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茲:今天,香港是新的柏林(下)

今天,香港是新的柏林。

中共是美國及其盟國面臨的最重大的、長期的地緣政治威脅。中共正在利用盜取的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對軍隊進行現代化改造,並且還在利用經濟勒索手段脅迫其鄰國和世界各國。

就像蘇聯集團的人民所經歷的那樣,中國共產黨定期對其公民進行審查和監視,並犯下了殘酷的反人權罪行。他們創造了一種1984年式的反烏托邦,並採用創新技術進行了廣泛的監視。數百萬被拘留的維吾爾族人和其他宗教少數群體正在集中營裡苦苦掙扎,而法輪功學員則被抓捕、被謀殺,被中共活摘器官。

作為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成員,我試圖強調並反駁該如何處理這種反烏托邦。我已經提出了立法提案,並敦促川普政府阻止中共與那些提供DNA和語音識別、面部識別等技術的美國公司接觸,這些技術在用來跟踪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最近,政府採納了我的建議,我為唐納德·川普總統鼓掌。

所有的暴君,包括中國共產黨的暴君,都害怕真相,害怕持不同政見者。

作為古巴政治犯的兒子,我對持不同政見者和他們的故事裡蘊含的能量有最直接的了解。我試圖向世界各地的被壓迫的人們敞開大門,並為那些渴望自由的人們而戰。

雖然許多美國人已經知曉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達裡爾·莫雷(Daryl Morey)發推表示對香港示威者表示支持一事使該黨處於風口浪尖,但許多人可能並不熟悉已故的劉曉波博士的故事。

劉博士是支持民主的倡導者和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因出版了要求中國政治自由和人道正義的反共宣言《08憲章》而被中國政府非法囚禁。

我一直在努力試圖給他一絲希望擺脫困境,希望中共能釋放他,包括通過立法將華盛頓特區中國大使館前的街道改名為劉曉波廣場。令該黨深感沮喪的是,我的立法在參議院中以壓倒性多數獲得通過,而沒有一票反對。

儘管中國政府拖拖拉拉,沒能在劉曉波生前釋放他,但我繼續敦促他們釋放他的妻子劉霞,最終在2018年7月,他們釋放了她。

導致劉霞獲釋的原因不是靠航母沿著中國海岸示威,也不是靠坦克大舉進攻,而只是光明與真理的力量。

自香港遊行開始以來,在今年10月份我是第一批訪問香港的美國參議員之一。我有幸與在那裡的民主運動人士、持不同政見者和抗議領袖見面。我穿著黑衣服聲援他們,我們討論了保護香港的自治,言論自由和基本人權的極端重要性。

免於中共暴政是香港持不同政見者的戰斗口號。他們在揮舞什麼?美國國旗。他們在唱歌什麼?美國國歌。

在美國,我們理所當然的享受著使我國成為閃亮的自由之燈塔的權利。但是所有美國人,包括我們的體育聯盟和企業巨頭所僱用的美國人,都應記住,我們獨一無二的信念具有拆除壓迫性隔離牆、推翻暴政和促進自由的力量。

因為正如裡根總統所證明的那樣,真理是強大的並且可以改變世界。

原文: https://www.dallasnews.com/opinion/commentary/2019/11/10/ted-cruz-hong-kong-is-the-new-berlin/

【GM37】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7

11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