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爆料革命裡的角色

砰砰砰,香港的街道響起了多發催淚彈的響聲,香港的戰友們在濃濃的催淚煙中過着他們不平凡的新一年2020,也就是我們正式踏入了滅共的霹靂年。聽着時間響起的滴答滴答聲,滅共的時鐘在不斷的倒數着。

在這霹靂年中,也是滅共的最重要關頭了,在這裡要鼓勵在爆料革命裡的每一位戰友們,我們都在努力發揮非常專業和堅持傳播爆料的每一天,讓每一位戰友都建立了在2020年6月4日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信心。

在這裡我想告訴每一位戰友,在爆料革命中我們每一位的角色都很重要,因為我們是推動滅共機器轉動的一個個重要齒輪。當然,建造這台機器需要的組件非常之多,我们每一個戰友都有他的特殊之處。

而在這場爆料革命中最讓我想起的是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駭客任務/黑客帝国》。我們一開始就像裡面睡著的人民,而文貴先生就像電影裡的羅蘭士·費斯賓扮演的-莫菲斯一樣,因為他是最堅信能找到救世主來解救我們一樣,相信2020年是滅共年。

在爆料革命中,文貴先生當然先要找最有力量和深厚實力的覺醒者。因為我們對抗的是一個非常邪惡,非常可怕的中共。為了能對抗邪惡的母體–中共,我們必需要有足夠力量和實力去揭開中共的邪惡滲透,阻止它的“藍金黃”。

其次就是實戰隊的覺醒着,不同的戰友在不同的戰場和中共的大外宣不斷對抗着。就如社交媒體的推廣、視頻的創作、自媒體的報導、文章的編輯和海報的設計,這些日夜不斷發佈的,由不同地方和不同領域的戰友精心製作和發佈的作品,就是為了讓不同的人能了解真相,盡快覺醒。

最後就是在母體內的覺醒者。他們是無名的報料英雄、深入敵方的戰友,把母體內的所有罪證和邪惡的記錄交给文貴先生,讓他能在最佳的時間點擊中中共的要害,而且讓更多的善良的有料的覺醒者知道他們有機會逃離母體的追殺。

2020的霹靂年来到了,感恩我們都是這個歷史的見證者、參與者和聆聽者,更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都像扮演奇洛·李維斯裡面的安湯武/尼歐一樣,為了建立一個安全的、有尊嚴的、有法治的、有自由的、有民主的、有文化的國度裡生活,我們都需要無我、無慾地去對抗我們的敵人。還沒覺醒的人,你們是想要吃下藍色的藥丸,繼續在中共的體制內努力活着,還是吃下紅色的藥丸,在文貴先生的引導下,成為下一個覺醒者來加入爆料革命的戰友呢?

作者:玄天生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