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達姆為何被判反人類罪?

https://spark.adobe.com/page/L7o6FTUszrZL6/

戰鷹團短評:在伊拉克戰爭中,我們看到了布什政府復雜的政治博弈,但更為重要的是對生命的尊重。任何欺壓、屠戮自己國家民眾的政權都應該付出應有的政治代價法律代價。同時我們看到,在最近的伊朗亂局中,川普總統開創了打擊獨裁政府新的方式:斬首行動,並明確表態支持伊朗民眾反抗暴政。今日的伊朗,明日的中共。在這樣的國際大趨勢下,中共即將煙消雲散。

二戰審判結束後,我們已經很少能在國際法庭中再看到對一個「反人類罪」的犯人使用絞刑了。但是在2006年11月5日,一份長達200頁的判決書再度引起了全球媒體的高度關注。在經過了長達2年多的審判之後,薩達姆終被判處絞刑。

這是冷戰結束以來罕見的一份對前國家領導人的判決書。這場審判從第一次開庭到今天,已經有2年半時間了。曠日持久的審判不但頻繁更換法官,而且屢屢上演僵局。必須承認的是,在這次判決中,各方利益錯綜複雜,彼此博弈,美國更是在審判過程中頻頻施加影響。無視這些政治因素,的確不能正確認識此次判決。

但是針對薩達姆的審判來說,過程或許比結果更加重要。雖然在發動伊拉克戰爭的合法性上,國際社會仍然普遍存在質疑。但無論法庭審判的背景如何,對薩達姆的罪行的審判,的確是通過法律手段來完成的。對薩達姆個人來說,並不存在未經審判就對統治者行使暴力復仇的現象。薩達姆也在法庭上充分表達自己的觀點。這在一個內部矛盾重重、以往政府犯下生命罪行的國家中,值得肯定。

任何審判的目的都是弘揚正義,但在對正義的定義上,卻從來存在多種標準,許多領導人和革命者都無法定義正義。此次審判的過程顯示,倘若要從戰爭的勝敗,國家的強弱來衡量,顯然無法達到任何利益集團的意圖。在伊拉克,或者在世界任何地方,正義只能從具體的生命中求得。本次審判雖然是對一個國家前領導人的審判,其主題和跨越時空也十分宏大,但是指控卻十分具體。他被控在1982年躲過杜賈爾村暗殺圖謀後對當地村民採取報復行動,殺害了143人。也正是這143個普通的生命,成為最終可能將其送上絞刑架的鋪路石。

從形式來說,薩達姆的審判是制度性的。儘管更多時候這是一種政治,但是政治也會按照法律的規則來實現其目的。這就是現代文明社會的遊戲規則。使得人們在看待這場審判的時候,有了更多的理性。因為槍炮可以獲得政權,剝奪生命,卻不能贏得人心。以暴易暴更會激發社會的嗜血情緒,引發後來人的效仿,違背今天社會發展的基本價值觀。

在今天的世界政治中,獨裁和血腥統治的確越來越少,自由和民主成為普世價值觀。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民主制度已經遍布全球。薩達姆的受審過程的確表明,一個國家可以在國際社會中以自己的方式謀求發展,可以反抗帝國主義霸權,但是不能無視人類最基本的道德與權利,更不能以國家暴力機器草菅人命。

當然,從此份判決書公佈到最終獲得通過和實施,其間還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判決將要接受上訴法院的復核,還有長達1個月的上訴期。可以預見的是,在這段時間中,這份判決書將在伊拉克國內掀起軒然大波,引發較大規模的社會震蕩。反美武裝有可能採取更加極端的辦法來對抗駐伊美軍。但是2年多的審判畢竟消磨了薩達姆作為反美精神領袖的巨大號召力。而對於美國和伊拉克新政府來說,一勞永逸地解決薩達姆,是恢復伊拉克局勢的唯一可能。

這是一場具有標本意義的審判。我們必須承認大國政治利益在其中的博弈,但是法院判斷被判決者有罪的理由,並非因為他得罪了某個超級大國,而是因為他無視公民個體的生命。薩達姆作為國家領導人,在尊重生命的問題上,沒有豁免權。

杜賈爾村案

10月19日,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侯賽因將在一座自己以前的行宮內,首次接受伊拉克特別法庭審判。開審第一案為「杜賈爾村慘案」。

在23年前一個炎熱的日子,薩達姆乘坐一輛裝甲白色奔馳車來到巴格達以北60多公里的杜賈爾村,這個村莊的命運因此而改變。

1. 老薩視察杜賈爾村

1982年7月8日,薩達姆一行來到杜賈爾村,少量人群迎接總統車隊的到來。薩達姆座駕穿越街道時,安全戒備並不嚴密,孩子們甚至從車邊跑過。

作為一名世俗的遜尼派人士,薩達姆在這個什葉派佔絕對多數的地方並不受歡迎。18個月前,他剛與什葉派鄰國伊朗開戰。

在當天攝像師拍攝的畫面中,當年45歲的薩達姆站在一座房屋頂部發表講話,探訪了一些家庭,與一些孩子合影。

2. 路遇槍手暗殺未遂

當時什葉派地下組織達瓦黨派來的槍手藏身於杜賈爾村邊緣的棗椰林。

當薩達姆的車隊穿過一個路口時,槍手開槍射擊。這是一起針對薩達姆的暗殺行動,但未獲成功。

槍擊事件後,薩達姆繼續完成了參觀活動。但從留下的畫面來看,這個事件震動了薩達姆。當天晚些時候,他說「那幾槍」阻礙不了我,而他心裡早已怒火中燒。

按照伊拉克特別法庭提出的指控,薩達姆在遭遇未遂暗殺後,下令安全部隊對這個村中的潛在暗殺者和他們的家人展開報復。

3. 報復暗殺掃射村民

杜賈爾村遭到的報復據說在暗殺發生後立即開始。

武裝直升機旋即而來,朝居民區和農莊射擊。軍隊砍掉了成片的棗椰林,往農田、樹林和果林灑鹽,使土地再也不能耕種,成為傾倒廢料的垃圾場。許多房屋被推倒。暗殺地點附近至今仍是不毛之地。

根據法庭文件,薩達姆的報復造成140多名村民遇害,其中一些當天已經遇害,還有幾十人在隨後的幾月到幾年中死去,很多人是因虐待和酷刑致死。

如今杜賈爾村村長穆罕默德·哈桑·馬哈茂德·馬吉德說,共有225名村民遭到處決,但屍體還沒全部找到。他說,還有200多人「失蹤」,大部分是十幾歲的孩子。

4. 幸存村民記憶猶新

這麼多年過去,杜賈爾村村民依然清晰記得那一天以及隨後數年發生的事情。他們記得親人、朋友被殺、或者被抓後「失蹤」。

杜賈爾村婦女烏姆·艾哈邁德告訴路透社記者:「我希望看到還我7名兄弟公道,應該處決薩達姆7次。」她的兄弟被捕後,據說遭到處決。她準備為特別法庭提供證據。

艾哈邁德說:「他們(她的兄弟)被控參加達瓦黨。但我不知道他們遭遇了什麼。我至今沒有看到他們的屍體。」她補充說,她的一個弟弟當年只有12歲,在學校中被抓走。

艾哈邁德、她的姐姐、目盲的母親和懷孕的嫂子當年都曾受到拘留和審訊。

伊杜賈爾村慘案錄像

19日的庭審結束後,伊拉克特別法庭主審法官阿明透露,特別法庭同意前總統薩達姆辯護律師的請求將此案延後審理實屬無奈之舉,因為大批證人出於害怕沒有參加當天的庭審,使得案件審理無法繼續進行。當天,阿拉伯衛星電視台播放了一盤被伊檢察官視為指控薩達姆有力證據的錄像帶。

審判:

大批證人不敢出庭

伊拉克特別法庭主審法官阿明19日稱,大約30名至40名杜賈爾村案件的證人沒有前往巴格達參加當天的庭審。

為了打消證人的疑慮,伊拉克當局不僅在法庭內外採取了嚴密的安全措施,而且用密不透光的簾子將證人席圍住,使得證人的身份和容貌不會洩露。儘管如此,許多證人仍然對已經成為階下囚的薩達姆心有餘悸,而且擔心遭到武裝人員的報復,所以儘管特別法庭的工作人員苦口婆心地勸說,他們還是不願前往法庭作證。部分證人事先答應出庭,事到臨頭卻又縮了回去。

阿明說:「延期審理的主要原因是證人沒有出庭,他們非常害怕公開出庭作證。在今後幾次庭審中我們將盡量解決這個問題。」

伊拉克特別法庭負責調查案件的法官朱希在庭審結束後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說,在薩達姆的辯護律師提出將案件延期3個月審理的情況下,法庭做出延期40天的決定「非常合理」。對於特別法庭做出延期40天審理的決定,薩達姆的辯護律師團表示,一個多月的時間根本不夠。伊拉克籍律師杜萊米說,在短短40天時間里,律師團無法完成準備此次審判的所有工作。協調律師團工作的「智囊人物」阿尼說,如果類似案件在倫敦的法庭進行審判,那麼被告律師將獲得6個月時間進行準備。阿尼說:「美國人想讓這場審判變成純粹的表演。」

刺客披露暗殺老薩經過

薩達姆19日因杜賈爾村案出庭受審。一名昔日刺客日前披露了在杜賈爾村內刺殺薩達姆未遂,隨後招致報復的內幕。

伏擊:

1982年7月8日,薩達姆前往巴格達以北大約60公里處杜賈爾村視察。

法里斯·賈西姆·阿明是當年參與伏擊的19名武裝人員之一。阿明說:「包括我在內的一群杜賈爾村民決定在沒有任何國內和國外支持的情況下殺掉薩達姆。在杜賈爾中心的伊卜拉西米亞學校門前,我們拿著AK-47型衝鋒槍向這名暴君的車隊發起進攻。我的朋友亞西亞騎著一輛摩托車。他的任務是確定薩達姆在哪輛汽車里,我們則隱藏起來,等待他發出進攻信號。」

失敗:

阿明說,薩達姆進入杜賈爾村時,亞西亞認出了他的專車。

阿明說:「我們向薩達姆的專車開火,但薩達姆顯然有防範,他在村內其他地方換乘了另一輛車。結果我們沒有打死薩達姆,只是射殺了他的一名保鏢。」

薩達姆的保鏢隨後與伏擊者激戰,當場打死其中3人。衛隊隨即包圍了整座村莊,更多部隊和直升機趕來,稍後又打死6名伏擊者。

阿明說:「幸存下來的其他10人設法逃到巴格達,然後去了伊拉克北部的摩蘇爾和埃爾比勒,最後逃到當時正與伊拉克打仗的伊朗。」

代價:

那場未遂暗殺讓杜賈爾村付出了高昂代價。村民哈茲拉齊回憶說,全村143人死於薩達姆的報復,另有257人失蹤。

哈茲拉齊一家也沒有躲過報復。哈茲拉齊說:「在事後薩達姆對杜賈爾的大屠殺中,我的兄弟遭處決;我受到折磨,在監獄里關了7年,直到海灣戰爭前的大赦,我才出獄。」

附:相關英文判決原文鏈結

整理編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36341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9769/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9769/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9769/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9769/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