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隱藏的上百萬顆“汙水”炸彈和幾百億立方米工業汙水

作者:WWL

——從海甯汙水罐坍塌造成10死3重傷的重大事故談起

2019年12月3日17時19分許,浙江省海甯市許村鎮蕩灣工業園區內海甯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發生汙水罐倒塌事故,造成10死3重傷。這件事故揭示了中國“環保技改”項目所帶來的巨大安全風險,揭開了中國青山綠水與金山銀山靓麗光環後黑幕的一角。雖然中國環境保護法規定了誰汙染誰治理的基本原則,但是工業廢水基本上沒有得到深度的淨化處理。

目前中國有上百萬套汙水罐設備,以每個汙水罐可以裝1萬立方米工業汙水,可以裝納幾百億立方米工業汙水,如此的工業汙水量足以裝滿一個或兩個三峽水庫。而且汙水罐的數量還在快速增長。以海甯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爲例,他們的汙水罐數量從一個增加到三個。排放汙水罐中廢水的標准定得很低,可以允許的COD低于350mg/L的工業廢水排放。根據中國現行的技術標準,當COD大于40g/L爲五類水(嚴重汙染)。如此大量“經過處理”的工業廢水流入江湖河海,將會造成多麽大的生態環境破壞。

如何提高工業廢水的處理程度,如何嚴格排放標准,似乎不是企業家關心的問題,也不是環保管理人員關心的問題,更不是政治家關心的問題。他們關心的是投資建設汙水罐所創造的GDP。按平均每套汙水罐設備5百萬元計算,上百萬套汙水罐設備的投資額高達幾十萬億元,對拉到GDP的發展貢獻特別大。但是這次海甯汙水罐坍塌事故揭露了汙水罐隱藏的安全風險特別大,這上百萬套汙水罐設備就像上百萬顆“汙水”炸彈,威脅著中國老百姓的生命安全。

一、海甯汙水罐坍塌事故

2019年12月3日17時19分許,浙江省海甯市許村鎮蕩灣工業園區內海甯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發生汙水罐倒塌事故,倒塌的汙水罐壓垮附近兩家企業的車間,造成了生態危機,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同時也造成了慘痛的人員死傷。關于此件事故報道比較混亂,比如說,關于倒塌的汙水罐的容量大小這個最簡單的問題就有三種不同的說法;又比如,人員死傷的真正原因是什麽,是被壓死的,還是被汙水或者有害氣體窒息而死,都沒有加以說明。

據說現在中國國內生産的這類汙水罐都是使用厚鋼板,底部鋼板的厚度達到20至30毫米,上部的鋼板略爲薄一些,汙水罐的使用期限長達20年。按理說不應該發生坍塌事故。也有人指出汙水罐內部存在嚴重的電化學腐蝕,最容易被腐蝕的地方就是氣液交接面,腐蝕時間長了,汙水罐鋼材會被腐蝕變薄,強度減弱。在內部大壓力作用下,是有可能滲漏、爆裂甚至坍塌的。

總結起來,對事故發生原因的推測有三:

第一:汙水罐的質量問題,如鋼板厚度不夠,鋼板質量有問題等;

第二:汙水罐受電化學腐蝕嚴重,汙水罐某處強度減弱,導致坍塌;

第三:設備操作運行問題,汙水罐中氣體壓力過大導致爆裂坍塌。

直到12月17日新京報才發表題爲《浙江海甯汙水罐體坍塌致10死3重傷 國務院安委辦通報》的報道,對事故有了一個官方的說法:“據應急管理部官方微信消息,2019年12月3日17時19分許,浙江省嘉興海甯市許村鎮蕩灣工業園區內海甯市龍洲印染有限責任公司發生汙水罐體坍塌事故,目前,已造成10人死亡、3人重傷。據初步了解,該公司有3個厭氧汙水罐(以下簡稱汙水罐),其中1號汙水罐(呈圓柱形,直徑24米,高30米,容積約1.3萬立方米)發生坍塌,砸中相鄰的海甯市都彩紡織有限公司和海甯市億隆紡織有限公司部分車間,造成部分廠房倒塌。同時,罐體內大量汙水向廠房內傾泄,廠區內工人被傾泄的汙水衝散,部分工人因廠區內囤放的布匹坍倒受壓。該起事故暴露出事故企業安全意識薄弱,未識別環保技改項目帶來新的安全風險,對安全隱患視而不見,相關設施一直帶病運轉;事故企業所在工業園區管理混亂,環保設施建設忽視安全因素,對項目建設帶來的企業間風險辨識管控不到位,管理存在重大安全漏洞。具體事故原因正在進一步調查中。”其實死亡人數應該是11人,因爲一位死者是孕婦。

就是國家應急管理部在事故發生兩個星期後也沒有說明發生事故原因的具體原因,看來是難以說出來。比較有意思的是“未識別環保技改項目帶來新的安全風險”這一句話,可以理解爲:汙水罐隱藏著很大的安全風險,就是隱藏的“汙水”炸彈。

二、中國特色的工業汙水處理

中國水汙染來自工業汙染、農業汙染和生活廢水汙染,最主要的還是來自工業汙染。雖然中國環境保護法中規定了“誰汙染誰治理”的基本原則,但是對于工業汙染則是網開一面,理由是中國工業起步晚,如果嚴格執行“誰汙染誰治理”的原則,會使得工業産品成本加高從而失去競爭能力。而且中國發展的都是高耗能、高汙染的工業,工業發達國家把這些行業邊緣化了,中國則把它們當作寶貝引入中國。

過去一些産生汙水多的企業會建造一些露天的汙水池,讓有毒的汙水留在汙水池中,不直接進入河道或者城市的汙水管道。有毒的汙水在汙水池中停留一段時間,多多少少會發生一些生化變化,這些生化變化就被稱爲是汙水處理,這些汙水池也被稱作汙水處理裝置。

畢竟汙水池占地大,容積有限,隨著時間的延長累計的汙水量會越來越多,汙水池無法容納,必須把汙水池中的汙水排放出去。排放的方法有四:

第一,經環保部門的同意,交付一點汙水排放費,把汙水排放到河道或者城市的汙水管道中。這是最正規合法的渠道。中國工業汙水排放標准定得很低,汙水排放費收費標准也不高。比如一個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縣的一個锂礦,每年可排廢水中的COD(化學需氧量)達100噸。按照政府允許的COD排放標準爲100mg/L計算,每年可以排放十億立方米的高度汙染的工業廢水。根據中國現行的技術標準,當COD大于等于30g/L爲四類水(重度汙染),當COD大于40g/L爲五類水(嚴重汙染)。COD高達100mg/L是極度汙染的水,但卻是政府允許工業排放的廢水。目前中國控制工業汙水排放的指標很少,水質檢驗的指標也很少,主要還是看COD。

第二,從需要支付的汙水排放費中取出一部分,向環保部門的管理人員行賄,在他們的默許下排放汙水。這對于工業企業來說,是最經濟可行的辦法;對于環保部門的管理人員來說,也是悶聲發財的好機會。所以在一段時間內這是最爲流行的方法。後來中央政府發現其中的漏洞,采取措施,將環保部門收取的汙水排放費改爲汙水排放稅,由稅務部門收取,減少行賄受賄的可能。讓環保部門只管排放,不管罰款,環保部門積極性不高,懶于監管;

第三,利用天氣條件,將汙水自流到河道或者城市的汙水管道中。天降大雨時,設法讓汙水溢出汙水池,形成地表徑流,與雨水一起流入河道或者城市的汙水管道中。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把責任推給老天,造成水汙染也是“天災”,而非人禍。中國的許多工業企業都聲稱是循環經營,沒有廢水排放。外國的一些機構到中國的工廠參觀一下,也信以爲真,認爲中國工業用水循環利用搞得不錯。但是常有這樣的消息,老百姓發現大雨之後河流裏的魚突然都死了,其原因就是工業廢水利用降雨流入了河道,造成魚蝦死亡;

第四,偷偷地將汙水排入河道或者城市的汙水管道或者其他地方。利用環保監管的漏洞,非法向自然界排放工業汙水。雖然政府三令五申地聲明要嚴厲處理這種非法排放,但是這種排放方法還是被普遍使用。比如2020年1月1日大紀元報道,山東省龍口市排汙管道深埋于入海口偷排廢水。對此有網友寫道:“山東是化工大省,誰要是說哪個工業園區沒有非法排汙,我都不信。前年夏天去乳山玩,海裏遊泳,上岸時發現一個直徑三四十厘米粗的大管子正在咕咕地排汙水,當時心裏那個……”還有網友留言:“10年前我考察過整個長江流域,從重慶長壽縣開始到上海崇明入海口幾乎所有化工企業都是汙水直排,各沿江地區環保局形同虛設,給錢就行。大部分上海人喝的是長江水,我認識的上海朋友中已經有30多人死于癌症,還有6個同學也死于癌症,死亡年齡爲40~60之間。”還有網友評價說:“海岸變黑岸,綠水變臭水,官員企業勾結,無人敢查,金錢是原罪。唐朝、宋朝、清朝滅了,國破山河在,海水空氣也沒有一點汙染。如今國在,山挖空,河水、海水、空氣全部汙染了,人類都無法生存了。”又比如2019年12月17日深圳市公安局龍華分局通報警方偵破了一起私設暗管排放重金屬超標汙水的案件,據說是有效地震懾了轄區內偷排汙水違法犯罪行爲。可見在深圳市龍華區內私設暗管、夜間偷排排汙水是一件普遍存在的事件。龍華分局的通告是起威懾作用。另外還有向沙漠、向大海、向大河偷排排汙水的消息,也是不時地傳來。

三、中國有上百萬個這樣的汙水罐

都說中國五代領導人重視生態環境保護,而且專家們找出許多領導人的語錄予以佐證。但是中國生態環境總體變壞的趨勢是人人可見的。著名作家鄭義將其總結爲“國在山河破”。習近平對生態環境保護有句名言叫做“甯要青山綠水,不要金山銀山”。本來這話話說得挺好的,有一個比較,有一個先後秩序,有一個選擇的偏好。可惜他的原話是,“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甯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樣,這句話就成爲了一個沒有邏輯、自相矛盾的空話。中國曆史上還沒有一位君王能夠留下一個既愛江山又愛美女的美好故事。

不過話說回來,習近平眼睛裏是容不得“黑水”的。前面一位網友提到的從重慶長壽縣開始到上海崇明入海口幾乎所有化工企業都是汙水直排現象,現在是有所改觀。在長江兩岸100米的範圍內看不到化工企業的廠房和設備,看到的只是綠化帶。至于長江沿岸100米後面的化工企業,是否還在繼續排放汙水,坐船視察的習近平看不到,也就無關緊要了。長江兩岸的化工企業大多都安裝了象海甯市這次倒塌的汙水罐。與過去露天的汙水池相比,汙水罐有很多好處,比方說,汙水罐占地小而容量大;汙水罐中黑水領導視察時絕對看不見;汙水罐可以控制釋放的氣體和臭味;汙水罐中的生化反應比汙水池強烈;生化反應過程中産生的甲烷可以回收等等。所以汙水罐就被認爲是環保技改項目,在全國推廣。根據一位網友提高的資料,目前中國有上百萬個這樣的汙水罐。按平均每個汙水罐的容積1.3萬立方米計算,其中80%爲汙水,中國有上百萬個汙水罐中儲藏的汙水達幾百億立方米,這上百萬個汙水罐就是隨時可能爆炸的“汙水”炸彈。

但是這不是政治家所關心的問題。他們關心的是投資建設汙水罐所創造的GDP,近年來環保設施的投資建設已經成爲拉到中國GDP發展的一個主要産業。按平均每套汙水罐設備需要5百萬元人民幣計算,上百萬套汙水罐設備的投資額高達幾十萬億元,對拉到GDP的發展貢獻特別大。國在山河破,在GDP的統計中得不到體現;待重頭修理破山河,又能夠創造出多少GDP!但是細想起來,就是能把破山河修複到原來的樣子,還只是回到原點,期間創造出多少GDP都是沒有意義的。

四、民衆必須多增加一些生態環保的知識

據說,海甯市許村鎮的汙水罐是當地“最先進”的環保設施,而且老百姓也相信建造汙水罐設施時企業對他們的承諾,這個“最先進”的環保設施不會對環境産生任何負面影響。可見,中國民衆在這個制度下生活幾十年,缺乏政治參與意識,也缺乏必要的生態環保的知識。

只是在汙水罐坍塌事故發生後,只是在11條生命消失之後,許村鎮的民衆才回想起這二十多年來與汙水處理設施爲鄰的種種後怕:空氣中總彌漫著一股酸性氣味,小汽車的金屬標志牌很容易生鏽,空調外機也常因爲腐蝕生鏽1年內需要多次修理。某村民曾經在汙水處理車間工作過兩年多後辭職,原因是“氣味太大受不了”。辭職後3個多月,他便被查出患有甲狀腺癌,之後因癌細胞轉移而離世。在汙水處理車間建成後,這11戶人家中先後又有2人被查出患有大腸癌等等。一位村民回憶說。一位常來做客的朋友對她說:“你們住在這裏,就是在慢性中毒。”而這位村民則把這個警告當作笑話來聽。

在當今中國的制度下,沒有一個專家、一個教授、一位醫生、一個醫院會把當地村民先後患癌症的事實與汙水處理車間廢水造成環境汙染聯系起來。這是制度所決定的。但是中國民衆必須多增加一些生態環保的基本知識,學會做出自己的判斷,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起碼,遠離上百萬顆“汙水”炸彈要比常年處在擔心害怕的狀態中要好,逃利比慢性中毒而死要好。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