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19日郭文貴先生連線班農先生慶祝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全票通過!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youtu.be/KUp7i1JuvAo

郭文貴先生:此時此刻,請班農先生給香港同胞,還有熱愛中國、追求中國民主法治的、希望共產黨滅亡的人說幾句他想說的話。

班農先生:我想對中國人和香港人說,美國人是和妳們站在一起的。我們為什麽會團結起來?因為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反共,還有就是支持這些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參議院就是最老的自由的組織,我們現在通過了這個法案,就顯示了我們是如何支持香港人、中國人去追求理想的。盧比奧參議員在這個法案通過中,扮演了領導的角色。我們會繼續給予中國人民支持,雖然現在中國現在的情況很糟糕。大家都能看到,這個法案的通過,意味著我們會繼續支持香港人和中國人。

郭文貴先生:好。明天我們是從這裏的早上7點鐘,一直到12點或者下午2點,會再次的爆料,為紀念“王健之死1120新聞發布會”一周年。回想從去年到今天的一年,我們做到了很多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們正在走向我們成功的目標。

明天是很特別的一天,是從早上7點開始,知道他不能來這裏,他明天在華盛頓要參加一個聽證會。但是明天11點鐘左右,我們會和他連線。明天將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一個更加偉大的日子。

班農先生:我很期待明天的直播。因為我要參與彈劾的過程,所以我要留在我的戰鬥室內。但是如果是連線的話,我會感到很榮幸的。一個是王健之死,一個是我們的法治基金成立一周年。

郭文貴先生:我必須對班農先生說,明天這個日子,還有今天這個日子,都是上天的安排。我剛和他認識的時候,他非常深情的告訴我說,我們都是賦予上天使命的。這事他感動了我,永遠不會改變。像今天這時間,這不是偶然,是上天給我們的安排。感謝班農先生,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我們的感謝。我們會在明天的節目中,希望他能談更多接下來我們滅共的行動。明天見……

咱們戰友哭成一片,哈哈哈哈,真不容易。

江財神:祝賀祝賀。

郭文貴先生:很可惜,今天就我和路德先生,我們兩在一起,就今天把我們緊張的。從昨天到今天,我睡了兩個小時覺,我這頭啊,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住,這是真讓我緊張了。妳是什麽感受,妳跟大家說說吧,江財神。

江財神:是文貴先生長時間的周旋和付出,和在各個層面的戰友們堅持不懈戰鬥,才迎來了這次重大的勝利。文貴先生付出的金錢,和日夜煎熬,我們都心知肚明。是信念和信仰支撐我們克服了恐懼和困難,我們必須滅共。

郭文貴先生:

江財神先生,我一聽到妳說話就高興。可以說實話,妳們的路江、路安、路鋼、路瑞談,幾乎是代表了所有的民意和信任。但是,妳們昨天沒有講我昨天發的那3個小視頻。妳說我晃的,我跟妳說實在話,我坐在椅子上,從來很少那樣發小視頻的,就是妳們還沒讀懂我。昨天我是太累了,我剛要坐那,人家就給我打電話說:我們需要這樣那樣的事情,怎麽怎麽樣,然後這事情會100%過。我說不行,這到明天每分鐘都發生這些事。

他說我告訴妳100%過!然後又有其他我在這不能說的。江財神,只有我們爆料革命在昨天3點20的時候,我們說一定會過,共產黨藍金黃不了,妳要看那三個視頻,我那三個視頻今天要是沒過,那咱完了,爆料革命完了,那就真給屁嘣死了。包括今天在3點,4點又發出信息,100%贏,100%過,我告訴妳,我在這裏,路德先生親自驗證,中間的變化多了去,那真的是打仗,這就是政治鬥爭!

而且共產黨流氓耍到什麽程度,竟然打電話,說報警。冒充報警說有人行賄在那兒,這流氓都耍得出來跑到美國來,說出他們多恐懼,多可怕,多齷齪。所以說江財神吶,您這幾天和路德先生,還有路安談,路鋼談,路瑞談,路鋼談這些事情,談得太好了,給香港人民帶來了信息,帶來了真的情報,才讓我們得到那麽多信任。包括美國所有的參議員的講話,妳去看看今天的講話,妳認真的聽,幾乎可以說咱們爆料革命說的話,90%的都講了,而且直接直講,說妳別放屁,行動。所以說江財神妳聽了整個這些議員講話的意義太深遠了,每句話都重要,妳怎麽看?

江財神:略

郭文貴先生:

江財神絕對不是吹牛,發自內心的。謝謝江財神,妳說得太精彩了。(與路德說話)江財神剛才講得特別特別的,我覺得妳今天講的這個,要不要路德談,路江談,妳們都要談出來,讓更多中國人知道。

咱們要說到香港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江財神妳註意到,昨天香港理工大的這種鎮壓,共產黨是帶著幾層目的來的:

一個是要把香港所謂的止暴治亂,他就實施戒嚴了,就開真槍了,就是告訴美國人,老子不吝,妳敢弄我就弄死更多人,他嚴格講:就是把自己孩子放井裏,要淹死了,讓妳美國人看,妳敢通過法我就淹死他,同時對這些孩子,就是不讓妳出來,就憋死在理工大裏面,四十幾個小時了。

另外一個妳看在九龍放真槍“啪啪啪”肆無忌憚,解放軍就公開來了;然後妳看香港的政府官員,還有新上任的警長直接上街了,毫不猶豫;然後國內開動所有媒體的機器,就是向美國人說:妳敢惹,我都弄死他們,我都虐待死他們!

妳說這種自己不要臉,把自己孩子放井裏面,威脅別人,救命的人,人家拔刀相助的人,這種流氓手段,他除了經濟上已經完蛋,心虛,耍流氓,他還有什麽樣的考慮?江財神,妳給大家分析說說。

江財神:略

郭文貴先生:

說得太棒了,江財神,我覺得江財神應該改名江政神。接下來,我覺得美國非常重要的事情:接下來香港的金融市場,股票市場,共產黨還用電腦控制,他能撐多長時間,妳覺得他能撐多長時間?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妳想到了嗎?就是明天11月20號,正好咱爆王健一周年,和彭斯副總統到哈德遜演講一周年,滅共一周年宣戰書,和今天所有參議員,咱們在去年11.20發出的戰書,和這個香港人權保護法案,這保護法案的四條,我在四點鐘我在YouTube 發上去了,咱G-news 是第一家推出去,這法案的英文版沒人有,就咱有,妳結合這個問題妳怎麽想?說給我聽聽。

江財神:略

郭文貴先生:

江財神,咱們可以這麽說,我們不需要香港人跟我們說任何感謝的話,我們不是為了這個,誰也不願意花那麽大本錢去幹這事,我們要的就是滅共,我們是發自內心的,就說香港的同胞就是我們的同胞,他們的痛苦就是我們的痛苦,他們追求的也是我們追求的,想要的。

更重要的事情,我覺得:今天我們向世界證明了,我們不但知道共產黨能幹什麽,我們還讓世界和我們一起,愛好正義的人們和我們一起能幹什麽。

過去的一星期,多少人,沒有一個人說這個法案能過的,就連美國白宮國會山,認識的人他們也說過不了,妳看最近推特有一個人說過嗎,都過不了,最後過了吧,為什麽?他沒有參與他就過不了,他沒有參與就是蒙,就是忽悠。更重要的事情,我們在這幾天能檢驗出來,誰是欺民賊,誰是愛民的人,誰是真反共,誰是共產黨的狗腿子,這個太明顯,太重要了!

所以我覺得,江財神,這幾天證明了我們這些戰友當中誰是什麽人。妳看尹隊長,就出來這幾天爆料,尹隊長絕對歷史上第一個滅共的爆料革命當中,從內部出來的,一個以共滅共的人。

大家看看,昨天,前天,我上次在華盛頓的時候,下午已經是6點鐘,就有兩個人打電話給我說回來,我說為什麽回去?他說這個事如何如何,意思是這個法案不可能過,肯定給妳hold住一年,二年,如何如何,我當時真的是忍不住了發了大脾氣,我說這是正義不是買賣,我們所有做這個事情都是正義,不是買賣,香港保護法案第一個提的就是我們提的,絕不是香港哪個人提的,我可以告訴大家。

大家看一下,班農先生我們從6月9號直播時候我們說啥?5月份我說啥?所以班農先生今天都傻了,一會“不好,不好”,一會“不好,不好”,另外我們最起碼有二十多個這樣的戰友在24小時工作著,有人親赴前線,等著就怕有電話,這話都不能說。我和路德先生都一起親身經歷,這次讓我們真正看到:美國這個國家真是太偉大了,這個民主和法制的力量太偉大了,它不完美,但目前它是最好的。更重要的是我覺得:這種民主和法制制度永遠會站在正義一面,它可能反應慢,有些官僚,會失去很多機會,但它不會變成魔鬼,這個獨裁體制,什麽都快,但是它失控,它會變成魔鬼。所以今天這個事情讓我真的太感動了。

從早到晚,今天還好,路德先生來了,陪著我,我們邊準備明天的直播,我們邊做這樣的事情,這是個偉大的時刻,又在11月20號以前,上天送給了我們這麽大的禮物,真的是,這冥冥之中真的是有天意啊,真的是有天意。

妳看我們的角落今天,路德先生妳趕緊,人家剛才跟我說,人家捐很多,妳只露倆,妳那不滾動,妳知道了吧,PayPal妳不滾動,妳看妳不滾動。我們今天在這個等待當中,我們邊設計,邊準備明天的直播。

然後呢在華盛頓這邊,一會兒這消息,一會兒那消息,把路德先生給緊張的,啊呀,又有事了,緊張的不行,我說沒事,百分之百過。妳能想象共產黨耍流氓,竟然派人打電話報警,說有人行賄參議員,所以說要叫停,妳說有多不要臉。

這次啊,這個香港人權保護法案已經不是香港人權保護法案了,毫不誇張地說,這叫滅共法案,毫不誇張地說,這是真正的給了香港人合法滅共合法持有武器的一個合法文件,等於是給爆料革命給香港的勇武派一個滅共的營業執照。

我剛跟路德先生說,什麽意思,我說路德先生,咱現在滅共過去是個人,或者妳的情緒表達,從今天起,咱滅共拿到了美國頒發的合法營業執照!香港人跟他還手,跟他反擊,拿到了合法的營業執照!我們的行動將正義化,合法化,將得到全世界的支持。現在共產黨是少數,我們是多數,我們最起碼有60億人口支持我們,這點毫無質疑!

所以今天,在1120一周年的時候,我們得到了美國及世界上60億人口發動的,給我們頒發了一個合法滅共,創建真正的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一個新時代的合法執照,許可。連營業執照連稅務登記證都給咱發了啊,因為這議員還講話啦,給香港人民一個合法的反對共產黨壓迫,滅共的一個合法執照,您同不同意江財神先生。

江財神:絕對是這樣的,這就是前兩天彭佩奧國務卿一再的對於中共發動的這樣一系列的輿論攻擊和演講攻擊的時候,當時咱們做節目就認為,所有的一切就緒的時候,滅共手冊也已經制定出來了,這個滅共字典也已經編纂出來了,現在就需要一個滅共的這樣一個法案,那麽今天這個香港的人權和保護法案,其實是擴大為一個滅共的法案,那麽結合彭佩奧先生講話的內容和現在全美國上下對中共的這種厭惡之極,他需要一個法案,需要一個法典,需要一個抓手來采取具體的行動,只要這個法案,咱們叫指導書,一旦形成文字性的規定,那麽以後根據這個指導手冊所做出的任何制裁中共的這樣的一系列的舉措就可以非常順利的執行下去,不會遇到相應的法律上的一些否決啊,一些無休止的爭論吶,討論啊,等等這些問題,所以說這真正的開啟了全球滅共的一個新的戰役。

郭文貴先生:

江財神說的太好了,另外除了我們拿到了一個滅共的營業執照,全球的,愛好和平的,我們這個滅共的合法的營業執照之外,並且能得到西方的支持。

更重要的第二個,美國正式的宣布,這個是了不得,這四條啊,正式的宣布:妳想在香港再繼續這麽搞,美國是這幾招已經很具體的說了,經濟制裁,官員制裁,海外資產查封,然後對妳這些人進行國際審判,並不排除美國使用任何武力,包括軍事力量。他們叫force嘛,force就是這個力量,就是軍事力量,那就任何都可以的,就是force它不是weapon,force就是什麽力量都含了啊,這英文比我好,江財神,今天用這個詞非常關鍵的,就這個詞用了很長時間。

另外一個,百分之百的通過之後,明確告訴妳,經濟制裁,跟妳斷交,金融制裁,個人制裁,個人資產查封,包括支持香港擁有合法的正當的武力。昨天妳跟路德先生談,我今天早上看了,我說,我讓他看這個哥們兒的信息,最大的支持者,這次香港人權保護法案最關鍵的支持者,美國步槍協會。他今天一天都在現場,昨晚上都沒睡覺,就在那兒盯著。這個步槍協會查查去,不光是賣步槍啊,所有老百姓擁有的武器,它都可以賣。老百姓能買什麽武器在美國,一萬七千種武器。我告訴妳電子的那個槍那個,一打出去,射到妳身上,一拽就往這兒倒,一拽往這兒倒,叫電子的那種槍。多遠都可以,一般都在一百米,可以最遠五百米,還有這個光制的武器,都可以賣給香港啊,也可以賣給那些被共產黨壓迫的人啊,也可以發給新疆啊,對不對啊,這就是合法的自衛的中級武器,中間的中啊,中級武器,這都是了不得的。

再一個,給了所有人未來,據我所知啊,據我所知啊,我不能說那麽啥,很快美國政府會有推出的財務制裁政策,接著一個,香港法,不是香港人權法,“香港法”,“香港緊急法”都會出來。

然後是對共產黨所有的,共產黨高官海外的家人資料公開法例,馬克斯基這個法案懲罰法案,是這次堅決被不允許的,但最後還是給加進去了。這就是整個開啟了全世界,全人類共同滅共的新時代,依法滅共的新時代,以美滅共的新時代,這個不是開玩笑啦啊。

這個是誰想說沒有,那些欺民賊,他拿共產黨當他親爹啊,還有香港的所謂建制派拿那共產黨當他親爹的人,那妳就認妳爹去吧,妳這個爹是活不了幾天了啊,現在誰跟他站在一起,妳跟妳爹去陪葬,那都是妳的事兒。

現在誰站在世界上60億人口的一起,和香港的老百姓站在一起,和我們這些被共產黨壓迫的人站在一起,那妳是有未來的。所以說,現在5毛也好,7毛也好,妳們不用管他,他們很快連1毛錢都沒有了,這是共產黨走向滅亡的真正的香港革命的偉大的意義,還有江財神妳估計下一步的金融市場會怎麽樣?

江財神:略

郭文貴先生:

謝謝江財神先生,妳說的太棒了!妳想想就知道我們怎麽賺錢了嘛。妳說說這次全世界有幾個敢壓這個法能過的?如果是壓了,真的是在金融市場賺大錢。手裏有個幾十億上百億美元,這回能賺多少錢?江財神妳想想。從幾天前我就說一定過,百分之百過。我要是今天壓上個一百億美元,妳說我得賺多少錢吧?!

所以說,賺錢對咱來講真不算事兒,這咱不是吹牛的啊,咱沒有王健林牛,什麽小目標一個億,咱沒那麽牛。但是,郭文貴可以告訴妳,賺錢對我來講真的不算什麽事兒啊。

所以說,幾天前好幾個基金跟我說,郭先生妳讓我們壓什麽吧?壓了“過”,壓這“過”有好多辦法啊,妳要是想壓杠桿的話,妳壓十倍都可以的,一塊錢壓十倍都可以的。日本的一家地下金融的,不叫黑市場,地下的一家賭博市場,一比十一,一比十一啊!但是,壓香港人權法案能過的人少。

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今天下午,路德先生一見我——哎呀,能不能過啊?第一句話,一會兒能不能過呀?他緊張的要死。我說百分之百過,一定過!中間發生了很多事兒——耍流氓的,有人要背叛的,說話不算數的。

(看留言——馬蕊父母問候郭文貴。)

謝謝哦!呵呵!跟人家父母沒關系啊,這是共產黨的事兒。

所以說,咱要說賺錢,那是賺大錢了吧!是不是?能賺天大的錢!我再次的發誓,郭文貴在這個反共當中,一分利益沒有,反共當中一毛利益沒有。妳看這回捐款,捐一千萬美元,完全是、完全是給這些調查團隊的。

還有,我們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不參與任何投資,我不參與任何的關於香港的,什麽做空港幣呀、做空人民幣呀!以及黃金。如果有發現郭文貴投了一塊錢,天誅地滅!我承擔一切後果,堅決不摻和!我只有一個目標——滅共產黨!

(看留言——老郭,有一天妳會死的很慘。)

哈哈!這些五毛來了,謝謝哦!我死的很慘,我也會很幸福,只要能滅共。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現在咱們大家想想,一年前、兩年前,爆料革命是何等的情況?竟然我郭文貴成了美國華盛頓六家機構研究的,共產黨的大外宣專門造辱罵、造謠中國人……妳看今天那個瑞克參議員,看到了吧?明確地說——共產黨在美國的大外宣專門造謠、侮辱中國人,說的就是我!哈哈!說的就是我。

他在領導著一個在美國的,正在調查在美國的共產黨的大外宣。然後造謠的,他說的就是我。而且,給了我一堆的他們做的英文的文件,他讓我推出去,我都沒推,我隨時可以推出去。

說我是過去三年來,共產黨最高的、唯一的定點攻擊的目標!以及造謠、攻擊的目標!接下來美國國會專門成立一個,郭文貴在美國遭遇的大外宣陷害、纏訴,以及欺民賊、沈默的力量對我們進行造謠和打擊的,各種的專案調查的部門。

咱們的爆料革命一定是人類的偉大歷史的一部分,是美國滅共的最重要的參考依據;同時,也是美國和西方接下來對滅共的最重要的參考數據,這是我們的價值。江財神先生,您覺得怎麽樣?

江財神先生:

······這裏邊我就有一個問題想問文貴先生,就是您說這一次“香港民主法案”的推動過程當中,您個人或者您的家族基金,有沒有花錢?就這一個問題,謝謝!

郭文貴先生:

哈哈哈哈!哎呀……這話我很難回答。我要說沒有的話,對這些人就就太不公平了,因為付出太多了!我要說有的話,未來會成為這些欺民賊,有案子,哎……妳不是說妳有嗎?直播當中說的,多少錢?所以說,我既不能說有,也不能說沒有。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可以這麽說,我今天在這說一句話,在全世界這麽大的事兒面前,只有我在一星期前說: 一定會過!只有我告訴(大家)是——今天過!只有我在昨天下午三點鐘,告訴妳一定過!而且就是明天。只有我……都今天下午了,我告訴妳包括班農先生,三點半的時候,班農先生說: 今天過不了了;四點半的時候——完了完了,又不行了。我說: 一定會過!

最起碼有五個人打電話跟我說,路德先生都在場,給我發信息說: “Miles,我們能過,但是我們遇到麻煩了,可能要延長半年或一年”。我說延長半年或一年等於沒過,還不如沒有呢。這我就啥也不想說了,天知、地知、我知、大家知!這些事兒誰付出了啥,誰做了啥,一點兒都不重要。

妳說過去這些欺民賊,一個個王八蛋!事兒還沒發生呢,他們就開始要摘果子、摘桃子了;事兒還沒有發生呢,就開始捐款了,伸手了。因為他們太窮了,他們沒有錢吶!

這妳和路德先生,這個路江談的時候,路安談的時候,安紅講的非常對!我們這場爆料革命如果咱要沒有錢——妳扯啥呢!妳要是拿著一億美元來吶,妳只能是試試水!拿著十億美元來吶,妳也只能是沾沾水!說老實話,妳都過不了這一天。

妳看我這一天律師費多少錢?我這門口兒的這些是多少錢?明天這個11月20號,大家想想,這“11月20號”我準備了一年,這一年的調查費花了多少錢?

再一個,香港的“人權法案”,香港我捐了多少錢?我光一個廠家,一個廠家買東西,我們就(花了)上億。所以說,有啥意思呢?能說明妳啥呀?什麽也說明不了。共產黨滅了,對咱們就是最好的回報!共產黨還在那,咱花錢等於傻叉,妳是傻花,有什麽意義呀?對不對!

所以說,美國人他看明白了,美國絕對知道我們做了啥,我們想做啥,我們有啥實力。妳想想,如果我們爆料革命窮哈哈地,窮的當當響,一登報紙,騙了班農一百萬;一登報紙,我們騙了誰誰一百萬;一登報紙,我們欠了誰誰多少飯錢;一登報紙,我欠了路德十萬;一登報紙,我欠了Sara五萬;一登報紙,我騙了老江一頓飯錢;誰還搭理咱吶?對不對呀?

現在,一登報紙,給班農先生一百萬;一登報紙,被人家騙了一百萬;一登報紙,被人家騙了兩千萬。有錢吶——人家不怕咱們(沒錢),誰跟妳個窮鬼打交道哇!對吧?

還有一個,妳這個不是吹牛呀!妳說的話妳能兌現吶!妳見過誰告咱說: 該給錢不給錢了!妳見過嗎?咱是被騙了,給的都多,沒有說不給的吧?對不對!

答應妳路德先生搬到紐約來,結果到最後一分鐘,哎呀……路德呀!搬不來了,紐約這城市沒了,妳來不了啦!各種編謊話。來了買個房子,結果發現房子爛的不能住;路德先生說還不如我住地下室呢。妳一個謊言接一個謊言,妳能編下去嗎。

11.20咱們在這搞200萬是不是,有幾個人能掏出200萬美元去搞一個發布會去啊,調查王健先生一小時多少錢,調查人員一小時多少錢?五個人一小時100美金,500美金一個小時,十個小時是多少錢?咱們就別說那1500的律師費了,更多別說坐頭等艙的那些律師了對吧。所以說這就是我們戰友們看到的,要靠實力!

我們鮑彤先生說的是力量,他說就是武器嘛,就是軍事力量嘛。但是我們在美國,我們在西方,社交媒體就是我們的力量;說真話就是我們的力量;堅定的相信我們能贏就是我的力量;能掌握共產黨的這些醜惡和罪證就是我們的力量;團結美國最有權力最有錢的人就是我的力量!這就是以美反共、以法反共、以共滅共的核心秘訣。這也是郭七條當年神來之筆呀!

現在往回看,一切都是神意、都是天意。妳們想想彭斯副總統,就在一周年郭文貴被哈德遜給碾出來的那一年,在那塊兒演講還要提到郭文貴。在2019年11.20這一年的頭一天,11.19通過了香港人權保護法,開啟了滅共的,全人類的以法滅共的新時代,妳想想這都是什麽意思,這都是天意啊,江財神,這時候更加相信天意,妳同不同意?

江財神:略

郭文貴先生:

江財神,妳真的是我們上天送來的兄弟呀,發自內心地說,我老說尹隊長,尹隊長一張口就說話都是真實的,當時妳看我找到妳Sara找到妳,Sara找到妳妳又找到路德,然後就開始這個,這都是天意。還有這個鋼鐵俠,妳看看這個,安紅搗騰了兩年,沒搗騰事出來,最後自己在路德這塊一下子發出了光。我們一個個的先生,我們的細絲小哥,妳說這個卡麗熙,我們戰友之聲這麽多人。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特別想叫大家好好思考一個問題,人類歷史上還有近代史上,誰像我爆料革命幹過兩年來這麽大的事,這三年。就我們這些人就要喊著,在全地球上喊著滅共!妳不覺得在美國願意喊這個的人~嚇死人了,就像在大街上喊挑戰上帝一樣,怎麽可能。我們走到今天,而且我們經歷了真的是一點不誇張,往上萬次的挑戰和否定,一個國家機器的挑戰和侮辱。哎呀,對我的造謠。今天是幾個議員講的:“共產黨的這種大外宣,造謠誣陷郭文貴,這就是中國人”。明確說而且明確告訴妳“妳別在這裝,有種像個男人站著,別那麽廢話是不是,美國人被妳騙了,香港也被妳騙了,妳把全世界騙了,美國不會讓妳這麽騙了” 。

明天我們10月20號,我將用最重要的證據,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紐約時間早上7點,也就是北京時間晚上8點左右,我們開始直播,一開始是播我們回顧的一個短片,8點整也就是北京時間9點整,我就正式出來,我開始爆料關於海航,王健到底是怎麽死的。這一年了,我告訴大家妳們會找出孟宏偉是怎麽被抓的,為啥被抓的答案。妳們看完這些東西以後妳們會驚嘆。江財神、所有戰友們我告訴妳們,當妳明天看完爆料的時候,妳們能知道共產黨能把世界已經滲透到什麽程度。

我們把明天報完料的視頻,送到美國國會山,送到美國白宮國防部大樓,我可以向大家保證,所有的美國將軍所有的美國官員都會研究很多遍。就像當年我們推出的,共產黨的假經濟一樣,震撼了美國和世界。

我在凱爾·巴斯是180萬的訪問量,班農170多萬,下面只有10萬,那個視頻據美國的華盛頓說,沒有一個單位不下載的,大家都去看。明天我們這個爆料,就會讓全世界的人,去通過我們的爆料了解共產黨。一個以法國的獨立國家,被共產黨的威脅的就像個妓女一樣,真是強奸了以後妳還得喊高潮。

然後妳真正能看到多少中國私人企業家,主人都去買蘑菇去了,妳這個小雞還不知道跑呢,小雞燉蘑菇,結果真的被燉了。妳能看到多少豬現在知道主人已經去買粉條去了,妳還在那高興呢,就妳們昨天說的高興三百天的事,他是高興299天。

所以說明天的爆料,我們會讓大家重新認識共產黨,和共產黨在世界的滲透,共產黨在世界上的力量,如果不去制止他,美國,世界,人類將會有巨大的災難!

就像兩年前我在華盛頓開的新聞招待會一樣,黑暗已經到來,根本不存在說妳還有沒有機會的問題,根本不存在來不來的問題,他們已經到來。這就是明天我們爆料革命最重大的意義!

明天早上從7點整開始,有視頻、有戰友連線,文貴主要是爆料了。因為很多戰友今天都準備了節目,明天可能不能滿足很多人了,因為時間實在來不及了,因為我們現在兩萬多頁的文件,我們隨便選幾張都搞幾個小時,兩萬多頁這個文件,總共都打印出來的話六萬多頁,六萬多頁就把這個屋子裝半個屋子了。所以說明天沒有時間跟部分戰友連線,部分戰友的視頻能上去,請大家原諒好吧。明天我們早上7點見。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是個偉大的日子,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明天將開啟一個新的未來!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謝謝江財神。

聽寫:【GM39】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2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