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政權下,中國還有未來嗎

我記得張召忠大將軍曾說過一句話——日本是一個沒有未來的國家。理由是日本的工業發展的太好了,已經不能再好了,而世界在改變,等世界變了,日本就沒有未來了,比如汽車,日本汽車造的那麼好,但是以後人們都開新能源汽車,什麼賓士寶馬豐田一下子就都沒人買了,多麼可怕,所以日本沒有未來。

這話邏輯上有多少問題暫且不表,今天咱們就談一談中國的未來,中國還有沒有未來?以及為什麼中國會陷入如此巨大的危機。

我分析主要原有有兩個,一個是外部大環境的改變,誠如張將軍所言,世界確實在發生變化,第二個是內部小環境的邪惡,在這個國家遇到危機的時候CCP並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轉移矛盾。這樣的結果就是在整個世界格局發生變化的大趨勢下,CCP沒有主動做出改變,而是由於害怕丟掉權力而更加變本加厲的愚弄老百姓、壓榨老百姓,致使中國陷入巨大的危機。

首先說貿易戰,美國對全世界加征關稅,但是經過國與國之間的協商和相互妥協,這種貿易衝突也都能解決,以前美國和日本,美國和歐洲也都打過貿易戰,但是打過去也就過去了,並不是要命的事兒。

但是唯獨和中國打的你死我活難解難分,為什麼呢?

貿易戰的起因是中共沒有遵守加入WTO時的約定開放中共權貴家族把持的壟斷行業,比如你讓開放電信,江家肯定不同意,開放金融王家肯定不同意,等等諸如此類,所以當美中貿易衝突爆發之後,中共首先是利用他們的宣傳機器,把矛盾轉嫁到美國身上,引導中國人仇美,同時錯估了形勢,認為自己仍然可以像以前那樣利用各種手段欺騙美國人,但是事實上在美國內部一部分人已經看清中共嘴臉以及爆料革命雙重影響之下,美國人已經充分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和不可信任,所以中共最初的如意算盤全部泡湯了。

但是現在國內的民族主義已經煽動起來,貿易談判談不攏,打仗又打不過,眼看這艘破船危機四伏,中共內部各派系就陷入分裂,各派系互相推諉責任,但是他們也都明白中共如果垮臺他們自己家族的利益也都會受到打擊,所以就要把貿易戰的壓力轉移到普通老百姓身上,加緊閉關鎖國,綁架十四億人民。

說到底這場貿易戰是美國和中共盜國賊家族的戰爭,中國老百姓只是盜國賊家族的籌碼,而最終真正受到傷害的是這個國家。

貿易戰導致的直接結果是外資加速撤離,產業鏈轉移,但是事實上外資撤離中國從很多年前就已經開始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發達國家吸引製造業回流,另一方面是中國科技水準與發達國家差距越來越大,當這種差距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如同掉進了科技的黑洞,再想爬出來,再想追趕發達國家,就很困難了。

中國如果在70年前甚至在30年前就積極的進行政治和教育改革,中共真的如他們所說的那樣不計名利為老百姓謀福利等等,中國現在還不至於陷入到如此大的危機之中,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現在一切都太晚了。

這是世界製造業轉移的示意圖。

從第一次科技革命開始,歐洲發展起現代工業,英國、德國、法國這些國家相繼崛起,西方國家再崛起的過程當中由於生產力大大提升,就對外輸出貿易,於是就到全世界去發展殖民地。

後來歐洲引發了兩次世界大戰,把整個歐洲打成一片廢墟,但是美國本土卻完全沒有受到戰爭的影響,反而是借機發展起來,二戰之後一躍成為世界頭號強國,美國也成為世界製造業中心。

後來朝鮮戰爭爆發之後,美國開始扶持日本,給日本大量的訂單,而且慢慢的把製造業轉移給日本,再加上日本政府正確的決策,這樣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日本就成為了世界製造業的中心,日本也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後來由於製造業的發展也給日本帶來了很多問題,比如環境污染以及和其他國家的貿易爭端,很類似中國現在遇到的情況,但是日本政府應對的方法和中共完全不同。

日本政府積極轉型,從貿易立國轉變成科技立國,大力推進基礎科學研究和面向未來的高精尖科學研究,以高科技帶動經濟增長,於是日本產生了一批高科技企業,在很多領域比如半導體晶片做到和美國不相上下,互有優劣,日本也產生了一大批諾貝爾獎獲得者。

由於日本的轉型,把製造業轉移到亞洲四小龍,香港、臺灣、新加坡、韓國相繼崛起。

再後來就是中國改革開放,後來又加入WTO,由於低廉的人力成本,大量企業紛紛遷入中國,中國於是就成為了世界製造業中心,中國經濟也迅速騰飛,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但是到這裡還沒完,2008年美國的次貸危機是一個轉捩點,次貸危機之後,西方國家大量人口失業,於是西方人開始意識到製造業流失、產業空心化帶來的巨大風險。

一般發達國家經濟增長都非常緩慢而發展中國家則增速非常快,因為現代社會已經很難再出現某一種新的科技發明來帶動某一個巨大的產業來提振經濟了,而支持發展中國家高速增長的是製造業。

於是在原有工業基礎上,使製造業更加精細化、智慧化,吸引製造業回流,以此來提振本國就業和經濟就成了發達國家必然的選擇。

2009年以後發達國家紛紛開啟吸引製造業回流的計畫,在美國叫再工業化,德國叫工業4.0,日本叫機器人革命,統稱第四次工業革命。這種製造業回流並不是簡單的把企業搬回去,而是對他整個製造業進行升級,變得更加高效、靈活,競爭力更強。

從2010年開始,就有企業陸續從中國遷出,一部分遷到了發達國家,一部分遷到印度、越南這樣人力成本更低的地區。

所以第四次工業革命是一個拐點。

第四次工業革命以前,製造業的轉移使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轉移,目的是尋求更低廉的人力成本,但是到了第四次工業革命之後,由於發達國家大力發展智慧工廠和機器人技術,製造業變得跟家智慧,成本更加低廉,所以人力成本就不再是影響製造業轉移的最重要因素,而製造業的轉移也分成了兩部分,相對高端的回流發達國家,勞動密集型的則流到更加落後、人力成本更低的地區。

日本當初把製造業轉移走之後,是依靠高科技支撐經濟,但是現在中國的科技水準與發達國家差距非常大,晶片、材料、精密儀器、發動機、醫療設備等等幾乎所有領域都沒有能力和發達國家競爭,當製造業轉移走之後,中國要靠什麼支撐經濟呢?(這裡偷偷的說一下,中共打算依靠迫使農民買房來支撐經濟)

如果沒有新的可以支撐經濟的東西(逼迫農民買房不算),中國就會陷入長期的大蕭條,日本是20年,這還是在他有高科技產業以及工業特別發達的前提之下,中國20年怕是走不出來。

為什麼製造業那麼重要?咱們可以從美國和日本身上分析原因。

這是2000年到2019年美國失業率走勢圖。

從2000年到2010年美國有5900萬份製造領域的工作消失,降幅是33.8%。大家從圖上也可以看出來,從2018年到2010年美國失業率從4點多暴增到10%,也是這次次貸危機讓美國人看到製造業流出帶來的巨大風險,因為實體產業都遷出去了,發展的好的都是互聯網、金融企業還有房地產企業,房地產和金融泡沫非常高,一旦出現問題,對他的打擊非常大。

所以從2009年開始美國啟動“再工業化”計畫。

2009年12月美國公佈了《重振美國製造業框架》從工人培訓、科技創新、資本市場、物流運輸、市場環境等多方面來創造條件吸引製造業回流美國。2011年又推出了一個叫《先進製造業夥伴計畫》。到2012年則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提出《先進製造業國家戰略計畫》,把促進先進高端製造業發展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2012年奧巴馬在國情咨文裡明確提出製造業回歸本土。

截止到這個時候,製造業的回流都還是比較溫和的,直到川普上臺,開打貿易戰。

川普的策略是對內給企業減稅,金融方便給美聯儲施壓讓鮑威爾降息放水,對外則是加征關稅,目的就是加速吸引製造業回流。

到這裡還沒完,今年8月份美國企業家商業圓桌會議發佈了一個聲明,重新定義了企業的宗旨,分別是:給客戶提供價值、投資員工、為股東創造長期價值。

美國的這個企業家商業圓桌會議跟中國那些企業家年會不同,參加這個會的都是全美最頂尖企業的CEO或高管,這些人代表的是美國商業界的價值觀,七十年代這個圓桌會議也發表過一個聲明,就是股東至上,說白了就是唯利是圖,唯利是圖的結果就是追逐高利潤產業剝離低端製造業,造成大量人口失業。

現在美國企業界改變長久以來唯利是圖的價值觀,我認為是美國企業界對川普提出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一種回應。

現在美國的轉變是從內向外的轉變,企業家價值觀的轉變和政府戰略轉變以及科技的進步相輔相成,最終的目的都是讓製造業回流美國。

這個是美國製造業回流的指標分析,藍色那條線是海外設備投資比重,2009年是最高點,2009年以後開始下滑。

然後咱們再看日本:

這是從1990年到現在日本失業率走勢圖,從圖上看,從1990年到2003年一直持續上漲,大概2009年以後開始逐年下降,這裡面有幾個很關鍵的時間點。

首先是90年以後經濟泡沫破滅影響經濟持續不景氣,失業率一直待續走高。

第二個關鍵點是2001年小泉純一郎上臺,在日本推行結構性改革,到2013年日本經濟出現復蘇,失業率開始走低。

第三個關鍵點是2006年小泉下臺,後來接連更換幾任首相像走馬燈一樣,日本政壇出現一段時期的動盪,再加上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影響,日本失業率再次暴漲。

第四個關鍵點是2012年安倍上臺,安倍上臺之後積極推行安倍經濟學,日本經濟持續復蘇,失業率一直下滑,到現在已經下降到2.5以下。

然後再看這個是日經指數,同樣我們對照這幾個時間點,從1990年到2003年,日經指數持續走低,在小泉時期日本經濟復蘇,失業率下降,相應的日本股市也開始復蘇,從2003年開始連續上漲了四年,一直到2007年。2007年到2012年這段時期屬於政治動盪加上美國次貸危機,經濟再一次出現問題,失業率暴漲,股市下跌,直到2012年安倍上臺。

安倍上臺之後,積極推行安倍經濟學三支箭,再加上他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思想作為一個重要的理論支援,大力支持機器人等高科技產業,日本經濟持續復蘇,股市同樣的也是持續上漲,從2012年的八千多點,到現在漲到兩萬多點。再對照中國股市,2012年的時候是兩千二百多點,現在是兩千九百多點,中間還發生了一次股災,中國股市長期來看也是不斷上漲的,但是漲幅非常小,這是對中國經濟最真實的反應。

咱們再看一下日本政府在不同階段解決日本經濟蕭條採取的主要手段。

首先在小泉之前,日本政府主要依靠投資公共工程來拉動經濟,但是這種手段只能是短期有效,比如你投資一個工程,短期內看上去經濟是增長了,但是工程結束之後經濟就又掉下來了,所以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到小泉時期,小泉上臺之初就提出“不進行結構性改革經濟就不會復蘇”,所以小泉主要做的是結構性改革,目的是破除政治派閥對經濟的影響。在日本財閥、議員、政府官員三者之間組成鐵三角,阻礙損害他們利益的政策。小泉則積極進行市場化改革,破除政治對經濟的保護或者干預,還有就是國營企業私有化改革,最著名的是郵儲私有化。經過小泉的一頓改革,日本經濟得到全面復蘇。

到了安倍時期,推行安倍經濟學三支箭,首先是寬鬆的貨幣政策,簡單地說就是放浮水印鈔日元貶值,日元貶值刺激日本出口產業,同時吸引製造業回流,第二三支箭是大力發展以機器人為代表的戰略性產業,對外輸出高品質基建,以及和全世界主要國家簽訂自貿協定。這樣做的目的是,提升本國生產力,刺激本國出口產業,吸引日本企業回流,在國際上擴大自貿協議範圍,更加有利於出口,這樣就形成一個良性迴圈,刺激日本經濟持續復蘇。

這個是日本企業回流指標分析,藍色那條線是日本企業海外設備投資比重。

隨著工業互聯網和工業4.0時代的到來,日本企業製造自動化程度逐漸提高,對人工依賴越來越小。這種科技提升帶來的生產力提升,導致日本國內的綜合製造能力越來越強於海外發展中國家,這樣就導致在日本生產越來越具有優勢。

大家看圖上,日本製造業回流是從2013年以後,安倍是2012年上臺之後開始放水,日元大幅貶值,2013年日企出現回流現象,並且一直持續,可見安倍經濟學第一支箭對日企回流的影響力非常大,而製造業回流對日本經濟復蘇影響特別大。

然後咱們再對比一下中國和其他主要國家生產力和生產成本的差異。

大家再看這張圖,這是2003到2016年世界主要國家製造業生產率對比,最下面那條虛線是中國,倒數第二條黑線是印度,最高的是美國,第二高的是日本,中國製造業生產率的增長率以及絕對值都低於印度,比美國低將近90%。

這裡面最要命的不是生產率低,而是生產率低同時增長率也低。

這個是2003年、2012年、2016三年各國單位勞動成本對比,中國的單位勞動成本遠遠高於印度,已經和美國差不多了。單位勞動成本=平均勞動報酬/勞動生產率。

中國的狀況是,生產率低但是單位勞動成本高,中國單位勞動成本的上漲是由於生產率低下同時國內人工工資上漲導致,美國日本雖然人工成本高,但是企業的其他成本低而且生產率高,所以綜合下來單位成本並不高,和印度日本墨西哥比起來,中國已經沒有成本優勢,和美國相比也只有一點點優勢,在貿易戰的轟擊之下,這一點點優勢也沒了。

從2013年開始,庫克就宣佈把部分蘋果生產線遷回美國,現在一方面受關稅影響,一方面發達國家受到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加持生產率進一步提升,中國失去世界製造業中心的地位已經是必然的了。

最後大家思考三個問題:

第一個是,當製造業轉移出中國以後,中國依靠什麼來拉動經濟增長?半導體、飛機汽車、工業設備、精密儀器、新材料、機器人這些統統都沒有,即便有關鍵技術和零部件也都是進口的。這裡再次偷偷地說一下,中國政府想出來的辦法是擠兌農民買房。

第二個,日本在經歷二十年的蕭條期之後,可以依靠財政刺激以及高科技產業來使經濟復蘇,中國如果陷入大蕭條,二十年之後,能發展起新的高科技產業來提振經濟嗎?如果是在舊的產業上和發達國家競爭,在失去了成本優勢之後,中國有什麼競爭力呢?

第三個,如果中國陷入大蕭條,並且沒有高科技產業支撐,未來也很難再發展起新的高科技產業和發達國家競爭,中國還有未來嗎?

綜合以上分析,中國的未來只有把中共的政權消滅掉才會有未來更好的發展!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暗黑小豬

【GM06】發布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6612 more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250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2500/ […]

0

熱門文章

GM06

11月 27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