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6日文貴第二次直播:到底誰是傅希秋,他是什麼樣的騙子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523619

戰友說上午沒過癮是吧,戰友們,一版中文一版英文地,咱來兩次好不好?

(對助理)我發你幾個我在醫院的照片,你給掛上。然後,把米蘭德這個照片……

大家現在要注意到,傅希秋這個神棍。大家看一看這個神棍發的推特下面的地址,這是4點43分,2020年,4點43分PM,發自德克薩斯的米蘭德。

大家看一看啊,這是2020年1月6號,4點43分,神棍傅希秋說:“弟兄們!弟兄姐妹們!我們憑著無畏的信心和無愧的良心,做事就坦然無懼。 ”你還真無懼呀,你以為你那一米五的小個也無懼呀?

“我們征戰的利器是主寶座前的禱告”哇!我吐一下。 “本人和郭騙毫無關聯。”哇!我吐兩下。 “沒講過電話,更沒有拿過他一分錢。”哇!我再吐一下。 “也沒有和他指控的郭寶勝的官司有任何關。”哇!我吐一大堆。 “郭騙在美政治庇護無望。”哇塞!好!這個是誹謗。 “試圖向中共組織勾兌。”這又是誹謗!

“明天FBI專門通告,大家千萬不要著急。公信力加品格,不是髒錢能買來的。”我R你八輩祖宗傅希秋,你這是啥時候發的,2020年1月6號4點43分啊。看準地址噢,這是推特上你公開發的。

第二張,第二張。

2020年1月7號,1點16分AM,AM噢,大家看一看。米蘭德,也是米蘭德,大家看看這地點噢,德克薩斯,這可是你自己發的啊。你大爺來的,也這是你自己發的,2020年1月7號。

這個爛人,跟這個孟維參,跟郭寶勝(一樣),跟我鬥了三年了,還是老招噢。又把FBI當你爹、當你爺爺吶!看到沒?又弄出來了。

1點16分,iPhone,還是在德克薩斯,2020年1月7號1點16分發的,你在去FBI的路上。 FBI 1點16分門開著呢?你知道嗎傅希秋?你吹牛叉的時候,你長點兒腦子。 FBI,FBI在德克薩斯的辦公室在哪呢?你大爺來的,你吹什麼吹你呀?你吹啥呢?你的手機暴露了你的一切,還吹呢?

(對助理)再來一張。

“郭騙威脅,聯邦政府介入。”哈哈哈哈!看看誰威脅誰啊? “郭騙威脅,聯邦政府介入,正在去FBI的路上。”你在去你哪個小老婆的路上呢?

再來一張,哈哈哈!

忽悠!真能忽悠。你能不能長點兒腦子?傅希秋,你大爺來的。你像韋石似的,都吃那麼大的虧了,把我從英國叫仗叫到了紐約;最後叫到了《明鏡》,《明鏡》也不敢去;然後叫到了法拉盛,嚇得尿褲子,你個孫子。你別丟中國人了行不行!你還代表中國人,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你還代表中國人見彭斯副總統。今天我們給彭斯副總統辦公室、國務卿全發過去了。

誒!這個我咋沒看見,這是第三張是吧?

大家看這個啊!

剛才那個第三張呢?我念了嗎?我念的?這是第四張,我念的是第四張,這是第四張。港妹太可愛了!

2020年1月7號6點04分,你大爺來的,你忽悠啥呢?還在米蘭德。 FBI離你家多遠,你知道嗎?聯邦FBI離你家多遠,你知道嗎? FBI啥時候管你這事兒了?你大爺地,你忽悠誰呢?

“我真誠地奉勸那些從前幫助郭騙,現在還在繼續拿著郭騙髒錢,郭騙的打工仔……”。對我們戰友極大的侮辱、挑撥離間。所有用詞全是吳征、孫力軍、孟建柱這幫孫子用的詞。

“趕緊醒悟、離開惡人,退贓、不做幫兇,憑雙手幹正經事兒,努力思考怎樣使用自己的才華,去具體幫助被中共迫害的國人,和被習近平政權欺壓的千萬受害者,我是坦誠透明地以我的信仰和人格,憑愛心發……”。

你大爺來的,你這種王八蛋,太像共產黨盜國賊了!你又在Midland! 6點6分,你不是去FBI了麼?你不是去FBI了麼?大家查查,Midland有FBI麼?去查查!

再一張!那就是,關於他,他是誰!大家看看啊,這就是他呆的地址,美國,這小子不會跑墨西哥去吧,離那麼近。他不會跑了吧!新墨西哥州,得克薩斯州,就在這兒Midland。

下一張那個,還有一張在Midland那個。所以說,戰友們,你說他有不要臉到啥程度?所有的有一點兒常識的,上(網)用用手指頭,叫Midland,Midland那是。米德蘭,咱中文叫米德蘭,那就米德蘭。敖德薩,你們查查哪裡有FBI!

我今天啊,我讓你嚇得快尿褲子了!傅大師啊,傅牧師,我到了門口找了一個撿垃圾的問:“這個FBI是乾啥的呀?在得克薩斯州是不是很厲害啊?”人家說:“你是用Donkey……”被驢踢了,被驢踢了,Donkey。 “You are kicked by donkey”,被驢踢了腦袋了。 FBI在這米德蘭沒有任何辦事的地方。得克薩斯州只有辦公室,沒有什麼總部,胡說八道。

我讓他看看傅希秋的,這人在胡扯八道,胡吹。真TM能忽悠啊!你拿我們戰友當啥啦?

來,出他的背景,背景背景。 (文貴先生調侃背景畫面。)現在你看看我被人家給嚇得尿褲子了!人家,你別出我了,嚇得實在受不了了!傅希秋,我把你,叫你把我嚇住院了剛才啊!我進醫院了啊,一會兒我要給你看醫院的照片。你把那醫院照片給放出來。先放醫院照片吧。

傅希秋啊,記住啊!傅希秋,你剛才你威脅我,我已經住院了,我剛才已經剛從醫院回來。

好,來來來來,推出去!大家看看啊!郭文貴進醫院了啊!這是王艷萍給我拍的啊!剛才緊急住院,被你嚇得啊!看看啊,看看啊!多放兩張。

傅希秋,傅希秋,俺讓你給嚇尿咧!俺嚇得住院咧!你說這咋弄吧!郭寶勝沒把我嚇住院,你把我嚇住院了。郭寶勝,在法官(法庭)上。俺嚇滴住院了。我這回真住院了啊!看看吧,我衣服都沒換啊!這可是真實的吧。這個不要,這個不要。

好,看著沒有?我可真住院了啊!傅希秋,你把我嚇得住院了啊!你說FBI今天要當面警告我,我發現你是FBI的領導,我嚇尿褲子了,嚇住院了,你看緊急住院了。

結果我問了人家一個掃垃圾的,啥叫FBI,人家說了:“你被驢踢了腦袋?”FBI,FBI跟你(啥關係?)喲嚯,這已經來了。我要吃藥!你給我轉過來鏡頭。

傅希秋啊,看著啊!我可真吃藥了啊。我可真吃藥了。哎呀!這是傅希秋的藥啊!傅希秋,你大爺來的!你把俺嚇得尿褲子咧!俺又吃藥,又住院。我要上全世界證明,視頻為證,我被傅希秋給嚇住院了。

這個,我這兩天我要去德(州)達拉斯去找他去,我去找你去。我也知道你家在哪兒了,我去找你去。我得上當地報案去。你威脅我,FBI,聯邦政府,然後呢把我嚇住院了,我還吃藥。咋辦吧你說?

誰是傅希秋啊?今天我問一個人說,他是FBI的,我說:“你知道麼?你們FBI要找我呀。啥個意思啊?”我說,“你看看,看看推文吧。”

關於傅希秋,轉過去吧。看看什麼,誰是傅希秋,戰友們啊。看看誰是傅希秋!

咋弄啊你說?俺讓你給嚇成這樣了。是不是?都嚇住院了。我也學習雞腿細思啊!整到這個層次去了。郭大俠也混到這份兒上去了啊!

傅希秋不是一個人權人士,他做人權其實是做蛇頭,他是披著人權光環的最大蛇頭,我有很多證據故事。我會繼續與您分享。楊建利做……哎呀,這咋有楊建利的事兒呢在?這個得刪了吧。傅希秋做人權是為了他的巨大蛇頭生意。 ”這個楊建利啥關係嘛,這是?這不對!這下一張,下一張,下一張。楊建利同志是好人啊。

傅希秋是假牧師從來沒有牧養過任何教會。哎,我得這,我得趕快把這個拿掉,這咋還有楊建利啊,這咋弄的!妹妹啊,你發那推文趕快刪一下,上邊有楊建利,你楊建利別給弄上去啊。把楊建利給拿下來,拜託拜託!

傅希秋是假牧師從來沒有牧養過任何教會,牧養過,也從來不傳教,對聖經也不熟悉。百分之百的假冒偽善。他的太太在德州的Midland擁有和經營至少兩家非常賺錢的酒莊,哪有真正的牧師開酒莊的呀?哎,這個說的好!

傅希秋非常好色,騷擾過幾位在對華援協助會工作的青年女義工,哇塞。其中一位現在在自由亞洲電台做記者。哎呀,誰啊這誰啊?每次傅希秋出差,他太太都安排隨行人員監視。而且交代不要傅希秋單獨住一個房間。傅希秋對自己長得醜和矮非常自卑,又一次又一對被他營救的夫妻倆告訴他,每天同時往外拉頭和雙腳會長個兒,他就每天拉頭腳,好幾個月。

你大爺的,傅希秋,你這號人也能當牧師!你相信上帝,你還竟然去拉腳拉頭,把你自己拉高!你說你還竟然代表我們中國人,你不要個腚不要個臉你。下一個。

傅希秋幫了很多人,大部分人與他鬧翻,包括陳光誠。但是非常奇怪,這些人離開他以後都不敢揭露他,不知道他用了什麼狠招。只要他害怕某人揭露他,他就先向有關部門舉報其為中共工作,先發製人毀掉人家的信譽。

哇,對郭文貴來了,你大爺來的你!你老幹這事兒啊你!你老幹這事兒啊!

高智晟的太太的耿和曾經在法院申請過對傅希秋的限制令,這件事大約發生在2009-2012年間,請你們到德州的法庭上去查記錄,一定會找到!

我們一定會找到,傅希秋!你連老的、少的、弱的,一個也不放過,你個臭流氓,你個神棍!下一張!

有許多和他有過深度接觸的人都說,不要沾他,沾他一定倒霉。因癌症過世的維權律師李柏光的太太曾告誡幾位朋友,千萬不要和傅希秋來往,絕對沒有害處。在救援曹三強牧師的過程中,曹三強的太太也說了同樣的話,而且嚴正給國務院要求,營救曹三強不要他插手。住在澳大利亞的張鶴慈(張東甦的兒子)曾給他幾位朋友講,傅希秋曾經在中共那裡出賣過他,出賣過他!千萬不要和他來往,你們可以設法與張鶴慈聯繫上。當然了,當然了!下一個。

七,傅希秋收費昂貴,把各種各樣的人搞到美國,河南有一個張姓黑老大被中共抓捕,他在美國把他打扮成基督教領袖,受到宗教迫害,然後收了高額費用把黑老大、黑老大的女兒、女婿和他們的貝貝一起救到了美國。這貝貝是啥呀!貝貝。這對夫妻已經和傅希秋鬧翻,你們應該設法找到這對夫妻,女的姓張,網上一查就可以查到。時間2012-2016年間。

第八,傅希秋膽大包天,經常冒充代表美國處理各種事情,這是刑事犯罪。有幾次要暴露的時候,他馬上編造理由停止行動,讓合作者搞不清頭腦。在這方面我有大料,因為涉及刑事犯罪,所以我比較慎重處理信息。謝謝這位戰友啊!你多大的料,你都應該拿出來,你不拿出來就是犯罪。你就包庇傅希秋這個神棍,他得害多少人吶!不管他把他的頭和腳,他TM拉他們一年,他也拉不高,他也還是繼續害人。

第九,袁健斌給,洗腳的、不洗腳的袁健斌,你那什麼玩意、意思?啊!袁健斌給很多朋友說過,傅希秋幫助他和女兒回美國的事,他至少給了傅希秋10萬美元,傅希秋在給困在上海的袁健斌打電話說,他連夜給希拉里打電話,希拉里親自介入營救。當時傅希秋的助理而且是營救袁健斌的具體經辦人,是住在華盛頓郊區的吳朝陽。民運圈裡,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因為袁健斌到處講。記住啊!傅希秋,我要不親自去問希拉里,我就不叫郭文貴,你記住我說的話。

再往下第十,他把他的家人和親戚幾十口人都弄到了美國,在Midland及周圍有他們家族10棟左右的豪宅。哇噻!這得坑了多少人,這得坑了多少人。

走,完啦?第十一,中共官員和外交官經常造訪他的Midland的家。你不是反共嗎?沒有一個官員到我這來訪的,我給他準備茅台酒。來吧!你讓我出面吧!剛剛出院的文貴被你傅希秋嚇的半死的又出面了。傅希秋、傅希秋,鳳凰九天,哎呀!鳳凰九天來啦!突然晃了眼,鳳凰九天。

(讀戰友名字)

傅希秋,你嚇死俺了,你嚇死俺了,你嚇死文貴了。挺郭文信,挺郭文信,挺郭文信來了啊!你大爺來的,FBI,我去FBI的路上。你跟著熊憲民,你跟那個孟維參王八蛋是一個、一個爹、一個爐子造出來的。動不動FBI是你爹,你知道FBI辦案是誰在決定嗎?是由檢察官決定。你大爺來的,跟你的毛關係阿你。你拿這招忽悠過多少懦弱的傻乎乎的中國人,給了你多少錢,真是我們中國人的悲哀呀!你還談FBI,你那德性,你那個小樣你!

(讀戰友名字)

你大爺來的,我去FBI大樓的時候,你還TM、你還提著褲子呢!你在你爹的腿裡面轉勁那你。你還跟我提FBI呢!你大爺來的,傅希秋,你個傻叉你,你個不要臉的東西。你真是臉皮厚的不要臉的東西,看看有沒有人揭發你,有沒有人揭發你。你這些謊言,我會讓你,傅希秋每一個謊言,每一個你害的人,每一個你陷害的人,我都讓你付出代價。

你記住我今天的話。美國的法律不是搞雙休的,不是讓你在那得逞的,只要你做了,美國法律一定會給公平。還你大爺的FBI、聯邦法院,我們戰友都是傻子,拿郭文貴錢。我們戰友你問問,有幾個拿我錢的!一共你去的地方,你這幾天活動範圍不超過1500米。你大爺的,你還去FBI了,FBI在你家設了辦事處。是嗎?

傅希秋,你要點臉嗎?多少女人被你害了,多少中國人被你害了。你千萬別忘了,打著上帝的名義,打著主的名義,打著佛祖的名義來行騙的,一定不會得好報應,沒有任何一個能得好報應的。我告訴你,你把那個法治基金給關了吧!

哎!什麼時候,七哥我來了。戰友們,我再告訴一遍啊!

(讀戰友名字)

戰友們,我向大家說一下。為啥要報傅希秋?為啥要報艾未未這個王八蛋?為什麼要報火雞龔?千萬記住,我們不報他們,他們1分鐘也不閒著。就像那個雞腿潘一樣,這幫孫子是餵不飽的,他就天天要到共產黨那去。內部戰友爆料,每個人都在說我們能幫你幹郭文貴,我們能幫助你幹掉郭文貴的戰友,我們能什麼拿下郭文貴等等等等等。

我們不出手,他們也出手。被動不如主動,這是一。第二個,今年爆料革命進入了關鍵的時刻。我們要讓西方認識到中國人和共產黨的區別。更重要的要大家、要讓西方人認識到中國人不是這個傅希秋、艾未未、火雞龔、郭寶勝、孟維參、熊憲民這幫孫子,胡平這幫孫子,陳軍這幫孫子來、來來代表著,還有一個不洗腳的袁健斌。

中國人這麼多年,大家都吃啞巴虧,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敢說實話。我郭文貴幹這個事情一不圖錢,二不圖名。佔用我的時間,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這幾十年,我看到了這幫王八蛋有多壞,所有他坑的,他害得的人都是被共產黨害過,他叫害二茬,用第二茬再害一把。

所以說,海外華人的形象絕不能被這幫孫子代表,絕對不能讓他們把這個、把新疆被害的,西藏被害的,香港被害的。你看看只要是被共產黨給害得跑出來的。最殘酷、最痛苦的時候,你真是又進入了這種騙子窩。這是為什麼火雞腿這個王八蛋要搞基金,要代表新疆人、西藏人和香港人要搞基金行騙。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是弱勢群體,都是弱勢群體。

你看看剛才他騙的人,哪個不是有事了,他才騙的。還什麼希拉里聯繫打電話,去你大爺,你姥姥的,你個不要臉的東西。我噘死你,我都不拉倒。我一看到這種人我就,我從小的時候,我就一看這種人我就想揍他,我就生氣,你知道吧!瞪著眼撒謊,FBI是你祖宗啊!還是你爹呀!

那孟維參吹狼蛋呢!我讓檢察官抓你,你敢來紐約嗎?你大爺來的,我駕著飛機來了,你咋不敢見呢!我一定去得克薩斯去找你去,我要讓得克薩斯的警察,我要拿著你說這話,我找你們警察去,找當地的政府。我說你們這個混蛋神棍,他的錢哪來的?他的房子哪來的?他的納稅了沒有?傅希秋你來告我呀!你不來告我,你是王八蛋你。你告我呀!

哎!那個什麼的?我還發兩個照片,那個叫、那個姓王的牧師叫什麼王剛啊?這個傻叉,哇塞!這個愚蠢的東西。我給你的另外兩張照片發過來。王島這孫子,王島是誰呀!就是郭寶勝開庭的時候,就作證的牧師。人家舉手,讓他舉手,他舉這個手,人家說舉這個手。然後說把手放到聖經上,他不知道。一個牧師不知道把手放在聖經上,慌裡慌張,他竟然發動給傅希秋捐款,每人捐100美元。

我真是無語了,戰友們。要點臉嘛!要點臉嘛!王島,你大爺的!你這傻樣,你跟傅希秋。這還、這才發了四個推文,你就開始捐款啦!一個人100美金,你要點臉吧!我給你幾千美金行不行?你別捐款了,行吧!你看到了吧!那個王島那個,我發給你那個。只要是這幫騙子,一定上自由亞洲發展。

我再發你,你這放一起看看。兩張兩張,兩張兩張的放,兩張兩張的。天吶!我都不知道,他叫牧師那天去作證叫啥名,現在我才知道叫王島。哇噻!你這種爛人,簡直。才發了四個推文,才發了四個推文就開始捐款了,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發出去了嗎?對啦!你們看看這個叫王島的。戰友們好好搜搜他,咱下一步得對他採取行動。咱要在法院起訴他,我看他怎麼跟傅希秋,怎麼勾搭的?怎麼還沒開始呢!就開始捐款了。

陳建剛、陳建剛、傅希秋和陳建剛還有這個王島策劃,虛報虛假信息,非法移民,非法移民,包括洗錢,包括洗錢。咱給他連窩端、連窩端。就這個王島,就這個傻叉,生活中那個樣啊!簡直是上去啦!我真的,我都覺得說他們,都是丟我的人。你們知道嗎?戰友們。就是上去以後,左顧右盼,慌裡慌張,哆哩哆嗦,極為齷齪。還叫牧師,都不知道發誓,都不知道把手放到聖經上,丟死中國人了。

傅希秋的陳建剛還代理、代理周永康的兒媳婦,你還挺厲害啊!周永康的兒媳婦是你陳建剛和傅希秋代理的。走著瞧啊!走著瞧。大家誰知道王島這個牧師的情況,請大家提供給我們。啊!沒事吧!現在沒事吧!

所以說戰友們,大家看到這小子了。有關他的情況請發給咱們的曾宏先生、曾宏先生。

(讀戰友名字)

這王島是男的、女的?男不男,女不女。男不男,女不女。你都不知道這個生活中,你想想吧!他照片呢!齷齪至極,猥瑣至極。你都不知道這幫人竟然在海外代表中國人。逃到海外又入狼窩,多少中國人逃到海外又入狼窩。垃圾、爛人,沒錯。

(讀戰友名字)

連潮和楊建利是好人,這倆是好人啊!好,再害怕也得出面呀!再害怕也得露頭,是吧!傅希秋。傅希秋,你嚇死俺了,你嚇死文貴了。你的親爹FBI吶!等一天了。我一看他發推,就那一個推,就知道這個王八蛋就是什麼樣的來路騙子,就是爛到至極。

你大爺來的,你個傅希秋,你跟郭寶勝,你和什麼這個王島,你和這個一幫子假牧師,你到、在美國,你到處招搖撞騙。你竟然你去,你說多丟中國人吧!

很多新疆人根本不知道咋回事,替新疆人說話。新疆的朋友們,你們但凡長點腦子的在華盛頓問問,傅希秋是怎麼說新疆人的。我多次見過政府官員都說,傅希秋說新疆人大多數是暴徒,不應該救,很多都是恐怖分子。

竟然很多新疆人和傅希秋走在一起去。我請問一下新疆朋友,傅希秋給你們幹過一件事不要你們錢的嗎?傅希秋真給你們幹過一件事嗎?傅希秋在美國是怎麼說你們所有的新疆人的,這新疆朋友,你們擦亮眼睛吧!

就憑你打著FBI的名義,用聯邦政府的名義,你這個傅希秋,你在美國,你的日子,你走著看吧!美國人從來沒放過一個乾這事的人,只要打政府名義的。所有的口徑,所有的口氣,全都是共產黨的口氣。你害了多少人而且我看到竟然有糊塗的新疆人跟他站在一起。這個跟他站在一起的新疆人只有兩種人,要么你就是共產黨派來的跟傅希秋一起來害新疆人的。要么你就是有其他問題,你絕對不是幫新疆人的。

郭文貴是騙子。哎呦!我操你大爺寫的好哎!說到好啊!所以說戰友們,咱們今天在這塊直播,緊急直播這個就是讓戰友們看清楚,到底這個江湖上,是、誰是什麼人。

(讀戰友名字)

咱們的戰友啊!說來就來了,真快。真的是我們現在看到,新疆的朋友跟傅希秋在一起。我真不知道是不是新疆的朋友也想做政庇呀!也想做政治庇護啊!大家要小心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從傅希秋剛才,他今天發的幾個推,他所有的、根本沒有離開他家,他就在他家裡邊。然後就說去了FBI了,然後就去了聯邦政府了。然後呢!又開始來、以最高等的姿態,來、來所謂的、來代表著上帝,來代表著上帝,來來、又來、又來這塊兒命令我們戰友了。

(文貴先生語音回复信息)

所以說戰友們,我今天就暫時播到這兒。

(戰友:戰神頭髮白了很多。)有這些混蛋頭髮能不白麼?能不白麼?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啊,我等了一天,等著傅希秋。傅希秋你大爺來的,我等了你一整天,把我等到醫院去了。結果呢,你也沒來。今天我在醫院裡的照片,也都給你看了啊。你也都看到了啊。這個你也都看到了啊,傅希秋。我還等著你,如果你再不來的話,我就飛到你的達拉斯去,你米德蘭去,我要去報案去,我要去政府去找你們去啊!記住啊,記住啊!

傅希秋,我再說一遍,如果你不來,你不帶著你FBI的親爹來,郭文貴就去你家找你去。我要去到,到達拉斯去報案。

(文貴先生與戰友互動。)

戰友們,千萬不要低估了,爆料革命中的爆騙革命!我們一定要讓中國人,跟共產黨分開。我們一定要讓海外的上學的孩子們,在海外辛辛苦苦上學的孩子們,不能被這幫神棍,天天拉自己的腦袋,拽自己的腿,嫌自己腿低,你大爺,丟不丟人!你心中有上帝麼?你心中有神麼?有家裡還開著酒莊。不能被這些人代表!我們的海外華人,不能讓這些人綁架!更不允許在大陸被共產黨殘害的人,到了外國來,除了僅(剩的),把自己的吃飯錢給捐出去,再把自己的命捐出去,還要可能被他給雙修了。他老婆都不相信他,說這個傢伙好色,不允許他單獨住一個房間。這是什麼流氓?

人類上最可怕的是,感情造假,信仰造假,宗教搞包裝。但凡個屁大的事情,你們就搞捐款。這才發了四個推文,王島這個假牧師,這個王八蛋,不……竟然是替他開始要捐款。你們咋這麼多錢捐給這些騙子啊,戰友們吶!同胞們吶!

睜開你們的雙眼吧!你們養活了多少騙子啊!這些騙子給我們的孩子們,在西方,將帶來多少的負面形像啊!我們的孩子怎麼在西方做人吶?很多年輕的孩子,戰友說:“郭叔,強力支持你,打假!打騙!”很多孩子說:“我們在這個西方讀書,背共產黨的黑鍋已經夠可怕了!天天擔心人家說我們是間諜。還要被這幫王八蛋,假牧師,到華盛頓去,瞎忽悠。”

凡是出來代表新疆人的,代表新疆、香港人的,代表西藏人的,沒經過新疆、西藏、台灣人民同意的,你全是騙子!見一個我砸一個!只要搞假政庇,只要在美國吹牛逼,吹牛皮(郭先生掌自己嘴:這兩天有點兒粗了。跟這個打著打著假,我都受他們他們污染了。一會兒進廁所抽我嘴十下。)

那塊兒有一個,港妹,有一個“郭文貴是騙子”給我拉黑他!刪除他!污,再把他拉黑他。咱的平台咱說了算。

今天我覺得,真是,我問了一個,我就說是掃垃圾的吧,說:“郭文貴,你的腦袋啊,你在我心中是神,你腦袋被驢劈了。”被驢踢了, Donkey。被Donkey給踢了。被騾子給踢了。說:“怎麼可能!”

戰友們我給大家說個簡單的啊。劉彥平來被抓的時候,一大群的FBI去執行任務。在我家樓下到處都是FBI的車,武裝裝備。我告訴你,在吃飯前我都不知道咋回事兒,我不知道劉彥平的簽證被幹掉了。 FBI執行,去執行任務的時候,旁邊兒有國土安全部,FBI,還有CIA的人。他首先拿到了一個南區檢察院檢察官給他的批准。他不拿這個,任何人出去見人,都是犯法的!任何美國當事人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一句話都不要回复他,除了刑事犯罪。任何在美國的民事糾紛,FBI介入,他等於自己把自己送監獄去了。這點兒常識,戰友們不知道,咱就忒傻了!最後劉彥平在機場被摁倒,把身上的東西給搜完以後,白宮,就是國務院,就是被幹掉的這個傳說中的Thornton打電話說,還有協調小組:“讓他們走吧。”那證據,在東區法院立的案,紐約東區法院立的案子。法官告訴你,你任何一張紙多拿,都得經過法官才批准。最後法官批准,你放在這兒,但是郭文貴要來作證,你才能再看那些文件,看那個電子產品。我拒絕了,我到現在我也沒去。如果那天我在樓下說,劉彥平等四個人威脅我了,他就一輩子回不去了。

FBI辦案,他的檢察官、法官的批准才可以。起碼的常識啊,戰友們!

你見那孟維參,那個王八蛋,三年前就說:“郭文貴!你來紐約我叫檢察官抓了你!我讓FBI抓了你。”是你爹呀?孟維參吶!我來紐約了,嚇成那啥樣?然後到明鏡對PK,不敢去。我去法拉盛嚇得發抖。

這又來了第二個孟維參,三年後——神棍,傅希秋。發了四個推文,我要,我跟這個副總統,彭斯在一起,國務卿在一起。然後就開始了,我跟這個那個沒關係,先否認,先撒謊。然後,凌晨一點鐘,你出來撒尿呢吧。撒尿的時候,“我去FBI的路上”。結果,發現,四個推文全在他家發的。就這種不要臉,還竟然有人相信!丟不丟人吶!

反正我是被他嚇成住院了。我今天去了醫院……你笑什麼,港妹啊?笑什麼呀?因為很簡單。今天我去的地方,只接受美國公民去看病。而且呢,不收保險,很貴!所以說,這個傅希秋你得給我買單啊。

今天太好玩兒了。

傅希秋,陳建剛代理周永康……陳建剛代理周永康啊……

(我們給華盛頓國務院寄的信都寄了吧?我下午安排的那個。)要把那個王八蛋傅希秋所有的東西寄給國務院、FBI、CIA、國防部、國會山的每個議員,每個國會議員。

你說這多搞笑,傅希秋我看了你拉腿拉腦袋這個,傅希秋你也配當人你呀?個子矮拉腿又拉頭,這哥們用商鞅對付自己呢!用商鞅之術對付自己呢!

挺郭文信「曾宏的節目做得不錯」。那還不是你捧場嘛,文信。推廣一下,對了,曾宏這兩天又來勁了,今天又出去花錢去了。花了三千多買了一個設備,又一千多買了軟件,花了四五千。跟小平頭,跟小平頭,小平頭不做旅遊了,小平頭現在專業開始砸騙,砸騙子。有人給他拉了贊助了啊。給了小平頭每月五千美金,五千美金。不讓小平頭搞出租了,不再搞旅遊了。太累了,太累了。

七哥,港妹漂亮嘛?她是我見過最漂亮的港妹,比李嘉欣漂亮說實話,比關之琳也漂亮說實話,說實話。你不好意思啦?我說實話,這人我都認識,真沒你好看。所以我為啥直播呀,對面有港妹,好看吶,養眼。

DT,DT來了,哎喲DT呀,是我們的DT吧?大美女Mischa,Mischa,DT你太牛了,你太牛了DT啊,Mischa,DT你太牛了,我佩服你,七哥太佩服你了。我們的DT戰友從來沒有見過七哥,還有Mischa,孩子把眼睛熬的都住院了。男朋友到現在都沒有交上,不像木蘭傳奇似得一天交一個,是吧?我不能再爆木蘭的料了。爆木蘭受不了了。秋桜小百合「文貴不要再給任何人捐助」。好好好,但是你,我得捐助啊沒問題。

小平頭,根據小平頭的表現,他拉到了,有人給他錢了,但不是文貴啊。不是文貴,不是文貴啊。小平頭這人理所當然,他不應該再搞旅遊了,太累了。每月給他5000現金讓他去上曾宏節目,專業打假民運、打騙子。

我愛開玩笑,昨天我回家了,我太太、Snow每天回家嘩嘩嘩的過來迎接我。開心的,我每天都特別開心,Snow圍著我轉,我太太。然後呢,我看我太太不太高興,我就啥也不說,到廚房。然後呢我就拿著個小喇叭,咔咔就唱起來,唱兩嗓子,唱著她自己就笑去了。為什麼要愁眉苦臉這樣?結果我知道Snow惹她生氣了,Snow竟然尿在了她的地毯上很不高興。哎呀,你說Snow尿就尿一下吧,馬上就高興了,對吧?人生就要享受的,最大的享受不是吃什麼喝什麼,是開心,是做利他之事。

我不能像傅希秋似的,出門老婆還得說,不能住一個房間。然後自己拉自己的頭,拉自己的腿。大家知道為什麼郭寶勝要捐款,捐給傅希秋的基金和魏京生的基金了吧,大家知道了吧,大家明白了吧?看看傅希秋多少地方照相都帶著郭寶勝。就憑那個郭寶勝在一起,就憑那個王島在一起,這就是個非常低級,很low的人。

Snow今天去美容了,剛剛我太太給我說美容了,美完容就不高興,一天不高興。老是把頭鑽到窩裡邊,把腚交給我們,就不讓你看頭,你說Snow脾氣也很大,咋辦?

我不砸他買賣,我就讓傅希秋這三年天天在背後踹蹬人,毀我們爆料革命。還有我看不慣他又拉頭又拉腳的,還代表我們中國人。這太爛了,太多人上他當了。

再次對戰友們呼籲,知道傅希秋等人,還有被這王島牧師的騙的,上當的,只要你們給我提供證據,我們一起在法庭見。提供給我們,我們一定為你保密,我們一定為你爭來一個公平。美國的法律任何人,連總統都無法跳躍。你別相信任何人打著FBI名義,你有事了誰都可以辦你,你沒事在美國誰也辦不了你。凡是提這個詞的你就罵他八輩祖宗,你就R傅希秋八輩祖宗。傅希秋你打著上帝的名義,以欺負國內、新疆、西藏還有香港出來的人,你一定不會得好的!

好,咱一起再次為全世界人民,14億中國人,香港、新疆、台灣、西藏人民祈福???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今天的直播咱們就到此為止。

明天是星期二,明天我還直播,明天九點半文貴還繼續報平安直播。

謝了兄弟姐妹們,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

聽寫:【GM39】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