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黨齡30年的老黨員與爆料革命(第六章)

作者:東風小哥

記者的地位難以想像

在基地機關工作期間接觸到了解放軍報駐二炮記者站的站長和幾個記者。因為一直在軍事口工作,接觸宣傳口的機會很少。這次接觸讓我覺得我當時整個人白活了一場。我在此次任務中主要負責軍事訓練情況匯報材料的整理以及基層作戰單位的協調指揮工作。

在接站的時候和政治部宣傳處的同事聊天才知道那時候解放軍報報導的“報價”。軍委領導很多時候是通過軍報的報導來了解基層部隊情況的,所以這些記者的受歡迎情況可想而知。當時,解放軍報頭版頭條的報價基本是一個字一萬元人民幣,相當於我當時九個月年的工資。當時導彈發射陣地附近居民結婚份子錢十元都是個體面的數字。

接到站長和兩個記者到達駐地安排好住宿後。通知我也換上便裝坐上地方牌照的車輛就離開了機關大院,同行的還有五個文工團的女幹事(司令部工作的干部叫做參謀政治部工作的干部叫做乾事)。來到了郊區一個很隱蔽的農家院,我聞所未聞的地方,進去之後才發現,簡直是世外桃源。進入房間後沒多久,政委和政治部主任也到了。酒桌上稍作寒暄,開餐。三十年的茅台,各種山珍海味一應俱全,我一下子明白了當時我在基層部隊的伙食費去哪兒了,一口喝下去一個連隊一天的伙食費。

酒足飯飽之後,領導安排我陪著其中一名記者回房間,匯報工作。進屋後,他讓我扶他上洗手間,我看他坐在座便器上,我就要出門。他醉醺醺的拉住我,和我說,你看我才37歲,站著撒尿已經尿不出來了。我完全懵逼,不知道他要說什麼,他接著說“來我們記者站三年之內不完成千人斬的,絕對是性功能不行,超過張兩萬基本上能當上副站了。 ”

原諒我文化的淺薄,此刻我言盡詞窮,以前聽說記者很牛逼,這次是真感受到了他們地位的非同尋常。

不一會兒,剛才同行的兩個文工團女幹事帶著四個年輕貌美,身材絕佳的姑娘一起進來了。她們和記者熱聊起來。

我只能站在原地,咽吐沫,原來端莊的軍裝後面還有這麼妖嬈的身體和這麼淫穢的詞語。以前的傳聞真的力度不夠……

我下意識的轉身要離開。記者叫住了我,“你別走,我昨晚剛乾了三個,今天沒勁了,你來幹她們,我看著,這是命令。”

我無言以對,真的沒見過,沒經歷過這樣的場面。失語了。

那種面部灼燒的癢痛,
那種心跳加速的缺氧,
那種空中瀰漫的胭脂,
那種身體僵硬的失控。
我至今還無法忘記。

我居然硬不起來,記者坐在一旁,從包裡翻出一個精緻的瓶子,倒出三粒藥丸讓我吃下。然後,感覺自己已經是木偶了。

第二天一早,政委親自把我叫過去,做了洗腦工作。讓我回家休息了。

第三天他們走了。後來才知道,新聞稿件,宣傳處的干事已經準好了。讓我陪著宣傳幹事去作戰部隊拍幾張照片。

就這樣,一個配圖的頭版頭條登上了解放軍報。

相信看過前五章的戰友已經對這個紙老虎一般的部隊有了清楚的認識。看了這個是不是覺得這他媽的就是個濕透了的紙老虎。站都站不穩,還打仗。

未完待續……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相關鏈接: https://test.gnews.org/zh-hant/71649/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