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烏合之眾背後星火燎原的恐懼心裡

作者:sojourners

近日在郭媒體看到宣傳部長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為什麼沒有出現“烏合之眾”現象》一文。心裡早有話想說,猶豫間,已見有關烏合之眾一文發表。

郭先生首先提出烏合之眾理論已經不合時宜,被心理學界所批判。既然一個不合時宜的理論為何仍在中國內地經久不衰地使用呢?先是不以為然,後來百思不得其“姐”,如今是“思細”極恐。緣由何在?這讓我腦海反復出現我的一位某科工集團的朋友說的話,“香港暴徒都是烏合之眾”。我一時無語,立刻知道此君乃暴君心態也。雖然不能以偏概全,但我的確多方多處聽到類似話語,如內地某地某處出現群體事件、抗議事件等,最後都是一句烏合之眾蓋棺定論。為什麼共產黨的一些高官和普通黨員們總是喜歡以烏合之眾來給抗議政府的群眾定性呢?那個令我細思極恐的原因怕是恐懼“星火燎原”。試想,當大家都在唱衰抗議群眾時,此類調門會在抗議群體中產生消極心理,如果這種心理暗示波加以大外宣強有力的操控和紀律部隊的強力干預,它很可能使香港時代革命內部出現分化瓦解,這就是為什麼說中共喜歡操控“烏合之眾”心理學理論。我敢說,王岐山就這麼認為。

因為中共執政以來成功滅殺了數不清的大小規模抗議事件,包括毛澤東操控的文革。最讓CCP得意的就是六四事件,在他們眼裡,群眾,無論是被執政者利用操控的工具,還是逼上樑山起義“造反”的好漢,他們都認為是一群“不善推理,急於行動,只會被極端感情所打動”的簡單人類,換言之,操縱烏合之眾大帽子的人是一種居高臨下,盛氣凌人的霸凌者猙獰的病態的畸形的面目。正如這個帖子所言,“我們曾經經歷那群體狂熱年代,至今也時常見證’暴民’的破壞性”,這句話就已經暴露其野心,何為“’暴民’的破壞性”?到底是誰破壞了誰?被壓制的不得以任何武力對抗集權,凡反抗者就是“不善推理的暴民”。

筆者想說的是,集權者的暴行天理不容;而“易學易用”更是露骨地操縱利用此類烏合之眾的輿論工具。遺憾的不是西方拋棄了此類理論,而是一切暴政、專制主義集團都在屢試不爽地操縱被壓傷的蘆葦。 (參考聖經.以賽亞書42:3)正是西方文明社會敬畏上帝,以聖經價值觀為社會服務和國家治理的基石,扶持弱小受欺壓的,捍衛百姓利益,被打壓的正義得到法律的伸張,將“神愛世人”的普世價值傳遍萬方。這就是“以賽亞書四二章3節經文所說:“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他憑真實將公理傳開。 ”

公理必昭然天下,香港抗議者持續堅持到今天的力量正是來自上帝同在的力量,當他們舉起大衛的甩石器時,十四億大國領導者的風范立刻顏面掃地。

中共赤色政權建立者之一,毛浙東在寫給林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信中就認為老百姓是可以利用和操縱群體,毛澤東強調發動暴亂,是可以建立政權的,而林彪的意見是要爭取民眾支持才能建立政權。毛的陰險是利用假民主欺騙所謂的烏合之眾,以期達到所謂民意支持,於是毛利用星火燎原論說服林彪,成功奪取政權,正是基於此點意見,幾乎所有共產黨員都認為群眾是可以操控的。現在執政的CCP們正是出於這樣心裡,才懼怕香港時代革命者,因為他們絕對是採取了心裡重視香港抗議者,眼裡藐視抗議者的戰略。

為此,筆者認為,大談烏合之眾者,絕對是出於心裡恐慌或盲目自信,不進裝屍袋不落淚的頑固派。但後續一系列陰謀和殺戮絕對體現出他們的恐慌,因為他們正在看到一場星星之火已經燎原之事實,並且正在向內地、向北京有迅速蔓延之危險。當然,這裡也不否認北京當初對香港抗議者所謂的“輕敵”造成了嚴重的誤判,以至於時代革命之火延燒今日,CCP們反倒被“烏合之眾”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相關文章: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