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債務究竟有多糟糕?一家市立醫院向護士借貸款

汝州市開支巨大,利用市衛生保健工作者籌集資金,作為地方政府保持經濟運行的辦法。

撰稿:Alexandra Stevenson 李草 發表於2019年11月10日,2019年11月11日更新

中國,汝州——當地醫生護士為他們深陷困境而站出來呼籲時,不是因為醫學上的情況緊急,而是財政。

他們的老闆說,一個百萬人口的中國中部城市汝州急需一所新醫院。為了支付這筆費用,管理人員就向醫護人員貸款。假如員工沒有錢,就讓他們去指定的銀行借錢交給醫院。

中國的醫生護士的薪水只是美國醫療專業人員的一少半。在網絡留言板和當地媒體上,許多人都抱怨說,因為無力支付數千美元感到壓力山大。

“真是雪上加霜,”政府論壇上的一則留言說。與當地媒體交流的其他人問,憑什麼要用僱員的收入來為建造高價政府項目買單。

汝州是一個有借貸問題的城市——也是威脅著中國經濟的數萬億美元債務的象征性城市。

多年來,當地政府靠借貸創造就業保持工廠運轉。如今,中國經濟增速降至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但北京方面為了平息債務問題卻一直在收緊放貸。

作為回應,越來越多的中國城市通過醫院、學校和其它機構籌集資金。他們經常採用比複雜的金融設計,例如租賃或信託,這要比北京的監管機構先進。

香港大學亞洲全球研究所所長陳志武說:“無論是融資租賃還是信託,都不過是地方借貸的工具而已。”地方官員今天喊停一個,明天又會拿出另一個工具。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多年來一直在談論削減地方政府債務,但至今仍未解決的原因,”陳先生說。

這種交易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就像他們在汝州做的那樣,貸款沒有清還。放款人指控汝州市三級醫院和三家與該市有關的投資基金沒有償還債務。

當地官員長期以來一直依靠巨額支出保持經濟增長。汝州市有許多耗資巨大的項目,其中包括,一個體育場和一個綜合體育館,後來成為一個電子商務中心,到現在大部分空著。當地人說, 4年前啟動的一個棚戶區改造項目因資金短缺而推遲,這個項目是為農村居民建的新家。

記者多次要求汝州官員對該事件予以評價,但他們始終沒有回應。《紐約時報》的兩名員工曾前往該市,但被警方短暫拘留並迫其離開。

汝州等地的隱性債務是共產黨面臨的一大挑戰。如果由此引發連鎖反應,波及到中國其它地區和普通人生活的話,可能會破壞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金融體系。還會對中國政府通過增加放貸來刺激經濟增長的行為造成妨礙。

沒人說得清問題究竟有多嚴重。北京方面說,隱性債務總額約為2.5萬億美元。研究公司榮鼎集團的分析師Vincent朱認為超過8萬億。

“想象一下,中國經濟就像泰坦尼克號船,”朱先生說。“地方政府債務就像甲板上堆放的集裝箱。已經堆積起很多集裝箱了。”

汝州,一個被煤礦環繞的河南省一個城鎮,其借貸和消費方式符合中國政府推行的潮流,這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北京將會為它買大部分單。

北京強調體育運動,它就建造綜合體育場館,該場館包括一個有著15466個座位的體育場、一個室內籃球場和一個會議中心,還有一個按照北京人民大會堂風格建造的禮堂。

當中國領導人首抓科技時,汝州就將體育館重新定位為大數據和電子商務中心,並建造了一座俯瞰體育場的電子商務大廈。如今,籃球場和觀眾席所在的建築物空無一人,只能等著出租或舉辦活動。在《紐約時報》員工參觀期間,一個霹靂舞小組正在檢查作為表演場地的觀眾席。

在中國,建造這類項目是需要一些金融工程的。地方政府的稅收和借貸有限。他們的資金來源是依靠中央政府和向開發商出售土地,但這不夠。

為了借到更多的錢,許多地方政府設立了被稱為地方融資平台的投資基金型金融公司。它們幫助大型基礎建設項目籌集資金,而不必公開債務情況。

2008年,當政府推出5860億美元用以刺激經濟,應對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國有銀行開閘放水,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向這些平台。

“你只管坐在公司辦公桌前,銀行就會找上門來問你是否需要錢,”其中一家融資平台,汝州文化投資有限公司的融資部副主任高引亮(音)說。

後來北京變卦了。兩年前,由於擔心政府隱性債務,高層官員要求地方政府對債務進行清理。控制國營銀行系統的北京官員收緊了貸款。

為了支付賬單,汝州轉而求助於高風險的私人銀行,為與該市醫院相關的公共項目提供高息融資。汝州得到了數千萬美元的貸款,但很快就債台高築。

自去年年底開始,這些銀行起訴了汝州的三家醫院、汝州文化投資有限公司和另外兩家政府投資基金,稱它們欠債4500多萬美元。今年8月,文化投資基金和中醫院被列入政府黑名單,這將會限制它們獲得貸款或開展其它類型交易的能力。

高先生否認自己參與了貸款。“我們只是貸款擔保人,不該被捲入其中。”

醫院被起訴後,他們的管理人員開始向醫生護士要錢。

在查閱《紐約時報》一份5月份的備忘錄時看到,當地官員敦促醫院管理人員幫助支持一家正在出售債務的當地投資基金。備忘錄寫道:“我們鼓勵地方醫院的管理人員和員工購買上述可轉讓債權,以支持當地醫院的建設。”

一些醫院將此理解為要求員工強制捐款,數額由管理人員設定。

中醫院的醫生護士向當地一家國有報紙抱怨說,他們被勒令捐出1.4-2.8萬美元。

據政府在線和官方媒體報道,汝州市婦幼保健院的護士和醫生被告知,他們必須投資8,500-14,000美元。

政府很快刪除了消息。

汝州市中醫院院長張宇航(音)不認為集資是強制的,並指責醫院在扭曲政府政策。

“都是自願的,”他對當地官方報紙說。目前還不清楚,在此期間汝州未完成的項目該怎麼辦。數十棟建築還沒有完工,仿佛這座城市的部分地區被突然遺棄了一樣。

譬如說,在電子商務中心對面,一座由4棟建築組成的綜合性文化建築似乎已經停工。一座建築上掛著一面鮮紅色的橫幅,上面寫著“四地攜手,”這引用的是政府關於中國崛起的口號:“共同譜寫中國夢。”

原文鏈接:https://www.nytimes.com/2019/11/10/business/china-debt-hospitals.html

【秘密翻譯組】翻譯,由【GM37】發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7

11月 1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