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時刻:中國共產黨還能活多久?

幾個十年過去,證明專家們關於中國共產黨垮臺的預言是錯誤的

一黨執政的政府很少能超過70年:蘇聯共產黨執政74年,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墨西哥革命制度黨執政71年。過完70歲生日的中國共產黨,是現代歷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一黨政權之壹。唯一可與之匹敵的是朝鮮,自1948年建國以來,朝鮮已被金家王朝統治了71年。

分析人士認為,盡管威權政府沒有時間限制,但中國共產黨的一黨統治可能不會長久,盡管它過去韌性十足,也有別於其他政權。

但是,要想知道中國何時以及如何最終進行政治改革,首先要了解中國共產黨是如何長期掌權的,這一點很重要。

中國共產黨何以存活這麽久?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與國際事務助理教授羅裏•特魯克斯(Rory Truex)告訴美國廣播公司,中國共產黨在如何減少對專制政權的兩大威脅——政變和革命——方面的努力是獨壹無二的。

特魯克斯說,為了防止政變,該黨有一套制度,確保權力從壹位領導人轉移到下一位領導人,“相對和平”地進行。

1976年毛主席去世後,鄧小平將主席任期限制寫入中國憲法,承認一人統治和個人崇拜的危險。然而,2018年3月通過的一項有爭議的憲法修正案取消了連續兩個五年任期的10年限制。

同時該政權也通過“合理地治理,讓人民滿意,消除他們反抗的意願”,並通過控制信息和鎮壓,保護自己免受革命的影響。

《威權主義與民主精英的起源》(Author and the Elite Origins of Democracy)一書的作者之一邁克爾•阿爾韋圖斯(Michael Albertus)說,中國共產黨把自己的合法性押在了國家發展上,並以令人難以置信的方式兌現了這一承諾,在最近幾十年裏讓5億人擺脫了貧困。

在過去的40年裏,得益於經濟改革和開放政策,中國已經從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轉變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與此同時,北京利用其權力審查和消除它所認為的對其合法性的威脅。

特魯克斯指出,在利用互聯網、技術、審查制度和宣傳手段壓制、控制和歪曲信息方面,中國共產黨可以說是“最成熟的政權”。

特魯克斯表示:“結論是,這是一個聰明的威權政權,他們已經發現了自己權力面臨的威脅,並設法減輕了這些威脅。”

“但一些證據表明,在習近平的領導下,這種情況可能會有所改變,原來讓共產黨更為強大的東西,在他的領導下可能會受到侵蝕。”

阿爾韋圖斯表示,中國共產黨之所以強大,部分原因在於它“擊敗了主要敵人”國民黨。國民黨統治中國20多年,直到1949年內戰結束時敗給共產黨。國民黨後來逃到臺灣,成為臺灣唯一的執政黨,直到2000年被民進黨擊敗。

“可以肯定的是,(中國共產黨)確實有過軟弱的時候,”他以天安門事件為例來說明。“但它如今已發展成為一個有凝聚力的、等級森嚴的組織,關系到許多CCP成員。”

什麽會導致壹黨制政權崩潰?

2013年,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著名的民主學者拉裏•戴蒙德(Larry Diamond)寫道,中國正在接近一黨制政權的致命時代。他把它為“70年之癢”——中國正面臨著“威權主義成功而非失敗之後”的現象。

他寫道,當其他政權失敗時,這個政權繼續成功的原因有很多。今天的中國與解體前的蘇聯有著鮮明的對比。

當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在1985年成為蘇聯領導人的時候,經濟已經在衰退。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國際關系副教授莎拉•珀西(Sarah Percy)最近寫道,(中共的)經濟改革招致了公眾的批評——但“只要允許批評,局面就會失控”。

“一旦人們被允許在某些領域發表言論,他們就不可避免地開始在其他領域發表言論,挑戰國家對政治和經濟問題的控制,”她寫道。

“公開性”打開了言論自由的潘多拉盒子,減少了媒體審查,允許對政府官員的批評。喬治亞州立大學的政治學家Maria Repnikova說,蘇聯的解體使其成為中國政權的“負面榜樣”。“這是黨和國家在壹定程度上歸咎於戈爾巴喬夫的休克療法改革,這種改革帶來了戲劇性的、無法控制的政治開放。”

《中國媒體政治》(Media Politics in China)一書的作者雷普尼科娃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希望通過響應和全面控制相結合的方式,不惜壹切代價避免這種情況。”

中國共產黨與其他一黨制政權有何不同?

專家們還將中國共產黨統治的長久歸功於其學習和適應的能力。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劉氏中國研究所(Lau China Institute)主任、中國研究教授克裏•布朗(Kerry Brown)指出,中共的靈活性在於,它沒有“過分拘泥於意識形態”。

例如,70年代中期文化大革命期間,當中國共產黨處於最低潮的時候,黨的領導人通過關註經濟來使“自己復興”。

布朗教授說,他們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也是“絕對核心”,因為這意味著它不同於任何其他制度。

盡管朝鮮的一黨制也很獨特,金家王朝幾乎像君主制一樣運作,但其出了名的封閉政治體制嚴重限制了經濟增長。

“我一直認為,今天的朝鮮在某種程度上類似於毛時代的中國,”特魯克斯表示。

“妳可以稱它為極權主義,即黨完全控制人民的生活,完全控制信息的流動。”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格雷姆•史密斯說,中國共產黨很早就意識到,即使是在1949年執政之前,定期進行黨內清洗以凈化黨內成員也是一個長期的策略。

他說,在柬埔寨,清洗行動導致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布特下臺。

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re)上世紀70年代發表的壹篇研究中共與紅色高棉關系的論文稱,鄧小平批評共產黨的“過度激進主義”,並補充稱,共產黨的“左翼”尤其傾向於,是清洗行動“削弱了其擊退越南軍事攻擊的能力”。雖然中國共產黨過去也曾大規模清洗過黨員,但它後來把目光轉向了黨的整風戰略。

史密斯博士解釋說:“如果妳被發現在意識形態上有問題,或者參與了黨不贊成的活動,那麽我們會努力糾正妳的錯誤。”

“這句話的意思是,所有幹部基本上都是好的,可以通過思想工作來改造。”

北京會成為這個規則的例外嗎?

來自斯坦福大學的戴蒙德說,盡管沒有“鐵律”規定一黨制政權必須在70或80年後垮臺,但他也不相信共產黨的一黨制可以持續太久。

他說:“共產黨領導人熱切期待中國共產黨在2049年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政治力量,那時政權將滿100歲,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盡管現代化的政治影響因多種因素而放緩和推遲,包括該政權對信息的嚴密管理,以及奧威爾式的鎮壓和監視,但該政權面臨著與其它專制國家一樣的長期矛盾。”

戴蒙德表示,當人們收入提高、受教育程度更高時,他們的價值觀就會改變,最終“他們想要更多的自主權、更多的尊嚴、更多的自由和對自己生活的更多控制”。

他說:“很多人正在離開或已經離開了,因為他們在中國得不到沒有共產黨統治下的自由和自治。”

“的確,有些人回來是為了‘千人計劃’或相關的機會……最近年輕人中的民族主義情緒也有所高漲,不過,如果我是中國共產黨,我會對(長期)趨勢和體制內的根本性矛盾感到擔憂。”

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中國政治學教授安妮-瑪麗•布雷迪(Anne-Marie Brady)表示,最大的問題是中國共產黨能否繼續為中國人民提供經濟利益。她說:“中國的經濟增長正在放緩,將成為世界上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

“中國的銀行有壞賬,實際的失業數據受到審查,(而且)通脹率非常高。”戴蒙德認為,在沒有大量移民的情況下,中國的“人口內爆”(由中國現已廢除的獨生子女政策推動)將很難逆轉。

“我認為它鼓勵人口增長的努力將會失敗,因為中國仍然存在嚴重的生活質量問題。

中國未來的政治體制會是什麽樣的?

戴蒙德認為,中國共產黨正面臨“體制腐敗”,但他表示,試圖解決這個問題存在著“根本性矛盾”。他說:“除了通過法治來控制腐敗,沒有其他辦法。這就需要把共產黨從國家和司法系統中分離出來。”但如果中共不再統治國家控制司法系統,它馬上會面臨失控的風險。“除非走向民主,否則中國共產黨無法解決這個困境。”

雖然沒有人敢斷言中國是否會成為一個民主國家,實現普選,但中國共產黨肯定不會回避使用這個詞。去年11月訪問上海期間,習近平表示,中國的民主是一種“全程”民主。

特魯克斯先生說,共產黨經常使用民主的語言。“例如,如果妳對中國公民進行調查的話,大多數人會說他們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盡管大多數人會給中國貼上威權主義的標簽,”他說。

“所以在中國,‘民主’這個詞在某種程度上是被毀掉的。”

他補充說,雖然西方國家傾向於將民主等同於選舉,但中國正試圖通過多種不同的方式增加公民對政治的參與。例如,他說,許多地方政府都有所謂的“市長信箱”,人們可以在網上提出投訴。

還有很多其他程序,基本上允許公民表達他們的不滿或表達他們對政策的看法。“(但)不清楚政府是否真的會考慮他們反映的問題……或者這種動作僅僅被他們用來裝點門面。”

但阿爾韋圖斯表示,中國共產黨可能會走上與臺灣國民黨類似的道路,國民黨在自己的條件下逐漸開放了政治競爭。1949年國民黨逃到臺灣後,國民黨成為臺灣唯一的執政黨,直到1996年臺灣舉行了第一次直接總統選舉,國民黨才轉向民主。民進黨於2000年首次當選。

阿爾韋圖斯表示:“如果 (中國共產黨)可以繼續保持經濟增長,那麽它也有可能在民主體制下贏得競爭和勝利。
然而,他表示,必須有一些推動因素才能采取這一行動,而最有可能的是,它無法控制的一種日益加劇的政治威脅。他說:“預計緬甸政權將在5到10年內面臨重大挑戰,這可能促使緬甸按照自己的意願向民主過渡。”

就像在許多其他國家一樣,這可能來自一個正在崛起的中產階級,他們開始要求在經濟安全之外,還要有代表權和更大的自由。

原文鏈接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1-05/chinas-communist-party-is-at-a-fatal-age-for-one-party-regimes/11807138?pfmredir=sm

翻譯報道:白夜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