嗟來之食壓彎了中國“知識分子”的脊梁

作者:齊魯小螞蟻

從2017年收看郭文貴先生爆料以來,我個人受益良多,對歷史、國家、民族、社會等的認知上升了新的層次,對中共的邪惡本質和唯真不破的力量有了更深的理解,並且開始每天不斷檢視自己的觀念、言語、行為是不是還存有共產黨的餘毒。我是一名學電影的青年高校教師,今天想從電影的角度來分析一下中共的行事方式,希望能給大家看清中共本質提供一些線索。

眾所周知,文貴先生是山東聊城人,直播中偶爾會說一些魯西南官話,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山東和山東話曾是1950年代初期開始,到文革結束才終結的文藝大批判的導火索。

1949年7月,在第一次文代會晚宴期間孫瑜向周恩來提出了重啟電影《武訓傳》的拍攝計劃,得到肯定性答覆後,孫瑜用數月時間反复徵求意見,修改劇本。電影於1950年初正式開拍。與此同時,石揮和鄭君里分別看中了1950年《人民文學》第1期上的兩個短篇小說《關連長》和《我們夫婦之間》。這三部電影不約而同地與山東有關,其中武訓與文貴先生是“縣搭縣”的老鄉,而《關連長》的關連長和《我們夫婦之間》的張英本來分別是陝西人和河北人,但石揮和鄭君裡在小說改編時把故事人物都改為山東人。在當時的上海,學山東幹部的做派,學山東話的詞彙語音被認為是時尚。孰不知,這樣的做法為他們帶來了殺身之禍。

1951年,《武訓傳》公映後時受到了普遍的好評,直到1951年5月20日毛澤東在《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應當重視電影〈武訓傳〉的討論》社論,嚴厲指出“承認或者容忍這種歌頌,就是承認或者容忍誣衊農民革命鬥爭,誣衊中國歷史,誣衊中國民族的反動宣傳為正當宣傳。”隨即,文藝界展開了對《武訓傳》的全方位大規模批判,集結出來的文集、畫報就有《關於〈武訓傳〉的討論》《關於〈武訓傳〉的討論和批判》《武訓與“武訓傳”的批判》《武訓問題參考資料索引》、《封建奴才武訓》等多種。 《關連長》《我們夫婦之間》與《武訓傳》的命運類似。小說和電影在剛剛出版、放映時大家都認為反映了真實生活,但很快傳來了官方的定性和批評,並由此引發了全面的文藝整風大批判。結果,由國統區、淪陷區的文藝工作者創作的小說、電影幾乎全部被貼上了醜化解放軍和工農兵幹部、宣揚小資產階級自由思想的標籤。與三部電影相關的主創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殘害,如石揮(《關連長》的導演、主演)、蕭也牧(《我們夫婦之間》小說原作者)自殺,朱定(《關連長》的原小說作者)流放新疆、鄭君裡慘死(《我們夫婦之間》導演),只有趙丹(《武訓傳》《我們夫婦之間》主演)因為積極投身批判與自我批判才勉強得了個善終。

為什麼“山東”成為上海文藝工作者向中共諂媚而不得,反而成為自己罪證的焦點呢?因為山東是國統區、淪陷區知識分子對中共局限性認知的外顯。簡單來說,是因為山東南下乾部。上海電影的山東熱與淮海戰役全面爆發之前中共中央部署南下乾部接管新解放區有直接關係,解放上海的指揮官和戰士以及解放後接管上海的黨政幹部多來自於山東。上海市民和電影人日常接觸的共產黨幹部都是山東人,生活中耳濡目染山東話、山東文化、山東性格。 “山東”被“上海”內化為對政權和共產黨的直接認知和意象符號。然而,這些上海人不知道的是山東之所以出現“百萬群眾推車支援淮海戰役”,是因為殺人無數的暴虐“土地改革”把山東人害慘了,整怕了,並非如宣傳所言這些人一心向黨。雖然這些人懷著真誠地意願來歌頌中國邪惡政權,但由於認知的錯位,最終引發了十七年文藝史上的上第一次大批判和知識分子捲入絞肉機般的新政權中。

毛澤東曾經對國共鬥爭的解釋是“共產黨的農民打敗了國民黨的知識分子”,他骨子裡對“知識”和“知識分子”懷有深刻的仇恨。 1950年代的知識分子本來想通過“知識”獲得新政權的認可,但新政權則要求知識要完全臣服於政治權力。上海電影人政治上的不成熟,使他們甫一創作即遭遇了當頭一棒,從此噤若寒蟬。五四遺產中的啟蒙、自由、社會批評等都被一元化的革命話語所替代。 經過70年的打壓,中國所謂“知識分子”已經完全沒有了脊骨,共產黨餵了一點狗糧後,就變成讓咬誰就咬誰的忠犬。

文貴先生說香港有四大不要臉,我覺得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知識分子”是天下最不要臉的一個群體。每年從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到省市級社科基金項目就是一場交易與勾兌的盛會,只有願意為共產黨站台,願意粉飾邪惡的選題才會被選中,甚至陝西省社科還開闢“梁家河大學問”專項研究,難道我們就是要研究“不忘初中”的小學生學習怎麼讀錯字的理論與現實意義嗎?社科研究領域有一個著名的笑話,江蘇省社科規劃曾立過一個項目,課題名稱為“周永康司法思想研究”,結果項目還沒有結題,周永康就被雙規了。不知2020年6月4日以後,當共產黨被推翻之時,那些以這些課題和論文而獲得教授職稱的老師會怎樣,那些研究馬克思主義、黨建、執政、思想政治教育的專業的學生又會怎樣。

共產黨從來沒有善意地對待過中國人,更沒有因為“知識分子”聽話而手下留情,他們要的只是“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和為他們咬人的狗,但凡有點兒自由思想都要被打倒。希望大家能認識現實、放棄幻想、拒絕嗟來之食,做薩義德意義上真正的“知識分子”。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1674/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1674/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