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警察濫暴卻無須負責是嚴重侵蝕法治!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Philip Dykes)指出,法治亦非如港府所言,幾百個示威者在街上縱火破壞,就能所謂「破壞法治」,而比起市民參與非法集會,更嚴重侵蝕法治的是,是警員濫用暴力卻無須為此負責。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香港大律師公會是最先表態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團體之一,也被各界視為敢言、對港府態度強硬。香港建制派也頻頻指控大律師公會「攻擊政府、誤導市民、製造恐慌」,並質疑大律師公會對示威者的暴力選擇性緘默。對此,主席戴啟思(Philip Dykes)指出,法治亦非如港府所言,幾百個示威者在街上縱火破壞,就能所謂「破壞法治」,而比起市民參與非法集會,更嚴重侵蝕法治的是,是警員濫用暴力卻無須為此負責。

根據《立場新聞》 報導,在戴啟思領導下的大律師公會,被外界視為敢言、對港府態度強硬,也是最先表態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團體之一,多次向政府提交意見書、發表聲明。

香港的建制派也頻頻指控大律師公會「攻擊政府、誤導市民、製造恐慌」;而公會內部似乎也是各有歧見,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日前辭去公會副主席一職,並表示公會譴責示威者暴力的態度不夠強硬。

然而,同為大律師公會執委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電台節目《香港家書》指出,暴力固然不能苟同,然而問題的起點是港府的暴力:不顧民意、「硬闖」《逃犯條例》的修訂。

對此,戴啟思不認為公會對示威者暴力保持沉默,並羅列公會過去幾個月曾發出的聲明,包含612衝擊、71破壞立法會大樓、8月底阻塞機場、港鐵等公眾運輸、及9月底有公眾人士在法庭辱罵一名高級檢控官等事件,公會統統有發聲明譴責。

戴啟思解釋,法治亦非如港府所言,幾百個示威者在街上縱火破壞,就能所謂「破壞法治」。可以說示威者是在「違法」,但當他們承擔違法責任,在律師代表陪同,接受公平審判,定罪後獲判適當的刑罰,這就是「法治」。

戴啟思指出,比起市民參與非法集會,更嚴重侵蝕法治的是,是警員濫用暴力卻無須為此負責。戴啟思認為,法律專業以更嚴謹的標準審視政府及警隊,並不是雙重標準,更不是反政府,而是捍衛《基本法》及法治、人權。戴啟思說,《基本法》不是要為政府提供高床軟枕而存在,是為了香港人民而存在。

公會也在多份聲明中,批評港警對和平示威者及記者濫用武力,並促請政府打破沉默與示威者對話,更強調,除了維持法治,更重要的是一個會問責、能受獨立司法機關制衡的政府。

戴啟思指出大律師公會的責任所在,如果公會不為議題發聲,港府食髓知味,下次只會變本加厲,這是公會成員的責任。如此作為不是反政府,而是捍衛《基本法》和《人權法案條例》賦予市民的權利及自由。

戴啟思強調,大律師公會只會向政府提供法律上的專業建議,絕不會為特定政治主張站台。戴啟思直言,目前港府施政的癱瘓,癥結點始終在政治,而政治問題就必須政治解決。

戴啟思表示,《逃犯條例》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香港市民對港府多年以來累積的不滿,最後爆發的後果,而在反送中運動中,市民所關注的迫切問題都一一浮現。戴啟思直言,然而很遺憾,港府拖延與示威者對話、溝通。而情況之所以繼續惡化,是因為政府無所作為。

戴啟思坦言,大律師公會受制於其憲章,是一個專業團體,也有一定的地位,最主要的工作是保障行業的權益、捍衛法治精神。大律師公會不是改革組織,可以做的其實並不多,不一定能為現況帶來奇蹟。

自由時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undam0078

11月 0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