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11日文貴直播談:台灣大選為什麼會贏,為什麼說蔡英文也可能會遺臭萬年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636446

尊敬的戰友們好,現在是2020年1月11號,文貴在這裡給大家直播。這個日子1月11號,2020.1.11。我們來講真是個偉大的,實在是太美好的日子!用什麼樣的話來形容今天的興奮都不為過,都不為過。說實在,我是連夜緊急召喚,我要飛回紐約。昨天大家看到,下了飛機我就錄了個視頻發出去了,我就飛回來了。我這是中間睡了大概將近三個小時的覺,回來我又瞇了一下子,但是實在睡不著,興奮得不行了。我看信息也看不過來了。

首先在這裡呢!先祝福、祝賀台灣所有的我們挺郭爆料革命的戰友,再一個感恩、感謝台灣的挺郭爆料的戰友。我在這裡,俺就不多說了。咱別弄得到時候叫人家覺得,我們弄得戰友多重要。咱們有言在先,我們只助台灣,真正的台灣,台灣之女和台灣之子,保護台灣人的助選。

我們就是要滅共產黨盜國賊的真正的托。我們不能讓共產黨的“一韓統台”這個策略成功,也不會讓它的“三槍”和“雙槍”在台灣,叫它打中台灣的民主之身,消滅掉台灣的未來。

我們不是支持台灣具體的哪個人,也不對哪個黨。小英總統是個白菜、是豆腐,我說了白菜、豆腐很無聊,但是它沒有毒。共產黨的韓國瑜許下了牛肉、許下了雞腿,但是它毒。

現在大選已經落下,戰友們,首先第一個,我求所有的戰友的,不論在哪的戰友的,千萬別把功勞往咱爆料革命身上扯。如果咱不改這個毛病,咱這個爆料革命,那將是……未來即使共產黨滅了之後,咱們在歷史上也不會光彩。

咱既不圖啥,真的不圖名、不圖利、不圖權,咱幹嘛往這身上扯,不管真的假的,咱往身上糊啥呀。越真,咱越別說,越真,咱越別說。何況咱也沒幹啥事。咱乾了啥事呀?這歷史的潮流,是我們這些人能改變的嗎?我們遠在紐約,台灣的戰友、大陸的戰友、香港的戰友前面有多少個英雄,多少個無名英雄,多少個國際的、國家的力量在這裡較量。

我早就說過,台灣這次總統大選,是美國總統和習、王的較量,跟韓國瑜和蔡英文沒有什麼太直接的關係。今天的民進黨不管是誰,他都會贏。你要讓這個陳水扁在這塊選,李登輝選,那不是800萬票,那可能是韓國瑜會更慘。

小蔡總統是做得不錯的,但是她也不是完美的。我們支持的是全台灣,不是哪個政黨,不參與台灣政治。台灣選完了,只要共產黨沒得手,台灣人民安全和民主、法治得到了保障,只要有利於滅共,這目的就達到了,咱就別要任何東西。親愛的戰友們,別再說什麼,文貴說了什麼,什麼我們爆料革命做了什麼,這千萬千萬別說。那是自取其辱,自取其辱。

台灣這些年的變化,被共產黨的統戰,統戰得紅旗飄飄。原因很簡單:台灣這個地方,已經被共產黨文化侵略,導致了行為和思想很多已經非常同質化,就和共產黨的同質化了。你想在這台灣寶島,像這些欺民賊一樣,跑台灣去騙點小錢,摻和摻和,戰友們那就太看低我們了。那就是說我們戰友們就太不自信了,沒這個必要,也決不要,絕不允許。如果是戰友的話。

所以說第一個求戰友們,千千萬萬別往咱頭上扯這個扯那個的。我們大家可以分析、回味、學習。讓我們找到更多有力的,和更多讓我們可以去學習的,可以反思的,去滅共的各種有利的因素。但是千萬就要忘掉一個詞,就是我們的所謂“角色”,一點都沒有。

我希望這個直播完畢以後,我們戰友們一定要銷聲匿跡。更不要說什麼跟文貴有關係啊,跟爆料革命有關係。跟咱啥關係?我們不要那麼想。這是求戰友們了,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今天的台灣這次大贏,創造了歷史性(的投票結果)800萬票,這就我當初直播中說的:這次台灣的選舉會有非常出乎意料的結果,意想不到的結果。非常戲劇化。而且韓國瑜一定不會贏。其中最關鍵的,戰友們,我說出這話的(時候)是在香港之後、香港這七個月的流血、偉大的奮爭之後,真的是香港人的鮮血和生命和自由(抗爭來的),還有這些上萬人被關在監獄裡,多少少女家人被強姦、被輪姦、真的是生命被踐踏。

這次要說是台灣的贏了,還不如說是香港人民贏了。我們要感恩全香港所有偉大的同胞,我們向你們致敬、我們向你們學習。在滅共的這場革命當中香港的功勞,我相信沒有人可以比擬的。沒有香港的英勇、和香港的一切,台灣今天根本不可能贏。要如果說這次是蔡英文總統和韓國瑜誰贏了?或者說是習王和美國總統的較量中誰贏了? (那隻能說)是香港人們贏了!在歷史上永遠都會說絕對的因素;無論是八百萬、還是一千萬、還是六百萬,可以告訴大家,如果台灣的政客但凡有一點層次、有一點良知就應該知道,這是香港人們贏了。

如果我要是台灣蔡英文總統的話,我第一件事情;我就現在要做出一系列的決定,我在權力再次生效的同時,我就要讓所有的香港人民得到台灣一切的保護、一切的支持。除了不給台灣所有逝去的英靈立一個一百米的雕像之外,我盡一切所能保護香港人民、並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當然了!台灣的小蔡總統她不會這麼做的,台灣現在的文化,形成的這種,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文化,越來越像共產黨;也不會讓你做的。這次的贏,是香港人民贏了。

我在這裡再次的要感謝香港這麼多默默的英雄到台灣去支持、還有工作。

我們在香港的戰友們,連續這兩個月做了太多的文宣、太多的網絡工作,而且這些人跟我們爆料革命,我讓他們徹底的分開。這些戰友真是沒日沒夜,從來我沒聽說過他們埋怨過一句,永遠是:“郭叔,這事交給我們吧。”

在整個社交媒體大家可以看到,凡事用繁體字做出的文宣、好的文宣、好的短視頻,幾乎都是來自於香港,還有部分日本的戰友。這些孩子太了不起了,而且做的這些英文的東西(文宣)大量的傳播到世界,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簡單直接、有效,對你們表示忠心的感謝?。

另外第三個、我要在這裡感謝美國的朋友、美國各界的朋友。從去年到現在,我們就關注台灣大選。從郭台銘的出來,我說:“郭台銘一定參選總統,” 所有人都說我是放狗屁。郭台銘公開指責說我完全是胡說八道,說我郭文貴胡說八道。和當時林毅夫的:郭文貴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到最後郭文貴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的,又到了海南陳峰:百分之一千都是假的,到了郭台銘這,我成了胡說八道。

和美國朋友一起分享、驗證、見證了整個台灣被共產黨滲透的危險。共產黨的三槍政策:不惜代價以韓統台、以郭台銘、以郭統台這種戰略沒有成功。郭台銘當時在國民黨內部沒通過,包括當時大家認為他還一定會回來選,包括美國朋友為此跟我發生了巨大的爭執。 (美國朋友)說:“郭台銘一定會回來選的”。我說他一定不會回來,我說他回來他也選不上,最後證明郭台銘沒有回來。

而且我說過:“郭台銘他的媽祖給他拖的夢,那是一場噩夢,如果真有這個夢的話,媽祖一定是順便到這裡踹他兩腳、打他兩嘴巴,讓他閉嘴、讓他滾蛋,他沒說實話。”這是我當時說的原話,跟美國朋友開會的時候。美國也有對台的戰略諮詢和智庫委員會,而且人員龐大,這次他們加了一倍多的人,很多都是我們最緊密的滅共爆料的戰友。我說媽祖這個夢,絕對是噩夢,是來踹他來了,絕對不是讓他選總統。

而且我(還)說過:“郭台銘先生他的身體和事業會日趨直下,將永遠不能回頭。

我說我不是預測,我了解中央的情報、我了解中共的情報、台灣也有很多我們的戰友。共產黨的所有的文化、和他的行為規則,必將導致這樣的結果,不管是誰。李台銘、張台銘…。

韓國瑜一定會上,但是韓國瑜上了以後,我說那麼他就將輸掉台灣。老天真的是幫了我們吶,也幫助了台灣,選了韓國瑜,國民黨(要是)選別人,這事還真不一樣。大家可以看到蔡英文總統贏了八九百萬、你不要看了,韓國瑜也有百分之三十幾的票,這也是很嚇人的!很嚇人的!

所以美國朋友、我們在討論當中有很多爭執。感謝美國朋友的支持、感謝美國朋友的理解。這次台灣的(大)贏、是我們爆料革命跟美國朋友之間一個共同的驗證。謝了

咱這是還有誰?沒說到謝的?謝了三撥了,戰友剛才謝了,現在就是用我們山東老家的話:念到的、願意到的、沒有祈禱到的,都別忘了。

(文貴先生讀戰友留言:郭先生厲害、神預測!)

我最不喜歡就預測這個詞,如果爆料革命靠預測的話,我們滅誰去呀?滅不了誰啊!

接下來,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在過去關於台灣的點點滴滴。以前有些話不能說,那麼現在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些。分享的目的:“就是要讓所有戰友們,未來在我們的滅共革命當中,我們大家能充分的把握好自己。”

我給舉個例子,關於台灣這個問題,班農先生還有某兩個將軍、還有某兩個對台的真正的大佬。這次他們有一個私下里就對台灣這次選舉的、一個保護美國利益、和美國角色的委員會。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那麼在這些人討論關於台灣當中,大家知道由於在前期他跟咱爆料革命緊密的合作,包括郭台銘選總統、包括國民黨會派誰出來,當時幾個國民黨大佬、包括民進黨的賴清德先生都在準備的時候,一直到最後,我們都緊密的合作。

在這個中間、包括現在國民黨贏的這一派已經安排好了,班農先生還有某兩個將軍,還有某個美國最富有的大佬之一,這個人要到台灣去助選,幾個月以前。也就是說,2019年五月份的時候,我們在一起開會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講,我說你們千萬不要去。我說你們要是去了,你們將真的幫助共產黨,而且我說,且不說,你們能不能幫到民進黨贏,你支持的台灣真正的,台灣本土派民主派贏,我說你會使他們非常尷尬,而且原因是你一旦去,你就給了共產黨,一個口舌,你看看台灣選舉已經有美國西方力量,海內外的,國內外的敵對勢力的介入!這個是很可怕的!

包括他們當時請了幾個所謂宗教界人士要陸續去台去站台。我說站台有時候是好事,有時候是壞事,我說特別是你們幾個。你們要到台灣一站台,最起碼,民進黨得輸掉10%,你們絕對不要去,為此發生了巨大的爭執。

在香港運動發生之後,七月份八月份我們開會分別有更激烈的爭吵,最後我就說的很不客氣,我說不管你們有什麼樣的私心,還是什麼樣的公心,或者說你們有其他綜合性的目的。你們要去,絕對是對他們沒有幫助的。

我說我們這些人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要低調做自己,不要高調。

第一個不要和台灣的民進黨太多的接觸,以免共產黨,咱們授人以柄,被共產黨抓住以後大做文章。第二個千萬別在台灣拿一分錢,要一分利益,連他的酒店你都不要用,連他一口飯錢,你都不要用。有些人到我們這個大使館來,當時經常來開會,後來我就建議他了,你別到大使館來開會,旁邊酒店我付錢開個總統套房到那邊去。在華盛頓見面,我就告訴他們不要來我們酒店,咱們去你那個辦公室去,避免讓台灣人,台灣有很多這個親共的人士在華盛頓都有眼睛,都有耳朵。我說務必小心!他們對我這方面非常反感!說你過分小心了!甚至有人說你到底是幫台灣啊?你還是?他覺得我有點過度緊張,但說實話,當時很激烈,很激烈!

其中一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美國一個超級超級超級的一個大市場,我一說就是美國現在最成功的超級百貨的三大之一,老人家九十多歲了,堅定的支持台灣,是川普總統的最大的一個贊助者!但是從來沒跟川普總統照過一個相,我專門問他:我說咋沒見你辦公室你家有一個川普總統的相?他笑笑,他說我不用放他的相,就是人家沒有一個跟川普總統照的相,這個我上他那去幾次,這個其中兩次都碰到彭斯副總統和他在辦公室,去跟人家聊天,說等下,趕快聊聊,我說我走,我走,我不聊,我也不照相。另外兩次相遇,沒辦法了,也就那個了,是吧?這就是美國人家的這樣的真正的大佬不照相,也不吹牛,以後他是堅定支持台灣的,他那是24小時能給川普總統要說話了,最大影響者,也就在這個時候,關鍵時候,這個我們倆有一次談話。

他說:你給我說說對台灣的判斷,台灣要輸了,會什麼結果,到底共產黨有什麼核秘密?核心的能力在台灣?

我給他講過,當時,當時五月份的時候,我說我獲得絕對的準確的情報和信息,共產黨六月份要對香港動手,香港動完手七月份一定要進攻台灣。

他們有兩手準備一個,他就是要從整個封鎖上,讓台灣看看,試試台灣動靜,讓台灣犯錯,然後拿下;第二個就是找某個理由,製造某個,比如中共的飛機被打了,潛水艇什麼什麼了,直接從東南部直接登島拿下,幾個小時,把所有的台灣能炸掉東西都給你炸完!

這是當時我跟他說:他當時說不可能Miles,我問所有人說,這共產黨絕不敢,不可能。直到6月的事發生以後,香港,後來他也得到了各種情報,他說:你說的是對的!這太可怕了!他更加堅定了要這次台灣必須要到台灣,民進黨要贏,他是個巨大的資金贊助者。

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在台灣活動人的影子,實際上都是他支持的!都是他支持的!他也從來不會讓人說他的名字,我們都是完全,當時路德先生在我這說,他知道一些,他聽到了,還好這他沒給洩露出去,沒把重磅中的重磅給洩露出去。所以說,路德先生完全,這嘴是可控的,可控的,非常棒!

那麼,這老人家再後來他專門派了一個團隊,到香港、澳門、台灣國內轉了一圈。他轉了一圈回來,他寫了一個專門的就台灣大選的報告,和他的建議如何保護美國的利益如何美國在國際法律,還有保護美國利益的情況下,讓台灣這次選舉能真正的,他們不是說讓誰贏,就是避免大陸的控制,不要某個所謂的選舉人成為共產黨的代言人。

如何在這個可能發生衝突中扮演美國的角色?

然後又如何看待現在台灣被共產黨滲透的情況!

這個報告據說對美國影響巨大!巨大!

這些報告的寫者,全都是美國前將軍前國防部前白宮全國最高層的這些議員。

在美國也有一幫,華盛頓一幫騙子專門吃台灣飯,吃幾十年,跟咱們欺民賊一樣。什麼的,台灣這趟,我認識好幾個議員,這一輩子就是折騰台灣事,就是騙!坑蒙拐騙!弄點錢弄點顧問費,打著這個在美國,在美國的台灣籍這塊搞點錢,一模一樣。也有這種很爛的人。但是這次都是新手。

這都是軍事、政治、戰略家、世界頂級的戰略家,包括美國的軍火商全面的參與。這個報告據我所知,是台灣保護法最大的推動者推動原因之一,然後台灣一幫人內部,據我所知,也拿這個台灣保護法回去騙了不少錢,回去以後大肆遊說、遊說,這是我們幹的!誰誰幹的,一樣!台灣也一堆騙,有政治的地方就有騙!

這是為啥,我這一輩子,我不想摻和政治。有政治就是有醜陋,只是多醜陋而已。台灣一幫騙子,事實上我也告訴大家:我不相信台灣有多少人知道這個真相!這個智庫和這個團隊的調查完全是獨立的,從沒有表露過自己的身份,這個智庫的名字也從來沒出現過,我相信以後會出現。這也是繼蘇聯被消滅之後,就是說被啟動的第二個國家級的委員會。當前危機委員會,那是他還得排到第二層次,最高層次是這個委會,也是在蘇聯時期運轉過。

這個秘密的經濟的情報的政治分析報告,徹底的影響了美國的最高層幾個方面,這時候美國的在台的,以及在美的,神秘的,真正的力量已經動手,包括某個國家某個族全面動手。這也是大家看到了很多台灣後來有些事情,他的發生。這個是核心。

說到這的時候,我要給戰友們分享,在這個報告之後我的感受。真的是, 如果一個人不了解美國,你這輩子真就白活了,如果你這一輩子,你對美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消費、民生、法律不了解,你不可能有未來;你的孩子也不可能有未來,你就是井底之蛙。絕不要看美國表面的生活、生存的那些嘎裡嘎巴的生活現象,絕對不要看這個。你要看他的本質,你要看他的數據,你要看他真正的,你看不見,但是你應該知道的東西。

這個國家太厲害了。當時我記得,非常讓我記憶深刻的一句話,我和幾位在簽署保密協議後,在開會當中說到,我說共產黨打台灣會怎麼打、怎麼弄的時候,這個人很認真聽。其中幾個人很客氣地,聲音很低、很小地告訴我說:Miles,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可以告訴你,我父親、我爺爺都是軍人,我現在也是軍人,你看我現在是軍人,我以這身衣服來負責地告訴你,美國人可以在世界上用任何方式,給任何敵人,任何形式的敵人,我們可以選擇任何方式Take down,幹倒它。非常低調,非常低聲。

我說是嗎,我說我相信有能力。然後旁邊的一個人,大家在電視上成天能看到他,那時候他還沒到那兒去呢,他還不是老大呢,文縐縐的,把眼鏡拿下來放在桌子上,告訴我說:Miles我可以告訴你,你要滅掉共產黨,和你要希望台灣贏,包括現在——那時候香港的事剛剛發生——香港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現在所有今天你看到的這些人、這些部門,是我們的最重要的一個high priority,最優先任務,最高任務。他說,我可以告訴你, 只要是我們下了決心想把共產黨消滅,它一定會被消滅,而且時間一定是由我們說了算。他說,如果它敢對台灣動手,發動對台灣的侵略和戰爭,那麼以什麼樣的方式和時間結束,一定是我們說了算。而且我們絕對不會把它“阻止在外”來保護台灣——這是我們過去的政策,我們絕對不會的,我們一定把下命令的人和這個組織,徹底給它消滅。

當時對我……大家不知道,我從爆料革命以來,我認為我懂了很多事情,但每次經過這種事情,真是都讓我的心靈得到了巨大的震撼!文貴原來很無知,很無知。當看到、聽到、摸得到,這些思想、這些力量和發自本身的這種正義,而且不可能有什麼變數的:美國這個國家,到你必須幹什麼的時候,任何人無權決定,它必須幹什麼。這就是法治的力量。國家的法律規定了你這個時間內,有天花板、有地板你必須做,在這個範圍內,你就必須往下走。什麼總統、國會,你沒有選擇的,你不做你就會被廢掉,就有人替你做。

戰友們,這讓我學到,讓我看到,一個國家的,一個民族的,一個個人的自信,絕對不需要炫耀。甚至你會忘記掉你的能量,忘記掉你的能力,因為你太有能力了,你本來就有,你不需要老提醒自己,更不需要老告訴別人。這就讓我看到了:真和假的分別。

我們再比共產黨,從2012年十八大以來。我的天哪! 你去看中央電視台,你看中央電視7台,你看深圳電視台,就連湖南電視台,軍事節目一個接一個的上;然後鳳凰衛視開闢了N個軍事節目;然後中共是大量的對俄,跟俄國聯合軍演;然後是把手伸向國外,馬六峽海峽、波斯灣、紅海……你能想想大家往回捋一捋,2012年以後的頻次,軍事節目、演習、射擊、反恐,什麼對外合作,增加1000多倍。所有它展示的那些力量,說實在話,都不夠人家一個屁蹦的。

它是我們的同胞,我們怎麼會不願意看它強大,雖然是共產黨的,我絕對願意看他們強大,包括拍出了電影,我到現在沒有看《戰狼》,已經拍了N個軍事題材的電視劇。

這真的一點不誇張地形容,這就像一個病漢子,大把大把地吃偉哥,最後還是不行,拿個擀麵杖子頂著被子,拿個擀麵杖子你看看,實際上你掀開,那也不是偉哥的功勞,是擀麵杖,拿手摟著。丟人啊!你說你有必要拿著擀麵杖放在褲襠裡面頂著嗎?把褲衩都頂爛了。關鍵是你撐不住啊,人家真要是掀開了看著你那硬邦邦的是擀麵杖,人家笑都要笑死了。但是人家真的有那個能力的人,人家不說,人家還要弄個緊褲衩,還得勒住。

所以說,這個笑話很大。真和假之分,就在這個擀麵杖上分出來。他竟然可恥、無知到以為褲襠裡伸個擀麵杖,吃了幾把偉哥你就行了,它不是那麼回事。

所以說戰友們,咱們這個唯真不破,在我們爆料革命中要永遠堅持的,是滅共的法寶中的法寶。咱不僅在任何方面都不能搞擀麵杖的事,不能搞擀麵杖,咱是啥就是啥,咱三秒就三秒唄是不是,但是咱別愣充硬的。

大家再往回看,我有一次在華盛頓直播的時候,我說我馬上要出去開會去了——我在這給大家分享一下。我到那以後轉了好幾個地方,我從電梯下去,一個小門一個人就是胖的美國人都是擠進去的那種,然後“咵”一個大弧形的全屏,讓我看一些東西,哎喲,那個對我的震撼!這一點不誇張的說,美國要想知道你什麼,沒有知不道的。

他最大的問題是能不能分析,他能不能讀懂你這個東西。比如說韓國瑜,他不知道這是誰,禿頭,這是誰?那我們知道是韓國瑜,他要沒我們跟他解釋,他就忽略過去了。郭台銘,比如到美國來,你看到美國來,開工廠啊,然後跟美國總統見面啊,拿到川普總統辦公室說這個可能是台灣下一個的好總統啊……他可能就忽視掉了。但是我能告訴他,我說你看他到這來之前見了誰,然後我說你往回倒,一倒,我說你看了沒有,他是先從哪,台北、深圳,深圳去了香港,香港又回深圳,然後深圳直接去上海,上海到北京,我說你看看這個都見了誰,見了全部都是對台和最高領導,給他發任務呢。

我說但他本人不知道,他是共產黨三個槍當中的其中一槍,最後是拿出一槍來要開始爭鬥。

美國人這方面很差。因為他畢竟文化、語言,太大,他對全球的。但是讓你看到,美國人要想盯住你呀,要想知道你的時候,你沒有任何事他不知道的。這個方面你什麼總統、什麼樣的國會,誰都無權影響他。

這是美國真正的最偉大之處。決策、情報、政策、權力必須在製衡當中進行,而且在製衡當中又給了你一定的絕對授權。這就是為什麼中南坑永遠不可能出現美國這樣的將軍和美國這樣的總統和美國這樣的國會議員。

因為一切都聽黨的,黨一切都姓習和王,權力完全私有化,權力集中化,集中後私有化,私有後的一個人獨裁化,現在兩人獨裁化。哪有人講真話?講真話的人能到你身邊嗎?權力沒有製衡,權力更沒有被充分的授權,不可能發揮每個人的特長和能力,剩下一批全是馬屁精、全是庸才、全是騙子。

最大的兩個馬屁精,影響權力最大的,不是四個,我說錯了。咱先說兩人吧,王滬寧、楊潔篪。所以楊潔篪和王滬寧能把習、王拍馬屁拍到旁邊人都暈。大家記住,如果一個人放屁,能把旁邊人臭倒了,這是正常的啊。這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放屁能把自己給暈過去,臭過去,這個屁不簡單了。人家楊潔篪、王滬寧能把所有聽著的人,包括習、王本人,能給忽悠的暈倒不行,像在夢中一樣,連他自己也在裡邊暈,也是面露紅光,面露喜色,有微暈之相,你說這是什麼境界啊?

一個國家的大臣,一個思想的大智庫,能把自己的皇上,二皇上給忽悠到暈,天天像喝醉酒一樣,微醺的感覺,臉范紅光,臉蛋都紅了,還能把自己給忽悠的臉都泛紅光,微醺的角色,你說這個政權還有救嗎?剩下他下邊的人還能有有本事的嗎?一切都是假的!

伊朗事情,當我聽說楊潔篪,我聽說總參副總參謀長,我聽說作戰部已經到達也門和敘利亞,到伊朗去,準備中、俄、伊開始巡演的時候,我給大家說過我就興奮到不行了。

當對台這件事情,選出來說王岐山對台、對港,王岐山要起關鍵作用。然後軍隊的某人出來,包括國安委幾個人出來以後,一說出來,包括孟建柱在裡面全面參與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中南坑將被填平。

這就是戰友們,我們現在這個爆料革命進行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大家看一看。

香港打開了滅共的走向地獄的第一道大門。上海西郊賓館,嚴格講那也算第二號小門吧,非正式第二門,大家千萬別小看了。西郊賓館那一天的較量已經讓美國所有人明白了,原來他們想玩我,玩我們,那咱陪他玩。孫子不戰而屈人之兵,哈哈,不開戰,能把對方給消滅,川普總統明白了,我也跟你玩。那個時候已經是注定了這場遊戲是已經開始了,可別小看那個西郊賓館,西郊賓館那個故事很大。

但是正式的大門就是台灣,真正的開啟了滅共的第二道大門,向他們打開了地獄大門。而且這兩個門誰想關上,誰想把這個門關上或影響這個門開的速度,或者說是試圖使這個門來扭轉這個局勢,共產黨不走下去絕不可能。

香港現在發生的人,在監獄里關著的上萬個人,死掉的上千個人,被強姦、被輪奸的人,還在大街上那些冒充香港警察的共軍土匪假警察和香港多少個家族財產被威脅,四大不要臉,骨子裡面也是恨他們的,怎麼收場,是不可能的。他回不到他的2019五月份去了,六月份更不用提了。

台灣,他想回到2020年的一月之前是絕不可能了。

以共滅共,大家你們會看到,有些人說以共滅共是天真,那是你太無知,你天真?你懂什麼?有人給我發的信息,我都賴著給你說這個。要么你是五毛,要么你不長腦子,這我就不想理你了。

以共滅共,不僅僅是文貴的這種戰略性的想法和目標,我可以告訴大家,今天我會告訴大家,這是中美貿易戰當中核心的戰略和戰術。就是以共內部之亂,以共內部的對貿易協議的這種所謂高層設計的對美政策來對付中共。我今天第一次告訴大家。

川普總統也推了吧,孫子兵法他也知道。我曾經跟美國朋友說過,對付共產黨最好的辦法,共產黨用左拳你就打左拳;他用右拳你也打右拳;他伸左腿你也伸左腿;你千萬別伸右腿,你陪他這樣玩。我說這個情況下你不會輸。直到他打到最後,順著打打到他沒有力氣了,他自己坐在地上撒潑、給你耍賴、求饒,我說你千萬別靠近他,他可能突然間給你來個窩心拳啊,捅你一刀啊,我說你就遠離他,讓他哭夠、撒潑夠,然後讓他徹徹底底的自己結束。

我們戰友們非常敏銳,從以上我給大家分享這些信息,看看我們路德先生、路江談、路安談,重磅中的重磅啊,那都是有道理的。路德先生不是神,老江也不是,江財神也不是神,安紅女士也不是神,但是他們的節目歷史會證明很多都是對的。很多都是對的。

說到這的時候,戰友們再去看一看,所有海外欺民賊,這幫王八蛋,過去幾十年幾乎所有人,包括打著六四名義的吃人血饅頭的人,無不到台灣騙錢的。吃台灣飯,連郭寶勝這個爛仔、還有傅希秋這個爛仔到台灣,你給台灣做過啥?還有李偉東那個爛仔流氓。

這一次如果在台灣選舉當中和香港運動當中,大家沒有鬧明白到底誰是真的反共和滅共的,咱們自己真的得摑自己臉了。從這兩件事情,不要說別的,你們就會看出來,這些欺民賊,你們要意識到,當讓你不舒服的蝨子咬你的時候,他並不是說老虎咬你讓你疼,蝨子盯你的時候也挺難受。

你不是說得了癌症就死了,你得了皮膚病,你也很噁心,很難受。這幫欺民賊,吃64血饅頭的人,在海外代表全中國14億人民的所謂精英民主人士,就像我們這個民族和中國14億人民身上得了幾塊皮膚病,很爛,流黃水的病,和幾隻臭蝨子,叮得你難受。

這些人幾個統一現象:全部反川普;全部不支持香港的運動,把香港定義為所有都是暴力份子、流氓,要么就該收手收手,就香港人你就別嘚瑟;對台灣,堅決不支持蔡英文,堅決支持韓國瑜;然後一定砸郭;再一個,沒有一個人說出來滅共。

我們是第一個提出來“滅共”的,在全人類到現在為止,就我們一個,獨此一家,原創。這個誰也別跟我們爭,到現在還是獨家門戶生意。滅共,不圖賺錢;我們是公主開窯子,不圖賺錢圖快活;就是圖舒服,就是想滅共。

戰友們,我們從這些事情再分析回來。往回看三年,我們的爆料革命的“郭七條”和“唯真不破”、“正道主義”、“以美滅共”、“把滅共的戰場拉向國際”,最後要“以共滅共”,追求的目標是“實現喜馬拉雅”——就是一個真正的受權力監督和製衡的,由人民選舉出來的一個政治的、正確的、光明的、真實的一個政權,是由法來治的,依法治理的國家;和一個國家人民有信仰的自由,不光信錢、不光信拳頭、不光信謊言。信仰的自由,相信因緣輪迴、相信上帝、相信天主、相信耶穌、相信穆哈穆德、相信釋迦摩尼、相信菩薩,這多好啊。

現在我越發現,我們每句話、每個行動,都是戰友在電腦前熬了十幾個小時,和戰友們的集體智慧,和上天之間的呼應的結果。你想不高興,你想不愛自己都不行。你真的就越來越想:我們怎麼做了這麼偉大的事兒啊;哎呀我們怎麼做了這麼正確的決定啊;哎呀,我們咋這麼乾淨啊;哎呀,什麼力量在讓我們這樣,這好像我沒這本事啊;我怎麼能做出這麼偉大的事兒啊!戰友們,然後上天,仰視上天,原來在那兒,有一個力量在支持著我們。

我們從爆料革命到現在,關於政治事件,沒有錯的,判斷沒有錯的,我們不是預測,我再說,我們是情報。

我現在再分享一下,我這次在洛杉磯,每次開會,每次見人,今天跟戰友,沒辦法向你們分享我在洛杉磯那種感受。每次會議,戰友們你們絕對不敢想像,爆料革命在世界的影響有多大。我昨天放出個視頻,我去那個Stevennoriqi 見那位陳先生,叫莊Chen,他叫莊Chen 我們這二三十年了,絕對是美國這幾十年,時裝界最牛的人。所有的華爾街,所有的好萊塢,都在Rodeo Drive名店街,沒有人不在那兒花錢的,全人類的明星、名人,沒有不到那兒花錢的,每個地方都有故事。文貴這幾十年,作為最早的,就像陳先生,我是唯一的中國人到他們那兒買東西,到現在。

現在回頭你想想,當年我剛出來做視頻的時候,欺民賊說郭文貴穿著個白襪子,郭文貴穿的鞋不好。你大來爺的,欺民賊,我簡直,我當時快笑噴了。我穿這衣服的時候,你都不知道這叫啥,他到現在連打底褲都不知道,還批評我穿衣裳。批評我穿衣裳,大家覺得笑不笑話。

但是從那裡我們看到,就連陳先生都告訴我,他哥哥在香港說我是英雄,說是他全家的英雄。他現在的義子,還有家裡的人說,郭先生你一定要回去,要當中國的第一個總統。旁邊兩三個美國人都認識我將近三十年的,說郭先生,我們看你視頻,你一定要回去當中國總統。我去參加演講這幾個,沒有一個會上不高呼讓我選中國總統。最讓我驚訝,這些都是美國人啊,都是美國人啊。我真納了悶了,我說我這普通話都講不明白,你說你們咋能聽得懂啊?都聽懂了。

我告訴大家,我說我向大家發誓,我要當中國總統,我萬死。我用英文講了很髒的詞兒,我在這兒就不講了。我說千萬記住,我說我寧可去要飯去,我都不會去當政治家。我恨死所有的政治,我不喜歡任何政治家,我不想和政客打交道。

但是爆料革命的“一切都是剛剛開始”、“今天你健身了嗎”,都是朗朗上口。

更讓我得到意外之收穫,我給大家舉個例子。現在全人類的潮牌都是在好萊塢,在整個Sunset Boulevard在那幾個街上出來的,全部潮牌。不管你歐洲的、日本的,你潮牌必須到這兒來,他有幾個集合店,然後在那塊兒擴散,好萊塢一穿,你火了,好萊塢一穿,你火了。全世界最牛的設計師,巴黎,都被LV M&H,就是LV的老闆,LV的老闆控制了五十多個品牌,包括愛馬仕他已經超過25%了,什麼Lauren-piana呀,迪奧啊,Slim啊,這都是他們控制的,56個品牌,世界全部壟斷。他壟斷了世界上所有的最牛的,巴黎藝術學院的所有的設計師,包括意大利的,也有些英國的,美國也被他們控制。

但是只有第二個,跟他們對抗的一級,就是現在在好萊塢,就在比佛利。這些年輕的潮牌設計師,和來自歐美不被他們控制的潮牌設計師,在那裡聚集。所以你能找到,就是有幾樣最好的,而且都是那品牌都是最unique,最唯一的都在那兒,都是天才。

這些當然都是給我做衣服的,都是我朋友。第一次現在提出來:郭先生,我們看到了你給發的郭戰裝的衣服,做的很好,但是你畢竟不專業。我們喜歡你的品味和你的感覺,我們有建議:能不能你提要求,我們給你設計,全部是只給你們戰友的,而且我給你的這個價格全部是最優惠的。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其中有兩個品牌,我現在不在這兒說,未來我會告訴大家。每一年我買他十雙到二十雙鞋,這一雙鞋大概都在八千到一萬美元。每款鞋也就是做個十雙二十雙,全世界。他們從來不可能打折,沒有任何打折的。能買著就不錯了。

那麼說郭先生如果你讓我給你們戰友們來做,這個鞋我給他打折扣,30%的折扣,只給你戰友,只做給你戰友。哇塞,我很驚訝呀! “你嚴肅的嗎?”“嚴肅。”“認真的嗎?”“認真。”

這些人都是個性很強,根本不在乎什麼你有錢你有權,根本不在乎。好萊塢再大的明星穿他們的衣服,你照樣付錢。能不能賣給你,那還是看你的面子,沒有什麼免費這麼一說,都是從來不會打折。中國多少老闆,富二代、官二代,人根本看不起,不給你。

我說你這樣的話,你就太有意思了,那我問為什麼你要這麼做?所有人給了我一個答案,說:我們看到了爆料革命當中所有這些人,都是真正無私的,真正有信仰的,而且都是非常文明的,我們願意成為他們的一員。

戰友們,現在最起碼有20個世界上最潮的品牌,最起碼有一半,可能要加入到這個隊伍來。戰友們大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我們爆料革命,將絕對成為世界上最時髦的、時尚的最最先鋒。

你們擁有的,別人沒有,你們擁有的還是世界上最便宜的,那些欺民賊天天得躲在廁所裡哭。

戰友們,爆料革命的力量,已經影響到了不僅僅是政治、軍事,他已經影響到了世界,包括美國最高端的各個領域,政治、經濟、軍事,已經在全世界遍地開花,無處不是我們戰友啊。

就在這回洛杉磯,就能讓我感受到這樣。我去了一家公司,是軍事公司,他也做防彈車,廠間並不大,但是做美國現在唯一一家私人和軍事,就是私人的軍工企業,做這種高級防彈車。我去了以後,我說我先借個洗手間,洗手出來人家,咵,“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喔,很驚訝!人家打開電腦,上面電視上我們的爆料革命,我們很多戰友的節目——當然是英文最多——在上面全都有。

這種影響太大了,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中共中南坑人的名字,就是因為爆料革命。而且我見到的所有這些人這次,沒有人不去佩服香港人的。好多人跟我說: Miles,只要能夠幫助香港人,請告訴我,我們願意做一切能做的事情。這就是美國人的偉大,遠在萬里之外,他們關注著,他們知道誰是正義的。

你知道,這個開會的一屋子人站起來的時候,他們用手指頭突然間(做動作),很難形容那個F那個CCP,F那個CCP……那種嗡嗡的聲音。戰友們,真讓人熱血沸騰啊。那一刻我真想讓戰友們聽到,這些正義的,人家沒有任何利益圖謀的……當我們談到台灣的時候,所有人都說:台灣絕對不能輸,台灣絕對不能輸。這是為啥美國人民的覺悟咋這麼高呢,絕不能讓共產黨贏,絕不能讓共產黨贏,台灣絕對不能輸。

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這不是請功啊,我們在背後做了太多工作了,我們有太多戰友,無名的英雄在台灣這個事上工作了,我們就不要成為共產黨的把柄,我們不去說,我們只做不說,而且做完也不說。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們看到爆料革命走到今天的時候,我們的6月4號要成為新中國國慶日的時候,看到香港和台灣,包括在中東,伊朗和中、俄、伊的聯合的時候,我們再看到國內的經濟、民生、金融領域,以及共產黨在全世界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時候,我們在一系列的事件當中我們要反思,我們要冷靜,我們一定要知道自己我們要什麼,我們一定要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

不管多麼牛的人物,你都會成為過去。只有一個它永遠不會過去,那就是,真正的讓這個國家富強、強大,人民安居,幸福的政治制度。

蔡英文總統四年後她也回家了,到那時候是好是壞,那是四年之後的事,但是台灣這個民主制度是存在的。香港人民以死相拼,要的就是現在台灣每個人都擁有的一人一票的權利。對香港人民那是多值錢啊,台灣人民這次珍惜地、良好地使用了這個偉大的權利——一人一票的權利。

但這4年蔡英文總統能不能做好,她有沒有魄力,她做不好她會遺臭萬年。真的,她這次要不做好這4年,沒有什麼行動,晃晃蕩盪地,天天讓大家吃白菜、豆腐,她遺臭萬年;她今天有多輝煌,未來會有多糟糕。因為這些人對她充滿了期望,你不能對共產黨開戰,但是你最起碼在台灣安全的情況下,盡其所能地要讓台灣經濟強大,讓台灣人民更加獨立,要讓台灣人民和美國、和香港人民、和西方支持他們的人民勇敢地站在一起。她必須有最高效的、最高質的、最有智慧的、最有政治水平的行動,你才不辜負這些選票和全世界對她的支持。

她應該明白:不是她贏了,是共產黨輸了。這個選舉跟國民黨、跟民進黨沒毛線關係,這是中國共產黨和美國為首的兩大利益集團的較量,是一個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民主社會的較量。誰在當民進黨的人,陳水扁在那兒當,比她贏得還多,陳水扁估計得90%贏都有可能。李登輝在那兒也要贏,更贏。賴清德在一樣贏。但是這四年你幹不好,民進黨會輸得非常慘,今天你有贏的多大,未來你就有輸的多慘,甚至遺臭萬年,絕對民進黨這四年哪一天干不好,你都要付出代價。

在未來幹不好的時候,絕不是台灣人民所謂選舉給你選掉,是全世界人民唾棄你。是因為這些人支持台灣的民主,是因為恨共產黨,所以不是你蔡英文贏了,也不是你民進黨贏了,是共產黨輸了。是香港人民贏了,這是個起碼的常識。

那麼我們爆料革命,我們要深刻的意識到,歷史給我們帶來的機遇。現在我們爆料革命單憑我們贏,那是絕對不可能;但是共產黨輸了,我們就贏了。共產黨在哪輸了,他在香港輸了,我們贏了。他在台灣輸了,我們贏了。他們在中美貿易談判,他們輸了,我們又贏了。他們在全世界失信,沒人相信他們,我們贏了。

他們在全世界人民面前逮捕200萬新疆人是不是,搞宗教迫害,在內部民族政策,他們輸了,我們贏了。在內部經濟日趨直下,私營企業公有化,國家權力私有化,私人企業完全給公有化之後再私有化、掠奪化,他們輸了,我們贏了。民心在國內每天都在變化——不能說絕對的絕大多數的民心——絕對是不相信共產黨,誰贏了?我們贏了。

海航事件他們造假,給我們的搏鬥,他們輸了,我們贏了。只有讓共產黨輸,我們才能贏,我們贏是不可能的。

我們要贏,第一、要堅信我們的信仰,就是唯真不破,滅共是我們的使命。只有讓中國人有一個法治的、信仰自由的社會,中國人才能成為世界上受歡迎的族群。

我們的子女才能在全世界得到公平的、受尊重的和對等的待遇;我們的子女、妻兒老小不被陳峰、王岐山等雙修黨雙修;我們的子女不會像香港陳彥霖母女一樣被強姦、被殺害;我們的錢財不會像郭文貴一樣,和馬雲及馬化騰一樣,和N個中國企業家一樣隨便被掠奪,被國有化後再私有化,以國有化的名義再私有化。

只有這樣,戰友們相信這個的時候,沒事兒的時候,你抓抓身上的蝨子、打打欺民賊,是不是?把身上的皮膚病咱抹抹,別噁心人,太噁心人啦!別影響華人的形象。

你說這族群,中國人出來了,臉上帶著一臉皮膚病,長一臉牛皮癬,人家誰待見你,誰跟我們擁抱呀?谁愿意跟我們在一個桌子吃飯吶?這就是海外欺民賊,代表了中國人,一臉牛皮癬。然後,還有那個代表我們的政權,褲衩裡面頂了個擀麵杖,人家不覺得我們是笑話嗎?

所以,我們必須把代表我們的那幾座大山,共產主義大山,海外華人被欺民賊給代理的這種大山,徹底給他移掉。這種虛假主義必須給他滅掉!我們把欺民賊、共產黨,把這幾個問題解決了,把臉上的皮膚病拿掉,人家就會待見我們。把褲衩裡面別著的擀麵杖拿掉,太笑話了,給他拿下去,自信地面對別人,我們會得到尊重。

這就是在海外維護華人的形象,在海外維護華人的形像是相當的重要,事關我們的子女和海外華人的未來。在洛杉磯我更加感受到,共產黨的滲透即將造成我們海外華人的巨大災難,我們必須制止。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說實話我們從台灣的贏上,我們該樹立信心,我們應該更加謙虛、更加低調,更加有效地行動,別變成口炮黨。既抓蝨子又治皮膚病,又打欺民賊。

同時,關鍵的是要讓共產黨在我們的唯真不破、郭七條,反對共產黨以黑治國、以警治國、以假治國、以貪治國的,這種戰略、行動下,讓全世界看清共產黨。

把全世界有正義、有良知的人們,這個國際戰場開闢好,達到我們最後,把共產黨內部的絕大多數有良知的人團結到一起。把那幾個很小的盜國賊,把他們給消滅掉,讓中國人過上有真正的法治和信仰自由的生活,讓我們的子女不在恐懼中生存。

讓我們所有海外的華人可以自由的出入於自己的國家,也可以進入到其他國家定居。並且,到任何國家都會受到尊重,像日本人一樣,新加坡人一樣,像香港和台灣人一樣,我們的黃皮膚在哪都得到尊重。我們不能在海外被他們操控的,我們中國人在這種生態情況下再活下去。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

爆料革命是我們每個人內心中的喜馬拉雅,你堅信了就什麼都不在乎,不堅信那就是痛苦,你堅信了那就會贏。但是這場爆料革命,不允許任何人有謀利之心。不允許有任何人有政治或利益上、名譽上的圖謀。你們誰有權利乾嘛,那是你的權利,但不允許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獲得私利。

頭兩天曾宏先生給我發了個信息,說有戰友對他說,要給他捐錢買機器。我嚴肅地告訴曾宏先生,我說曾宏先生我可告訴你,你不打著爆料革命(旗號)誰給你捐錢,捐也是他的事兒,我不管,我也管不著。

但是,你要得到爆料革命和戰友們的支持後,你未經我們……跟我們商量,你私下里邊接受任何人的捐贈,我一定砸你!我有言在先。如果我沒給你站台,你不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你跟誰要啥、誰給你啥那是你的事兒,他給你命、給你雙修,那是他願意,你願意就當仁波切去。

只要你以爆料革命的名義,把手伸向我們戰友的錢袋子裡,你就是我們的敵人,就這麼簡單。誰都有權……你做生意去唄,你開商店唄,你開夜總會唄,我們管的著你嗎?我們管你我們犯法。

但是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又把黑手伸向戰友的錢包裡,甚至還要在那塊兒騙戰友的色,那就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所以,為什麼我們爆料革命絕不允許有任何“我”,我的私利,我的個人目的、名義和權利。求求你!你千萬別在爆料革命當中有啥想法了。對你來說,對任何人來講都是災難,對任何人都是災難。

我們絕不是獨裁,也不是霸道,更不會搞什麼文化大革命,我們有什麼?何德何能啊?郭文貴說給誰報銷、捐款,我憑啥給你報銷呀?我憑啥給你報銷啊?你(參加)爆料革命,你應該給別人報銷麼?沒有!

這種天理、這種一些基本的道理,有些人都迷惑,這人不是我們戰友,我們就不要去理他。你攻擊我們,我們一定向你反抗。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從第一天說的,只要你攻擊了我們戰友,我們全體合作在一起,一定反擊!

如果你不攻擊我們戰友,你愛幹啥幹啥。你別拿爆料革命騙錢撈錢,你愛幹啥幹啥!你別把手伸到我們戰友的腰包裡,你愛幹啥幹啥!你別想著騙我們戰友的色,你愛幹啥幹啥!

我們的戰友就是沒有組織的,卻是最有組織紀律的,互相保護的,一個華人的大聯盟。這裡就是不能有錢、不能有色,不能有名、不能有利,更不允許有欺騙。就真麼簡單!

當然了,我給曾宏也說了,我說你在你的頻道裡邊打賞、廣告費,那我們堅決支持!戰友們中的任何人,只要你在社交媒體,你合法的獲得廣告費和接受打賞,都是可以的。但是,你私下里邊,以各種名義去騙人家的東西,或是要什麼東西,絕對是我們的敵人。

包括那天有位戰友跟他說,發信息說,我捐『法治基金』的錢是給你的,那這位戰友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你怎麼把捐給法治基金的錢給了曾宏先生了呢?三千美金你給他了,我們憑什麼給曾宏先生三千美金?我給他是我犯罪。

『法治基金』是美國的公益基金,目標非常清楚,是推翻共產黨的,我們怎麼可以把你捐的錢給他去?我沒權利,班農先生沒權利,凱爾巴斯也沒權利,對不對?這就是個起碼的常識。

我們買過上千部電腦、設備,給了戰友,這是我可以給的,這是我個人給的。但是,任何人在私下里邊去斂財,那是不可以的。但是這不是對曾宏先生有什麼意思噢!我只是舉例說明,舉例說明啊。

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爆料革命從開始到現在,在海外市場上,乃至整個經濟領域,凱爾巴斯先生已經形成了絕對的、不可推翻的、代表性的力量;就是讓中共的假經濟暴露於天下!

但是,凱爾巴斯先生是我們『法治基金』的主席,接下來他會有一系列的規劃,保護華人在海外的形象和利益。同時,在未來他也會給我們真正的,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帶來很多經濟的商機。那是陽光的,那是真實的、公平的,那樣的商機是無限的。包括未來推翻共產黨以後,每個人都有著巨大的機會。

中國的市場,中國的幾十萬億的市場,每個爆料革命英雄的未來,你們應該合法地、公正地、公平地同等條件下,你們在中國會擁有自己的財富,自己的商機,那才是大機會,那才是大財富。

包括頭兩天咱們這個戰友換匯,人家搞成兩個多億美元,兩億多美元賺了兩千多萬美元的手續費。這就是合法的賺啊,咋感謝人家,咱佩服。他要給法治基金捐款我拒絕了,我絕對不要,你必須自己擁有。

而且這位美國公司喜歡這個戰友喜歡的不得了,說這個人太誠實了。為什麼要跟他交易,他說當問他的時候,說你跟這位老闆啥關係?他說我跟這個老闆很特別。原因是這個老闆過去什麼什麼什麼,一說。他說我們倆是哥倆兒,為什麼當時我們倆成為朋友,後來我現在我幫他做這事。就憑他說了實話,提供了最真實信息,人家跟他做了,連著做了兩筆。接下來還要做,這都是無限的機會。

這是戰友們,我們的爆料革命會給戰友們帶來切身的實惠,大家可以做社交媒體獲得廣告費、打賞。未來就像我們這些品牌,潮牌全世界都給我們戰友們要是授權,給戰友們最高打折,戰友們多少人吃得到飯吶?多少人吶,排隊去買的所謂的買手往回倒貨,如果咱們戰友有這個權利的時候,哪個人不能賺錢?公正的、乾淨的、有尊嚴的賺錢。而且最大的錢就是沒有共產黨以後幾十萬億美元的市場。我們海外的幾千萬華人為什麼不能擁有?那才是真正的大機會。

親愛的戰友們,如果你有智慧你既能公平的,乾淨的發財,你還能實現你自己的信仰和理想,這多好!不要為了眼前的那點飯渣渣把自己的未來給犧牲掉。大家請看得遠一點,時間不會太長。這也不是說共產黨一許諾,欺民賊一許諾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很快你就得到驗證。為什麼你幾十年都等了,為啥等不了這些天呢,是不是?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的直播呀我就到此為止。我也不知道我講多長時間了。哎喲我滴娘咧,哎喲喲喲好傢伙。

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的直播咱們就到此,不耽誤大家了。

台灣,再次對台灣同胞致以最最高的祝福,致以最高的祝福和祝賀。希望台灣同胞要珍惜這個來自不易的最後的上天給予台灣的機會。希望未來的四年,絕對不允許共產黨的紅旗再插遍台灣,必須要把台灣的賣台賊徹底的清理掉。希望台灣真正的像,哎,這別說漏了哦。

一系列的立法,對待台灣通共、賣台的進行一系列的約束和懲罰。讓台灣出現一批真正的國際精英,能把真正的經濟帶回台灣。讓台灣成為和美國之間在亞洲和平的航空母艦。讓台灣人民在世界上得到像香港一樣的尊重和尊嚴。台灣這些年失去的太多了,為了錢,台灣幾乎失去了一切產業,一切未來,一切尊嚴。台灣一旦要是說這次輸掉,台灣真的就變成福建的台灣縣了,台灣省都不是。就變成台灣縣了,再過幾年就台灣鎮,就完蛋了。

希望蔡英文總統真正不辜負全世界人民和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和香港人民這種鮮血和英雄們換來的這個榮譽。希望能給大家帶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台灣,不僅要吃白菜豆腐,偶爾得給大家弄點牛肉、羊肉吃吃,是不是?早晚也弄點紅高粱酒。這才是真正的我們希望的小英總統啊。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現在我們一起為全世界人民,14億中國人民、台灣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香港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說實話今天很多話題,這幾天開會很多話題跟大家分享,這一說起來還得兩三個小時,大家都太累了。真是很多話,真是很多話題,這幾天經歷了很多很多事情,很多很多事情。對我們爆料革命來講過去這幾天真是太重要了。飛了那麼多地方,去了那麼多地方,見了那麼多人,太多話題了。

總而言之我覺得爆料革命進入新的時代,親愛的戰友們,沒有你們,文貴狗屁都不是,沒有你們爆料革命就將成了爆米花革命了。戰友們才是一切。從台灣看到了只有團結合作,順應大勢,聽從上天的使命,我們就一定會贏。

祝福所有的戰友們,祝福台灣同胞,謝謝!俺就不說了,浪費大家時間啦。

聽寫:【GM39】發布:【GM31】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1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