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新聞】11.13中大前途討論會整合

昨晚,約200人參與夏鼎基運動場的中大前途討論會,商討三罷方向、中大與各區開花配合問題、組織方法。討論會採取各人自由舉手發言的方式,基本上沒有人主持,途中因「四條柱(地名)要人」的呼聲而散去接近一半人。

▋三罷方向、守中大目的

示威者與警方在中大的二號橋衝突,源於11月11日開始的「黎明行動」,目的是癱瘓交通、達到三罷效果,中大示威者亦向吐露港公路、東鐵路軌拋擲物件。昨晚討論會上,有同學指「黎明行動」的目的是五大訴求,面對政權用武力不會勝利,因此要三罷、癱瘓社會運作。掌握二號橋可癱瘓重要交通樞紐,令北區市民無法上班,可算是「鍊實春袋」。同學亦指香港大部分人是「港豬」,不會被激情感動,因此要讓他們被動罷工。

另一位同學質疑,現時的被動罷工沒有工會和民意支持,是否一個好的罷工?即便有效但是難以持續。有人認為民意雖重要,但有些人只是勝利球迷,所以要「攬炒」。有人認為顧及民意的方法可以是大家有同理心去處理路面問題。

有人認為路障和工會「兩者都要做」,有人認為要凝聚黃底公司和行業,大學生不知道打工仔的人的生活,因而要「搵一班隱藏黃出嚟凝聚」。有一位正在工作的示威者指,很多人面對職場壓力,即便是港鐵停駛,老闆覺得「你兜個圈咪番到工」。他指金鐘、觀塘等有寫字樓的主要地方也需要封路,令一些沒有那麼勇敢、沒有那麼多方法參與的人可以被罷工。他認為需要整合各區主要幹線的資訊,並設法令學生以外的持分者也可以參與。他又指學生一般有示威的同伴,但自己就沒有同事一起參與,因此很需要組織。

除了三罷,有人指守中大是因為大學代表學術、言論自由,是讀書的地方而不是戰場,警察不可隨便進入。有人認為中大失守的話,同學會被濫捕。

▋中大陣地戰與各區流水戰

有人指反送中運動的可貴之處是“Be Water”的流水戰,但現時中大打的是陣地戰,大家不想重複雨傘的經驗,因而要考慮是否撤退。但是,中大現時囤積許多物資和人員,亦製造了很多「火魔法」,撤的時候如何處理?中大能否分散人力到外面各區支援?有人指要守大學,因為大學是香港最安全的地方,是很好的物資站,勇武成本亦較低。另有人指現時法庭拒頒禁制令,警察當晚可能入中大,因此要守。

有人指重點是要解決非中大人的去留問題,一方面他們會疲累、不能每晚睡操場,另一方面中大現時如果太多人,其他人可到各區開花,或者到其他院校守/癱瘓主要幹道,達到全港被罷工的規模。問題是,中大是否有充足人手和信心能守住二橋?有人指,只靠中大人守不住,11.11的時候守不住,11.12的時候外援很厲害。有人指當日出面打的機會不大,非中大人應不介意多留一晚,幫助中大人整頓行動資源。當非中大人認為自己不能再留在中大時,便去18區開花。

▋「大台」統籌的問題

有人提出中大需要一個統籌組織,安排中大陣地戰的物資和人手編配,亦幫助調配人手到其他院校和區域。有人指現時出面送物資到中大十分困難、不停需要人鏈,中大應該留一條暢順的幹道(如大埔公路)供物資輸送,亦需要考慮撤退的安全路線。此外,需要建立一個編更的系統,以及與非中大手足協調,令訊息流通、人手有效調配。有人建議由學生會設立一個 telegram 頻道處理。

有人指中大人已經停了學期,可負責統籌事宜,亦可思考如何帶領其他院校。有人指中大之前成功守住二號橋,但其他地方開花有許多人被捕,認為應更好調配人手。

有人指出要建立一個每人都參與、真正民主的制度,而不是所有事都推給大台做。有人認為應集體決策,要參與者達成共識,而不是有人命令,方式是投票、代議、還是其他可以再商討。

有人認為要儘快設立 telegram group 作內部溝通,有人指還要設立一個對外溝通、面向傳媒的 telegram group,發佈和澄清資訊。

中大去向討論區 @ 夏鼎基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罷課關注組さんの投稿 2019年11月13日水曜日

中大學生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undam0078

11月 1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