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的不是慈善,而是生活的保障!

作者:立武

最近一名大三女生的去世讓人特別揪心,她叫吳花燕,父母雙亡,她的經濟來源是一份長期的低保,只有每月730元,對比她去年住院的花費簡直是杯水車薪,在社會人士和老師同學們的幫助下,她的救命錢不愁了,卻因為不治之症而去世。

然而這件事卻在網上發酵,關於慈善機構貪污善款的說法一度甚囂塵上。我們有理由相信吳花燕住院的治療費是有保障的,畢竟在學校老師和同學都會極力幫助她。然而我們從中應該認識到的似乎不僅僅是慈善的問題,如果一個社會的生活保障和醫療保障需要捐助來維持的話,可以說這樣的社會一定是不正常的社會。

一個沒有收入來源的大學生一個月拿730元的低保,平均每天不到25元,即使在學校飲食消費偏低的情況下,仍然是不夠的,不管吳花燕的體重和身高是因為她先天性的疾病還是飲食質量的不周,僅僅靠25元度日絕對是對她的病情只壞不好的。對比之下,盜國賊一道菜可能就是她一年的低保,這難道公平嗎?孫瑤一筆就是15億,想想中國人有多可憐,想想吳花燕有多可憐,一生都不可能知道15億是什麼概念!

中共體制下,盜國賊盜取國家財富,盜取本該屬於中國人民的財富,納稅人的錢被隨意揮霍,這些本該給一個個吳花燕的錢去哪了?更何況吳花燕拿的是兩個人的低保,當初有一份是她弟弟的,後來她弟弟打工本該取消低保,縣主任考慮到她家的實際情況就沒有取消,讓吳花燕拿了兩份低保。想想吧,如果不是縣主任的善心,吳花燕還會拿的更少。然而我們需要的不是善心,我們需要的是保障,慈善也許能幫助一個兩個人,但是卻幫不了那些在偏遠農村在不知道那個貧窮山區角落的苦苦掙扎的人們。

發揚光大這種慈善、這種善心捐款恰恰是盜國賊最樂意看到的,掏誰的錢最後都掏不到他們口袋裡的錢,我們一邊覺得在幫助他人,可是我們還應該意識到這些人本不該由我們來幫助,他們需要的是免費的醫療,需要的是一日三餐都能吃上有營養的餐食。吳花燕也許吃喝勉強過得去,但這難道是一個GDP第二的大國僅僅有的保障嗎?這些GDP的錢和老百姓一毛錢關係沒有,那是盜國賊的錢,那是王仁波切玩雙修的錢,那是海航借舊還新的錢。就今天,在隔岸的美國簽署了一份喪權辱國的條約,辱的是十四億中國老百姓,掏的是中國人的真金白銀,你看盜國賊虧了一丁點錢嗎?他們在美國的房子一棟也不會少。

這個天天被我們罵“美帝國主義”的國家,人家的低保每個月是800美元,而且能享受食物、醫療、住房、教育等補貼,而人家的牛肉才賣1-2美元一磅,人家的低保生活是怎樣的一種生活,是有人願意蹭低保的生活。而在我們國家,僅僅拿一個月幾百塊錢的低保,你還敢生病嗎?中共的體制把我們國家已經掏空成什麼樣,在二十一世紀還會有楊改蘭事件的發生,有吳花燕事件的發生,就這樣中共還鼓吹全面達成小康社會,真把十四億中國人當豬狗欺騙啊!

就是這樣一個花季年華的女孩,生前的夢想是主持社會正義,而死後還把遺體捐贈出來,就是她奉獻的國卻已經不是她的國,是盜國賊的國。多少人還在痴痴地想著奉獻自己報效祖國,可是這個國帶給你什麼,是霧霾還是雙修?不消滅中共,這個國就不是你的國,那是中共插著吸血管的國。而且我們需要的不是奉獻,我們需要的是每個人都過得好,能過上吃喝不愁的生活。只有盜國賊希望你奉獻自己,為他們永遠做牛做馬。我們需要的不是慈善,是保障,要有生活的保障,就必須消滅這個體制。

共產主義帶來的永遠是災難,即使它許諾的是希望。就像當初吃大鍋飯的時候,人人以為到了天堂,畝產萬斤糧從此生活有保障,卻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一場場的飢荒。轉眼過了六十年,又到庚子年,還有中國人連飯都吃不上,更別提生活的保障,一生都可能沒坐過787,沒抱過大熊貓,然而盜國賊卻擁有這一切,他們和這些人一樣不都是中國人嗎?就因為他們壟斷了權力,就可以猖狂地盜取人民的財富。所以只有消滅這個賦予他們權力的體制,把他們盜取的財富歸還人民,建立一個民權法治的國家,才能夠讓中國人生活有保障。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