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21日感謝萬佛萬神,警告海外華人不要幫中共作惡並喊話黃芳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youtu.be/X01csM9fxsI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們健身了嗎,妳們傳播香港危機真相了嗎?

現在大家都知道,路德先生他每天是8點半到9點半直播,細絲小哥也大概在這個時間。我得把這時間讓給咱們這兩位戰友。所以說我就盡量10點到11點直播。國內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希望早點兒。戰友們希望妳們能理解啊,路德先生,細絲小哥人家還得靠這個吃飯呢,他有廣告費,我這兒又沒有廣告費,我幹嘛不給兄弟留下機會呢,這是必須的。路德先生以全家身家生命還有細絲小哥等,他們已經很艱難了,他們要吃飯,他們得活著。我這是沒問題呀,所以說戰友們要理解。國內戰友們,妳們發的信息我就不一一回復了。所以我大概就在10點,12點。如果妳們有興趣就聽,沒興趣就第二天再聽,好不好?

另外一個就是很多戰友給我發私信,太多太多了,我真沒辦法一一而回。還好,就在我們昨天直播前的幾個小時,我們拖拉機的郭媒體G Post恢復了使用。這讓我一下子感覺到······擁有啊和沒有啊,差距太大了!擁有好壞先別說,過去咱擁有這拖拉機的時候沒感覺,哎呦這(後來)一星期不能推,難受死我了,難受死我了啊。我要重申一下,那不是Sara給搞壞的,是我們在郭媒體,在G News 交接當中搞壞了。我把前5家做軟件的公司全部給fire(辭退)掉了,所以說中間有空擋。

那麽另外一個,咱們這回通過G News,通過G Post 知道咱這個拖拉機還真不容易。咱這個拖拉機是一筆一筆,一個源代碼、一個源代碼寫出來的,所以說他是那麽厲害。最大的防黑客公司CloudFlare,CloudFlare也是美國總統和美國國防部、CIA、FBI所用的防火墻公司。我們這個拖拉機是百分之百咱郭媒體咱自己造,不是那開放式代碼湊過來的。另外一個,之所以他成為拖拉機,我們現在真的知道。過去的五家公司呀,都給人家炒了,有些是對的。他為了防範黑客攻擊,加了很多功能,很多東西,這導致了上傳很慢。比如說API,它是發一條信息,連接一次API,發一次連接一遍,妳發張照片連接一遍,它就是為了防黑客攻擊,結果比人家所有社交媒體慢了上萬倍都不止。所以說拖拉機他是笨了點兒,很醜,也不擋風,但是他能用啊。我這幾天沒用郭媒體,搞得難受死我了。

G News是G News,G News沒有即時發布視頻,即時發布信息呀。他有他的功能,那叫門戶網站,咱這叫社交媒體。接下來我們有G Live,我們現在改名了,叫GTV,G電視,那是什麽,那是視頻網絡,視頻媒體。所以說我們這三個加在一起,統稱G Media。

剛才我第一次打細絲小哥熱線,我們小哥呀,弱不禁風,不像路德似的那麽壯啊,我們小哥深受女性愛戴。今天我看他在那塊兒播節目,有點兒那個什麽,我著急。還有這個小兄弟呀太堅強了,太聰明了,我趕快打過去。打過去跟他聊了聊,一聊一不小心,我跟小哥一聊天就老爆料,老爆我自己。結果回答一堆問題,把我很多料,準備下一步爆的,都跟小哥說了。妳們去看細絲小哥節目去啊,我就不在這兒重復了。

那麽戰友們,我在這兒要說一下啊。昨天咱們1120的直播,現在承稟天意,萬佛萬神,這裏的土地神,各種神仙都謝啦!說實話,昨天直播完以後,我跟路德先生和雁平坐那塊兒,他們倆喝了一瓶紅酒,喝了大半瓶威士忌。路德先生為了不噴在桌子上,立馬走人,哈。王雁平同誌昨天喝多了,喝的受不了了,後來又跟我們的團隊,路德走以後,我們又跟團隊喝了一瓶到兩瓶。我到八點才回來,所以一直坐在那兒就沒動,都在分享著昨天爆料的點點滴滴。大家都很震撼,很感動。我的手機簡直就是爆了棚了,都來自各方面的,都是不可思議的啊。同時昨天下午,很緊張的等著眾議院的復核香港人權法案,等著過。大家知道,基本是百分之百了。有一票也不是反對,就是棄權算是,這很正常。這是美國歷史上全所未有的,現在已經到了川普總統那兒了,今天一定簽。我告訴大家,今天是最重要的日子,百分之百簽。我再說,百分之百簽,百分之百簽。

所以說,我們短短的三天,向全世界證明了我們爆料革命的真正的價值和實力!實力!我一再說,妳要做什麽事,妳得有具備幹這事的人!咱們這戰友都有了。妳得具備有幹這事的錢!昨天,捐款看到了。妳還得具備有幹這事的天時地利人和的環境!那全世界現在滅共,這人人喊打。這就都有了,是吧,這都具備啦。所以說,承天意呀,承天意呀!萬佛萬神呀,保佑!真是呀,妳都無法想象。

過去這兩年,這麽多的巧合。剛才路德先生,路安談,談的太好了。昨天安紅把我饞的受不了了,成了笑話了,國內人說我饞的流口水,真的饞的流口水。今天安紅還繼續虐我,還說家裏有好幾瓶呢,天啊!

就是路德先生和安紅說得對,更多的偶然的結果他就是必然,偶然的發生之後那就是必然了。從彭斯副總統,從彭培奧國務卿,從現在的國家安全主任,從Rubio,從Ted Cruz,從一個個的現在不方便說的,這些和我們堅定地站在一起的這些世界上的最有能力的人!和最有堅定信仰的人!和具備幹成這件事的人!還有錢的這些人!都是我們戰友!加在一起形成了這個局勢。

妳想想1120的頭一天,眾議院過,啪又過,啪白宮簽,然後馬上共產黨的關稅就會可能加到40%、50%,哈哈,然後國務卿再遊走歐洲每次講話,國務卿彭培奧,把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開。細絲小哥今天講得對,爆料革命以來最大得功勞,郭文貴幹的事和爆料革命,就是讓西方世界把共產黨CCP和中國人民分開。

到今天,呆在西方得中國人,如果妳不把這件事搞明白,那妳未來有大麻煩的!包括今天在紐約,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亞,妳替共產黨買單那些傻孩子們,妳千萬別往上撞,妳撞上去那妳就要粉身碎骨。我們已經盡可能地把妳和共產黨魔鬼分開了,妳非要抱魔鬼的大腿,那對不起了,妳會看到妳無法想象的事情發生!這不是開玩笑。如果這些人不再懸崖勒馬,還在喊著罵香港人,反對香港,罵新疆人反對新疆人,欺負西藏人,我告訴妳,妳在替共產黨擦屁股,接下來西方會形成一個統一的,妳無法想象的,妳絕對無法想象的結果。那就是一系列的政策在一夜之間出臺,像香港人權保護法案一樣,妳甭說學習,妳別說在那塊兒打工,妳什麽都幹不成,妳還得呆在監獄裏邊!

包括我們很多朋友很多家人的孩子都在國外,我都告訴他們,如果妳在妳的學校妳可以不反共,妳也可以不參與政治,但是妳敢支持共產黨,我們這些人用生命鮮血給妳搭建了個國際環境,把妳和魔鬼分開,共產黨分開,如果妳非要往共產黨的褲襠裏鉆的話,妳就是王健的下場!咱把話說在這兒!爆料革命哪天要看不下去的時候,呼籲全世界人民,清除在西方的敗類的時候,那就對不起了,妳看看我們能不能做到!我們能讓香港人權法案創造歷史地通過,我們就能讓西方清理所謂的共產黨的忠實走狗的垃圾!不自量力者,而讓妳成為在西方的敵人,妳絕對成為過街的老鼠。大家可以上美國國會網站上看看去,有十幾個法案現在都停在那兒呢,我從來沒說過,路德、小哥、戰友之聲上網查查去,有多少提對中國的留學生,對中國的企業和中國城所有的中國綠卡、護照和中國在西方開Uber優步的人,進行監控和了解,查清身份,看看FBI和司法部的會議上怎麽說的,都被停下來了。但是妳們要啟動這個魔盒子,那一分鐘的事兒,非常簡單!

美國國家安全法,包括RICO法案,那都在那兒擱著呢,對不對呀?妳看看恐怖分子,911以後多少恐怖分子能在世界上還能活下去嗎?妳還比人家有勇氣嗎?妳敢弄個炸藥包炸去嗎?妳連面包都不敢拿,怕炸了自己,妳吹什麽牛啊,對不對呀?妳在西方享受著文明、法治、自由,妳現在竟然在大街上打著紅旗,妳與CCP為伍,一個法案就讓妳徹底完蛋!美國的法案執行率是百分之百,不是九十九,是百分之百,千萬不要忘了。執行質量和結果那另說,執行率是百分之百(郭先生口誤說九十九)。所以說現在不要有些人不知道好賴的,妳想往上撞,有些人妳清楚妳家是幹啥的,妳清楚妳呆在西方幹啥的,按照西方的法律和要求,只出臺一個法律就把妳給滅了。不要以身試法,不要再瞪著眼幹著無知的事情,把自己埋葬了。呆在西方,妳拿著西方的護照,呆在西方就守西方的法律,妳不要呆在西方反西方,呆在西方妳挺共產黨,那是絕對不行的。

接下來我們爆料革命我們會繼續觀察這些嚴肅事件。這些在西方公開地威脅港人、藏人、新疆人的事情再發生,我們爆料革命就要有動作,妳們不信就試試看。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不信咱試著看。

看看這欺民賊有幾個好下場的?我現在給大家說,大家看著,妳們會很快地看到有多少欺民賊被抓起來,妳們看到多少欺民賊會在紐約東北角,很近,從聯合國往上去15分鐘的路,就是瑞克島。那個島上現在全世界最最狠的監獄,會有多少欺民賊會呆在裏面,多少共產黨的間諜會呆在裏面,看看這兩年有多少人呆在裏面了!當時駐紐約領事館的共產黨那個,姓王的也花錢準備把文貴遣返,住進去了吧? 他本人家人幾個都在那裏邊呆著呢。他想還出來那可能嗎,就那體格? 別往那裏鉆,別往那裏鉆,妳老老實實學習,老老實實守法。

說到這兒的時候我再給大家講,昨天這個爆料成天意萬佛萬神,全世界一呼百應自然形成,掀起了一個滅共的新高潮。王健之死成為了一個新的國際上的事件,所有的媒體都找我們,因為昨天沒有來得及,今天會把這個所有昨天的文件,我先說一下,所有的文件今天會掛到G news 和郭媒體上。妳們有郭媒體賬號的直接上郭媒體下載,一張不會少。都沒有英文,只有法文和中文,願意翻譯的請大家記住和戰友之聲Sara聯系,大家別浪費時間,翻譯成英文版本,好不好?但是我們給西方政府的這些,人家不需要翻譯,都已經給過了。誰要翻譯別重復,今天一會兒就會掛上去。

另外一個在爆料之後有N個問題,很多問題,我現在就不一一回答了,擇機回答。

接下來,我再正式地對黃芳女士再次喊話。黃芳女士,我的大門,喜馬拉雅大使館和我紐約的家大門開著呢,隨時歡迎妳或妳兒子或妳的代表過來。妳非常清楚,妳的每時每刻我都知道,我都知道,我希望妳黃芳女士能和妳合作。王健之死的真相只要妳願意合作,只要能給我們提供王岐山、孫瑤、貫君、劉承傑、陳峰、海航這些相關的信息,我們可以合作,我們可以成為戰友,我們和妳一起保護妳的資產、妳的生命、妳的安全。如果王健活著,那妳肯定也是我們的保護對象。另外我告訴黃芳女士,不管如何,妳要相信一條,這件事如果妳要是一直沈默,那我們就真的很對不起了,我們就真的很對不起了。如果我們用過去一年的時間還沒證明給妳看,郭文貴和爆料革命的戰友們的實力和執著和堅定,那我再給妳一年。妳看看這一年,明年1120肯定不是新聞發布會了,那就是結果了。我不相信能到明年1120,沒有這幾個月的選擇了,如果妳再不行動,我們就要行動了,很快要行動。

我再次給黃芳女士說,那張王健最後發給妳的照片,除了妳有、王健有、田丁有,沒有任何人擁有,他為什麽在我手裏邊?我就不說細了,這畢竟是公眾嘛,妳心知肚明。

王健所做的事情我們不感興趣,我們只感興趣海航和王岐山、貫君和劉呈傑,我們只感興趣這個。再重聲一遍我們應該在美國的法律的範圍內,美國法律的保護下。在美國,黃芳女士妳是知道的,任何口頭承諾和文字承諾如果打破以後這叫商業合同欺詐,或者說有承諾性的客觀主義的這種事情的欺騙,那是刑事罪。我願意和妳在美國任何部門、任何機關的監督下和妳完成這個交易,完成這個交易。我們只感興趣王岐山、貫君、劉呈傑、孫瑤,其他不感興趣,還有陳峰,我再重聲一遍,來不來妳看著辦,來不來妳看著辦。這幾天如果有人跟妳聊這個事的時候,我希望妳轉達給我這個信息,或者妳直接跟我聯系,或這到喜馬拉雅大使館,或者到我的家來找我。如果王健同誌活著,妳不想再試一把了吧?妳不想再試一把了吧?

另外一個孫景皓、李寧、田丁、華斌、周恬恬,我再給妳們幾個說,不要嘗試著做任何妳那些愚蠢的行為,妳不要以為妳在這個事上有短暫的成功,妳以為天下就沒有正義了,什麽都可以欺騙。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妳,妳碰到了郭文貴,妳這一切想法都是愚蠢的無知。

周恬恬,妳只要給我打電話,我們全力以赴配合妳,我們給妳一定的經濟補償,一百萬、兩百萬歐元分分鐘給妳,我們只要求妳告訴我們真相。

孫景皓,妳是替王岐山賣命的,我也不指望妳,但妳不要做愚蠢的行動。

田丁、李寧,妳們都是這號兒的,我不想跟妳們合作,或者妳們願意主動合作我也不排斥。但是妳們要再做愚蠢的行動,妳們知道我有啥。那就很對不起了,我和妳們前日無仇,近日無冤,妳們只是個小嘍嘍,妳們就根本不在我們的計劃內。妳不要愚蠢地行動,咱拉倒,跟妳沒啥關系。

這裏只有一個周恬恬,我希望跟妳合作;華斌是不可能的,華斌是主要設計師,主要設計師,華斌。

華斌,妳的錢妳的股權我們都知道去哪了,我們都知道妳幹什麽了。我可以告訴妳華斌,自從郭文貴出現以後,妳在法國的外交圈和法國的關系網跟我比妳連個肛毛都不如,妳連個肛毛都不如。妳知道我說啥吧,華斌?我要在法國動用我的力量,妳算個屁,連屁都不是。妳不信就試試看。我想妳也清楚了法國誰在跟我合作,那是法國真正的最正義的力量。我們能在法國幹這事,妳能想想我能幹啥事,華斌。妳再想瘋狂,妳再想殘暴地幹什麽事,試試。我跟妳無仇,但是妳想以身試火,試試。

現在還不到楊潔篪的時候,過一段時間等這事完了,記住。我只需要一個小時講楊潔篪,妳看我讓楊潔篪和楊潔篪的女兒,和楊潔篪的妻子和楊潔篪的一切,我讓所有中南坑的人,我讓他跌掉了下巴。我要讓所有中南坑的人知道,他們會多麽地震撼。

楊潔篪,錢其琛,共產黨過去沒有想到錢其琛是美國的特務吧? 錢其琛,最後一分鐘才知道錢其琛是美國特務,為美國工作的。楊潔篪比那還可怕。大家走著看,楊潔篪是中國藏著的一個,另外一個最大的危險。可以說某種程度上也是這個國家的威脅。某種程度上也是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威脅。他現在幹的假事,弄的大錢,妳看那圓圓的臉,那絕對讓中國共產黨員,九千萬黨員都嚇傻。他就是下一個王健,我們必須盯住他。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今天的直播就到這兒了。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謝謝所有昨天捐款的戰友們,哎呀把捐款給忘了。

親愛的戰友們,有些捐款的只留個email,給妳們發了email請及時給我們回。因為很多捐的錢那,是在銀行要等待清理。有些錢太大,人家說要鬧清楚才能往法治基金賬戶上轉。有些竟然有從國內捐的款的,必須要核實。希望戰友們,我們給妳發的email,及時給我們回,及時給我們回。非常非常地感謝!

我再說一遍, 每分錢都會用在滅共的事情上和法治基金曾經說的這些目標上。有一分錢跟這個沒關系,我承擔一切責任。

昨天一千多萬美元震驚了世界,震驚了世界。昨天我們展示了一下,秀了一下小肌肉。接下來就像我說的一樣,我們再發動真正的,舉手那一刻,沒有一千億美元在賬上展示出來,銀行站在我背後說這裏有一千億美元現金,不會動的。大家記住,最低目標,最低目標。大家走這看。

然後香港的事情我就不多說了。香港人權法案過後,我們將對香港的支持完全改變。根據美國人權法案,我們將聯合美國的幾個協會,包括美國的幾個所有的武器的什麽保護性武器啊,和美國人權法案不允許妳賣給香港的東西啊,包括香港的制裁啊,包括西方查封香港人資產啊,包括對香港的金融控制啊,包括整個美國幾個大的基金不能在香港有投資啊,如果他不做,咱們就在這兒行動。他不執行那法的人,我們爆料革命就會發起一系列行動來攻擊他。

然後我們會對那些所有在香港支持共產黨的,鎮壓香港學生的,我們對他全面地進行攻擊,法律行動,美國法律允許的行動。

然後我們會給香港提供更多的自衛的武器。美國步槍協會,那有一萬多種,一萬七千多種武器。昨天捐款裏有很多人留言說,這個錢我不是捐給妳王健案的,我是捐給香港保護孩子的。這個錢我們都會給妳回復,都會捐給保護香港孩子的有關的事上。

所以說昨天是一個偉大的日子,明年11月20號那就是回顧過去兩年的1120,沒有共產黨的1120。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為香港同胞、臺灣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十四億人民和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2092/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2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