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怎樣把黨文化強加給香港學生

作者:品行

1997年香港回歸,對香港人來說是無奈的傷痛, 1997年6月30日晚很多香港人銘記那一刻,那天就連老天爺都在落淚,移交儀式在大雨中進行完畢,看著最後港督彭定康和家人離去,他的女兒淚撒現場,很多愛港的人也淚痕婆娑,包括自己在內。

在港的親朋好友都已移民其它國家,很多香港人在回歸的那一刻已對中共不信任,因為香港很多人是在中國被中共迫害,欺壓為了自由、活命逃到或偷渡香港,所以有一個名詞叫落來香港。

1997年,當香港從英國手上交還給中國時,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口能說一點普通話。

現在,二十多年過後,這個比例有所提高。

但對於很多人來說,普通話變成了一種象徵,香港“大陸化”的不安提醒。

香港理工大學的漢語及雙語傳譯教授陳瑞端表示,對於她其中一些學生來說,講普通話幾乎可能成為一種禁忌。

但就在人們越來越能夠用普通話交流的時候,香港的一些人正在對此失去興趣,甚或直接拒絕說普通話。

去年六月,香港大學一項年度調查發現只有31%的人說為自己是中國人感到自豪,比之前一年有顯著下降,也是自這項調查於1997年開始以來最低的一次。

因為孩子在香港出生,香港的文化、教育是我非常關注的主題。查閱過很多有關文化教育的資訊和信息。

認為中共在回歸後中共對香港有兩套機制,一方面在表面維護著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其實在實踐中,香港在回歸時就做了特殊的安排,另一套把中共的一切邪惡在往香港輸送。強制性的把一些不好東西給香港同胞。就像70年來中共潛移默化的給我們灌輸無神論一些,從文化教育上強加給你。

在回歸後的第二年,也就是1999年精心推廣(普教中)普教中:“(以普通話教授中文)”進行取消粵語講課,香港政府以培育市民的兩文三語(粵語、普通話和英語)能力作為最主要的語文教育政策,中文包括粵語和普通話都是學校課程的學習領域,而且中文課程教育改革一直成為教育局的重點。

香港課程在《香港學校課程的整體檢視報告》提出,要“在整體的中國語文課程中加入普通話的學習元素,並以:“用普通話教中文”為遠程目標。對香港年輕的一代或者一些家長加以洗腦。

因當現時的環境各種情況都不具備的影響,實行(普教中)行不通,被迫停止,但那些被共化的或者直接就是地下黨者,在2003年提出議案,當時有兩種聲音,一是支持普教中的人士認為,普教是為了能建立國民身份認同,主張學習中國的規範語言,作為學習媒體介紹語是必然是事,除加強國民身份外亦能建立國家意識。

相反,粵教中支持者則認為粵語教授古代經典和文言文會較為押韻,學生容易吸收而香港一直是以粵語作社會的主導語言,在缺乏社會實踐的情況下突然全面地推行普教中並不可行,在未有完善配套下推行計劃亦帶來隱憂和局限,如實行(普教中)時是否有足夠具備普通話資格、通過語文基本準試的教師。

特別是部分年齡較大的教師、普通話能力較遜色的教師堅決反對,而當時沒有培訓教師的普通話和一些基礎認識,加上師資教材等等這些是反對的主要議題。

到2008年利用政府公帑,再推出“普教中支援計劃”,為有意實行普教中的學校提供支持,分4期支持,共支持了160所學校,其中28所是中學,但結果是相當比例的學校以各種藉口退出此項計劃。一般普教中只於中學初中實施,高中課程因應“中學文憑試”所需要而再確定。

直至2012年後,德育和國民教育科成為爭議,這也是普教中當中的國民教育成分和教學成效問題和影響,才開始受到廣泛關注。

當時教育局2014年1月24日發表過一篇題為《語文學習支持》文章,文中說雖然《基本法》規定中英雙語為本港法定語言,但接近97%本地人口,包括部分香港新移民都習慣於廣東話(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指廣東話“非法定語言”,又指中國法定語言為普通話,引起很多港人不滿,關注普通話教學的組織,就此以(港語學)“粵語中文”去信時任教育局局長吳克檢指“在語言學上大家視粵語為語言,廣東話是粵語的標準語,定性為’方言’有矮化粵語的意思,促教育局澄清為何廣東話非法定語言。

(港語學)發動一人一信促教局澄清。這件事被報導,教局罕有回應,承認有關“廣東話”的註釋出現“含糊不精準的地方”,對引起誤會“深表歉意”,並把涉事原文“移除”。發動一人一信要求教育局澄清廣東話法定地位的“港語學”,批評教育局未就廣東話是否法定語言作出明確回應,而且當時還關閉網頁,這讓“港語學”覺得他們在“毀屍滅跡”,要求當局要作出嚴正澄清;而《兩文三語正面睇》內文僅稱事件是“註釋引起的誤會”,批評當局兒戲。

質疑及問題屢見不鮮

以普通話教學中文科的成效和後果遭到一些學者向學生質疑有很多聲音反對把語言教學政治化,把原有教育矮化現在也有不少學校反對或不推行(普教中)。

當時香港大學中文教育研究中心名譽總監,同樣認為香港語境以粵語為主,普教中使學生難在日常生活應用中文有研究指普通話教育未見成功例子,研究指普教中對改善語文能力的成效不大,說、寫方面成效更隨年級增加而遞減另外,國際教育成績評估協會“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顯示,(普教中)以普通話教授中文學生閱讀平均分,比非“普教中”學生低儘管如此,香港政府已投入大量的資源推動(普教中)計劃,並且有聲音批評港府花掉數億元、推行超過10年都未能為(普教中)的成效得出一個好的結論。

但未因此停止,香港政府近年急推普通話,香港粵語與普通話之爭一浪接一浪。

2017年9月新上任教育局副局長蔡蓮如,不少人擔心她強推(普教中)用普通話教中文。這些擔心並不偶然,當時為了配合她再加強進一步的推廣,黨媒輿論口舌有一篇文章(香港人說普通話不容剝奪)混淆視聽。

到2018年初,就有把(浸大)普通話豁免試是否過關,以及應否把普通話考試作為畢業資格,但可悲的是把校務糾紛上升為「港獨」

在(浸大)風波稍微平息之際,一篇文章(補一刀)再次嚴厲的把香港學生和不支持(普教中)的教師進行評譏:在這塊中國的土地上,普通話,怎麼成了三等公民?認為只有說普通話才有「做中國人的自豪感」。 〈淺論香港普通話教育的性質與發展〉

最近又有「粵語是不是香港人的母語」的爭議。香港教育局網站上刊登內地學者宋欣橋的文章是:淺談香港普通話教育的性質與發展,教育認為不能把粵語稱作「香港人的母語」,進而認為應該讓(普通話成為教學語言)。在議員與媒體三番四次追問下,特首林鄭月娥與教育局長楊潤雄都不肯說:香港人的母語是粵語”,用語言藝術,又只承諾(這一刻)沒有推行普教中的計劃。這進一步引起港人對粵語被貶低的疑慮。

學習普通話可以提高自己語言技能與溝通能力,這對學生都是有益的,但那些一刀切地把「撐粵語」視為港獨,說什麼,說粵語者就沒有:“做中國人的自豪論調” ,純屬為政治利益而扣帽子。

這一路的強行推廣和各種體制的滲透,四任特首都對中共俯首稱臣,給香港年學子強行的推廣中文,從身心感到中共在把黨的文化和專制強推給他們,從而使得很多香港人反感,本能的抗拒一黨專治,捍衛香港自己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在2019年6月返送中開始不久,6月14日,有一名叫徐焰國防大學教授、少將軍銜、軍事史專家、博士生導師的講話視頻,就能清楚看出中共從回歸或回歸前,中共體制以對香港同胞的仇恨,從他惡毒攻擊的言論,也道出中共仇恨香港人的原因。這也讓香港同胞,特別是年輕的一代學子冒死抗爭,對極權說不,捍衛民主自由,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用他們的善展現給世界看中共的惡。贏得世界的讚揚。 https://twitter.com/i/status/1139533195064406016

就在不久前香港80多名教師的濫捕,6月以來,香港逾6,000名被捕人士中,有約四成是學生,全港更是有超過300間中學都有學生被捕。

香港警務處處長也曾坦言,自9月開學後,中學生佔被捕人數由之前的28%急升至40%,情況令人擔憂。

大陸有關黨媒說:“首先是香港的教育者出了問題,其次是教材出了問題。

香港回歸需解決國家觀念,但由香港學校教師組成的人數達9萬,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早已“被反對派勢力把持,更成為一個鼓吹反黨、反政府的組織”。

文章還批評香港高校的學生會,認為其濫用言論自由,宣揚“港獨”,而香港高校管理者不僅不批評,甚至放縱,說明這些人存在嚴重問題,“是多麼無能與失職”。

這也許就是中共對教育界教師的一個秋後算賬。這也返送中殘酷對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等強攻高攻,勢必滅之行為的一個定論。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