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5日文貴報平安直播:談傅希秋是掛牌特務,艾未未等欺民賊將被掃入歷史的垃圾桶!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469555

尊敬的戰友們好,1月5號文貴報平安直播。

給大家放《相思好比小螞蟻》,親愛的戰友們好。

很多我們的戰友強烈要求放《相思好比小螞蟻》,咱們一直向戰友們發出了很多信息,希望大家能寫一個“爆料革命之歌”。 (寫出來的有)很多~很多。感謝所有的戰友們,寫的很多很多歌。每首歌我都聽在十遍以上,但是說實話,我還沒有找到感覺。

我要的(這首歌),是一個東西方文化和音樂能合在一起的。特別是要把中國的樂器、葫蘆絲、嗩吶、笛子、二胡(等),能把這些能搞在一起的這麼一個配樂,然後再有一個現代的搖滾樂、和能交織在一起的、能把世界文明盡量包容的,包括蒙古的(我們的大把琴)、新疆的那幾個音樂,我們都能搞出來,包括印度的石笛,我們把它配在一起。絕對不能讓共產黨搞成這種煽動人心、完全是拉仇恨的這種東西,那不可以。不能有民族主義、也不能有狹隘的地域主義,而且要把民族文化的精髓能放在一起。

最重要的事情我們要記住,戰友們、永遠記住:“中華民族的文化是偉大的、中華民族的歷史是人類文明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這一點千萬別忘了。

不能像艾未未這個王八蛋,去(國外)罵中國人的媽、操中國人的祖宗,然後不要當中國人了,還賺中國人的錢,然後他是官二代;他脫光了那叫藝術,跟那王岐山、陳峰雙修一樣,他玩少女、處女在哪國都是強姦,他叫雙修!他光屁股叫藝術,你說我看著那東西,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屍體啊!就是那火葬場的屍體,就那艾未未跟他在一起(那些),那純粹的屍體。然後把中國博物館裡面最爛的藝術(帶著),跑到外國來複製,然後叫藝術!去你大爺了吧,你什麼藝術,不要臉的東西,你連你媽你都乾,你叫藝術嗎?

我們戰友當中有個叫“朴昌海”的,戰友們、你們記住叫:“朴昌海”。朴昌海先生是在韓國,我一直有他WhatsApp。他、還有我們的哈恩美女一直在韓國、還有一系列的戰友,從開始爆料一直到現在,沒有一次重要的爆料革命他們沒有去傳播的,多次走在韓國大街上。我們倆加在一起聊WhatsApp不超過十次,從未給文貴提過一次要求!他是什麼人?他是一個普普通通到樓上掛花崗岩的這麼一個建築工人,但是他追求的理想,還有他這個人品我觀察幾年了,就讓文貴極為佩服。因為我喜歡建築。

文貴是中國歷史上到現在為止,沒有第二個使用世界上最高級的外幕牆。就是一個建築的好壞,你一看他外幕牆你就知道它是好是壞了,這是第一印象。當然建築設計啊!它叫建築語言,建築的外牆就能告訴你。中國的這個外牆,基本上都是刷、裝鋁合金窗、貼瓷片,這不可能永恆。你看看世界上宗教建築、你看看世界上的政治建築、包括現在的人類史上的第三大建築(叫做金融建築),都是石頭的、花崗岩的、或者是清水泥的,因為它盡可能的達到建築的核心價值,(核心價值)是人類歷史上這一段文明、文化、社會形態的一個永恆的載體,它能達到這個作用。

那麼我當時就是第一個使用了世界上到現在最先進的(外幕牆),叫做等圓式、單元式、等壓式外幕牆。什麼意思?就是這個石頭結構,還有整個的外牆是從生產廠家全部加工的,包括那個框的材料對接全是組合式的,就像玩樂高一樣完全組合的。那麼所有的風來的時候(建築最高處的風),風來的時候把風形成等壓,它要從(另外的地方)出來。下雨的時候雨水流進去,有專門一個水道,不會把花崗岩像尿不濕似的從裡面沁出來。 「防風、防雨、防濕」,對建築形成相互和諧的一個作用。就像你穿衣服,穿合身了,就像你看著很舒服一樣,就像你是穿52號西裝的人,你穿了個56號的咣啷咣鐺的風也進來了、你自己也看著不好看。關鍵的問題還可能把你刮跑,不安全。

所以說這種建築是河南裕達在中國到現在唯一一個用的。後來N個建築說,包括上海的金茂是同一個外幕牆公司,叫澳大利亞的帕馬絲迪利沙同一家做的,它被德國的Gartner,是德國最大的建築商,它把帕馬絲迪利沙它給買了。然後就做了那個。但是它也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全是等壓式、呼吸式外幕牆,因為他偷工了、他偷料了。 (帕馬絲迪利沙就是澳大利亞悉尼歌劇院那個建築商,就是因為那個建築,當時澳大利亞他們把意大利的帕馬絲還有迪利沙這兩家公司合併了。這是一個具有黑道背景的家族。把他合併以後,建造了悉尼歌劇院,花掉了澳大利亞整個國家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國家收入,差點搞破產了把澳大利亞,但是悉尼歌劇院成為了成為了世界上最偉大的建築之一。

這就是那個帕馬絲迪利沙火了之後他要上市,他就做了河南裕達,做了河南裕達他在新加坡上的市,這哥們一下搞了幾百億美元。然後幾百億美元又被德國的Gartner給拿走了,Gartner是最大的帷幕牆公司,Gartner又開始做了上海金茂、香港的(上環)長江中心等一系列的,拉動了上百個建築一下就火了。

但是,我們裕達起到了關鍵作用。這個建築的核心告訴我們大家是什麼?就是建築的藝術,為什麼要回西方(口誤,應該是東方)?為什麼我們要把建築這個東西做成永恆?因為我們對中國藝術的理解、和對中國建築藝術的理解,絕不是譁眾取寵。

這個時候、大家你們看到裕達國貿到現在看上去跟第一天立在那一點變化沒有,幾十年一點變化沒有,裕達國貿你到裡面看所有的家具、所有的酒店(設施)跟當年一模一樣。頭兩天專案組去看河南裕達酒店的時候嚇一大跳!哇塞、你這酒店怎麼跟全新的一模一樣啊?這就叫永恆,親愛的戰友們。

國內、最近鳳凰衛視、中央電視台、中國報紙在忽悠啥呢?戰友們。全力以赴地在忽悠民營企業,現在N個節目說、私營企業家解決了社會就業百分之九十六,中國過去幾十年的GDP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八十。然後現在說:所謂的改革開放到現在,所謂過去八年持續開放,去年大家看到了,到今年有降百分之五,什麼降百分之五呢?民營企業增長率從過去到現在降低了百分之五。然後對國有企業貸款貸走了中國銀行的貸款(總額)百分之八十五,私營企業只貸走了百分之十五。我真想R他八輩祖宗!這是共產黨出來的所謂的宣傳。有良知的大家可以上鳳凰衛視看去。

做這個節目的其中幾個人,全都跟我是很好的朋友,都是鳳凰的人,他們在做這節目之前就告訴我。我問他們我說;你做這個節目你什麼感受?這其中一個告訴我:他說;我想離開鳳凰衛視,他說;這幫王八蛋真是太黑了!他說;事實上做這個節目他們在調查當中,他們發現民營企業貸到的錢連10%都不超過,但是領導批示:不行,要35%,就瞪眼說瞎話;最後是說領導啊那太假了,那25%吧,就叫25%了。事實上中國私人企業家連10%也到不了。就連郭文貴貸款,給了他20%多的利息還要定為騙貸。海航這個王八蛋百分之一百的壞賬,他沒事,天理何在啊?天理何在!

人家不管如何阿里巴巴,人家騰訊是中國的現代的企業,現代的招牌,也是上市公司,你就給人家悶墩蜜啦?天理何在啊?講來講去,節目當中里他本來要講中國體制和中國這些年的改革開放,包括政治的不穩定,也就是說,這領導上來放個屁就變成個政策,導致中國人企業家無法生存,還是社會政治安全問題,不准談。安全部領導直接下令,不准談政治,不准談制度。只能談說現在中國鼓勵私人企業,中國重視私營企業。然後過去這些年中國一直改革開放,中國企業一直漲,就是去年有點降,最後告訴大家,中美貿易問題,中美貿易爭端這還是外國問題。

最後我要說剛才建築什麼意思?戰友們,我告訴大家,中國人造不出河南裕達的建築,中國的材料帷幕牆也造不出來,是澳大利亞、意大利、德國的合作才造出來的。我們的空調是買的美國的,約克空調。我考察遍了全世界最好的空調企業,約克空調。

裕達國貿當時從鄰山寨的一個村子裡面拔地而起,河南人最有名的一句笑話,河南裕達是最有名的外空來物,叫一朵外來的鐵玫瑰插在了鄭州的狗屎上。我們營業額一個酒店一天3000塊錢人民幣,五星級酒店,大家想想多可怕?百分之五、六十全是外籍員工,超五星級飯店,連燈全部都是進口的。到現在中國造不了這帷幕牆。

私營企業家創造的財富,郭文貴已經是逃亡到西方。然後當時是所謂招商引資,給5%-10%的回扣,七個國家聯合投資剛剛從看守所裡釋放出來的郭文貴,河南裕達投資者沒在河南拿走一毛的利潤,包括夏平董事長,一毛利潤沒拿,最後我是還給人家的本,人家沒拿一分利潤。

另外一個我要告訴大家的,中國的藝術是偉大的,中國是沒有能力捍衛自己的藝術的。中原佛手那個理念是來自台灣的李祖原大師。整個裕達國貿的下面是蓮花台,就是開始我們把整個樓,旁邊就是市政府,我們為了把蓮花台打的更好,有空間,大家記住就是給大家傳達一個佛教的基本理念,我們蓋好的兩棟公寓當時全部炸掉,大家你們可以看歷史去,全部炸掉。蓋好的公寓啊,當時那是幾千萬啊。

質疑這樣的建築中國人是沒有能力創造的,我們是第一家,結果現在是中國所有建築藝術抄的一個學習的模範。但是他的命運、創始人遠離國外逃亡。在河南沒掙過一分錢,現在還要被共產黨的這些盜國賊所謂的拍賣給要弄走。銀行貸款,你大爺的你說郭文貴竟然給你20%、30%的利息,結果你定為騙貸!

無論從藝術的角度,你艾未未你算個屁,你算個毛啊!我們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對建築、對藝術,用那麼偉大的建築,用幾億美元詮釋了一個中國對建築對藝術的理解,創造了一個中國永恆。

私營企業家,我們創造了一個改革開放,招商引資,最佳的樣板,這是河南連續幾年。以至於河南人說:“進了裕達到了歐洲,出了裕達還在鄭州。鄭州鄭州天天挖溝,河南省政府鄭州市政府去你那個舅”。

當時河南出現中原之行那裡去,當時廣告,蝦球轉,就是河南亞細亞商城,創始人叫王懷忠;外資企業郭文貴,河南裕達。王懷忠去哪了?破產了!完了!河南裕達現在成這樣了,我們在河南裕達六萬個員工進進出出。

今天的鳳凰衛視、中央電視台全面宣傳再次招商引資,艾未未王八蛋在全世界推銷中國的偽建築、偽藝術的時候,你們不覺得這是荒唐的嗎?你們不覺得是荒唐的嗎?戰友們!

但是,我想給戰友說的事情,最近共產黨的再次招商引資,再一次所謂的要鼓勵私營企業家投資,如果誰在上當,那真是活該了。如果你第一次被騙了,你是受害者;第二次被騙了,你是可能該可憐,你不僅是受害者;第三次再被騙,你就是活該!這共產黨這個流氓,這個騙子,到了這個樣。

這兩天我要準備馬上到聖地亞哥、洛杉磯還有聖芭芭拉要做演講。我要做演講的準備當中,我就要談談中國歷史上幾大事件:近代史上,大家要知道近代史上最核心的是什麼呀?戊戌變法、第一次鴉片戰爭、大家都很清楚,包括大躍進,1960年、1900年,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啊。這當時叫大躍進,這三個關鍵的點大家要知道啊,全是庚子年。 2020年,馬上還有幾天,農曆年,庚子年。

我們再往回看,當時的1958年到62年、1960年,大躍進,靠三年困難時期呀,有人說死了1500萬,有人說死了4500萬,餓死4500萬人。戰友們大家現在想想,你們不要以為這離你很遙遠吶,他就在你身邊,才多少年吶? 1960年吶!八年後,郭文貴出生了或者十年後郭文貴出生了,1958到1961,大家想想,多可怕!當時的大躍進,當時的所謂人民公社,當時的所謂的共產主義,要在全國全面推廣。現在你想想死掉五分之一個美國。

再往回看,八國聯軍,庚子年。進中國。你去想想啊,這個當時八國聯軍進中國跟今天有多少相似的地方?

上個庚子年,當時大清朝腐敗墮落,民不聊生,京城皇城牆內歌舞昇平、奢靡、淫亂、以假以騙治國,心中沒有任何老百姓。最後大家別忘了,鴉片戰爭最早開始的是什麼?是開始於廣東和香港的,叫香港的腳商啊,擔扁擔的,也是出現在香港和廣州,和今天的香港之亂有什麼共同之處?這些歷史總是如此地相似。

再往前看,大家都知道了,那就不用說了。這三個庚子年:第一次鴉片戰爭、文化大革命,這是可怕至極的,八國聯軍進中國。八國聯軍、鴉片戰爭與文化大革命三個庚子年,把中國人給毀大發了!當然了,當時也出現了梁啟超,當時出現了那麼多牛人,包括袁世凱。

我想給戰友們說的是,2020年這又是偶然吶。偶然吶,偶然到了我們又要面對一個庚子年了。說實在話,我真不希望,哪怕爆料革命不成功,也不希望中國再發生一個過去歷史上的庚子年了。被八國聯軍給揍個扁死,被大躍進這樣的國內極端的獨裁、奢靡、盜國,讓百姓屍橫遍地,吃人肉、吃孩子肉;我也不希望以鴉片戰爭那種無知、愚蠢、愚昧,再把中國人給打到幾百年無法翻身。

這不是開玩笑,今天的2020,就有當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和八國聯軍進中國,和文化大革命、大躍進、三年困難時期完全的一樣。我是在嚇唬大家嗎?在這種時候,能出現過一幫什麼人?你去看一看。有本事的到國外去了,那叫留洋啊,那就等於今天你到月球上去了,回來盜取民脂民膏。那個時候不僅有那些混賬,慈禧、軍人、軍閥,還有奸商。還有更重要的是,有欺民賊!

我們今天往回看一看,咱不說孫中山,也不說袁世凱,咱也不說這個戊戌變法。大家看一看中國老百姓的可憐,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能遇到幾個流氓團伙、犯罪團伙:一,政府最大流氓頭子,犯罪團伙,盜國賊;第二,有一幫打著所謂為國家、為人民發聲的,所謂的欺民賊多了去了,我就不一一數了吧。還有一幫不良商人。總是這三撥力量,大家去看吧,一定有這三撥力量。

今天你再看中國,多少人在海外住著洋樓,替共產黨罵著老百姓。

對了,這兩天我看到傅希秋那個王八蛋出來了,是吧?就你那個小操性樣,你還說我吹牛B,還在上面掛一個什麼叉,自說自己是給國安工作的郭文貴,我什麼都是謊言,還說要看我們誰走到最後。你跟我在這吹牛蛋。據美國某個部門的人跟我說,盯你傅希秋已經是多年了,我在這有視頻你記住。

你嚇唬那些從新疆、西藏、國內跑出來,剩下一隻鞋,或者說已經被打昏了頭的,被共產黨已經給嚇唬住的、威脅住的人,騙點什麼政庇費用,你那點錢夠幹啥的?然後去變著法地賄賂賄賂幾個非法的,你所稱之為的拉比,遊說。你出席的場合全都是教育,在美國大街上要飯的都懂,我樓下賣熱狗的都懂,他拿2000美金給人家捐捐款他也能坐那去。你騙騙沒出過國的中國人,在海外只待在海外中國城的中國人行,在美國豬拿點錢它都能去參加那個場合,你嚇唬誰呢你?

在美國的官員敢替你非法辦事?你嚇唬誰呢傅希秋啊?我盯你盯了好幾年了。 2017年我一出來爆料,傅希秋就給我聯絡,哎呦,那個崇拜啊,那個黏糊啊!你知道我為啥不搭理你嗎?我看過你的檔案,你傅希秋就是特務!你拿著我這個視頻去告我,你不告我你就是王八蛋傅希秋。你是掛牌兒的特務,你跟火雞龔都是掛牌兒的特務,知道嗎?你要不去告我你就是王八蛋!

你跟我聯繫,當時楊建利跟我聯繫完不到20分鐘,你就跟我聯繫了。我跟楊建利先生現在還有著兄弟的來往。為啥不理你知道嗎?你是專業特務,專業的,專業的,專業的。我就等著你出手呢。看到了嗎?龔小夏火雞龔、趙岩同志趙大將軍告訴我,你請人,你請律師,你花錢,給郭寶勝出錢;還有,你在美國有錢嗎?你家人還有錢嗎?你家人還有賬號嗎?你國內有資產嗎?你有種你來告我,別喊,共產黨就天天坐在自己的那個紫禁城裡邊喊。叫喚的狗都不咬人,你叫什麼叫,你喊啥喊,你行動啊!

我都喊了三年了,你們海外的欺民賊,什麼民主、民運,你們能不能合作一次對付我郭文貴?你要能讓我看到那個大街上,所有的民主、民運都合到一起了,有效地對我進行了攻擊,我被打趴下,我擦著血我都給你們佩服啊。哎呦,中國人終於也團結一回了,你們即使把我打趴下我都佩服你們。有嗎?你有這尿性嗎?仨子兒倆棗你就喊爹了你。你是那個料兒嗎?傅希秋?你就騙那個最弱勢的、最困難的、最最在危機之中的人。

還有那個騙子,不洗腳的那個叫袁建斌的,給你多少萬美元的,把孩子給弄出來,編出來的故事,什麼希拉里,袁建斌說是給你錢,希拉里親自來處理這事。我可找了希拉里最親密的人去問她了哈,這純屬胡扯,純屬胡扯。

我現在已經找了N個人,我要讓人去了解傅希秋所有說過的話。我早就準備好和你在法庭上見了,我在哪我都不跟你見面,你不是在美國威脅我嗎?說咱們走著看,看誰笑到最後嗎?戰友們作證,你和艾未未,你兩個,將成為中華民族最爛的爛人,會被掃進垃圾堆。

只發中國人財的,操中國人媽的艾未未,你早晚不得好死,你要得到報應。只有你去幹自己的媽去,你別乾我們中國人,還要中國人給你付錢,還要崇拜你?

大家看到了嗎,這些人有個特點是什麼?第一個全反川普,全都是把香港,跟那個雞腿兒潘這個王八蛋一樣,把香港的勇武戰士,全世界認可的勇武戰士,定為小痞子、流氓,甚至是暴力組織;全部反美國,還靠美國生存。你艾未未、你雞腿兒潘、你火雞龔、你郭寶勝、你孟維參、你熊憲民,包括你傅希秋,你們哪個不是吃著美國的飯?包括你們用的社交媒體,你們全反美國。反美、反川,然後砸郭、反爆料革命,親共產黨。你們的語言都不帶改的。

包括傅希秋,你們這些人在美國的這些行為,包括你們在美國的所謂的遊說,你們的關係,有幾件事你們擺不脫。你們的錢是哪來的?你知道我告郭寶勝的時候他說過啥話嗎?郭文貴你不要說,你捐的款我納稅,你捐的款你自己納稅,你別上法庭啊,你上法庭上不敢說這話了?

所以戰友們要擦亮眼睛,還是那句話戰友們: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們要堅定地、堅決地和任何在海外的,打著中國人的臉,往中國人臉上拉屎撒尿的人,徹底把他消除。覺絕不允許像傅希秋、艾未未等存在,大家憑良心;欺民賊是不是欺民賊,大家憑良心。

打著『六四』的幌子吃血饅頭,還有現在乘新疆人、西藏人、香港人之虛,撈取錢的人,傅希秋、雞腿潘還有火雞龔等人,孟維參、熊憲民等人,是不是?你憑良心!這些人不滅,天理何在呀?

我們爆料革命不向任何人要一分錢,難道錯了嗎?我們不向任何人要一分錢難道錯了嗎?我們支持香港、新疆,難道我們錯了嗎?

所以這次演講當中,我專門要給這些人講——“從這幾個華人的關鍵現象,看華人在西方真正的沉默和潛伏的中國力量”。你有本事你去說去!他們請我郭文貴,還什麼錢都給我出,連飛機錢都給我出,私人飛機錢;對不起!我說我不需要,一毛錢也不要;我連水都沒不喝你的,我自帶水。

另外一個,戰友們,我們大家要注意到。共產黨最近這個宣傳,有關私人企業家這塊,包括這波對咱們爆料革命發起新的攻擊。這是幾個月前,“平爆小組”他們真正的意識到,我們的爆料革命對共產黨、對盜國賊,真正地產生了巨大的威脅!對共產黨、盜國賊產生威脅的力量,維護中國人利益,替中國人發聲的力量。

這就是他們為什麼恐懼,這就是現在一波次一波次的,吳征、孫力軍、孟建柱派出的一波一波的狗,出來咬的。如果連這個辨別能力都沒有,你根本不配來談論爆料革命。

任何人做事都是有動機的,爆料革命的動機就是滅共產黨,他們的動機是要滅爆料革命。現在網絡上出現了,從過去的明砸、流氓、惡罵,就像村婦那樣的罵,現在變成什麼? ——“郭文貴當獨裁呀!滅掉一個毛澤東,他就是毛澤東!滅掉一個共產黨,他就是共產黨!網絡霸凌,接受不了意見了。”等等。

去你大爺的吧你!郭文貴爆料革命,我根本不在乎你怎麼評價我。全人類上,共產黨的這一百三十個罪行,全在郭文貴身上套過。你們的髒帽子全都扣過郭文貴頭上,我還在乎你扣這個帽子?

但是,可悲的事情,竟然有人信!還有曾經支持兩三年的戰友,以什麼名義?以什麼名義離開的知道嗎? ——“我傷心吶!郭先生連這都容忍不了,他成了獨裁了。”親愛的,你趕快走,快走快走!

爆料革命到今天,我們從未在任何情況下,去主動攻擊任何一個人,從來沒有!艾未未是三年前就攻擊過我們;傅希秋是一直在攻擊我們;雞腿潘,早就查過了他有背景。

他不是醫生麼,他是真的嗎?他不沒結婚麼,曾丹是誰的?他和曾丹生的孩子是誰的?他不是西藏人麼,怎麼跑到保定去了?他在華為工作,他敢說過嗎?他在私下里邊的通信,毀壞我們的爆料革命;挑撥離間我們的戰友,這是證據吧?要喜馬拉雅大使館的IP地址、源代碼,(這些)跟他有毛關係呀?他的報銷是真的嗎?全都是假的。它就是詐騙,你們知道嗎?

就這種情況下,你們還替他說話? 首先,爆料革命不對任何人發起主動攻擊,我們不想多任何一個敵人。只要你是親共產黨的,只要你針對爆料革命發動攻擊,或你意圖傷害和利用爆料革命——利用爆料革命!想發財,你欺騙爆料革命的;打著所謂的支持爆料,騙取我們戰友的感情和時間的;那你就是我們的敵人!

如果你們看一下,我們爆料革命過去砸的任何一個人,哪個不符合這樣的條件,我向你道歉,我承擔一切後果!

我們非常清楚,只要不來對付我們;你不來傷害我們戰友;你不來欺騙我們戰友;你不來玩兒弄我們戰友的感情;不親共產黨,跟我們毛關係沒有!

噢……說:“你能成立基金,我們不能成立基金?”誰阻擋了?去查查紐約市,每一天有二十個基金成立,還都是所謂的公益基金,二十個。每一天十八、十九個倒閉,我管得著人家麼? (在)澳大利亞、日本你成立基金,我管得著麼?

但是,你打著新疆人、西藏人、香港人的名義去募捐,而且你要買房子;而且你以私人公司的形式。更重要的事情,你是要我們把錢捐……要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你混淆視聽,你說這是支持爆料革命、支持郭文貴,你就是給我捐款,支持新疆、西藏。新疆人、西藏人、香港人都已經明確罵你個王八蛋了,說你憑什麼代表我們新疆、西藏人?

這根本是兩回事兒!你不利用爆料革命,你不是對抗、侮辱爆料革命,你不打擊『法治基金』,你不對付『法治基金』,跟我們沒關係!隨便呀!你一天成立一百個。

但是,天天喊著支持爆料革命、挺郭,把我們爆料革命的成果,用戰友們的生命、血汗、時間、危險,時時刻刻有人被抓、被判刑的情況,變成你的捐款,那絕對不行!

如果連這個你們都分辨不清楚,第一、你是五毛;第二、你是七毛;第三、你是五毛、七毛的孫子。你就不是戰友,你就根本不配跟我們來談。

如果我們爆料革命連個是非、真假、善惡都辯不清楚,我們叫爆料革命麼?我們叫爆騙革命麼?我們能滅共產黨麼?開玩笑呢?

所以說戰友們,我非常非常明白,報應啊!商鞅發明了車裂,結果自己被裂了;李斯痴迷於酷刑,結果自己被腰斬了;周興發明了請君入甕,來俊臣把他給幹掉了。什麼事情都有輪迴報應,只有果不虛,萬事皆空,只有果不虛。

看看這些天、這些人,傅希秋還出來,他特拿自己當回事兒。你知道我發現這些假民主民運,還有所謂的……特拿自己當個人、當回事兒!

有一次,艾未未的一個……在波士頓,有人買他的作品,幾年前了。我就看到一個美國人,把他的東西……都已經開完會了,美國人在旁邊,拿著那東西,啪就給扔一邊去啦!我說為什麼?他說郭先生,你覺得這東西是藝術麼?誒!我特感興趣,我說這很貴的啊!你買他這麼個東西。他說我剛看了他的巡展,這個傢伙對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國家,都如此地羞辱和辱罵,他說這是變態!他不叫藝術,他叫譁眾取寵!

哇塞!我說這個美國朋友夠意思,夠意思!我說我們未來會把這個傢伙揭穿。那時候我還沒有上推特呢,我都沒推特,我都不知道啥是推特的時候。

有一次,就在紐約,一位和我見面的戰友告訴我說,他說傅希秋不僅僅是共產黨潛伏的特務那麼簡單。傅希秋在美國干的犯法、犯罪問題,以及掠奪的財富,那是驚人的,那是驚人的!他給多少人趁虛而入啊,這小子總是在別人最虛弱的時候進去,他的意圖無論在哪裡都是通過宗教和被打壓人士,幫別人拿到政庇,掠奪財富。更誇張的事情,他替共產黨服務。

我一定打傅希秋這個官司。我等他來告我,他不來告我就太王八蛋了。傅希秋幫了那麼多所謂的流亡人士,沒有一個流亡以後再反共的。為什麼幫過的流亡人士的家人在國內都被共產黨涵養了?兩頭抓,兩頭夾,你是兩頭蛇?你必須說明白,你在國內有沒有資產,你跟孟維參、韋石等王八蛋一樣,在這邊反共,弟弟在國內大量的豪宅,大量的房產,還包養著女人,天天跟安全部吃飯,為什麼?跟吳征一樣拿著美國護照,弟弟吳兵住在長島,開著俱樂部,搞著幾百億的生意,然後說:“我是註冊特務了,但我是美國公民,常住中國。”你以為美國都認你的帳嗎?如果美國CIA、FBI、國土安全部不把吳征,不把傅希秋、不把孟維參的事查清楚,那是美國國家的災難。

海外欺民賊的錢怎麼來的,為什麼所有吃六四血饅頭的搞政庇?為什麼所謂海外救新疆、西藏、香港的人士從來不捐錢也不工作?從來不上班,錢從哪來的?吃啥活的?豪宅哪來的?豪裝哪來的?還動不動:“跟布什家”,我去布什家的時候,你們正吃老鼠屎呢,你問問我啥時候去的布什家?這一幫的混蛋東西,離開中國人連屎都吃不著,就是吃同胞的飯。郭文貴可以拍著胸口在全世界面前說:“我沒在中國拿出一分錢,現在也不可能拿出一分錢,永遠也不會在中國再拿出一分錢,相反我給中國拿回了幾百億,解決中國幾十萬人的工作職位”這事不用我說了吧? !你們誰有資格說這話?

我們是奴隸,傅希秋、孟維參、吳征、孫力軍等你們是奴隸主,現在我們這些奴隸就是要推翻你們這些奴隸主:不允許你們雙修;不允許你們把雙修強姦幼女說成宗教;不允許在海外做假政庇;不允許所謂的拿著中國人,打著新疆、西藏和香港人民的幌子去騙捐,還把香港勇武派的英雄們定義為:小痞子,流氓和暴力分子;不允許川普在美國維護著高度發展的經濟和打開的滅共局面讓你們砸川普;不允許在美國賺著美國人的錢,罵著中國人的娘,還支持著共產黨。

我們爆料革命中任何人不會向任何人伸手要一分錢,我們都是付出,不希望任何人給我們名利,不求任何人歌頌,如果能滅共,叫我“郭狗屎、郭騙子、郭流氓、郭殺人犯”隨便,只要能滅共。

我們不像你們這幫孫子似的,“藝術家”艾未未這個王八蛋,什麼“我代表中國人民藝術家”,誰讓你代表了? !你全是變態,你替共產黨說:“川普總統是國家恐怖主義”你算老幾? !傅希秋在兩黨之間,橫跨各派,到處詆毀川普總統,說川普總統壞話,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說川普總統壞話不跟共產黨一樣嗎?你就是美國的胡錫進。你們罵著香港勇武派是暴力,流氓,還要替他捐款,有這道理嗎?有這天理嗎?說郭文貴道德怎麼樣,郭文貴要搞獨裁了……

戰友們!我郭文貴是啥,再說了不重要!從我爆料革命起,共產黨說我:“被通緝了,在國內騙錢了,沒錢,欠了一屁股債……”到最後郭文貴變成:“是最好的企業,只有15%的負債率。”劉彥平說的。 “郭文貴有錢”,現在是“郭文貴太有錢了,開著私人飛機、遊艇和愛馬仕來支持香港。”這又犯錯了,有沒有錢都是錯,我到底怎麼對?所以我當時就說過,郭文貴是啥不重要,是狗屎、騙子、強姦犯、三秒和陽痿都不重要,關鍵是海航陳峰、孟建柱、孫力軍、吳征和王岐山盜取國家財富了嗎?殺害中國人了嗎?新疆兩百萬被抓跟郭文貴有毛錢關係?數以萬計香港人被抓,十幾歲的孩子現在不知下落,陳彥霖母女怎麼死的,跟郭文貴啥毛關係?在美國搞BGY蘭金黃,3F方案跟郭文貴毛關係?

親愛的戰友們!剛才在直播前,香港的戰友發信息讓我記幾個數。算了我別說了,我覺得這戰友說的太機密,這數不能說。

大概是香港的戰友統計過:在香港大街上有多少大陸人?在香港大街上有多少人人家付出了錢?人家告訴我:“郭先生,我們看到現在網絡上,有人打著香港募捐,希望你替我們說句話,我們反對任何以香港名義來捐,募集,我們不排除採取任何法律行動。”到現在他們核實過,從未有一個澳大利亞的組織或者個人,在香港運動上有過一次捐款和一次捐款物質,我問:“有沒有哮喘的?”他說:“從來沒有,除非我們不知道,從來沒有啊!”

大家可以算一算,香港近七個月的上街抗議行動,他們花掉的是幾百億的錢,到目前沒有接收任何來自澳大利亞和加拿大這些國家所謂的捐錢,一塊沒有,有捐錢的,但香港戰友拒絕了,他們非常惱火,包括他們說很多這些人的花費大多數都是自己的,這就是香港人偉大的地方,還有其他數據我就不念了,我覺得剛才我說的都念了都太敏感。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們現在再說一下國內。

國內現在很多人看了最近這些事情很擔心,很多人跟我說「文貴啊,你可千萬得挺住哇」!共產黨的這一波對你們的攻擊,平爆小組不是開玩笑的。這次挑撥離間和這一次的,他說對你們的分化,包括派出這些深度潛伏的人的出現。這和過去三年都大不相同。

有戰友們告訴我說,中南坑里的人從過去蜻蜓點水對我們進行所謂官方的懲罰,滅爆小組。到現在已經成了每天必談的這麼一個憂慮和擔心。過去是誰啊?王岐山、楊潔篪、孫立軍、孟建柱、吳征還有香港那幾個不要臉的。現在說又變了,又增加人了,說現在增加了幾個政治局委員。國家安全委員會除了過去的做簡報,把爆料革命的事說出來,現在已經形成了到省級都要關注爆料革命。在春節前在各省對爆料革命信息傳達,已經作為專項督促報告。到各省,專項督促報告。名義就是在春節期間嚴格防範海外的“反華”媒體和“反華”勢力,在社交媒體上對國家領導人的污衊、造謠、誹謗,引起社會的各種事情發生。防止群體事件要從防止海外社交媒體的造謠誹謗開始。

其中就提到郭某某。現在不提郭文貴了,過去不提,現在叫郭某某,郭某某,郭文貴,哎,我叫郭七啊,你別叫郭某某。郭“三邪”,郭“騙子”都行,別叫郭某某吧?人家這郭某某都以為郭美美呢,是不是?現在已經發了回叫郭某某了。

然後現在對待把海外的,香港的運動已經列為以美國班農、凱爾巴斯還有郭某某等人,以及美國的所謂極端政治勢力。對金融市場,對經濟市場操縱為目的。對國家、對中共、對國家政權有圖謀之心。是受西方幾個國家勢力,反華勢力所控制的。我們不能掉以輕心,你不掉以輕心。

我一看這個跟當年慈禧,跟慈禧發生的,袁世凱、梁啟超一模一樣。跟當時的招數一模一樣。跟八國聯軍進中國之前一模一樣。都是外國的錯。我剛才一開始講是現在共產黨在拉仇恨。

國內最近拍了個片子叫《葉問4》。有人說去看了回來告訴我說「Miles,我去看了《葉問4》」。我說,怎麼樣?她就說「哎呀,這外國人的種族歧視太厲害了。」我說你看著沒有,我就知道是這結果,我也沒有去看。我說現在只要允許你拍的片,前提是一定是讓中國人洗腦,種族歧視,外國人全是壞蛋。

中國人從歷史到現在,近代史四個關鍵時期「八國聯軍的時候,文化大革命、大躍進的時候,第一次鴉片戰爭的時候」,全是排外!仇外!三個庚子年,三個庚子年大家去查去吧。

八國聯軍,俄羅斯當時二十萬聯軍呢,先掃蕩東北和吉林。打著什麼旗號?俄羅斯打著一個「凡欺我族者必滅」,凡欺我族者,必滅!打著中文。是一個中國的留俄教授幫他們做宣傳。當時有沒有這事?人家真抓住你把柄了,就是到處宣傳俄毛子,黃毛子多壞多壞,各種小段子。

第一次鴉片戰爭,八國聯軍、戊戌變法、三個庚子年。那就不用說,包括大躍進,三年困難時期,最可怕的是天天美帝國主義,天天罵美帝國主義。

所以說戰友們現在大家看到了,整個中共具備了三個庚子年最核心的要素「拉仇恨、反美、在中國內部大量的殺害、掠奪私人財富。把國家的權力集中話,集中以後的家族化、私人化。把財富全部公有化,然後拉仇恨滅來外。」

看看《葉問4》去吧,我還沒看。吹狼蛋呢?你真的現實中打打拳擊試試。所以說親愛的的兄弟姐妹們,我們今天的直播就到這兒。

我好多問題,我今天一會和下午有幾個會,要開一整天,包括晚餐全都是準備。我們的幾個2020的滅共幾個法案,過去的我們是以美滅共、以法滅共、以共滅共。以法滅共就是大家未來會看到,我們在美國,會在歐洲、美國怎麼以法滅共?我這底下的工作。再一個過兩天我要到聖地亞哥,聖巴巴拉、洛杉磯幾個基地去進行秘密演講,演講回來再跟大家分享。

所以說現在一起為14億中國人,還有台灣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香港同胞祈福,為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每天真的是,我昨天晚上一覺睡了兩個半小時,我醒來有犯罪感。這一覺怎麼睡那麼長時間呢?哎呀!

戰友們今天的紐約藍天白雲,藍天白雲,藍天白云非常非常的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大家要記住這個時候,越是這個時候我們每個人一定要冷靜。我們一定要清楚我們大原則不要失去了。我們為什麼坐在這裡,我們為什麼站在這裡,這三年創造的奇蹟就沒有任何人相信我們會活到今天,也沒人相信我們,沒有人相信我們會走到今天。

最近美國某些部門對紐約中國城,還有法拉盛,包括梁冠軍、周琪以及法拉盛這幫流氓們。他們自己知道誰找過他們了,他們知道美國在幹什麼。我可以告訴大家所有你們看到的這些人,美國政府一定會有個交代的,孟韋參的刑事調查它一定會有個結果的,熊憲民的刑事調查一定有結果的。梁冠軍和周琪、吳征還有這傅希秋還有什麼艾未未,大家不要著急。

三年前我們爆料革命能這樣嗎,我們當時受到的污衊攻擊,“癟三”、“騙子”、“痞子”、“河南騙子”、“沒錢了”、“三秒”、“陽痿”、 “強姦”、“洗錢”、在中國涉嫌黑社會還有在中國涉嫌殺日本人。你看看,8964是假的,詐騙。這些攻擊,別忘了官方,美國、澳大利亞官方推出過去三年郭文貴是全地球、全人類網絡攻擊、被攻擊、被誣陷、被辱罵第一人。千萬別忘了,這是官方的不可篡改的數據。

最近美國國會會出台一系列的在美華人的一些情況分析,你會看到郭文貴被列為過去幾年,美國有史以來最為危險,在美國本土受到威脅、攻擊、網絡造謠第一人。然後美國司法部也會出相關文件,郭文貴是過去幾年在美國、在西方被司法纏訴、司法陷害第一人。記住我說的話,別著急。他們那些,網絡上給我們提供了機會,也給流氓提供了機會。你看看傅希秋啊,郭寶勝啊,是不是?這些騙子們完全就是搞政庇嘛,全是搞政庇嘛。

你看郭寶勝跟人家JS牧羊子,威脅人家「我要把你送回中國去,我要把你送進監獄去」!給人家捐了二十萬美元錢的人,加拿大的。 「我要把你弄到監獄去」傅希秋也是一樣的嘛。他們就乾這個嘛,威脅、綁架、趁虛而入、趁弱而入,專欺負老實人。你有本事你到中南海折騰去,你又不敢,吹狼蛋呢,是吧?你看他這個樣,我看一眼都侮辱我,我願意多抱會Snow,我都不願意看他。

中了中了戰友們,這幾天咱們戰友們,也體現了戰友對我,很多國內老領導朋友說「啊呀,這些年看出來咱們戰友們力量巨大啊,合作、堅定,大家這個厲害」。華人世界從來沒有過,我們戰友這次團結一致,沒有過,沒有過!

謝謝戰友們了,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俺去開會啦,戰友們,撒油那拉!

聽寫:【GM31】發布:【GM39】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4853/ […]

0
trackback
w88
7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44699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4853/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4853/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