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爆!法國警察問詢王健死亡現場目擊者,知情人等的法文版筆錄和中文翻譯等資料

Millet Jacky 笔录

43

由於您的召集,2 來到您的辦公室向您介紹壹些情況。2003開始,我受雇於Vaucluse地區奔牛村的市政府,我擔任技術代理壹職。警察和司法人員不認識我。還有,由於您的召集,我同意向您詳細講述關於我所目擊的2018年7月3日星期二所發生的事件。

2018年7月2日星期二,早上6點我到達了工作崗位,我的任務是修剪奔牛村高處教堂的草坪。我來到了高處的教堂,在10點鐘左右的時候完成了我的任務。

我修剪了草坪,我看到壹群亞洲人從大門那裏進入並且穿過了教堂的花園。我看到的是四個男人和壹個女人。這群人朝著矮墻方向走去。很多的遊客都喜歡在那裏欣賞全景。這群人朝著矮墻方向走去,突然間,壹個亞洲男人開始跑向矮墻,這個矮墻有大約壹米高。

這個男人跑向矮墻,把雙手支撐在矮墻上,為了沖上去後蹲在矮墻上,他的雙腳在矮墻上,然後他站了起來,就他自己站在墻上,其他人沒有離他很近,他獨自站在墻上,那些和他壹起的亞洲人並沒有擔心。突然間那個站在墻上的亞洲人,在沒有任何人在他周圍有能力推他的情況下,自己摔倒了墻的另壹端。我看到他有個動力起跳。這不是壹個事故,這個男人是自願跳下去的。其他人離他的距離大概是壹米五或兩米。

44

從我這裏到事發點有10到15米的距離。在我看來,這個人就是自己主動跳下去的。但是他周圍沒有人能推他。周圍沒有人。我沒有看到他有踉蹌的動作。最先到達他身邊的就是跟他壹起來的這些人。我記得在這群人中,有三個男人和壹個女人,他們四位都是亞洲人。

問題:當他們到達教堂花園的時候,他們表現如何?

回答:他們很安靜,突然就出事了。他們是四個男人和壹個女人。您的問題我只能回答說沒有其他人在他們的周圍。我覺得應該還有其他的遊客,但是很遠。我是離他們最近的,大概15米。我當時在使用除草機。

問題:從他們進入花園後,是什麽吸引了妳對這些這些中國人的註意呢?

回答: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我在修剪草坪,他們從我前方大概十米遠處經過,並且超過我,他們只是風景的壹部分,沒有更多了。

問題:是什麽讓您認為這是自殺而不是事故呢?

回答:我看到他從這群人中跑著離開。他用手撐在墻上,然後用力躥上去,躥上去後他是蹲著的,然後站起來,站起來以後,他停止了壹下,然後就跳下去了。

問題:當他兩手用力撐在墻上的時候,是怎麽躥上去的?

回答:直接用腳平著踩到墻上。在我看來這個人的韌性很好。您的問題,我可以回答說,那時候他沒有搖晃,也沒有失去平衡,他很穩的蹲在墻上。

問題:那個墻有多寬?

回答:挺寬的,可能是40或50厘米,高度是壹米。

問題:他蹲到墻上之後做了什麽?

回答:他蹲下來,雙腳平著踩著墻,兩只手為了保持平衡也撐著墻。接下來他站了起來,然後輕輕彎曲了膝蓋,就跳下去了。我壹點都不懷疑我所講述的。在我看來這是自殺。

問題:他不是因為想低頭看看下邊的深度,而不幸的被自己的體重給帶下去的嗎?

回答:不是,他沒有朝下方看,是突然跳下去的。

問題:他跳的時候,其他人離他有多遠?

回答:另外四個人看上去離他有兩米遠。當他們看到他跳下去時,都跑到矮墻處,彎著身體去看墻的另壹側有什麽。

問題:之前您跟我說,死者離開人群,跑向矮墻,這個時候矮墻和這群人的距離時多少?

回答:大概五米。

問題:您的位置應該能聽到壹些什麽吧?

回答:除草機開著呢,有噪音,我沒聽到。他靠近墻的時候,他看著前方,沒有回頭看這群人。我覺得他有動機。他沒有叫別人,也什麽都沒說,目標明確的走向矮墻。我印象中他穿了壹件橙色、紅色的針織衫,顏色鮮艷,下邊應該是藍色褲子。

問題:他跳的時候,您在下邊看到他了?

回答:很短的時間,他的膝蓋時彎曲的,腳朝下。能確定的是,他沒有頭朝下跳下去。

問題:您是否看到他的身上有什麽物品?

回答:沒有,我想應該沒有。沒有手機包或者其他東西。您的問題我能回答的是,他跑著離開人群的後,他什麽東西都沒有給這些人。

問題:這些人是什麽時候反應過來的?

回答:他跳的時候。他離開人群的時候,那些人沒什麽反應,我不清楚他們是否感到驚訝。

45

問題:在您看來,那些人是否知道登上矮墻的危險?他們所處的位置是否能看到矮墻另壹側的高度?

回答:看不到,死者和這群人都看不到矮墻的高度。

問題:當這群人進入花園的時候,死者當時在什麽位置?

回答:我認為是在中間。我能說的是,沒有人朝墻的方向看。剩下的五個人很自然的同時看另外的方向。這就是我所感覺到的,這群人就像是大多數的遊客壹樣,方式都很正常。

問題:死者當時離開人群開始跑的時候,在您看來他似乎胸有成竹?

回答:是的,他似乎有動機,我沒有看到他搖晃和失去平衡,他不是喝醉的狀態。

問題:他們手裏是否拿著照相機,他們是否拍攝了風景?

回答:我沒看到他們拍攝風景。我覺得他們應該有手機,當他們下去看死者的時候。

問題:經常有人登上那個矮墻嗎?

回答:我們不常去那麽高的位置。我從2003年起就在市政廳工作,這是我第壹次看到有人登上去。我能說的是,那裏沒有什麽牌子上寫著要小心。那個墻足夠高足夠寬,足以讓人覺得危險。

問題:我給您壹張衛星圖,您能指出當時您的位置,還有這群人和死者的位置嗎?當死者登上矮墻的時候。

回答:好的。我給您指出我的位置,這是死者和這群人的位置。

問題:這件事之後您的反應是什麽?

回答:我下了幾個臺階,最終接近了跳下去的那個人。那些和他壹起的人都圍著他。他們盡量搶救他。我給另壹個市政廳的雇員打電話,他在附近工作,但是他什麽都沒看到。他叫 Thomas DUCORNET,我沒有他的手機號,但是市政府的負責人MUNOZ David應該有,我們給消防員打了電話。

我重復壹遍,就我看到的,我認為是自殺。

問題:您是否認識這群人和這位死者?

回答:不認識,但是這件事震驚到我了。

我已閱讀上述的重要信息和聲明,我確定沒有修改、添加和刪除。

在奔牛村,郵編 84480,2018年7月5日,10點15分。

Tian Ding笔录1

31

我想今天在您這裏證明發生在上午,並導致我老板王先生死亡的事故。

我是2016年壹月份認識王先生,並且成為了他的助理。我負責他的行李、預定酒店和身體健康。6月26日晚從香港乘坐王先生的私人飛機出發,陪同的還有孫先生。

我們與6月27日抵達巴黎。7月2日到達奔牛村,準備在capelongue酒店壹直到7月6日星期五。他預計在這期間由Occitania Provence Tour公司的周恬恬女士作為導遊。壹行人中有我、周女士、李先生、和王先生。

2018年7月3日,周恬恬女士乘坐兩輛商務車來接我們去參觀奔牛村。兩輛商務車把我們運送到奔牛村的中心,然後我們上到了奔牛村最高處的教堂。我們圍著教堂參觀後就準備下去,但是王先生希望停留壹下去欣賞風景。這時候,他登上了教堂後邊的矮墻。他第壹次嘗試的時候沒有成功。第二次他用力了,成功登了上去,但是直接就摔到墻另壹邊去了。我們跑過去看他。之前我們不知道墻的那邊是否很高。轉了壹圈之後我們發現王先生躺在地上。

32

問題:從旅行的開始,王先生的身體狀況如何?

回答:幾天之前他都很好,他的血壓有點高,我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幫他控制血壓。經過醫生的同意,我們增加了降壓藥,拜瑞妥的劑量,20毫克。之前只是早上服用,現在他晚上也會服用,和其它藥物壹起:氯沙坦、奈必洛爾、氨氯地平,他早上還會服用阿托伐他汀。

問題:他行走是否困難?

回答:沒有。

問題:從旅行開始,他的精神狀態如何?

回答:他很好,昨天早上他打了高爾夫球,有些疲憊,他剛剛去了Lubéron輕松壹下。

問題:王先生在今天早上時候飲用的酒精或者吸食了毒品?

回答:沒有。

問題:王先生掉下去的時候都有誰在附近?

回答:李先生、孫先生還有周女士。

問題:在王先生站在矮墻上和摔下去之間,是否有人碰過他?

回答:我不記得了。相反的,如果他摔下來我和李先生、孫先生都在附近可以拉住他,但是我們沒有能夠拉住他。

問題:當妳們看到王先生摔到墻的另壹邊躺在地上時,他是否還有意識?

回答:他還在呼吸,他還說他的右腿和肚子疼。他還要求我把我扶起來,我和孫先生壹起扶的。他還說胸部疼,我們又把他放平了。

問題:您是否聯系的消防員?

回答:沒有,別人打電話叫急救車的時候,我壹直在王先生身邊。

向有關方面提供信息:

在這些會議記錄中收集到的有關您的信息可能會被記錄並用於處理國家憲兵隊的個人數據。

您可以獲取此數據,並在出現錯誤的情況下對其進行糾正或刪除。這些權利是通過國家信息和自由委員會間接行使的,地址是巴黎 Fontenoy廣場3號,郵編75334。

Tian Ding笔录2

130

今天,我在您的住所應您的要求來到。我獲悉,我再次聽說王健先生於2018年7月3日星期二清晨在奔牛村去世。我是王先生的管家。我照顧他的行李箱,並拿回他的東西放好。我有傳統醫學方面的醫學知識。

我確保王先生是否有精力出差旅行。如果需要,我可以給他壹個非常舒服的按摩。

自2016年1月起,我為王先生工作。我們於7月2日星期壹15:30從巴黎乘坐TGV,於15:30左右到達阿維尼翁。實際上,我不記得這個城市,既不是阿維尼翁,也不是AIX 普羅旺斯。

實際上,我們是6月26日到達巴黎的。從香港到巴黎的飛機上有王先生,孫先生和我本人,我們是來法國出差的。我們公司贊助了巴黎的高爾夫比賽。巴黎李金機構的負責人和王先生的朋友華Gérard先生加入了我們的行列,我們乘坐TGV壹起五人去了奔牛村酒店。

問:誰決定去奔牛村?

答:我不知道。他們想去奔牛村參觀這座教堂。我沒有參加這次組織的參觀。在我看來,王先生和華先生在前壹天是在我們的酒店吃飯的。我們沒有和他壹起吃飯。王先生用餐後,我準備了王先生的睡衣。 王先生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吃藥。是我準備藥品,然後由王先生自己服用。我總是按照醫療處方行事。他的醫生在中國,名叫楊壹鳴。王先生有高血壓和膽固醇的問題。

131

問:當您那天晚上看到王先生時,他很好,他抱怨壹些事情,他有特定要求嗎?

答:王先生是壹名佛教徒,每天晚上他都有壹點冥想。他讓我給他按摩。他有點喝喝多了,但沒有喝醉。他是壹個溫和的人。另壹方面,他的血壓有點高。我確定我每天兩次給王先生量血壓,並將結果傳達給他的醫生。他沒有像往常壹樣抱怨。

第二天的早上08:00點,我收到了王先生的信息。我起床準備他的早餐。我準備了他每天早餐前需要的壹些特殊的中國產品。為了回答您的問題,這是燕窩的湯,實際上是鳥產生的唾液,還有梅子,然後他去酒店吃早餐。

我們等到了導遊和出租車,然後直接去了奔牛村。我不記得我們的出發和抵達時間。我們沒有開多久就到達了奔牛村。就是在2018年7月3日星期二早上,我們從旅行社乘了兩輛出租車,導遊周恬恬陪著我們。

第壹輛車上有周,1i190K1G,孫和華,第二輛車上有李寧和我。 華待在車裏,其他所有人都出去了。我們直接去了教堂。

問:我向您介紹教堂的地圖。您來向我解釋如何進入教堂花園嗎?

答:我們把車停在咖啡館附近。這條路是傾斜的。我並不知道我們要去教堂,我只是跟著大家走。有樓梯。我們沒有進入教堂。在我們到達花園露臺時,我們總是在壹起。我們在壹起散步,距離很近,也許5至6米。主要是導遊和王先生在前面。然後我們在王先生後面,他獨自壹人在前面。

對於您的問題,我回答說,王先生離開我們隊伍是為了去欣賞風景並保護他自己的隱私,我們不粘著他。我們是他的下屬。王先生在需要時可以隨時叫我們。因此,我看到王先生走近那堵墻,試圖爬上那堵墻,但沒有成功。

問:如何失敗?

答:實際上,他雙手按在墻上,試圖在墻上擡上壹只腳(我認為是左腳),但他不能,他又跌倒在腿上。他沒有跌倒。

關於妳的問題,我回答王先生有70公斤,高1,7米。他相當靈活。當我看到那個時,我已經向他靠近了。同時,他再次將兩只手放在墻上,以增強自己的力量。他的腳靠在墻上,他得到支撐,有壹點打滑,然後他成功將第壹只腳放在墻壁的頂部,然後伸出了第二只腳。他發現自己蹲在墻頂上,跌倒了。我只看到他的背,然後再也看不到他了。

問題:他有什麽事嗎?答:我什麽也沒聽到。

問:您為什麽認為他跌倒了?

答:對我來說,他沒有法剎車,他被自己的動力所驅使。他跌倒時,我大約在3或4米外。至於李寧先生和孫先生,他們離墻很近。我認為他們與王先生沒有任何接觸。實際上,像我壹樣,當他們看到王先生的第壹次失敗時,我們就接近他為了試著幫助他。但是我們沒有時間。

問:在走進這堵墻之前,王先生交給您他的東西,他告訴您他打算做什麽?

答:他的秘書孫先生已經拿了他的個人物品(包,電話等)。

不,我沒有聽到。我也看著風景,我的手機。

問題;王先生和妳分開時,他在跑嗎?

答:沒有。他走路正常,走向墻壁時他什麽也沒說。

Houa Gerard 笔录 

33

我認識王先生已經15年了,我們是在中國打高爾夫球的時候認識的。

我們不在壹起工作,他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王先生經常組織他的合作者們壹起旅遊。

這是中國的傳統。

王先生6月底抵達巴黎,我和他匯合了。然後昨天我們乘坐火車來到南法。我確定這些費用都是王先生支付的,我的也是,因為我是他的朋友。

我們到達了奔牛村的Capelongue莊園。

今天早上我們本來準備要去參觀奔牛村教堂,然後去拉考斯特的。

我沒有上去,因為我有痛風病,於是我在車上等他們。

李先生給我打電話告訴我王先生出了事故,他摔下來了。

我想上去看看我的朋友,可是太晚了,他已經死亡了。

問題:王先生是否有自殺傾向?

回答:沒有,他是個非常快樂的人,主動跳下來,這不可能。他想站在墻上看風景,這個我倒不覺得奇怪,他從前也這樣做過。

34

問題:您是否希望在您的聲明中添加壹些內容?

回答:沒有了,只是我們都有些驚訝。

我已閱讀上述的重要信息和聲明,我確定沒有修改、添加和刪除。

在奔牛村,郵編 84480,2018年7月3日,15點00分。

Zhou Tiantian笔录1

23

我想今天在您這裏告訴您有關於今天早上王健先生死亡的事實。

作為導遊和翻譯,我買了Occitania 這間公司,並且提供旅遊路線的服務。我給四位遊客提供服務,分別是王健先生、田丁先生,就是王健先生的隨行醫生、孫景浩先生和李寧先生。

昨天晚上18點40分,我從AVIGNON的火車站接到了這些人,然後送她們到坐落在 Les Claparèdes 地區的 Capelongue酒店,地址是 奔牛村的 Cabanes 路,郵編是84480。淩晨1點左右我從Capelongue酒店出來,這些遊客訂了這家酒店壹直到7月6日。

2018年7月3日,我又到達了Capelongue 酒店,我之前請求大型轎車公司ANP給我派送兩輛帶司機的商務車,去送客人們到奔牛村。兩輛商務車吧客人們還有我都送到了位於奔牛村D36公路上的凱撒全景酒店附近。我和客人們壹起上到了奔牛村高處的教堂。我們圍著教堂轉了壹圈,王健先生對這裏非常感興趣。過壹會兒,這位先生就試圖登上奔牛村教堂後邊的壹個矮墻,第壹次他沒有成功,第二次,他更加用力,成功的登了上去,但是幾秒鐘之後他就掉到矮墻的另壹邊去了。之後我們馬上下去查看王先生的狀況。我們之前不知道墻的另壹邊有多高。我們發現王先生躺在地上。

問題:從行程開始,王先生的身體狀況怎麽樣?

回答:他很疲憊。

24

問題:他是否行動不便?

回答:沒有。

問題:從行程開始,王先生的精神狀態怎麽樣?

回答:他想讓我給他介紹普羅旺斯,他對這次旅行很感興趣,只是有些疲憊。

問題:您說的他有些疲憊,您能詳細描述壹下嗎?

回答:昨天晚上,他認為Capelongue酒店的美食晚宴時間過長,而且當天早上他在巴黎有很多的工作。

問題:當天早上王先生是否飲酒了?或者使用了毒品?

回答:我不知道。

問題:王先生掉下去的時候,都有誰在?

回答:有李先生、田先生、孫先生,還有我。

問題:在王先生站在矮墻上,摔下去之前,是否有人觸碰到了他?

回答:沒有,相反的,如果王先生沒能登上矮墻,只是摔到了,李先生、田先生和孫先生就能靠近並且扶住他。但是他們沒有時間能抓住王先生。

問題:在他翻過矮墻之後,您是什麽時候發現他躺在地上的?他還有意識嗎?

回答:他還在呼吸。

問題:您是否聯系了消防員?

回答:我問了所謂的消防員。

問題:在這些人中,是否有人在王先生摔下來後躺在地上時觸碰過他?

回答:有的,田先生,就是王先生的隨行醫生,他在跟著整個行程。他試著進行救護,我沒有全部看到,因為我的註意力在別的地方。這位醫生要我去把商務車叫過來,我還詢問所謂的消防員。

向有關方面提供信息:

在這些會議記錄中收集到的有關您的信息可能會被記錄並用於處理國家憲兵隊的個人數據。

您可以獲取此數據,並在出現錯誤的情況下對其進行糾正或刪除。這些權利是通過國家信息和自由委員會間接行使的,地址是巴黎 Fontenoy廣場3號,郵編75334。

我已閱讀上述的重要信息和聲明,我確定沒有修改、添加和刪除。

在奔牛村,郵編 84480,2018年7月3日,13點35分。

問題:您覺得他像是壹位會去自殺的人嗎?

回答:不像,亞洲人的面部沒有什麽表情。

問題:您是否認為他可能收到什麽任何產品的影響?

回答:這個我不知道。

問題:華先生的狀態您覺得他和王先生在面對面的時候是正常的嗎?

回答:是的。

問題:他死亡之後,其他和他壹起的人,狀態有什麽變化嗎?

回答:有的,我看見 Vial先生崩潰了,在哭,其它的沒有了。

問題:您還有要補充的嗎?

回答:沒有了。

我已閱讀上述的重要信息和聲明,我確定沒有修改、添加和刪除。

在奔牛村,郵編 84480,2018年7月5日,15點55分。

Zhou Tiantian笔录2

124

我已經聽說了王健先生在2018年7月3日在奔牛村(84)死亡的情況。

-正如我已經說過的那樣,我負責壹家在旅遊我公司,總部設在普羅旺斯地區艾克斯市,但我的專業從事是在AD(普羅旺斯地區(13)和阿維尼翁(84))的市上。

-我也在2018年7月1日周日聯系過李明,是為了拜訪在普羅旺斯王健先生和3名助手以及華生的聚會,所以總共有5個人,李先生曾經聯系我組織這次拜訪,因為在兩年前,我拜訪了王先生的妻子。

-在2018年7月2日晚上的安排中,通常我是乘坐火車TGV從阿維尼翁站到奔牛村 卡佩隆格酒店。

-但實際上那天晚上,在卡佩隆格酒店的餐廳裏和3位客人有壹頓飯。王先生的助手們沒有參加這頓飯。

這頓飯有王先生,華先生和三位法國客人還有我本人。我為法國客人做了翻譯。-我會說這既是商務晚宴,也是友誼晚宴,因為很明顯王先生已經和這些客人很熟了。

我可以說這是壹個商業飯局同時也是壹個友情晚餐,因為王先生已經和這些客人很熟了,

-有壹個確定是住在奔牛村(844)的“丹尼爾”,有壹個明顯在該地區旅行的“西爾維”,另壹個我不確定他的名字是“克裏斯托夫”還是“菲利普”或“ Pierre”。這第三個人我不記得名字的帶有“ Daniel”。-•要回答您的問題,我無法提供更多具體信息來識別這3位客人,但據我所知我了解似乎是M,HUA組織了這頓飯,他肯定會為您提供這些人的更多信息-無論如何,這頓飯是在友好的氣氛中進行的,並且關於王先生及其客人的生意的混雜話題。從來沒有爭論,敵意或緊張氣氛-在這頓飯中也有私人談話,我記得總統的朋友“丹尼爾”中國人和皮爾·卡丹(Pierre Cardin)表示,他發現王先生看上去很累,並提出回家或在遊泳池旁放松身心,從而取消了對普羅旺斯的定期旅行。 –

-有壹個確定是住在奔牛村(844)的“丹尼爾”,有壹個明顯在該地區旅行的“西爾維”,另壹個我不確定他的名字是“克裏斯托夫”還是“菲利普”或“ Pierre”。我不記得和丹尼爾來的這第三個人名字了。

-•要回答您的問題,我無法提供更多具體信息來識別這3位客人,但據我所知似乎是華先生組織了這頓飯,他肯定會為您提供這些人的更多信息

-無論如何,這頓飯是在友好的氣氛中進行的,並且所談論的話題是王先生及其客人的生意。沒有爭吵,敵意或緊張氣氛

-在這頓飯中也有私人談話,我記得“丹尼爾”是中國總統和皮爾·卡丹(Pierre Cardin)的壹個朋友,他說,他發現王先生看上去很累,並建議王先生去他家或在他家的遊泳池旁放松身心,並取消參觀普羅旺斯的安排。 –

125

我記得王先生回答“丹尼爾”時的確有些累,因為他來南部之前在巴黎早上打了高爾夫球。

王健先生首先接受了丹尼爾的建議,但在在晚餐到最後時又拒絕這個建議。王先生還是積極選擇參觀普羅旺斯的決定而不是去丹尼爾家,因為他絕對要去參觀參觀拉科斯特城堡的地基。

這次晚餐是2018年7月2日晚上8點開始到2018年7月3日的零晨1點才結束。

問:您可以告訴我在用餐時,王健先生大概喝了含多少酒精的酒?

答:在飯前的開胃小點上並沒有酒精濃度高的酒水。我們每個人只是喝了壹杯香檳。然後我記得第壹道菜時王先生只是喝了壹小杯白葡萄酒,之後的主菜就是壹小杯紅酒。沒有提供餐後的幫助消化的高濃度的酒。

問:為什麽這頓飯要這麽久?

答:因為在第壹道菜有分了幾次小菜,主菜也是幾個菜,甜品也是幾個甜品,都是壹道菜壹道菜的上桌,-此外,王建先生在第壹份甜品吃完後就離開了餐桌上床睡覺,而其他客人在桌旁停留了更長的時間。我壹直待到飯結束。

問:您能確切指出王先生在離開餐桌時的具體情況嗎?

答:其實當時我去洗手間了,回到桌子上時,王先生已經上床睡覺了。是“丹尼爾”說王先生因為累了上床睡覺。那時大概是零晨12點半。

問:您是怎麽認為王建先生的?您認為他是否在身體和精神上是疲憊的,他看起來累嗎?

他曾經給您說過妳在兩年前組織他的妻子來過普羅旺斯的事嗎?

答:是的,就我而言,我認為王先生的身體非常的疲勞,畢竟他有57歲了,從他的身體的姿勢可以看出,因為他站著樣子無精打采的。我同時也認為他的精神上也很疲憊。的確,當我們喝壹杯香檳酒的時候,我有單獨與他壹起走幾步的機會,我就覺得了他很累。確實在我和他在壹起散步的時候,我告訴他關於普羅旺斯的有趣的評論,他只是聽我在說話,也沒有問我問的問題。

問:您是否已經和王先生的合作者華先生談過王先生的這種“疲勞”?您是否已經和其他人談到王先生的生意和他的生意狀況嗎?

答:完全沒有。

問:在2018年7月2日晚上的晚餐期間,如您之前向我們解釋的那樣,會不會消耗除酒精以外的其他“物質”?

答:如果您的問題與“毒品”有關,那不是,沒有消費。

126

問:?第二天早上是幾點鐘您們壹起出發旅遊的?,由於不耽誤晚飯時間,您們有些什麽計劃?

答:原本打算王健先生在2018年7月3日•0小時30分鐘。至於我,我記得是提前15分鐘前到達的,王建先生是準時到達的,我們和他的助理們壹起出發為了去觀光觀。按照最初的計劃,他們總共有6名乘客,並分為2輛小巴。

問題:為了您的喜好;在什麽raira-bus eile。?

答:我當時在王健先生車上。

問:您告訴我們,您發現王先生前壹天晚上在身心上感到疲倦。王先生在2018年7月3日上午過得怎麽樣?

 答:壹見到王先生,他就對我非常微笑和友善。與前壹天晚上完全不壹樣。

      –對我的問題,他告訴我說他睡得特別好-

問:您能為我們提供有關乘坐2輛小巴車的路線的詳細信息嗎?

答:原本計劃先去拉科斯特城堡,但王先生本人說他首先想去奔牛村(84)為了參觀該村並參觀教堂。

-要回答您的問題,計劃中沒有計劃去奔牛村(BONNIEUX)(84)。

-我沒有問王先生為什麽他要參觀這個村莊和教堂,但是我猜是由於前壹晚我們乘坐TGV從阿維尼翁穿過奔牛村的路到達酒店的事。

然後我們前往村莊,我們乘坐小巴士將我們送到村落下的壹家飯店餐廳,然後把車停在在不遠處。-我們爬上通向教堂的臺階。我就在王先生的附近,他的助手們在後面。

-為了回答您的問題,在與王先生壹起去教堂的旅途中他沒有問我任何問題,而是我在給他說了對這次參觀的評論。那時侯的王先生的臉根本沒有表情,我不能說他是否對我所說的話感興趣。

-我不記得王先生正在為這次參觀而拍照,我沒有印象。

-到達教堂的那壹刻,那裏有山谷的全景,我指給王先生看了,但他不停地看了又看,我們繼續前進。

-在參觀完整個教堂之後,我們到達了教堂的花園,我總是在王先生旁邊。我們在花園裏逛了壹圈,助手們在不太遠的後面。王先生問我旅館在哪裏,我指給了他看,他朝那個方向看了。花園的參觀已經快結束了,我們已經和王先生壹起過墻了。

-為了回答您的問題,在墻壁附近的第壹條通道中,王先生看懸崖的高度,因為從我在他旁邊,我註意到他。-

對教堂花園的參觀即將結束,當我們和王先生壹起從墻上離開時,他看到了壹朵罌粟花,問那是什麽花。我向他解釋。然後,他想擁有這朵花,並用中文與助手田鼎先生交談。但是在普通話中,同壹個詞的意思是“揀選”和“壓碎”。田先生不明白王先生想“摘”罌粟,相反,他把罌粟碾碎了。包括王先生在內的所有人都為這種誤解而大笑。

127

然後我繼續向王先生發表對普羅旺斯的評論,特別是罌粟田和薰衣草田的主題。王先生什麽也沒說,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興趣。

片刻之後,當我仍在與王先生說關於著名的薰衣草和罌粟花時,他沒有對我說什麽,在他大約離我們至少2米處時,他他跑起來沖向墻。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麽,而且很快。

為了回答您的問題,王先生壹下就雙腳上了墻上,但他並沒有保持平衡。在那時,不遠處的王先生的助手說“哦,老板??? 11 ….”,帶著疑問的表情,好像是想問他在做什麽。王先生沒有回答,在這些助手說了幾句話後,他的倒塌幾乎是立即發生的。

問:您能向我們描述王先生跌倒之前在墻上的身體姿勢嗎?

答:據我的記憶,他並沒有蜷縮自己,而他應該處於半蹲狀態-

問:王先生跌倒之前那壹刻在墻上的臉是什麽表情?答:我沒看到他。

問:以您的記憶,當他掉下墻之前在墻上的時候,王先生的助手們離他有多遠?這些助手能碰到王先生嗎?

答:他們離他很近,相距甚至不到1米。-我無法回答您的問題,如果他們能夠在王先生掉下之前觸摸到他–

問:王先生跌倒時是否大喊大叫?

答:沒有,王先生跌倒時沒有尖叫,甚至也沒有說話。

問:妳叫了嗎?

答:是的,我和王先生的助手在他跌倒時大喊大叫。

問:跌倒後發生了什麽?

答:王先生的助手們很快就去了他的下落地點,並請求我去叫壹輛小巴開過來。所以我離開了為了去通知小巴,然後留下助手們和王先生在現場。

-在王先生在跌落時沒有死,我知道他抱怨說他的右腿疼,尤其是要求他的助手幫助他坐起來。當消防員趕到現場後,他死了。-我了解到王先生的助手田丁先生曾經試圖用針灸穴位和中藥救王先生。

128

問:在發生以下情況之後:王曼,您是否談到過他的助手,尤其是他可能會說些什麽(我Q?ez是壹個從墻後摔倒的女士,它不會發臭;)而您正忙著警告eveirei-good可以回來了嗎?

答:沒有,我從未與他的助手們談論過王先生去世後他們與王先生彼此之間的談話。“”我不知道他們能做什麽。 •

問:據您介紹,王健有視力問題嗎?

 答: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問題:2018年7月3日上午,大概10點30分左右時,當您來酒店接王先生的時候,他是否在酒精和其他物質的影響下?

答:完全沒有。

問:您能解釋壹下為什麽王先生在跌落時要跑向墻?

答:我的第壹印象是王先生是否不想更近地看全景,我想說的是他想在壹個“高度”去看,但另壹方面,我對此表示懷疑,因為正如之前我告訴過您,我和王先生倆個都曾在這個特定的地方看過這樣的全景圖。-實際上,我根本不知道王先生為什麽在這樣大跑沖向墻上,像這樣做也可能是像“孩子”似的那樣的反應。

問:王健先生的宗教信仰是什麽?

答:我認為王健先生應該是佛教徒,因為他的脖子甚至手腕上都有很多佛珠的吊墜。

問:在佛教中,自殺是“忌諱”和“罪惡”,就像在其他宗教中壹樣。例如“基督教”?

答:因為我不是信徒,所以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問:在更普遍的中國文化中,如何看待“自殺”?如果壹個人想自殺而沒有立即死亡,因此在最終死之前能夠將自己的意圖委托給親人,那麽為了尊重,與他親近的人會向所有的人還是只向他自己的家人說呢?

答:為了尊重家人,這些人只會告訴家人,甚至不告訴警察。

問:在中國,意外死亡和自殺死亡在繼承過程中是否有不同的程序?

答:我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129

問:參觀者的最低保證金是PiliWCWW0 美金,1rno WANG ii y 31年2月,因此您已經保了部分保險,COgiE,Clarede MusaUrig’^押註10,9例(s“ en espous?Eeonas,

答:完全不知道,那時我還不知道他的妻子是誰。

問:您是否知道MfaCkeffiegag是誰?<Ban Wang在他於2018年7月2日到來之前?

答:不,我不知道他。我是在2018年7月2日晚上的晚餐中,我才解了王建先生是誰。

問題:關於此案,您還有其他事情要告訴我們嗎?Solon對您有何影響?

答:沒有,我沒有其他可以增加的了。

Djaafar Zoubir笔录

21

我是VTC(帶司機旅行車)的司機。我從壹年前開始,受雇於AIX-EN-PROVENCE 的大型轎車公司AMP,地址是Mayor de Montrichier 路135號。

我的工作是接送人,我開的是梅賽德斯奔馳 V型,車牌號是 EN-241-JJ。

今天早上10點,我在奔牛村的Capelongue莊園有壹個預約,去接送遊客。

早上8點30分我和另外壹位和我同壹間公司工作的司機,Jérome BRANGER,從AIX-EN-PROVENCE 的公司出發,他同樣也開壹輛旅行車,我們壹直開到Capelongue莊園。

我們應該接壹組6個人的團隊,我們把6個人分成兩撥,每輛車上乘坐三個人。

我車上的三個人是王先生、壹名女翻譯或者是導遊,我不知道她的名字,還有壹位會說法語的,拿著拐棍的先生,我不清楚他是遊客還是導遊。

問題:從酒店到妳們負責完這些遊客,妳們的行程路線是什麽?

回答:我帶著這三位遊客,大概10點30分從Capelongue莊園出發。我把三位遊客放在D36省道公路的壹個拐彎處,在壹個叫凱撒全景酒店的邊上。另壹位司機把另外三個人也放到了同壹處。所有被我們負責的人都從這裏下的車。

問題:這些遊客朝哪個方向走了?

回答:我不知道,我沒註意。我和Jérome把車停在了停車場靠前的位置上,我們得在原地等著這些遊客。

問題:這些遊客在車上的表現怎麽樣?

回答:挺好的,很安靜,我沒跟他們聊天兒。那個導遊跟我說了當天的計劃。計劃是我送他們到奔牛村去參觀,然後去拉考斯特城堡吃午飯,接下來好像是去AIX-EN-PROVENCE,我想不起來了。

22

問題:您是否聽到他們在車上聊天?

回答:我不知道,沒有註意。

我和 Jérome 等車上他們的時候,那位拄著拐杖的先生和我們在壹起,他在我們的對面看全景。然後他回到我的車裏坐著,之後他接到壹個電話,應該是被告知出了事故,他告訴我有人摔下來了。

我問他是否嚴重,他回答我說是的,我跟 Jérome 說待在車裏。拄拐棍先生跟我說是在上面,我就去了門廊處。我遇見了那個翻譯,她跟我確定的確出了事故,我就上去了,看看有什麽需要做的。

當我上去後,就在他摔下來的小路上,我看到他沒有靠著什麽東西,但是坐不住,有壹個人扶著他的胳膊,受傷的先生呼吸有些困難。我從脖子和手腕處測了他的脈搏,跳得有點弱。他們把他放成仰臥的姿勢,我繼續監測他的脈搏。我們還在他的額頭和臉上撒了壹些水,然後我們就等著急救人員,同時盡量不讓他睡著。

大概急救人員到達前的30秒,我就測不到他的脈搏了,或者是脈搏太弱了。我記不太清楚了,當時很混亂。消防員來了,他們開始了心臟按摩,我就後退了。

問題:其他同他壹起的遊客們都做了什麽?

回答:有兩個人在現場附近,具體是誰我記不清了。拄拐棍的先生在臺階的高處。

問題:是否有人跟您說過都發生了什麽?

回答:他們跟我說他從墻上摔下來了,但我記不清是誰說的了。之後,憲兵也到了。 自從我退後,我就壹直等著。

問題:您認識那位摔下來的先生嗎?

回答:不認識。我的雇主 NOQUET Laurent 在電話裏告知我,那是壹位領導。

問題:另壹位司機,Jérome BRANGER 先生是否去看了現場?

回答:消防員和憲兵在的時候,他去了壹次。

問題:您是否還有壹些您認為重要的事情要說?

回答:沒有了。

問題:誰給消防員打的電話?

回答:我不知道。

問題:現在您準備去做什麽?

回答:我去看看我是否需要送這些遊客們去酒店,我不知道。另壹位司機,Jérome 也還沒走呢。我們去和導遊壹起看看我們要做什麽。

我已閱讀上述的重要信息和聲明,我確定沒有修改、添加和刪除。

在奔牛村,郵編 84480,2018年7月3日,13點35分。

Sun Junghao笔录1

29

我想今天在您這裏證明發生在上午,並導致我老板王先生死亡的事故。

我是從2015年壹月份開始在中國的海南航空公司開始工作,王健先生是我的老板,我是他的秘書助理。

這是壹家航空培訓公司。

2018年6月底,王先生、田丁和我壹起來到了法國,我們在巴黎待了幾天。

我們壹行有六個人。

這次商務旅行的費用是老板自己出的。

昨天我們到達了奔牛村的Capelongue 莊園的南邊。

我們是18點40分到達的AVIGNON火車站,然後乘坐兩輛商務車直接去了奔牛村的Capelongue莊園。

我們吃完晚飯就去睡覺了,我和李寧在同壹個房間。

今天本來計劃先參觀奔牛村,然後去參觀拉卡斯特城堡並且在那裏吃午飯。

10點30分,我們到達了奔牛村的教堂。

田額情緒很正常,氣氛也很好。

我是王先生的秘書助理,我還算了解他,我可以說這不是壹個有自殺傾向的人,他也不悲觀。

王先生想登上壹個就在教堂的對面的石頭墻,想去看看風景。

問題:他是否跟您說想登上矮墻看風景?

回答:是的,他直接跟我說的。

30

第壹次他沒上去,他又用了壹次力後最終登了上去。他站在墻上,他搖晃,然後就摔到了墻的另壹邊。

問題:在您看來,他是否失控?他沒有主動跳下去嗎?

回答:沒有,他是自己跳下去的,他在墻上失去了平衡。

問題:發生事故的時候,是否有人離他很近?

回答:沒有人理的足夠近能夠推他。

問題:他是個善於運動的人嗎?

回答:他的心臟有問題,但是他有規律的參與走路和高爾夫運動。

問題:他摔下去之後,您做了什麽?

回答:我和其他人壹起下去的,看看他是不是還好。

王先生還有意識,胳膊上流了壹點血。

他的隨行醫生,田丁,在他的臉上撒了壹點水,也喝了壹點水。

我沒有聽到王先生說話,但是他用眼睛示意。

問題:是誰聯系的消防員?

回答:我不知道。

問題:您是否看到王先生於今天早上喝酒?

回答:沒有。

問題:王先生是否在接受藥物治療?

回答:我不負責他的私人生活,所以我不知道。

問題:您是否了解他的家庭狀況?

回答:是的,他已婚,有壹個兒子,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此人聲稱不認識、不會讀也不會寫法語。他的陳述是通過 LI Nung 翻譯成中文普通話。 LI Nung聲明當事人確認,沒有任何修改、添加、刪除。

在奔牛村,郵編 84480,2018年7月3日,14點35分。

Sun Junhao 笔录2

137

問題:妳是什麽時候決定來參觀奔牛村的?誰來做的這個決定?

回答:在去賓館的路上,我們看到壹個村莊,我們就決定了第二天早飯後去看看。我們第二天,2018年7月3日出發了,乘坐了兩輛汽車到達了奔牛村。早上10點50到11點之間到達的。

問題:妳們在哪裏停車的?妳們在奔牛村做了什麽?

回答:司機把我們放在了奔牛村的下邊(村口),我們走路大概10分鐘到達了教堂。我們不知道我們要去哪兒,沒什麽計劃,我們壹起走的,也壹起走到了教堂。

走到教堂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從他跌下去的那個臺階那裏上去。他跌下去的地方,是壹個往上走的臺階的起始點,這個臺階也是可以到達教堂前面的。

問題:妳們在教堂曾經做過什麽?

回答:我們沒有進去,我們開始圍著教堂走了走,然後背對著教堂,並且遠離了。我們到了矮墻那裏,我確定,我們是壹起走的,但是沒有緊挨著那樣走,是王先生第壹個開始走的,我們緊跟著他大概兩三米。

問題:之後發生了什麽?

回答:王先生想拍壹張風景照片。我確定,因為時差的原因我們都很疲憊,而且我們起的很早,早上5、6點鐘就起來了,我好像聽到王先生說他想拍照片,我不知道是用手機還是用照相機。他想壹次就登上矮墻,但是沒成功,又嘗試了第二次,這時候我離他大概有5、6米遠。我想過去也站在矮墻上。第二次嘗試後,王先生就摔到墻那邊去了。這個矮墻有壹米到壹米二的高度。那時候我正朝他那邊過去,去看看風景,我沒能拉住他,我離他太遠,做不到。

問題:您知道矮墻背面是什麽嗎?

回答:不知道。我不知道後邊是空的,也不知道有多高。我不知道王先生是否清楚背面的情況。

問題:王先生穿的什麽?他身上有包嗎?

回答:他穿了壹件紅色的T 恤和壹條短褲,沒有包,只有手機在他的短褲兜裏,腳上穿的是壹雙布面的鞋。

問題:當他想要登上矮墻的時候,手機是被他拿在手裏的嗎?

回答:沒有,我想還是應該在他的短褲兜裏。我以為要麽他是要我給他拍照片,要麽他自己拍。他的手機是華為的。

問題:他第壹次是怎麽往矮墻上登的?

回答:我不記得了。

問題:第二次呢?

回答:他用兩只手撐在矮墻上,然後比第壹次更用力。

問題:王先生今年多大了?

回答:他今年57歲,他有壹位太太和壹個兒子,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年齡。

138

問題:王先生摔下去的時候有沒有叫喊?

回答:有,他叫了。我們趕快朝下看,之後全都從臺階處下去到他身邊。事實上,當他摔下去的時候,我以為背面有壹個平臺呢,不是像現在這樣空的,我當時希望他摔在平臺上。

問題:所以王先生之後是在臺階的下邊?

回答:是的,他在最下邊了,不是摔在臺階上。

問題:當妳們到了他身邊的時候,他是什麽狀態?他還活著嗎?

回答:他是躺著的,他是有知覺的,但是沒有意識。我就喊他:“王先生,王先生”,他回過壹點神來。

問題:妳們做了什麽?有沒有對他進行急救?

回答:我喊他,嘗試著讓他保持清醒。他的管家田先生按摩他的人中,在中國當有人昏迷的時候我們會這樣做。當天跟著我們的導遊給急救打了電話,這個人是旅行社提供的,我不知道這個旅行社的名字。

問題:這個導遊了解奔牛村嗎?她有責任帶妳們去參觀奔牛村嗎?

回答:導遊就是陪著我們,她更多的是做翻譯工作。

問題:急救到來之前妳們是待在王先生附近嗎?

回答:是的,救護車到的時候,王先生還是有意識的。我往他的臉上撒了壹些水,因為天氣很熱。

問題:從王先生摔下去到急救車到達這段時間裏,妳們是否移動過他?

回答:王先生要求我們把他扶起來,但是扶他的時候他變得很虛弱,所以我們又把他放回躺著的姿勢。我是和田先生壹起扶他的。

問題:他看起來有受傷嗎?出血了嗎?有沒有地方骨折?

回答?他的胳膊和腿上有劃痕,但是沒有流血。

問題:王先生有抑郁癥嗎?

回答:沒有。

問題:王先生有仇敵嗎?

回答:沒有,他人很和善很友好。

問題:他之前喝酒了嗎?

回答:沒有,壹兩月前開始他戒酒了,但事實上也沒完全戒酒,只是比以前喝的少。

問題:前壹天晚上,或者前壹天壹整天他是否有喝酒?

回答:前壹天晚上我沒和他壹起吃晚飯,壹整天,沒喝。

問題:他身體有病嗎?是否吃藥?

回答:是的,他吃控制血壓的藥。

139

問題:他最近是否住過院?

回答:沒有。

問題:他是否吸食毒品?

回答:沒有

問題:自從到了法國後,他的精神狀態如何?

回答:像往常壹樣,他心情挺好的。就我知道的,他沒有什麽個人煩惱。

問題:其他人是否目睹了他的墜墻?

回答:有壹兩個旅行人也看到了,但是我不記得有沒有附近工作的人。

問題:我們提醒您壹下,周圍有壹些市政府工作人員,這些能讓您想起什麽來嗎?

回答:沒有。

問題:田先生是否對王先生實施了針灸?

回答:是的。田先生在他腦門上插了壹根針,還有壹根插在人中,可能還有第三針。我確定田先生有中醫文憑。

問題:田先生是否給王先生吃了壹種棕色的粉末?

回答:那不是粉末,而是小顆粒,這是中國的壹種第壹時間急救藥物,是保護心臟的。我不知道這個藥名該怎麽說,翻譯員給您寫出來:速效救心丸。

問題:這個藥是怎麽包裝的?

問答:是裝在壹個深黃色、棕色的小瓶子裏。

問題:就您所知道的,王先生是否曾經嘗試過自殺?

回答:沒有,他是個非常樂觀的人。

問題:對您來說,這是壹場事故呢?還是王先生他自己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回答:這肯定是事故,不是自殺。

問題:他是壹個什麽樣的領導?

回答:他在工作上非常嚴肅,他對待他的員工非常和善,就像是他的家人壹樣。

問題:您跟我們說過,王先生來法國是為了處理工作,他已經處理完了?還是計劃之後做?

回答:我們在巴黎用了兩天處理工作,之後我們來到了普羅旺斯。在巴黎,是為了參加壹場高爾夫球賽,在比賽中他還認識了其他壹些商人。至於在普羅旺斯這幾天之後,我們也不知道去做什麽。我呢,這件事完後我要回中國。

問題:在商務問題上,王先生死後會有什麽後果?

回答:對團隊來說不會有很大的沖擊,但是對資金的計劃,由於傳媒的作用,會有壹點影響。

140

問題:是什麽讓您這麽說呢?

回答:我聽到周圍有人這樣說的。我聽說,他的死亡會對金融市場有影響。

問題:如果王先生是自殺的,這會對他的生意有什麽影響嗎?

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我不知道。事實上,他自殺,這個不太能想象。

問題:據您所知,王先生是否戴眼鏡?或者他的視力有什麽問題嗎?

回答:他戴眼鏡的,他摔下去之後依然戴著。

問題:您還有什麽要聲明的嗎?

回答:沒有了。哦,有的。團隊的方向是很堅定的,他的死亡不會破壞團隊的穩定。我對這位大領導的離開感到遺憾。

此人聲稱不認識、不會讀也不會寫法語。他的陳述是通過 AHKYE Xin 翻譯成中文普通話。AHKYE Xin聲明當事人確認,沒有任何修改、添加、刪除。

Vial Daniel笔录

118

我向您介紹我和Ivi. Vvu /JIHIN 的關系。其實我是在4年前認識了王先生然後成為了壹個朋友。我們是專業工作上認識的,自從30年來,我的專業事業和慈善事業把我帶到了中國市場,並且我也在法國接待他。

去年王先生來過奔牛村的修道院吃過午餐,並且我們參觀了他想買的SANNES城堡。

上個星期,在他的公司HNA舉行的公開高爾夫錦標賽結束時,他提議讓我過來魯博隆玩幾天。這是壹個他很喜歡的地區,他想去看薰衣草,我告訴他我有在奔牛村的別墅,並且我可以讓他的人和他住在那裏,所以他就住到CAPELONGUE。是我給他建議這個行業的。

王先生就在星期壹2018年7月2日晚上7點到達了奔牛村。他為了看法國鄉村風景就坐火車TGV過來。他來是有華濱陪同,壹個翻譯,兩個助理。王先生邀請了我們去CAPPELONGUE的壹家美食餐館晚餐,他建議我們壹頓美食並且他喝了美酒。

在我們壹桌的還有我們的朋友和SYLVIE OUZIEL是安聯的副總裁,PIERRE BROUDER, 也是這個公司的投資者和壹個翻譯。這頓飯進展順利,王先生讓我參加了這個項目,我們說了政治和經濟形勢的話題。我也給他建議關於他這幾天的旅遊計劃。

大概晚上12點半的時候,王先生離開了飯桌去了他的房間。

問:您認為王先生的身體和心理的有什麽變化嗎?

答:通常壹天在快速火車TGV上的疲憊和他上壹個星期在高爾夫公開賽接待了來自全世界很多人的這種情況下,他都沒有抱怨任何問題。我也沒有註意有什麽特別的情況,但是我還是建議他什麽也不做,去遊個泳。

119

問:您能告訴我們有關WUANG先生的個性嗎?

回:他是壹個老板,非常有創造力、有勇氣和想象力。他的人生意義讓我很感動。他很尊重人性和他的勇氣。他壹點都不膨脹,他有中國人 的優點。

問:王先生有財政困難嗎?

回:沒有。

7月3日星期二,死亡的那天, 華濱先生聯系我是為了來卡佩隆格(CAPELONGUE)那兒通知我王先生的死亡。華濱先生告訴是在什麽條件下王先生調到墻下去的,他是為了照壹張像而墜墻。我沒有任何多余的信息告訴您了。

我閱讀並以公民身份信息聲明,去確定沒有任何改變、增加、或刪除的內容。

奔牛村(BONNIEUX) 84480, 2018年7月5日,17:35分。

王建死亡通知书

36

屍檢報告 死者 於2018年7月3日11:40 am 在BONNIEUX老教堂的步道死亡

推測原因:公共通道事故,意外跌倒

屍體解剖

2018年7月4日早上9:00,由專家法醫SENSU MA和BONNE法醫對上述人進行屍體解剖地點在NIMES 30000 (郵編)

屍檢是在尼姆的醫學法律大學醫院研究所的法醫中心進行的。

他得到了以下人員的幫助:Fabrice BOUSQUET解剖室助理。屍體的服裝描述和個人遺物如下:藍色百慕大短褲,紅色和海藍色條紋polo衫,橙色T恤,橙色內褲和迷彩襪,右手腕上的布腕帶。右腳踝處的有細繩腳鏈。在對身體進行外部檢查時,體檢醫師應註意到以下幾點:

見法醫報告。

37

在屍檢過程中,法醫給我們提供了以下標本:->WANIG Jian先生臟器外血液采樣/從Wang Jian先生胃內殘留物獲取的樣本

會議記錄和決定

手術結束時,上午9點40分,向阿維尼翁大法院的盧迪萬·克拉克夫人常任法官報告(84)。鑒於屍檢結果表明王先生死於由多重骨折引起的內出血 ,我們被指示將屍體交還給家人,建立法律文檔 最終進行火葬,以銷毀所有提取的樣本。為此,這些留給了在尼姆的醫學法律大學醫學研究所。

39

根據醫生的報告,此死亡應歸因於:多處骨折後的內出血,這壹天的9點40分由BENSLIMA 醫生和來自MMES 到CH的法醫BONNE 醫生屍體解剖證實。

在得到(AVIGNON)阿維尼翁(區號)84000附近的共和國高等法庭檢察官代理人CLERC Ludivine 女士給的信息和同意後,我們確定了會議記錄。

可以頒發埋葬許可證(或火葬)。醫生沒有任何保留。

當前會議記錄將轉發給奔牛村(BONNIEUX) 84480處的註冊服務商。會議記錄將在2018年7月4日中午12點在戈爾德(GORDES) 84220處結束完成。

Huang Fang笔录

58

上述提到的人員聲明,通過中國駐馬賽領事館翻譯 Quhua YING,用中文進行筆錄。

問題:您與王先生結婚多長時間了?

回答:我與王先生結婚30年了,30年裏,我們有壹個兒子。

問題:王先生是因為什麽原因來法國旅遊的?

回答:我壹點都不知道,有可能他和團隊因為工作而來,他因為工作經常旅行。

問題:王先生的常住地點是美國嗎?

回答:他常住在美國、北京和香港。

問題:您也壹樣住在這些地方嗎?

回答:我主要在美國住,因為兒子21歲,還在上學的原因。當他放假的時候,我們就去跟我丈夫匯合,去他所在的地方。

問題:最後壹次見到您的丈夫是什麽時候?

回答:去年三月。

問題:您經常與他聯系嗎?

回答:看什麽時候吧,平均兩三天聯系壹次。

問題:您是否可以講述壹下您丈夫的職業經歷?

回答:他畢業於壹所航空學校,之後在民航局工作。1990年初,他和同事還有朋友們壹起創辦了海南航空公司,我不知道他在公司裏擁有多少股份,他也沒有再創辦其他的航空公司。他是董事長,也是行政總裁。

59

問題:我給您看兩個佛珠飾品,這是是您丈夫的嗎?

回答:好的,沒問題。我希望可以拿回我丈夫的這些手鏈和他死亡當天所穿的衣服。

問題:您是否已經看到了您丈夫的遺體?這是否確實是他,本周二2018年7月3日死亡的。

回答:是的,確實是他。

問題:您是否知道保險已經被授權負責壹體運往美國壹事?是否由Anubis殯儀館負責這件事?

回答:保險這件事我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由Anubis殯儀館負責運輸這件事。

此人聲稱不認識、不會讀也不會寫法語。她的聲明是通過 YING女士,中國駐馬賽領事館,進行記錄。 YING女士 聲明有關人士確認,沒有任何修改、添加、刪除。

在奔牛村,郵編 84480,2018年7月5日,16點10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3

11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