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7日文貴直播談:中共把中美貿易戰當成內鬥工具,華人要跳出中共的孤島現象,台灣請選蔡英文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538277

尊敬的戰友們好,現在是1月7號文貴報平安直播。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我們的報平安直播大概在二十五六分鐘左右,因為接下來我還有一系列的約會。約會不是和女朋友約會,是開會。

親愛的戰友們,大家可能看到了,路透社也好,包括美國的幾個網站都登出了中美貿易協議。 《環球時報》,以及白宮的所謂內部消息,都說中美貿易協議可能又要黃了。就在前天和大前天,也就是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和華盛頓來的朋友在開會的時候,都討論了這個問題,他們都在擔心這個協議要簽。我一再告訴他們,協議籤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我們希望它簽,真的是祈禱他們能簽下來。這個意義在哪裡呢?這個矛盾性在哪裡呢?

因為共產黨簽了就是自殺,所以他不會跟你簽。為什麼我們又祈禱簽呢?因為他簽了他就自殺,減少很多損失,為啥不讓他簽呢?所以從第一天起,我們就旗幟鮮明的說出了,所謂的中美貿易協議,就是個荒唐荒謬的笑話,一定是這樣無果而終。但是我也跟很多戰友說過,這個貿易協議的談判,會導致習王與川普總統之間個人最後的一個撕裂,翻臉。

大家都知道,都在利用中美貿易協議,想拿到自己作為政治家,和兩國的元首想要的東西。但是,這不是你一個人說的算,這取決於雙方,這個一個綜合力量和隨著事情發展的環境,和你個人的政治素養,以及國際局勢的變化,才能導致的結果。

這個結果簽還是不簽,我和大家,還有美歐的朋友都說過,我說從目前看,看不出任何的理由和原因,中美之間的關係會越來越親密。只要不是越來越親密,他們能坐下來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幾乎就沒有。越來越僵,未來就給美國總統,川普總統在他關鍵的時間點上他要有一個選擇。當時還沒有被彈劾的時候我就說過,川普總統被彈劾(程序)的可能性在90%以上,被彈劾下台的可能性沒有,絕對不會。

這是一個大事件,這個事件對中美貿易的協議,會促使川普總統盡量有耐心的和中共來玩這個中美貿易協議,來保持和作為一個社會影響的因素,對美國真正的股票市場(真正的股票市場,因為中共沒有股票市場,那是賭博市場),有一個促進作用,可能會達到川普總統需要的。基於此,我認為他們非常有可能在這個事上互相博弈,貓和老鼠的遊戲。貓就是貓,老鼠就是老鼠。

另外一個重大的因素,那就是美國總統2020年11月份的選舉,這件事情發生的前後,什麼樣的事情,社會環境,國際大局勢的變化,都會導致這個協議可能是突然間的變壞,或者是突然間的又要簽,都會是戲劇性的。但不管如何,簽與不簽,對我們都是百利無一害,對他們是百害無一利。

這就是一個最基本的情勢判斷,任何人在這個問題上說出,像什麼《明鏡》何頻,像那些欺民賊,還有所謂的天天靠嘴巴吃飯的、不靠行動、只說不做的,這都是騙人的。誰要去相信了,那說明你有幻想。你相信了幻想,你相信了口炮,那你將付出代價,浪費你的時間。

從現在看,中共這隻老鼠和美國這隻貓,和習近平王岐山兩人對付川普總統,是以美國內部的沉默力量,以美抗川普的戰略,和把美國周圍的事情給點著,讓美國的內部和外部同時起火,也就是BGY方案和3F方案的聯合使用。這個戰略能否成功,大家已經看到了,伊朗的蘇萊曼尼事件,它絕對不是偶然的。在內部,它不僅能轉移美國總統被彈劾的事件,更重要的事情,它牽扯到了以色列,牽扯到了敘利亞,牽扯到了也門,牽扯到了黎巴嫩的真主黨。

更重要的事情是,伊拉克和沙特,還有UAE等一系列的利益,最後是牽扯到了中共的供油和能源的戰略。

同時和日本,整個馬六甲海峽,千萬記住,中東的油80%是通過馬六甲海峽輸入進來。它從霍爾木茲海峽出去,它去哪?它不去非洲,它只能去亞洲和歐洲,但是它都要出去經過馬六甲海峽領域。

馬六甲海峽和一帶一路,就是中共的生死之路,他們把生死之路,變成了一個搶劫之路。最後的結局,必將遭來被搶劫的所有一帶一路的相關國家同仇敵愾,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一個最基本的現實。

這是為什麼當時2013年的時候,我在英國出席一個秘密的聚會的時候,我告訴大家,接下來的10年20年,所有的抗爭就是共產主義與西方的資本主義,也就是大陸文明與海洋文明,也就是咱們現在所說的無信仰的共產主義和有信仰的天主教、基督教教徒的西方28億人口的文明的對抗,沒人能改變。對抗的結果就是一條,誰把誰消滅,不可能和解。

所以說,任何在這個大局勢面前所籤的協議,那都是短暫的,都是政客的利用品,最終都不可能兌現。

包括在巴黎的“全球氣候變暖協議”,大家看上去好像是個偉大的事情。可是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那不過是政客玩弄的伎倆。很多我們善良的草根和百姓們,我們一味的跟從。大家想過沒有,如果全球氣候變暖協議中共簽了,還有幾個大的污染國簽了,發起者是在法國,而且簽這個協議的所有的當事人他們都心知肚明,那個協議籤的結果是不可能被兌現的。

它當然是好協議,它當然是好想法,但能不能兌現,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共本身佔了全球污染的一大塊,美國是絕大多數。 事實上,全球氣候變暖協議受益者是全球,始作者是中美,最大的兩個禍害是中美!

可是中共它不想兌現,那美國能兌現嗎?一個不可能兌現的協議,不可能兌現的好協議,大家覺得它是“好協議”嗎?那就是欺騙天下。我們當然希望它簽了,兌現了,關鍵是簽了能兌現嗎?是不可能的。

所以當時我告訴所有的朋友們,我說你們一定要看到,這個協議是政客的政治工具,它不是造福天下的東西。不管誰拿來利用,大家都要心知肚明。

2014年3月17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習近平先生到了法國,進行演講,演講的主題就是《中國這個獅子醒來了》。中國這個獅子還很可愛,過去中華民族受欺迫,受打壓受迫害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大家記住那是非常震撼的一次演講,啊,當看到這個的時候,作為中國人也包括我本人熱血沸騰,熱血沸騰。

然後呢我就出席了再一次的在2013年那個組織的再次演講,各國政要,世界大金融集團,旁邊,我的旁邊我記得非常清楚我的左邊坐著一個中國唯一的跟我同皮膚的,來自中國最牛的一個企業家,因為這個組織是絕對不能說出名字的。我的另外一邊坐著一個投資了他最多錢之一的,老牌的英國大的銀行家,老人家也八九十歲了。

當時我談了個觀點,我說當大家看到這個習主席在法國演講的時候,中國人全之為之沸騰,獅子醒過來這是我們全中華民族的希望,但是我想知道的事情,這個獅子醒來之後,這個獅子他看管的是誰的利益,他將聽命與誰?

這個獅子它是吃掉我們中國人民的羊,吃中國人的羊,還是與西方挑戰的跟你們西方的叫西方的八國聯軍是狼嘛,是跟你狼群挑戰的獅子,還是說連你們的狼,連我們的羊都吃掉,這樣的獅子,這個定義非常準確。我說這個到底是什麼呀,大家討論。

我旁邊那位跟我同樣臉的這位企業家半天舉起手以後說,我要發言。我很驚訝,我從來沒聽過他講英文,結果那天他的英文講的特別好,雖然磕磕巴巴,但是意思大家都明確,大家平平點頭。他一直以來很少發表絕對的政治觀點,我是在那裡非常絕對。

他的觀點很清楚:說從現在看,中國人民都希望出來個強人,中國人民希望能解決,出來一個能解決中國現在體制缺陷和平過渡的強勢領導人。這前提是不能回到社會主義,不能回到文化大革命。中國要逐步的緩和的走向民主法治的時代,實行多黨製或聯邦制。但是從現在來看,從他個人和習主席,王岐山,孟建柱,當時他還提到了江澤民和朱鎔基,他個人交往來看,他說只一次的十八大之後和現在的種種跡象表明,中國可能會走向1932年的德國的時代。魏瑪共和國之後出現了希特勒,說這個一但民族主義,或者是利用民族主義的泛起,然後不去解決社會的貧富懸殊極大的問題,而是去拉仇恨,包括這個信號告訴大家,可能中共將在中國內部再次掀起“國際文化大革命”,那就是有可能主要是共產黨的老策略,拉仇恨,排外,他說他非常擔心。

然後他誇我,說文貴今天的這些觀點讓我刮目相看,然後拍了一下挺肉麻的話,當然了我也很舒服。

這個之後又讓我發言,實際每個人只能發言一次,不許發言兩次,大家集體又要我再發言,其中另兩個人願意把發言的時間給我讓我再說一說。我就談了另外一個觀點。

我說我希望大家關註一個熱點,我說現在香港距離所謂的一國兩制還不到30年的時間,我說大家去想一想共產黨會甘心的把香港交還給香港人民,所謂的30年的一國兩制會繼續下去嗎,我的答案是肯定不會!大家都是集體鼓掌,現在大家知道這個結果了。

另外一個我說要談到的觀點是,美國一但出來一個極端的總統或者帶有民族主義群像,或者說真正維護美國利益的一個總統,會不會改變美國這些年來的這個比較在國際上和平,或者說比較弱化的這種強勢政策,我的答案是一定會!

不管是美國哪黨,男的女的,哪個種族哪個皮膚的總統一但選上美國總統他一定會都對中共強硬!

我說對中共強硬的結果,一定從貿易下手。從貿易開始,就會逐漸到金融領域,科技領域,最後對抗到區域的整個戰略的這個對抗。最後勢必會形成中,俄,朝,伊包括土耳其,包括非洲的某些國家,甚至歐洲某國都會加入。

我說世界將出現兩極的局面。

共產黨所追從的世界需要多極化的世界,所謂大國共治,所謂的多極化,我說我認為就會變成兩極化:就是窮國要跟著邪惡的獨裁國家,對抗現在已經文明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國家。

我說就是我開始所說的,這個中國的獅子醒來了,是對中國人民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們還是羊群,還是一個完全不知道自己,深處在威脅之中這麼一個羊群。醒來了一隻獅子,一群獅子9000個獅子或者1000個獅子,我們這個羊群還能活好嗎?西方還能活好嗎?

所以我認為:

東西的對抗,文明的對抗;

大陸文明的對抗,和海洋文明的對抗;

和現在的邪教和獨裁,和現在的基督教天主教徒的對抗;

和真正的市場經濟和獨裁經濟,

這樣的對抗一定會發生!

我們今天我們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昨天和今天早上,我這手機收來了不下最少100條來自美國歐洲的朋友:Miles你太厲害了,佩服你,你又對了,我們一定要把你這個正確的判斷傳到全世界,再次證明你對中共的了解。

我給每個人的回复我就是說,這只是剛剛開始。

和中共的對抗,這種事情的判斷如果錯了,我們就沒有資格談滅共,我們沒有資格談爆料革命。

現在的世界人民最需要的事情就是對中共的認識和認知,這是爆料革命最關鍵的。

包括我們最近我們搞的爆騙革命,爆騙革命2020年我們叫霹靂年,霹靂年為什麼要開始爆騙,雞腿潘,假牧師傅希秋,以及艾未未這些人,我也曾經跟這些我參與的演講的組織說過,我們華人在西方,和在西方文明中的形像被毀到如此之地步,以至於我們中國人的孩子去海外留學在找工作,雖然你能呆下去,但中國人是抬不起頭的。

原因很簡單,我們腦子當中有三座最大的大山,共產黨當時推翻國民黨的時候,推翻了中國頭山的三座大山,什麼封建,什麼西方美帝國主義,還有這個扣在中國頭上的傳統。但是這都是胡扯的。

中國真正的又頂了3座大山:

一個就是共產主義,共產主義!我不相信任何中國人走到世界上敢自豪的說享受著我們共產主義,是沒有理由的。

第二個,我們整個中國真正的國家那種貧富懸殊,我們整個人民被用商鞅五策,被弱化,被貧化,被洗腦,甚至連走道都不會走,連穿衣都不會穿,連說話都不會說的這種傻民政策,讓我們每個中國人在西方都不會招人待見。

另外一座大山就是我們最可怕的,也是大家我們都能感受到,我說我們中國人走到世界的時候必鬚麵對一個問題,西方人對中國人文化和中國人的認知,和西方人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連在一起的這個錯誤的認識,沒人去做。

我說在這種情況下,可以看到在西方的華人形成了2個極端,生活的好有能力的幾乎不和華人來往的,更不願承認是華人,以至於到了世界各地華人和外國人白人墨西哥人各種族裔的人談笑風生,但一看到中國臉,臉立馬拉下來。為什麼?

我們給中國人說真話中國人不愛聽,我們給外國人說假話外國人愛聽,所以中國人就在跟外國人說假話的時候不希望中國人聽見。當跟外國人說真話的時候更怕中國人聽見。這導致了我們華人在西方在世界上的一個前所未有的荒唐的種族現象,不願意見到自己的種族在同一個場合,在同一個公司工作。

我不知道在西方的所有華人們你們有沒有這種感受?我是深刻感受到。要么我們跟外國人在一起的時候說真話的時候怕中國人知道,因為他回去會去報告會讓你很難受,你說共產黨的壞話你說中國的貧富懸殊他不願意聽,說中國的計劃生育,說中國的宗教、法輪功被陷害、新疆、西藏、可能會給你帶來危險,所以不敢說,所以馬上臉部表情就害怕了。

跟外國人說假話當然不希望中國人能懂,因為他知道你在說假話你不就被戳穿了嗎?你有被戳穿的危險。鑑於此種無論你說真話說假話都不能讓中國人在場的情況,就造成了一個非常荒唐的現象,只要是外國人問中國人這個中國人你怎麼認識的?幾乎90%以上都會說這個人不是好人。

所以中國人形成了一個人類上最壯觀的“壯舉”,互傷、互毆、互辱、互誹謗、互相打擊的這種慘烈現象,時時刻刻在發生,我曾經到哈佛去,在那呆了大概一星期,我接觸了很多人包括耶魯學校的,還有MIG,多個學校幾乎我全去看過包括華盛頓這幾個大學,包括斯坦福,所有我接觸過的學校當中,非常敏感的問題就是華人不願意跟華人來往。

華人跟外國人來往的時候一個特別好的理由就是“我來學英文來了,我幹嘛和中國人來往?”,還有一個理由就是當華人跟外國來往的時候,不希望外國人告訴中國人說我和你有來往。久而久之70年來形成了共產黨最喜歡的一個現象,這叫什麼? —— “孤島現象” ,這就是華人自己和華人的“兩個恐懼” 形成了華人在海外的孤島現象。

華人互相孤立華人,或者華人把自己弄到中國城,或者是當地華人的聚集地把自己孤立起來。然後在西方的宣傳和自己的文化特別是基於中國人很少懂英文的這種情況下,在幾代移民的這種文化的差別的情況下,把這些不懂英文的人全部孤立在了某些華人的圈子裡面,然後再用共產黨最擅長的宣傳工具,壟斷了報紙,因為華人大多數都看報紙,與現在又壟斷了社交媒體,和一個個網絡大V小罵大幫忙的宣傳、統戰、把華人在西方完全徹底的孤立一個在中國之外替中共賺美元、賺外匯,同時要達到洗腦這種可用的荒唐現象。

身體移民心沒有移民,身體移了民還給共產黨賺著外匯,腦子、身體和心都在服務於共產黨,這是華人最大的悲劇,以至於導致我們華人在海外的時候華人之間互相打擊,互相攻擊,互相看不起,最後的得利者就是共產黨。

這就形成了我們今天我看到的華人社交媒體和西方媒體上有幾個敢說共產黨不是的?有幾個敢說共產黨真話的?

如果你愛國,你愛共產黨,你最起碼也應該能夠接受,大家說共產黨和這個國家的真相,例如新疆問題,例如香港問題,例如現在中國在醫療上的貪污腐敗,例如中國的盜國賊家族和海航這樣的問題,如果這個你都不能接受,你就已經不是移民在海外,心在中共了,你已經成了真正的行屍走肉,是吃了共產黨“人屍丸”的奴隸,奴才,幫兇。

這就是為什麼我跟西方人說,當我們不能改變共產黨這個在國際上的大外宣和造成海外海外華人孤島現象的時候,華人將可能成為西方最危險也是最可憐的一個社群。

最危險就是當中共領導人走到西方來的時候紅旗飄飄,有梁冠軍、鄭祺、孟維參、胡平、何頻這樣的人在背後操作,紅旗飄飄歡迎共產黨。

同時還要煽動當地的華人去仇恨美國傷害美國,造成一個假現像你看我們(中共)多強大,我們多麼的團結,一起滅美吧,一起反美吧;

更重要的是,由於這些現像還會導致,華人與台灣同胞與香港同胞之間更多的仇恨。在海外的華人已經把台灣人、香港人、大陸人、徹底分裂開來。這將會造成華人永無翻身之時,永遠不會得到駐地國的尊重。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們必須要改變在西方所有華人的社群關係和華人的形象,絕不能被共產黨所孤立,絕不能被共產黨大外宣所挑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2020霹靂年”必須要改變華人的社群地位和社群關係。讓中國人互相尊敬、互相愛護、互相提拔、特別是要互相真誠,更要互相尊重。但,絕不包括像艾未未要操中國人的媽這種人代表華人,這是不可以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的“2020霹靂年”一定以維護中國人的形象,海外華人的形象,讓海外的華人看清中共的本質,讓我們和駐地國和各種族群的關係處理得更加的融洽;並且讓我們所有出了國的孩子都能得到人家的尊重和信任;並能在西方尋找到最佳的工作和生存的機會。那才是真正的愛我們的民族,愛真正的我們的國家,一個沒有共產黨的國家。

我們這個“霹靂年”、“爆騙年”,不能搞成霹靂舞了,不能搞成笑話。有時候在不同的情況下給不同的受眾來傳達信息,我們需要不同的方式。但是最重要的是要回到嚴肅、認真、唯真不破的這個界面上來。

比如昨天傅希秋他玩下三濫,咱就陪他玩一玩。但是最終我們要回到美國的法律和文明,最終要回到唯真不破的界面上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些天來咱們戰友的合作已經形成了一個最佳的局面。中國人一旦團結起來這個力量是巨大的。並且這個力量已經在國內產生了最積極的效應,很多戰友發信息看到我們戰友這次一致的行動和形成了這種核力量,團結後的力量,大家更加有信心,這是了不得的。

現在有戰友給我發信息說“平爆小組”又接到了新的命令,堅決要在社交媒體上占山頭、插紅旗、要搬回一局。但是戰友們看到了我們在一起無利、無我,無欲的真、善、狠、的行動大家很有信心,我們要準備更大的集體行動前的熱身。

對了,這位戰友說得非常好啊:文貴先生,我們全家都是共產黨的老幹部,我們全家說,文貴一個策略,正在為所有的爆料革命國內外的戰友準備更大的集體行動前熱身。這次爆騙,爆火雞龔,雞腿潘,傅希秋,假牧師,艾未未,這個風格,這個行動力,會讓國內人更有信心。

太好了,謝謝這位戰友。

行了,今天我的直播就到這兒。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十四億中國人民,為全世界人民,為香港人民,台灣人,新疆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有戰友給我發信息問,我在祈福的時候主要的程序是什麼,我用我的心,我的命來保證:第一個是為我母親祈福,第二個就是為全體戰友祈福,第三個是為我太太和家人祈福,然後為我的同事們,所有公司同事們祈福,然後再為所有的我得到的感恩,然後為世界祈福。這就是文貴,我用我的良心告訴大家。

關於台灣選舉的事情我可以告訴大家,韓國瑜我們不會讓他當選的,任何有良知的人,任何有一點腦子的,台灣同胞如果你選了韓國瑜,你們台灣將會比香港還差,台灣將變成第三個香港,不是第二個,比香港還差!

任何有腦子的不管你是國民黨或是什麼黨,你必須選蔡英文!

包括台灣我所有的朋友,如果你們有一點腦子,不要用任何理由來告訴你自己,你選韓國瑜是對的,你但凡有一點良知你是人的話你就不會選韓國瑜,韓國瑜就是共產黨的一個走狗!

韓國瑜一旦選上你們再無回頭之路。你將會看到紅旗飄飄,不但紅旗會插到台灣。你還會看到共產黨的生殖器、陳峰的雙修、王岐山的雙修、共產黨的百萬大軍將到台灣去雙修你的老婆和女兒,你不信你就試試。

如果你準備好了老婆、女兒被這些人雙修,你們準備好了像香港人一樣十幾歲的孩子被抓到監獄去,被強姦、被輪姦、被跳樓、被扔到海裡、那你就去選擇。

佛教對台灣的影響最為重要,台灣是一個佛教盛行的地方,但凡相信輪迴和因緣你都不應該選國民黨,選這個韓國瑜,你一定要選蔡英文!

謝謝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聽寫:【GM39】發布:【GM31】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