,他們說是多少?他們說:“絕對多於六萬!”他派來間諜是給你家攤煎餅來了?他跟你家來按摩來了?啊?是不是?

所以說,我在問一些美國朋友,我說:“共產黨,這種體制的國家,你相信能和它簽了協議,它能兌現麼?”日本協議之所以(能兌現,是因為)它是個民主的、法制的、可以制衡權力的,不是幾個家族徹底控制的。它最起碼是社會,它存在一個可以相信的體制的,你可以相信它。共產黨你可以相信它麼?

我說:“共產黨現在一個最大的問題,你不要忘了,跟日本當年不一樣。”日本當年是戰前戰後,它儲集了大量的人才,它沒用“商鞅五術”,它的社會貧富懸殊沒那麼大!大家看一看,戰後幾乎日本全部給共產化了,所有有錢人的房子全共產化了,而且全分給真的窮人了!資產幾乎全部都是分配了!那個國家已經很少的貧富懸殊。而中共統治中國,貧富懸殊拉大,而且它使用的是愚民、貧民、苦民,這種政策。

我說:“中共這個國家它能打開國門麼?”它打開國門,這種貧富懸殊老百姓它能接受得了麼?關鍵中國這個經濟是什麼經濟?——是流血經濟,賣子宮經濟。它能持之以恆地發展麼?只要不偷你美國的錢,它沒有任何經濟發展的可能性。它沒有人才儲備,沒有一個國家級的教育。它沒有,它不存在一個能讓老百姓信服的,有公信力的一個政治體制。它更不,不給老百姓任何一個有可能的,未來的一個基礎的環境。而且私人企業完全在中國沒有生存的可能。中國就是幾個家族在控制著十四億人民。它怎麼可能把權力和財富給你美國分享?

日本簽了協議它有兌現的能力,中共沒這個能力。它拿什麼兌現?

更重要的事情,我們要看到,這個協議簽完,中共迅速進入休克狀態。中共的貧富懸殊,盜國賊的財富,和中國的這種極權統治,和俄羅斯,和突尼斯,和伊朗,和北朝鮮,一定就一個結果——脆斷!誰都擋不住!

我來看一下這個。(文貴先生暫時走開,調節亮度。)剛才怎麼調回100去了?我說怎麼那麼黑啊!黑夜中啊。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給美國人講,我說:“它跟你簽協議在干嘛?它為啥跟你拖?簽了它就等於自殺,簽了沒法兌現。現在它要跟你簽,絕對兌現不了!但是,美國這時候,美國總統的選舉,需要一個這樣的協議。哪怕兌現不了。”美國的經濟和股市,我在以前說過,什麼叫西方經濟,市場經濟?就是到了七八年,因為西方的政治選舉啊,每四年選一次,把所有老百姓的怨氣,和這個政治利益來調整一次。所以說,這怨氣消了。最多他做八年,你再煩他,你不煩他,他也就八年了。中共這是永遠干,它把所有的怨氣和民憤都集結在一個黨上。那麼這個時候就是,中共的政治只有一個,獨裁政治,只有被殺頭,它才會結束;不被殺頭,不被滅,它永遠不會結束。西方人靠選舉接手,來換。

經濟咋辦吶?中共的經濟,這個獨裁被殺掉了,經濟就會大調整,利益重新分配。只要你不推翻共產黨,你永遠是窮人。你想當富人不可能,只能當幾天,然後把你錢給拿走了。西方這個經濟,一幫人控制著,那怎麼分配財富啊?——金融市場,金融危機。每八年來一回,“嘩”一個金融危機,很多人這個破產了,然後財富重新分配。有些人又有錢了,窮人有錢了,富人沒錢了。就這麼一個輪回。美國,從2008年到現在,已經十年多了。這個美國的房產,你到加州,你到鳳凰城,你到紐約,你到康州,任何一個房子一百萬,一千萬,一個億的房子無處不在。強烈地我相信,美國的房地產將是重大的經濟危機!比2008年還可怕!而且市場現在高到了,完全不現實的程度。它跟黃金的價格,還有它的就業率,還有它整個美國的GDP,包括現在由於亞洲中東的動亂,大量的現金流入到美國,造成的這種房地產、股市的虛高。但是,美國的(這)個通脹,它現在和通滯之間,這是完全不合理的。這就(和)國內現在的通滯一樣,國內是通滯還沒到通脹,但接下來一定通脹!所以美國的經濟一定會出現大事。

現在總統就希望,在我選舉前別出事。什麼時候出事?選舉以後再出事兒。它所以這個協議對美國內部的政治和經濟有好處。對這個中共來講,就是配合川普總統,和美國政治內部,對你有好處,我晚死一會兒。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它不要兌現,它兌現不了!

所以這個協議今天你不(要)看到有多紅火,它是簽了個不能兌現的協議。當一個人,你去簽了一個不能兌現的協議的的時候,你一定要想到,對面這個人下一步就是你最大的敵人。我這些年做生意,我每次都告訴我自己,當我答應這個人的時候,我不能兌現的時候,這個人一定回來是我最大的死敵!當我簽了這個協議,我不能兌現的時候,這個人一定是我一生最大的死敵。這是個起碼的邏輯。

那你共產黨現在你:“我不嘛!我不嘛!”在那兒“不”半天,“還簽了吧。”然後一手扶著人家的擀面杖子,然後勉勉強強地簽了。但是你知道啊,簽完以後那是算數的呀!不是你撒撒嬌,也不是你耍耍橫,搬起石頭砸自己腳,你就拉倒了。它關鍵它真的有執行機制。川普總統把未來,這個美國經濟可能隨時爆發的雷,現在扔給了習、王了。哥手裡抱一雷,隨時爆炸,股市、房市,現在得找個地方誰給我接著,我得選總統啊!現在,“哎!哥們兒你先接著,你抱著!”只要炸了,“你看看,你看到沒有,我給你好好的一個,就因為你簽這個協議,我美國經濟完了!就因為中共欺騙我們,我們經濟完了!”咋辦啊?那咱得給他報仇啊!美國人是絕對不會放過一個欺負自己的人。那就行了,熱鬧了。

所以,中日,和中日美,三國之間,這個經濟上,絕對是前三大國。這個經濟的三國演義的結局,大家一定記住,只有美國贏!不可能中共贏,也不可能日本贏。今天在華盛頓簽署的這個協議,所謂“第一階段協議”,就是一個,美國經濟地雷的一個合法的轉移。這個雷炸死誰?炸死中南坑,拯救中國人民。我求求它趕快簽!我求求(快)簽,我今天穿了這麼好的西裝。你趕快簽了!它真簽了,共產黨會推遲兩到三年滅,有可能啊!2021年,2022年,絕對不會超過這年。絕對,就我們都回家睡覺去它也得滅。當然有我們在,今年還得滅它。如果它不,它馬上不兌現,找個理由不兌現。行了,提前開戰!提前滅!

而且對我們中國人民最大的好處就是,這次如果他簽完了他不兌現,那麼爆料革命滅共的任務,咱們的指揮權,先在咱們絕對是天下第一,滅共第一,沒有第二,我們是唯一,就會從我們手中直接移交給白宮,咱們就不用管了,咱們在未來每一個月到白宮對面申請,搞一個周末party,咱們跳舞去吧,唱我們的歌去吧,白宮,國會山,五角大樓,華爾街就完了,就徹底完了。你看大多數人都是跳樓的跳樓,到處跑,傾家蕩產,所有跟王岐山、海航有牽連的都會傾家蕩產。你能想到的他們全都得完,這場經濟危機的到來絕對是雷鳴電閃!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是霹靂年的原因,到那時候爆料革命所有的戰友都會成為我們的英雄。

這種情況好在哪了呢?中國不內亂,對老百姓有好處。而且老百姓不會斷糧,因為美國一定要讓中國人不能餓死,不能出現大的動亂,把共產黨給滅了。

滅了共產黨美國要建立一個什麼樣的中國?在爆料革命之前美國想要建立一個對美國有利益的中國,這就是為什麼六四以後美國縱容了它,當出現了爆料革命之後,美國想建立一個甘心當老二,尊重美國的,不偷美國的中國。

那麼爆料革命發展到今天,美國心中明白了我必須要有一個百分之百可以控制的中國。

現在變了,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完全和我們一樣,我們去尊重的,我們相信的,一個對美國友好的中國。那是什麼?必須是宗教自由,他跟我們有共同的宗教,共同的信仰,必須有共同的利益,這個社會是安全的我們才會安全。那就是什麼,市場經濟私人財產受到尊重不可侵犯,要把共產黨壟斷的中國權力給他干掉變成中國人上去管理的國家權力。代表著中國人民的利益。這種政權才符合美國人民的利益。

美國人現在想明白了,只有一個與美國友好的,由中國人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政權,而不是中國現在這種巨大的貧富差距的,一個完全靠假、騙、黑治國的權力才符合美國的利益。

我給美國人演講的時候我專門說過,我當時怎麼說的啊,我說親愛的美國朋友,你們和中共的貿易協議與美日的廣場協議完全不同,還有幾個條件,我說日本不是以假治國,不是以黑治國,不是以騙治國,不是以警治國;共產黨是以黑、以警、以騙、以貪、以假治國,這個本質的結局就是合同兌現可能性沒有。我說還有一個,大家發現,對美國重大的震撼:虛擬貨幣挑戰美元地位,一帶一路。

我講到這個的時候,美國一位朋友給我說了句話,他說Miles你講的特別好但是我要改變你的說法,我們需要一個可信的中國。你看我當時我記下來,“我們需要一個可信的中國!”這就是美國人統一的想法,他說你完全說對了,當年的日本政府最起碼有法制,他不玩黑,不玩騙的,不玩假的,不玩貪的。中共玩的這是黑的假的騙的,我們要要求要有一個可信賴的中國政權。然後他說把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徹底分開是我們爆料革命最大的功勞!他們強烈的意識到,他說Miles我們要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建立一個最重要的,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最可相信,最可信賴,我們雙方分享利益的這麼一個可信賴的關系。

這就是我們的法治基金下一步要做的,必須和美國要有一個兩國可執行,絕對人民可以信賴,兩國人民絕對互相友好的這麼一個千年和平戰略協議。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美日廣場協議讓日本整個男不男,女不女,男的搞化妝,女的搞自淫,把整個大日本變成了小日本,把整個日本的公費教育、公費醫療、公費養老、政府公信力和日本未來的經濟、科技以及各個領域的發展徹底摧毀,變成了一個死死不了,你還得活的很長,活著你就得好好勞動,完全在世界上不成為主力國家,國防就更不用提了,別迷信,別迷信啊。

那麼現在美共要簽的協議會給中國帶來一個新政權,會給中國帶來一個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永遠友好相處的最好的先機,而且會把爆料革命推上一個事實上的,實際上的,一個徹底的滅共的新時代。

簽了吧,啊仁波切,劉鶴仁波切,劉鶴仁波切,劉鶴仁波切你簽了吧,你簽了我就讓你雙修一次啊,沒問題啊。劉鶴快簽啊,你可千萬別後悔,你簽了我讓你雙休一次,沒問題啊,我這裡邊擀面杖子不大沒問題。

親愛的戰友們是不是好消息?絕對的好消息,等待著吧。他今天要是不簽那這個事兒也大了,對咱也是好的。他要是簽了我們就真的要開心了,我都想好了他簽了以後,我要把直播的頻率降低一半,我真得休息休息,我得度度假休息休息,我得慶賀慶賀去,我得找個深山老林好好慶賀慶賀,酒是不能喝但我得慶賀慶賀。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從現在,我把那天我和美國朋友演講,為什麼說庚子年對中國來講它是歷史上的一個魔咒。這個庚子年就是今年如果簽這個協議就是當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和八國聯軍滅大清朝,對於中國人來說在歷史上不好,但是如果沒有八國聯軍、鴉片戰爭、那大清朝滅不了。但是這次我們不會允許任何一個“霍梅尼”、“哈梅內伊”、出現在中國。

我們要求中國在被共產黨綁架了70年百年以後真正的回到一個正常的國家,把國家的權利歸還給人民,人民的財富由人民說了算,一人一票,錢是人民的,只有這一條路什麼路都不行。這次簽下協議將給我們帶來法理上、國家上、一個完全合法的,正規的一個滅共的平台和滅共的通道。

所以戰友們我們應該一起感謝上天更重要的是,香港的人民喚醒了美國的上層和美國的精英和美國的社會。

讓他們看到與共產黨簽的協議不是貿易協議,不是經濟協議,一定是要誕生一個新中國政權的滅共協議!感謝香港人民為香港人民付出的血汗終生的感激,我們要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人的一切。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走著看。現在為香港同胞、14億同胞、西藏同胞、新疆同胞、全世界人民祈福???

對了,有人跟我說什麼成水炎在什麼拉斯維加斯贏了,戰友們你見那個孟維參喊了多少次贏了,你見過郭寶勝喊過多少次贏了?要贏四百萬,你見過葉寧喊過多少次贏了?我告訴大家成水炎那個所謂的成水炎那個所謂的法庭一個第一次的判決令,對我們是不利的,但是戰友們,我們上訴完結果你們再看。

記住,這就是美國法律的偉大,你不能你自己都贏,你自己天天贏,那美國法院那不成你家的了麼,我們要打官司的時候,我們就要准備好輸,但是我們沒有輸。大家過了幾年了,天天被喊欺民賊,呆在咱肛門裡面,那痔瘡裡面找毛吃。你每次被他找毛吃都熏得你咳兒哢的嗆,干啥呀戰友們,他贏啥啦?成水炎他的自由中國,還有那什麼什麼馬可的案子都在那呢,那案子根本還沒完呢,還要上述呢,他贏什麼呀?有些王八蛋說,什麼出事了,啥事啊?因為你太小了,你是肛門,你是痔瘡,你把什麼事都當成事。郭文貴放個屁,你都以為你家祖墳上冒煙了,你就當事兒了。你們怎麼能上這當呢,戰友們,他能贏啥,他成水炎能贏啥,是我告他,他贏啥?他有啥贏得。

還有什麼吳征的案子,大家看看啊,吳征的案子,你們會看到我們怎麼讓吳征在美國下去。吳征在美國的案子大家記住,吳征,夏業良,郭寶勝都不會低於10個案子,咱慢慢來。文貴那法務部現在十幾個人,外面五六十個律師干啥的呀。我們有訴訟前戰略,有訴訟中的戰略,有上庭的戰略,我享受的不得了。我可以今天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從打官司到今天我們沒有一樣是輸的。什麼王八蛋叫唐漢的他懂個屁的啊他懂。

看到最終的結果,你看看所有的案子結束了,你才來評定它贏還沒贏,一個案子完全在初級階段,你告任何人的時候,對方都一定履行第一條,我先把你dismiss掉,我先把你拒絕掉,說你告我不行,這個被dismiss掉的可能性50%,那和輸贏有啥關系,因為你還會再告,當你告別人的案子成立了以後,人家一定反告你,占50%,那有啥問題?在這個deposition當中,去問對方話,和對方調查,這都太正常的了。上庭第一審輸贏占50%。到第二審完了,你才決定,還有一個輸和贏得結果得評論是,一,政治上,第二,經濟上,第三,對對方的傷害程度,也就是懲罰程度。

哪那麼簡單輸贏啊,戰友們,這場咱們的爆料革命當中,追求中國法治的國家,我們一定要睜大眼睛學習有關法律。如果說郭文貴在這塊天天贏,那絕對,那不用學啦。我不是神,我是人。我現在老往那茅屎坑裡面扔石頭,那茅屎坑裡那蛆呀,屎呀,噴我臉上很正常,偶爾讓他們占點便宜,沾點臭味很正常。我不會放嘴裡,我洗啦,對吧,很正常。這幫孫子就是造謠,誹謗,禍害,半夜裡吹口哨,你聽熊憲民說的。

還有頭兩天他們吹牛,我們要問班農。戰友們,在華盛頓搞了一波,這個French Wallop, Michael Waller的案子,他自己承認是第三方付錢的,肯定不是他倆付錢的,第三方付錢,什麼概念,接下來的案子你們會看明白的,結果在華盛頓法官把案子扔回到了紐約,他們興奮的,你看看熊憲民,韋石,夏業良這個混蛋,所有這些畜生,郭寶勝,都以為是班農要被deposition了呢。Deposition能怎麼招,坐那塊問話,法律他又不是中國警察,往你褲襠裡面五棒齊發。班農沒去,人家是美國第一大,未來肯定是DOJ司法部長的人物,大律師,啪,出去了。在庭上French Wallop, Michael Waller和對方律師坐在那,從各個州飛過來,叫人家律師給訓得跟狗一樣,在法庭上,就上一周,叫法官把他給罵的,狗血噴頭。你想干什麼,你騷擾麼?班農怎麼招你惹你了,跟你的屁關系啊,從頭罵到尾·,一整天,花了多少錢大家算算啊。

從各州飛過來的律師,French Wallop, Michael Waller全是華盛頓過來的,他要住酒店,他雖然住個7星住不了,住個零下7星,它也是錢那,他得坐火車啊,是不是,還找庭上這些書記員,你還得付錢。他不就是因為第三方給French Wallop, Michael Waller這倆騙子,給他錢,這個律師他就利用這個機會,老子站了一天也是站一天,要錢嘛,找吳征嘛,找韋石嘛,要錢嘛。結果叫法官把他罵的跟狗一眼,最後拒絕了,只允許班農書面回倆問題,啥問題知道麼戰友們?就是你班農去北京見王岐山的時候,有沒有替郭文貴給王岐山捎信兒?有沒有王岐山通過你給郭文貴捎信兒?大爺的,王八蛋,真是拿著共產黨的錢,往共產黨的肛門裡戳擀面杖子。

你們說這種事他們也敢說贏了,就像當時葉寧說我贏了490萬,我的娘勒。成水炎,我們的戰略很簡單,大家看訴他什麼啊。訴成水炎個人,自由中國,馬可。現在是成水炎這個,讓我們付他律師費,他那個律師被吊銷了一年的營業執照,我們已經預測他,他一定會寫個大賬單,他一寫大賬單,我們,啪,一上訴,這個律師又被吊銷一年營業執照。自由中國案子很有可能也被dismiss掉,馬可的案子在這。這個時候大家知道我們該干嘛了麼,他的案子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階段,我們在另外一個地方起訴啊。我這是秘密啊,別讓成水炎給聽見了啊。起訴他他還要dismiss,結果一定會立上。今天我就是讓,在拉斯維加斯,所有的案子在那塊,整完一遍以後,我讓他到第三方去,這就是我們的戰略,大家走著看。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像共產黨一樣,人家都把那個毒藥放到水裡了,喝了吧,咱們的可口可樂。現在劉鶴正在准備著,我喝不喝呀,你還得喝了。這些欺民賊,這些王八蛋,就拿著不是當理說,他輸了他也說他贏了。

你想想現在夏業良,現在有人找我們來了,律師事務所,郭先生,我們想要你這個錢。就是說十萬美元的錢,我要要走,按照美國規矩,第三方要賬的,要30%,我把錢給你要來,你給我30%,另外一個要郭寶勝的兩萬四,我要30%,但是,你要有個授權,給我叫無限度的追錢。啥叫無限度,在美國法律範圍內給第三方的限度,就是追債的時候,權力極大,我就不多說了。我說好好好,先等等,我要等這個時間過完,包括李洪寬這個孫子啊。等到法庭裁決完,數額出完,我一起給你。但是我給你一條,你一定不能在對方手裡拿回來只是十萬,對方說,我們明白,大家慢慢看。好戲還沒開始,任何一場戲沒結束的時候,你對他的評價那說明你是無知的是愚蠢的,等他結束了再評價。

有些人竟然無恥可恥到了頂點,說他輸了,他贏了,輸了啥你告訴我,我們輸了啥了?他贏他贏啥了,葉寧的490萬在哪呢?看看我們過去一年這案子,把每個人都按照我們的計劃,我讓你dismiss掉,我讓你反對掉,但是我讓你在另外一個案子上,我讓你無路可逃。在美國,訴訟戰略是第一重要。

有時間我還要給大家講講郭寶勝案子的來龍去脈,郭寶勝案子的成功,絕不是兩萬四和定他欺詐罪的問題。為什麼我們要說傅希秋我R你八輩子祖宗傅希秋,你不說FBI第二天上我門上來麼,你不是找了什麼司法部麼,你吹你奶奶的狼蛋你。對不起啊,剛才這話不對啊,收回。大家看一看傅希秋,所有郭寶勝上庭作證的叫王島的,是他的兵。

所有郭寶勝的錢是他出的,在這個華盛頓到處說我壞話的就是傅希秋。而且傅希秋更誇張的事情:所有在(從)國內的到美國來的訪民,人家私下都告訴我說“(傅希秋告訴他們)絕對不要提郭文貴;絕對不要提爆料革命;不許跟共產黨作對。”共產黨是你親爹呀傅希秋!你不是宗教人士麼?!對不對啊?!所以我們為啥要“打”他,要通過郭寶勝的一系列案子,把傅希秋的底全部挖出來。

我們現在就是要成水炎,我要讓他高興幾天。我會讓成水炎所有騙香港的錢,(我讓成水炎把酒店給賣了你們知道吧?我一告他,他嚇得把酒店給賣了。)但是,成水炎,你的錢在哪我知道!你拿的美國護照你沒有申報你的錢!你覺得你能逃過這個麼?!我告你誹謗!你打臉,我還沒告你犯罪呢~!你看看那幫“孫子”竟然說:出大事了~

是啊,“痔瘡幫”永遠知道當痔瘡上這個事是大事。你永遠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你還是回去吧!在你的痔瘡上享受你的藍天白雲去吧!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凡是這種啊,一有風吹草動就動搖決心的,一風吹草動就覺得天塌下來,就懷疑我們爆料革命的,懷疑文貴的,你愛去哪去哪!他不是我們戰友。是戰友的就會堅信到底!堅信到底!永不放棄!就這麼簡單!

謝謝了親愛的戰友們,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雙手合十行禮)
(“哎呦我滴媽呀我又播了多長時間… … 太長了…”)

俄羅斯啊,有戰友問俄羅斯啊,我跟你講啊,俄羅斯,大家回去上網查去,你要找一個人叫阿貝佐。我在美國的這次演講中專門提到他,阿貝佐是梅德韋傑夫的“陳鋒”,梅德韋傑夫就是中國的王岐山,阿貝佐夫就是(相當於)王岐山的陳鋒。他是2013年到2016年當時梅德韋傑夫的助理,總統助理,很帥!我見過他幾次面,在南法(法國南部),在南法,他有個超級漂亮的游艇,哎呦我超級喜歡!是這個盧森(德國豪華游艇品牌:Lurssen)的,大概是89米吧,3億美元。漂亮!那個品味特別好!回去給(被)抓了。呵呵~

從那一天起,梅德韋傑夫跟這個普京的,叫“普梅partner”(“普梅搭檔”)已經掰了,只是兩個人互相利用。現在雖然名義上,名義上普京所謂的“相信”,所謂“警衛”那早就…那是以前了。這兩到三年,2017年到現在,就是普京跟中共好的時候,梅德韋傑夫是不同意的,梅德韋傑夫是不同意他跟中共“摻和”在一起的,反對的,但是中共從各角度給了他很多利益。普京只有倆人最相信,一個是在政治上第一個叫謝欽,他是老大,絕對的最相信;第二個,國防部長。私下裡面就仨人,一個(是)自己的女兒;一個自己現在的叫伊蓮娜——他的這個女朋友,給他生了仨孩子了。沒有任何人相信。

俄羅斯的變天,是一定的!我在這次演講當中,我在美國我說誰敢跟我打賭,台灣一定贏。我說一定超過七百萬票。我跟在座的每個人打賭,一美元。誰敢跟我賭?沒人敢跟我賭;第二,我告訴你,俄羅斯會崩塌。誰敢跟我打賭?一億美元;第三條,我說我告訴你們,伊朗在今年政權一定會徹底變革。誰敢跟我打賭?一億美元;共產黨一定會被消滅,誰敢跟我打賭?沒有一個人敢。我在這說完了,戰友們誰有種?我看咱們戰友們有錢的很多啊。

昨天晚上一個戰友做了2500萬美元,哎呦興奮壞了!咱這個老戰友啊!這就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我昨天我特別感動!我真的是我太累了,我昨天我累得我,我每次只睡不到三十分鐘,我睡了五次覺。就是後來兩次就十幾分鐘眯一下就起來,就是太多事了!但是這位戰友的執著。佩服!

一個戰友啊咱們的老戰友幫助這家公司換這個兩千多萬美元。人家那個准備、那個工作、那個信義,感動了這個美國這家公司。最後,美國公司(表示)我們一定要做這一筆。做完以後,人家給她這個佣金。(這家公司)結果(最後)要的不是美金啊,這家要的是英鎊。接下來,他們還有一筆澳元,(等值)八億美元的澳元在那做。我現在我真是感覺咱戰友中的天才太多了!

那個拉那個那個什麼“雞腿潘”那個孫子,三萬的戰友的訂閱量現在成了三千了。你看我們戰友厲害了吧!同時你看這個騙子被揭穿以後戰友的力量了麼?!真實的力量了麼?!網絡的力量了麼?!更要看到我們戰友當中“潛伏”的你所不知道的偉大的力量!咱們戰友做成太多筆了!就這個戰友,老戰友。我平常我真沒想到她能做成。 她就這麼執著做了三星期把這事給做成了。昨天我真替她高興!我替她感動!我替她感動!接下來現在八千萬澳元要做。

我也同時看到中共的經濟是真完了!共產黨,你真嗝屁了!你真嗝屁了!你想好他不可能了!這筆做成的是(百分之)十二點七五,十二點七五啊戰友們,這是不包含佣金的!這個佣金是得到美元的這方付的,就是拿人民幣的這方付的。那你想想是多少錢是百分之十啊,這太嚇人了這個!這位戰友是位女士,默默無聞成就了這件事。我太佩服了!雖然她在日本,但是做成了一個美國、歐洲和中共的交易。厲害!(舉起大拇指!)我真佩服!哎呀共產黨的經濟是真完了!

所以俄羅斯,我再說一遍,伊朗!我為啥我說這個上洗手間,打開“大門”的時候,發現“門”… …哈哈 穿反內衣了!老川弄得找不著哈梅內伊了…我告訴大家我從哪聽到的,我是從中共內部聽到的。

中共的人找魯哈尼,魯哈尼找不著了。去找這個哈梅內伊身邊的人——賈法瑞,最厲害的人賈法瑞。代替(大家不知道,賈法瑞這個人是伊朗現在真正的一號人物),叫賈法瑞將軍。就是代替來曼奇尼(口誤:蘇萊曼尼)的這個。(中共)找他 ,他說他也找不著了。還有更重要的是,過去的那個叫什麼魯哈尼,找著魯哈尼,魯哈尼說我也找不著了。肯定沒死,絕對躲起來了,他一定會出來的。

但是出來以後大家記住,美國因為他打掉了這個176人還打掉了這個飛機(注:烏克蘭航空客機),美國就有了法理會定點清除他。

意義在哪呢?路德先生說得好啊!路安談、路江談、還有路安艾談,還有這個…咱們這幾個戰友,還有路博談,還有這個我們的路熊博士談,這幾個簡直是“火”大了。講的意見是對的。這個事情已經開始開啟了美國合法定點斬首的合理依據。

大家看著吧!這就是川普總統正在運作的。現在無數個無人機在天上找呢!找到“biu~!”結束!大家你們看著吧!這哪像大家想像的…

現在開始起,川普總統是“摟著”的,他要大選。一旦是2020選完,未來四年,你想想這些人會是什麼結果?!一個都不會存在!一個都不會!現在如果是現在他不“嘚瑟”,可能能過到明年,今年十一月份以後。如果一“嘚瑟”,這些人十一月份以前他都得給他消滅掉。就這麼簡單!

“穿反內衣”,找不著“核心”啦!找不著“核心”不是怕老百姓,他是怕美國的定點爆破!據說這個定點爆破對北朝鮮,對中共上層,對俄羅斯,對整個的所謂的“反美”的人,都是嚇怕了!這不是開玩笑!美國開啟一場新的模式戰爭,叫“無人機戰爭”。叫無空間、無時間、無人機,還有無差錯的定點的斬首戰爭。

哎呦,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們太幸福了!趕上這麼偉大的時代。咱們的一天,是過去“大唐朝”人一輩子過的日子,都沒那麼精彩!

一會兒看這個“白宮簽署”去吧!親愛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

希望劉鶴到那塊兒扭扭捏捏的,到那塊兒“啊~哢~~”簽下來。然後馬上耿爽:啊!我們簽是為了什麼什麼什麼… 再看他們表演吧!愚蠢至極!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關鍵的時刻!關鍵的偉大還就是社交媒體。不要忘掉社交媒體,互聯網時代是真正的偉大力量,爆料革命的基礎!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1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