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巴豬:讓大家瞭解美國國會運作機制

大家好,今天咱們聊一聊美國國會。

美國國會是美國憲法指定的立法機構,美國不像其他很多國家,是法律規定給予人民什麼樣的權利,然後人民才能享有相應的權利,美國是憲法授予政府和國會什麼樣的權利,政府和國會才能行使什麼樣的權利,如果憲法明確禁止國會做某件事,那麼國會就不可以做。憲法沒有授予國會的權利,保留在各個州和美國人民手中。

國會分為參議院和眾議院,兩院在法律地位上是平等的,任何立法都必須兩院分別通過才能送交總統簽字,但是由於參議院職權範圍比眾議院更加廣泛也更加重要,而且參議院人數比較少,往往都是一些資歷深厚的人士擔任議員,而且由於兩院議事規則不同,導致參議員對整個議會的制約能力更大,所以在人們心目中往往覺得參議院地位更高,參議員的地位相較眾議院也更高。在美國就有一些眾議員在當了一段時間眾議員後轉而競選參議員的情況,所以可以見在議員心目中,也是覺得參議員地位高於眾議員。

今天咱們就分別從兩院的組成,選舉方式,議事規則,通過法案的流程,分別來介紹一下美國的國會,給大家通過一個參考。

首先說兩院的組成

參議院一共有100名議員,每個州都有兩名議員,與各州的大小跟人數無關,眾議院共有435名議員,每個州根據人口數量獲得相應數量的席位,然後根據獲得的席位在州內劃分相應數量的選區,每個選取選出一名議員,這樣人口數量多的大州能夠獲得更多的席位。這種設計是美國建國之初制憲會議上大州與小州相互妥協的結果,既保證了大州能夠獲得更大的話語權,也有效的保證了小州的利益。

美國的民主不是簡單的一人一票,然後少數服從多數,如果那樣的話少數人肯定不會答應,美國這個國家都不能成立。大州擁有優勢但是不能忽視小州的利益,雙方在博弈之中達成妥協,形成一種相互制衡的議會制度,這也是美國這個國家穩定的很重要的一個基礎。

然後說一下議會的選舉制度。

參眾兩院的選舉都是兩年舉行一次,分別是大選和中期選舉時舉行,大選時選舉總統,副總統,三分之一的參議員和全部眾議員,中期選舉改選三分之一的參議員和全部眾議員。

因為美國總統任期是4年一屆,參議員任期是6年,眾議員是2年。美國的這種選舉制度就是4年一次大選,中間進行一次中期選舉,也就是每兩年更換一次全部的眾議員和三分之一的參議員,每四年更換一次總統,這樣滾動著往前推進。

參議員由所在州全體人民選出,而眾議院則是由其所在選區的人民選出,兩院議員絕大多數州都是採取簡單多數制,也就是得票多者當選,當選之後可以無限連任,無限連任,無限連任。

美國制度的設計者在設計這套體制的時候,就考慮到,在民主體制之下,少數狂熱的人有可能左右整個美國政治的走向,為了防止這種狀況,有意的賦予了參議院制約眾議院的權利。美國建國之初,參議員是由各州議會推選,眾議員是由人民直選,相對應的,參議院是由白人精英組成,素質更高,不會輕易受民意影響,而眾議員來自于人民中間,有一些是來自少數族裔的聚集區,組成相對複雜,也更能代表民意。

然後說一下議事規則:

參眾兩院議事規則基本一致,但是有一點差別非常大,就是結束辯論進行投票表決的規則。

在眾議院,每位議員的發言時間限定在一小時之內,而結束辯論進行投票,只需要簡單多數,也就是一半以上的眾議員統一就可以進行投票。比方說眾議院裡面這些議員爭論的差不多了,議長說咱們開始投票表決吧,只要有超過一半的議員同意就可以結束辯論進行表決。

但是在參議院則不一樣,參議員的發言內容和時間沒有任何限制,但是該名參議員要站在那裡一直講話,不能吃飯不能上廁所,說什麼都可以,念聖經/憲法,小說,菜譜都可以,只要不停的說,別人就不能打斷你。而如果要結束辯論需要60名參議員同意。也就是是每個參議員都可以利用這種冗長發言的方式阻礙法案進行表決,這種做法叫做議事阻礙,在香港叫做拉布。

現在通常情況下,如果某位元議員對某個法案有異議要發起議事阻礙,他不需要真的利用沒日沒夜的冗長發言這種消磨戰術,他只需要通知自己所在黨派的党領袖自己對某法案保留意見不同意議事,然後他的党領袖就會去跟多數党党領袖私下勾兌,然後多數党領袖就會利用自己安排議程的權利將該法案凍結,當然這都不是強制性的,多數党領袖也可以選擇不凍結而是繼續進行議事。

眾議院採用簡單多數的方式,結果就是造成大黨通吃,注重民主的規則,但是忽視少數議員觀點,參議院則相反,每個參議員的意見都能得到充分的尊重,而不是簡單的少數服從多數,更不是去追求程式上的民主。

美國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他的法律和體制充分保護每一個美國人民的自由和人權,但是他的體制本身,並不一定是民主或者正義的,因為在美國建國之初那些體制的締造者們,他們並不是為了打造一個多麼民主的體制,而是把這種體制當成一種維護美國人民和各州自由和權利的工具,他們更在各種權利的制衡和各方利益的平衡。因為他們覺得我的權利天生就是我的,至於這個體制,我給他一些權利,讓他可以為我服務,但是又不能傷害到我的自由和權力,至於這個體制本身是不是處處體現出民主精神,並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不讓他傷害到人民自己的權利和自由。

但是在中國,很多人追求民主,追求的是形式上和體制上的民主,而不是自身的民主和自由。

然後說一說在美國國會通過一個法案需要的流程:

在美國制定一部法律,首先第一步就是要擬定立法草案,通常情況下立法草案是由國會議員和助手擬定,但並不是只有議員可以擬定,在美國每個人都可以擬定草案。比如普通的老百姓,也可以擬定草案,然後交給他選區的議員,因為只有議員有權利向國會提出新的法案。美國總統和內閣成員也可以通過行政溝通的方法跟國會提出立法草案,或者總統在每年發表國情咨文的時候跟國會提出立法的建議,然後把他的草案交給國會有關的委員會。

第二步就是委員會審議和聽證會

議員把新的法案提交給國會,參議院或眾議院,之後,工作人員會給該法案設定一個編號,然後交給相關的委員會。委員會裡面這些人就會仔細的研究和辯論這個法案,如果法案比較重要還會舉行聽證會,舉行聽證會的時候會邀請支持和反對的人來到現場表達他們的觀點。

然後委員會可以決定是否批准送交全院進行下一步審議,這個階段委員會也可以對法案進行修改 ,修改之後也要經過委員會投票表決,最終如果委員會沒有通過,那麼這個法案就到此為止了,如果通過了,就送交全院。

第三步就是全院審議和表決。以眾議院為例,先將法案按照眾議院的議事規則討論然後表決,如果通過了,就交給參議院審議,在經過參議院一系列的議事規則審議然後表決,如果表決通過了,就進行下一步,交給總統簽署。

但是如果法案交給參議院之後,參議院進行了修改,或者參議院也提出了一個不同的版本,那麼就導致兩院通過的法案版本不同,參議院通過之後,就需要再次交給眾議院審議,總之參眾兩院最終通過的法案版本必須完全一致。

如果分歧較大,參眾兩院還可以成立一個有兩院部分議員組成的協商委員會,由這個委員會來進行協商和修改,直到雙方都滿意,然後再拿到兩院分別進行表決。

第四步就是總統簽署。

兩院都表決通過之後,立法草案就會交給總統。

根據美國憲法,總統可以簽字讓草案生效變成法律,也可以不簽字將草案退回給原來提出該草案的議院,用這種方式否決法案。

美國總統可以否決國會通過的議案,但是這種否決也不是絕對的,被退回的法案,國會還可以進行再次表決,如果兩院都已三分之二多數通過,那麼該法案自動生效,即成為法律,無需再交給總統簽署。

在美國最終可以成為法律的草案不到5%,立法草案在任何一個環節上都有可能被槍斃,所以在美國國會給人的感覺就是慢。但是你說他慢吧,他還有緊急立法程式,遇到一些比較緊系或者重要的事情,最快兩天就能完成立法,連星期日都算上。

美國國會給我的感受就像一個慢吞吞的巨人,他只所以慢是因為受各種條條款款的束縛,以及需要平衡各個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但是如果你覺得他看上去又慢又笨,就去招惹他,等他下定決心打你的時候,打擊的速度和力度會超乎你的想像。在美國國會,通過一個法案很難,通過了之後想再改變更不容易。

所以像現在這樣,美國國會通過了很多打擊中國企業或者制裁中國的法案,這是在兩黨一致的情況下才能做到的,如要日後要消除這種影響,也需要兩黨保持一致,甚至說的極端一點,需要美國總統和全體參議員以及大部分眾議員同意,然後經過複雜的法律程式才能做到。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小巴豬

【GM06】發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1月 2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