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雙修與伊朗童婚是一對孿生魔子

作者:緣布施

在曆史的長河中,有太多的人類殘渣余孽與流弊,提到中國傳統文化很多人就想到裹臭腳,三宮六院等,以及在饑荒年異子而食;成吉思汗屠城後的食人元兵,清朝入關的大將軍一夜三子;大多數人看到三寸金蓮都會隔著屏幕掩鼻唾棄,你看到都是七八十老太太的臭腳啊,你沒有看過二八妙齡的三寸金蓮啊,那是變態的審美啊。一夜三子是一夜之間就弄死三個未成年的小孩啊,性摧殘啊,幼童是消費品啊,這都有史書記載的啊。但是這些都是曆史的流弊,不是中華文明的主流價值觀啊……曆史的反面有太多龌龊之極的事情。

人類天性就有破壞意識的種子,娈童就是人類極惡的一面,正所謂施惡者必被施,沒有文化信仰在艱苦中成長成功之人,往往由于心理的陰影,會導致變態的偏差,這種偏差,便是對社會、對人們始終有一種仇視的敵意,不相信任何一個人,更不同情任何一個人。愛錢如命的悭吝,還是心理變態上的次要現象。相反地,有文化信仰的人,他雖然從艱苦困難中成長,反而更具有同情心和慷慨好義的胸襟懷抱。因爲他懂得人生,知道世情的甘苦。而中共文革將幾千年積累的人類文明與文化信仰盡毀,所有的中國人從紅二代到一介平民都要從頭開始。

中共管理宗教是荒謬絕倫的,我個人對中共歎口氣都覺得多余,但是最近“雙修”與“仁波切”這兩個詞搞得全世界風言風語,搞得我“可是無關卻有關”,實在看不下去。真正的密法,在心理的行爲,道德的反省上,都是非常嚴肅的。一般人聽到密宗,都想到男女雙修,把密宗給糟蹋了,也糟蹋了佛法。任何一個宗派,都不是這麽簡單的。 一個修道人怎麽能損人利己呢?如果損人利己也可以成仙成佛的話,那世界上的人盡管做惡人好了。

雙修因爲牽扯的境界太深,我只能從邏輯上簡單一說,首先釋加牟尼佛出家前是個皇帝,天下的財富與天下的女人都是他的,那享受好了,何必持戒修行呢?這是大家要思考的問題?佛經說;心外無法;如果某個法用物理器世界的道具來修,都是南轅北轍啊!曆史上元順帝得了雙修法,結果以此作樂,鬧得一塌糊塗,曆史上名聲很壞。清朝的順治、康熙、雍正、乾隆都受過這些法的灌頂。所以,雍正沒有當皇帝以前住的王府,也就是現在北京的雍和宮,還供養雙身佛呢!歡喜佛就是這樣來源的。乾隆以後的嘉慶還有,以後就不知道了。康熙、雍正、乾隆對禅宗、密宗都很有研究,很高明。

雙修也是欲界天;天人的修法。雙修的原理是“以欲除欲”,或者用中國禅宗的話講,叫作“以楔除楔”,就好像一個釘子釘在木頭裏取不出來,再拿一顆釘子釘進去,就可以把原來那個釘子打出來了。欲樂定與拙火定有很密切的關系,衆生都在欲界之中,性欲發動的時候就是拙火在動,但是一般人認識不到這一點,無法把那個性欲的衝動化掉。再次強調雙修這一切都是在觀想中完成的。

至于雙身佛像,這是過去在信息封閉時代;修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看到,現在科技信息發達,大家都隨時可以看到,看到了什麽?看到了佛抱個光著身子的女人!用現在的流行語說:一臉懵逼狀態……這裏插一個笑話;有個夫妻買了一塊榴蓮,爲了避免家裏串味,兩個就躲到衛生間去吃,正好孩子醒了尿尿,看到此景,大喊,啊呀呀!你們倆偷著吃屎也不叫我。現在誰是那個孩子?要參一下。雙修佛像是慈悲與智慧的表法,但是爲什麽用這麽刺激的畫像表達啊?這就需要你參了。因爲人是從愛欲中來,你看到雙身佛像聯想到的是性交,你就是凡夫,就是反照你無始劫以來的愛欲串習,這個話題太大了,只能蜻蜓點水說到這裏,要想深入下去就得去看《禅密要法》。你只要記住《楞嚴經》這句話:“若不斷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只名熱砂。”就是了。

至于性摧殘妙齡少女,這些都是中共某些幹部的愚蠢變態行爲啊!與佛法無關啊!我一聽就知道中共的這些幹部走上了魔道,佛說的不淨觀,白骨觀以及雙修都是觀想啊,從內心觀想完成的,心外無法啊!佛的本意是觀察物理世界一切皆空,用不淨觀,白骨觀這個方法脫離物質世界的困擾,來熄滅貪嗔癡;不是觀光與觀望啊,這些笨蛋還把人真的殺了,把人家子宮掏出來,把人解刨了,把白骨扒出來,吃屎吃尿,吃屍體,吃女性的月經汙穢….哎呀,我的外婆啊,我的媽呀都不行了;中共的這些幹部真是笨蛋中的壞蛋啊,壞蛋中的雙黃蛋啊!這些瞎搞雙修、采補的中共幹部,把那些雜質引上來,看上去都是紅光滿面的,但是紅光中帶著紫色、黑色。一般人不知道,看見黑黑紅紅的,臉上發光,還以爲這家夥有道呢。這些人的臉色就像油沒倒幹淨的炒菜鍋,油光油光的,是凡精之氣。這樣修雙修、修采補是往魔道鬼道上走,死後還要下地獄啊。

中共開大會的時候,電視掃一眼就知道多少幹部在變態雙修,很多玩女人,玩政治玩的氣血兩虧,面如死灰,正所謂孟子曰;城府深時心無歡。沒有一個看著正義淩然,智慧泰然的,全部都是陰森森的僵屍面孔,中共是全軍覆沒啊,這就是落後體制的果報!他們還不知道自己是南柯一夢的屍陳余味了,正如《西藏生死書》說的;人人必死無疑且死無定期啊。太陽要下山了,火要滅了,又擁有極大的權力與財富,這種欲罷不能的執著,當年秦始皇也是如此啊,荒唐至極的瞎搞一通,無可奈何的走了,建了一個舉世無雙的墓穴,最後被中共挖了搭個棚子收錢,偶爾還有人往裏扔個礦泉水瓶子。可悲又可憐啊!

中共的幹部好吃的也吃膩了,一頓飯幾十萬,不在話下,女人也玩夠了,政治也玩不下去了,十幾億老百姓也玩殘了。終有一天發現物質享受不過爾爾,正如莊子雲: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爲什麽幾千年來;上到皇帝下到凡夫,文人墨客,包括現代的大科學家,愛因斯坦,喬布斯等都在學佛?學佛不是佛學,菩薩講的妙觸之樂是什麽?都想得到啊!正如詩雲:終日奔波只爲饑,方才一飽便思衣。 衣食兩般皆具足,又想嬌容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無田地少根基。 買到田園多廣闊,出入無船少馬騎。 槽頭扣了騾和馬,歎無官職被人欺。 縣丞主薄還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 作了皇帝求仙術,更想登天跨鶴飛。 若要世人心裏足,除非南柯一夢西。

中共集體有一個通病,懂個皮毛以後一定喜歡表現出來。上面太自見了,下面就無人才可用。下面有才幹也發揮不出來,都唯唯諾諾,領導就得自己辛苦了。這還算好,最討厭的是“不知而作”,自己不知道,又硬充內行,那就更嚴重,後患無窮,這也是獨裁國家科技,學術等普遍落後的原因。

當中共把中國的宗教生態破壞後,傾巢安有完卵,什麽藏傳佛法,活佛,密宗,仁波且,南懷謹等無一幸免成了討伐的熱詞,這是劫數,正所謂;縱有千百劫,果報終須還。爲什麽中共的幹部都會偷偷摸摸的學佛?因爲量子科技打破了中共執著的唯物主義。科學越發達越證明佛的話是真的,當物質富足達到極限狀態後,人的根本問題就來了,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什麽是“形而上”?就是宇宙來源的問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先有男或是先有女?究竟這個宇宙萬有是誰創造的?宗教家說是一位主宰創造的。哲學家就問這個主宰是哪裏來的?創造主宰的又是誰?假使創造主宰的是主宰的媽媽,那麽主宰的外婆又是誰?哲學家是一路追到底的。討論這形而上的道,就是“本體論”。正所謂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說不清楚,只能證,只能參悟,如果你懂了和不懂得人說,就是對牛彈琴,漫山遍野的鮮花,在中共的眼中不過是飼料。就像巴菲特說投資是藝術,如同對一條魚說站立行走的感覺,沒有意義。

伊朗童婚就是唯物主義披上宗教外衣的變態行爲,所謂政教合一;是一種宗教病;是獨裁者的心理極端與刻薄。曆史上有許多領袖,譬如明朝最後一個皇帝崇祯,他曾說過這樣的話,朕非亡國之君,臣乃亡國之臣。但是老實講,崇祯是亡國之君,爲什麽?刻薄,多疑。一個當領袖的,刻薄多疑就完了。所以刻薄多疑太過了的人,有不值一談的那種怪心理就起來了,就變成了心理變態。宗教狂的人就是這樣,對自己要求嚴格,對別人要求也嚴格,整個伊朗女人都黑壓壓的一身袍子,國家處在極端主義中,獨裁者“尅核太至”這個毛病很嚴重。中國過去文革時期也是如此,只是宗教改了毛教,因此,宗教心理病是很難醫的,在西方醫學裏頭,宗教心理病幾乎沒有辦法治療。研究心理學的人,或者研究心理行爲的人,或者有研究心理醫學的人,千萬注意。“尅核太至,則必有不肖之心應之,而不知其然也。”甚至于獨裁者莫名其妙地心理變態起來自己都不知道。以至于童婚這種極端的罪孽,成了富貴人群的消費品,引誘士兵爲其當炮灰的獎勵品,這種極端的行爲與毛時代的階級瘋狂是異曲同工,極端主義國家的病根就是;富而不貴,富而不仁,富而不均。古人雲:不患寡而患不均!今天的伊朗極端主義就是曲解了伊斯蘭教,拿伊斯蘭教義做工具統治國民,讓孩童排雷,等各種極端行爲;成了爲獨裁者犧牲與服務的奴隸,今天的伊朗奴隸制都不如。

伊朗獨裁者是如何曲解教義的,比如“聖戰”,聖戰是與誰而戰?一個偉大的伊斯蘭宗教淪落成了獨裁者的工具與玩物,所謂聖戰是與自己而戰,類似中國大學之道的“格物致知”,與物質格鬥,聖戰是戰勝自己的貪婪,愚昧,嗔怒,不是抱個炸彈去炸別人啊!中國人說的心兵難防;時時刻刻反省自己就是聖戰。

伊朗今天走的邪路就是中共向往的路,因爲中共的“毛教”意識形態已經崩塌,中共高層有兩派,都想政教合一,一派想利用密宗,先從上層搞起,邊修邊改教義,最後達到伊朗那樣極端的政教合一。但是被爆出來變態雙修等醜聞。還有一派更邪乎,在修煉密宗失傳的“奪舍法”,什麽雙修法,換器官都是小兒科了,中國有句詛咒的話,“死無葬生之地”看看今天中國有誰一直沒有下葬?只要肉身沒有葬,中陰身就在漂浮,我真是敬佩那些去某某紀念堂的人,他們去了靈魂就被魔王的中陰身;用奪舍法或多或少的攝受。這也是有些人有很高的知識結構還是很糊塗。看看中共的領導,站著說話腿發抖,拿著稿子念白字,說話結結巴巴,磕磕絆絆,說的話正常人聽不懂,黨八股文,用常識來看這都是有問題的,這些魔子魔孫已經被魔王的奪舍法攝受,成了僵屍木偶;今天的中國人有沒有一種文革的感覺,中共中毒已深,中共的高層共修奪舍法,但是激活了魔王的中陰身也在修,大魔王有大神通,如果不把魔王的肉身消滅,魔王的中陰身會附生一直禍害世界,看看俄羅斯把列甯燒了,慢慢就解毒了,至少也是僞民主,學術自由一點。再看看朝鮮。奪舍法說白了是靈魂擠占法,中國的某些高級官員軀體已經被魔王擠占;血液都變色了,最典型的就是鬼王再來,你們猜猜是誰?一個賣假貨的,你一看他的面相,你一生都忘不掉,甚至有孩子整容模仿他,其實就是中了蠱毒!我也只能講到這裏,說多了你也不信,等中共滅了,一定會揭秘。姑妄言之姑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

因爲我們的民族個性不仁不義,不忠不孝,仁義禮智信都非常缺乏,所以儒家的大醫師孔子、孟子開的藥方就是仁義。可是我們的社會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照樣地存在,所以說藥方有,也吃了,可是病沒有治好。西方人是自由主義、個人主義等等,所以耶稣在西方,基督教開的藥方是博愛。並不是西方有博愛,我們沒有博愛,因爲西方個人自由主義思想發達,不免就自私了,所以他開的藥方是博愛。宗教家就是醫生。至于印度這個民族,到現在還是不平等,四種階級非常分明。譬如我們大家這樣坐在一起,在印度的話,種姓不同,階級不同,絕不可能坐在一起。甚至你坐過的位置,他都不願意坐,很嚴重。所以釋迦牟尼佛開的藥方是平等,種性平等。

中共已經明白自己快完了,文化信仰毀了首先就是把自己毀了,當你統治的都是極端主義的人民,最後他們吃不飽,仇富等惡緣內攪一定會首先埋葬中共,中共這次急了,內憂外患,六神無主,美國已經把中共逼得褲子快脫了,這時候中共想起了中華文明,要恢複中華文明,文化信仰都篡改了,文字也山寨了,文字改回去就會與民不便,死的更快,不改就無法恢複,文字是根,信仰是枝,文化是葉。所以中共只有一條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主動改制,把權利逐步過度給人民,最次留個全屍,算不定還是個戈爾巴喬夫,蔣經國等混個偉人做做,因地而倒,因地而起啊。棋下的再大也是一盤棋,正所謂;松下無人一局殘; 山中松子落棋盤 ;神仙更有神仙著; 千古輸贏下不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28908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6843/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