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爲什麽沒有出現“烏合之衆”現象

作者:宣傳部長

“理性的個體一旦融入群體,他的個性便會被湮滅,群體的思想便會占據絕對的統治地位,而與此同時,群體的行爲也會表現出排斥異議、極端化、情緒化及低智商化等特點。進而對社會産生破壞性的影響” -烏合之衆:大衆心理學研究

國內很多有類似的文章喜歡用烏合之衆這本書的這個論點來汙蔑香港反送中的群衆運動是“烏合之衆”。就像滅爆小組喜歡用烏合之衆或搞文革 來汙蔑爆料革命戰友一樣。

盡管國內媒體和大外宣不斷扭曲報道。但事實過去6月事實證明香港人幾百萬人次的遊行抗議表現極大的理性,獲得全世界人民的尊重。比如2019年6月16日,香港“反送中”示威大遊行人數一度接近200萬,不時有救護車到現場執勤,將不適的遊行人士載走送。每當救護車出現時,把街道擠得水洩不通的群衆們便自發性地向兩旁退開,瞬間開出一條路給救護車通過。當救護車緩緩通過後,群衆又迅速回到“原位”,再次讓整個遊行場面都是黑壓壓的一片人潮。也有人說這個場景就像“現代版摩西分紅海”。香港反送中運動爲什麽沒有出現“烏合之衆”現象。

回答問題前首先介紹一下烏合之衆:大衆心理學研究這本書。此書作者爲法國古斯塔夫·勒龐(1841-1931),寫于1895年。作者的觀點基于上史實上法國大革命。在大革命期間的瘋狂的群衆運動導致了無數無辜的人們的喪生,反應了群衆運動瘋狂和不良後果。所以作者的基本觀點就是 “人一旦混入人群,那麽他就是很容易喪失理智的。就文章開頭的那段話。

勒龐

但這本書雖然叫大衆心理學研究 “然而很遺憾的是,西方學界最近百年來對群體行爲的研究,早已抛棄了勒龐的理論。可以說,勒龐在今天的主流社會心理學中並不占據一席之地。用聖母大學社會學教授Daniel J. Myers在一篇論文(The Diffusion of Collective Violence: Infectiousness, Susceptibility, and Mass Media Networks)中的話來說,勒龐式的群體觀念已經被後來的學者們徹底駁斥了(“have been thoroughly debunked”)“

烏合之衆缺乏社會心理學的支撐。 批評者們指出 本書充滿的作者的主觀,一些論證非常薄弱烏合之衆在學術上不是一篇嚴謹研究,但導致作者的論點只能適用特定一些案例(比如文革),但不具有通用性。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也是群體運動,按作者的定義也是烏合之衆,但烏合之衆不但沒有喪失理智表現出極大的理性。香港人民素質高,那好再舉個例子8964運動, 把所有的群體運動打成“烏合之衆”正是共産黨所需要的。

人們對烏合之衆這本書最大的批評是 “他會導向一種對民衆的蔑視和不信任” 比如國內很多公知就拿這本書的觀點 汙蔑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是烏合之衆。就像這前某V的潛台詞想汙蔑爆料革命是烏合之衆。爲什麽香港反送中和爆料革命不是 ”烏合之衆“ 同時期的另一位法國心理學家埃爾・塔爾德的觀點做了很好解釋。

“塔爾德將人群叫做公衆 烏合之衆和公衆都會展現出集體行爲,但集體行爲産生的原因不同。前者是因爲在集體中喪失了理性,甘願跟隨著宗教般的感情盲目行事;後者則是因爲人群中的個體之間有對話、討論,因此可以分享同樣的參與熱情,成爲一個共同體。” “ “

“塔爾德之所以強調對話、討論,是因爲他觀察到:當時的法國社會出現了一種新事物——大衆報紙。19世紀末,法國頒布的新聞法案讓一大批面向普通大衆的報紙得以誕生。世紀之交時,最大的報紙發行量已經超過百萬。有了報紙,民衆雖然可能住在相距很遠的地方,但卻享有了同樣的信息,有了共同的知識基礎,這讓他們可以無障礙地對話,可以分享同樣的參與熱情,這也就促使各類群體運動不斷發生”

塔爾德認爲,當時法國所見證的並不是群氓時代的到來,而是公衆時代的到來。民衆是被建立在共同信息基礎上的對話聯系在一起的。他們並非一旦置身集體就愚不可及、只懂跟隨,而是具備自己的判斷力和反思精神。互動的妙處在于:當一個人是孤立狀態時,他往往只考慮自己。而當和其他人對話時,則往往能走出自我中心,考慮他人的感受”。

“塔爾德的觀點在社交媒體時代尤其具有啓發意義:我們每個人在一次次的轉發、點贊、評論中,切切實實參與了對話,這些對話讓網絡上的公衆群體形成在開放的網路下” 而香港反送中和爆料革命就是建立在共同信息基礎上的對話聯系上。這也解釋爲什麽香港人幾百萬人次的遊行抗議表現極大的理性。因爲根本就沒有産生“烏合之衆”的土壤。

烏合之衆一本一百多年前的群體心理學書了, 很多觀點已經不能與時俱進了爲什麽烏合之衆這本書在大陸國內再版那麽多次買的那麽好, 因爲他會讓讀者産生一種世人皆傻唯我聰明的錯覺。共産黨也喜歡利用這種沒有嚴謹論證的文章觀點來抹黑所有的群衆運動來鞏固自己的統治。

資料引用
《烏合之衆》,作者勒龐
《傳播與社會影響》作者 加布裏埃爾·塔爾德
被過度追捧的勒龐和被遺忘的塔爾德,作者方克成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hefactofchina
1 年 前

烏合之眾在中國大陸不僅不是禁書,還有好幾個出版社出版了好幾個版本. 這類書籍的共同特定,就是潛移默化的要中國人接受一個共產黨炮製了幾十年的概念,中國人是無藥可救的豬.

反洗腦任重道遠!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