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中國企業的國進民退 國內銀行的信貸歧視

與往年一樣,每次安信證券召開年度戰略會議,公募、保險、私募等機構都會爭先恐後地聽取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博士對宏觀經濟形勢的介紹。這裡有幾個要點要和你分享。

1。企業投資率和槓桿率下降速度極慢

高善文認為,在整個經濟轉型過程中,中國有其自身的發展特點。從全球來看,雖然轉型後企業投資率普遍下降,但中國的企業投資率始終明顯高於其他東亞經濟體,轉型後企業投資率的下降極為緩慢。

“韓國改造後,從相對高點下降了6%,而中國下降了不到3%。這意味著,我們企業投資率的下降遠未結束。(小編的理解是,企業的投資率遠未到地板)如果企業投資率繼續下降,經濟增長率將繼續下降。”

同時,高善文表示,在經濟轉型開始前,中國企業的槓桿率始終高於其他經濟體。但轉型後,槓桿率仍在快速上升。這與中國經濟政策調控中利用基礎設施和房地產刺激經濟有關。 (小編了解到,基礎設施投資和房地產投資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這是一個需要大量外部資金的自然行业。從中國房地產企業的負債率可以看出。)

“這一階段積累了大量的槓桿和風險。儘管投資率要高得多,但槓桿率也在快速上升核心在於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的巨額債務和投資。同時,大量房地產投資保持了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

除了上述兩項指標所顯示的風險外,中國的人口老齡化問題也十分突出,這也給後續的中國經濟增長帶來了壓力。高善文表明,中國的人口老齡化程度已經高於其他可比經濟體東亞。更重要的是,這幾年中國的老齡化速度明顯加快,2027年以後將明顯加快。

2。國內銀行信貸資源配置扭曲

過去中國的經濟轉型,在高槓桿、房地產和基礎設施的刺激下,帶來了很多扭曲,包括市場上討論的“國進民退”現象。

高善文表示,從企業債券發行和中小企業融資的角度來看,這種情況確實存在。儘管民企在資本使用效率和淨資產收益率方面更為高效,但近兩年,更多的信貸資源流向了國有企業,這也意味著銀行信貸資源的配置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扭曲。 (據小編了解,大量銀行貸款流向國有企業,而非民企中小製造業企業)

“即使在同一評級水平,民企獲得信貸的機會也越來越受(小編:姓民或國所有製)的歧視。問題是,民企不僅受到(姓民或國所有製)的歧視,而且越來越受到歧視。 ”

高善文認為信用扭曲有一定的技術原因。儘管在多數情況下,民企的盈利能力並不弱於國有企業,但近兩年來,民企的違約和跑路案件逐漸增多(小編認為上市的民企在股市大量清倉式套現或股權質押明星賈躍亭) ,導致信貸分配出現“國進民退”現象。當然,這樣的理由只適合解釋近兩年市場上發生的情況,卻無法解釋前幾年信貸融資不平等的原因。

在高善文看來,造成明顯的信用歧視有兩種可能:一是民企惡化,銀行切斷融資;二是民企國企惡化,但由於銀行的貸款抽貸行為又導致了民企的違約,大量信貸資金將進一步流入國企。目前造成信貸扭曲的原因還有待觀察。

3。反週期的政府參與調節的影響

信貸市場為何出現如此明顯的資源錯配?對此,高善文表示,一個重要原因是,面對以國有企業和地方投融資平台為特徵的經濟下滑,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在使用逆週期的政策。

“既然把地方投融資平台作為實施逆週期政策的工具,那麼政府就應該對地方投融資平台負責,在面臨違約風險時,政府應該墊底。另一方面,在與就業有關的經濟衰退中,政府面臨維持就業穩定的壓力。政府需要保護國有企業。”

在高善文看來,並不是因為國企經營更好,也不是投融資平台效率更高,而是這種反週期政策將國企和地方投融資平台作為工具,造成了大量的信貸資源流向這些企業。儘管從每一個金融主體,政府、金融機構都是合理的,但是總量上看,隱形槓桿率越來越高。

高善文表示,強大有力量的政府持續使用反週期政策對抗經濟下行,但也同時積累了大量的風險,政府在 18 年開始調整。導致經濟增速下行。從短期來看維持了經濟增速下降沒那麼快,但長期來看使得經濟增長效率越來越低。 (小編:別什麼反週期新名詞了 現在是硬著路或崩盤的問題了)

【GM13】

資料來源 視頻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18

11月 2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