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18日文貴談香港理工大學事件背後的故事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youtu.be/T3tUh07Jhxk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是11月18號。文貴在鍛煉,咱們郭媒體現在直播香港的現場,所以我這只能是錄播了。

這會兒是早上九點多一點,我相信大家都很激動,或者說都很擔心香港發生的事情。哎呀!香港理工大學太讓人心疼了,太讓人心疼啦!

現在我從七擋加到十擋,當這個渦輪器加到十擋的時候……十三擋就是個極限。

香港理工大學的孩子太偉大了,香港的孩子太偉大了!但是,很多人給我發來信息,包括美國朋友,支持我們的朋友都在關註,這幾天的事讓人特別感動。歐洲、美國的朋友,這些老人家都是一夜一夜地不睡,盯著這個事兒。

但是大家要理解,他們不是萬能的,他們有他們的局限,這都是法制國家;包括香港那麽多人妳又能做什麽,這都是流氓土匪了,妳能做的有限,七百五十萬人也不是每個人都上街,也不能每個人都上街。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看了香港理工大學的很多人,給我發信息說,這糟糕透了,絕對不是糟糕的結束。絕對不是,我說完全不用擔心。

說句冷酷的話,雖然看上去很慘烈,這就是民主自由之樹是用鮮血和意誌澆灌的,這是美國總統傑斐遜說的。中國老祖宗在夏朝時候就說過,記得麼,當時一個叫夏勛的人對著他下面的人說:妳想要獲得我的尊重,把妳當人,那妳是要準備好流血的。

是啊!在這看我直播的人,每個人都準備好了,跟流氓土匪和獨裁,以生命換取我們的自由和尊重。這就是香港現在正在進行的。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看上去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但是妳又必須得接受,因為妳沒有選擇,因為妳沒有選擇,就這麽簡單,這就是共產黨,我們必須得鏟除共產黨的原因。

十三擋,十三擋就很沈很沈,一般的人蹬都蹬不動。兄弟姐妹們,說到這的時候,此時此刻的九龍,還在打著呢,這是共產黨計劃在內的,在24號以前平息香港,不管抓多少人。

這就是我在爆料中一再說的,抓五千已經抓夠了,早就抓夠了,然後是抓一萬,現在是抓三萬。三萬這個數不是蒙出來的,它是經過它的大數據系統,還有那些潛伏在大街上的人和各個地域上的人,拿攝像機錄出來的,多少人是積極的,多少人是必須要拿掉的,才能平息這個運動。

據內部的報告說,抓三萬,要是有死人呢?說死五千無所謂,五千人準備好讓妳死。24號,妳不是要“五大訴求”麼?五大訴求其中就有“立法會自由選舉”,真實選舉,行政長官真實選舉。它現在24號的立法會選舉還讓妳選舉,它現在完全百分之百是被共產黨控制的,賣港賊的這個選舉,妳還會有“五大訴求”嗎?沒了!

控制了立法會,就控制了立法權,控制了立法權,什麽《送中法》?一萬次的《送中法》妳也得通過吧,那就是一秒鐘的事兒吧!

所以為什麽我說,根據情報,根據我們的內部情報,根據情況我們得知,(他們)必須要贏這次立法會的選舉。

所以,最災難的是十月、十一月。十月共產黨要開十九屆四中全會,政治鬥爭要講數;臺灣選舉到了關鍵時刻;十一月份香港立法會選舉。還有,中國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然後,美國一定會有行動,通過立法支持香港。還有在國內,節前的金融危機,銀行擠兌危機,這些事情最好的辦法,都給一並解決了,轉移了視線,香港來個大贏。

大贏就意味著跟美國有個講數的條件,大贏就可以告訴美國人,香港我已經徹底控制,我有更多勾兌的條件。所以說十月、十一月也是香港人爭取“五大訴求”最疲勞、最容易妥協的時候。所以,調兵遣將,跟妳打消耗戰,孩子們上街的每分每秒都不容易,PLA吃的就是這碗飯。

所以,經過專家論證,由韓正發起了——十月搞突擊,十一月要結束的,叫“香港大灣區之戰”。這就是文貴說的,十月、十一月將是香港最殘酷、最血腥、最重要的時刻。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想我這樣說大家都明白了,很慘痛!他們沒想到,他們絕對沒想到,香港是這麽多人反抗,這麽激烈地反抗,這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據內部情報,他們說做夢也沒想到,香港這麽多人、這麽激烈、這麽堅決、果決。而且,他們也沒想到美國和歐洲,這麽多人出手。

楊潔篪是在外面活動最多的,一開始都是保證——外交這塊兒交給我,這些國家都會擺擺架子,然後就拉倒,不會有實際行動。結果,楊潔篪看到了,以美國為首的國家,不是擺擺架子。

很多人不明白,美國做這些事情都是前所未有的。對於美國來講,這已經是不可能了。楊潔篪當然是跌破了眼鏡,包括在澳大利亞,包括在歐洲,都讓他震驚。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香港這幾個月,五個月來的每一刻,都在改變著人類的命運,他們沒放棄、沒投降。那些欺民賊說的見好就收,就是投降啊!八九六四的時候就是那些欺民賊,還有那些所謂的學運們,就想弄個一官半職吧。給政府去談、見好就收、投降,可以拿絕大多數人的命換他們一官半職,換他們名垂青史,最後,全被殺掉了。什麽叫見好就收,就是要妳投降,跟當年八九六四一模一樣,可悲呀!可悲至極!

兄弟姐妹們,時時刻刻在向我們傳遞著各種信息,也是我們各種選擇,所以說從香港、從八九六四,妳們看到,跟共產黨做交易、投降、見好就收,這代價是什麽?香港用生命、鮮血喚醒了中國人,跟共產黨能不能做交易?妳未來能不能做交易?當我們全面開始的時候,我們要深深的、永遠的,記住這一刻,就是能不能和共產黨妥協,妳能不能見好就收,香港給我們上了生動的一課!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知道香港這兩天將是啥樣的結果,我預想的比這壞。我以為昨天理工大不會超過十個小時,就會被徹底拿下。這是為什麽我呼籲學生要撤退呢,咱掌握內部情況,知道他們計劃。但是沒辦法,咱是人微言輕哪!

我遇到的香港的同胞當中,最難溝通的就是那幾個女士,很偉大、很堅定、不怕死,但是非常的天真,怎麽說都不聽。我說,妳不可能在香港理工大解決掉這個問題的,戰略性的撤退是對的。在香港理工大現場,有好幾個朋友的孩子都在裏邊,是大陸來的、天津的、蒙古的孩子在裏邊並肩戰鬥,他們隨時告訴我裏面發生什麽情況,真是慘烈至極。

在九龍發起的圍魏救趙,共產黨一眼就看穿了,一眼就看穿了,太多兵力了。在香港很多人說,哎呦!香港一萬多。兄弟姐妹們不要天真了,十幾萬廣東警察、特警就在香港,在深圳三十萬大軍。從六月份我就說了,難道妳們還懷疑嗎?可以說要多少有多少,沒辦法,真是心疼至極呀!但是,這時候,我可以告訴大家的事情,在痛苦難過時際,我看到了這種最珍惜的、在一堆的石頭山當中那顆鉆石。

香港,事實上理工大這種執著和堅持給香港迎來了最需要的、最後的、必須的、贏的條件——就是不可能再妥協了,並且贏得了世界上政治家、所有人的敬佩。然後西方人可以說百分之百的,永遠的站在香港這一邊,這是理工大做到的!

理工大的這幾天做到了最大的香港人的骨氣、勇敢、不怕死,香港這場運動,達到了世界上最高的頂峰。

當妳們難過的時候,當妳們痛苦的時候,香港的戰友們,我可以絕對負責任地說,香港理工大創造了歷史。這是關鍵的一戰,我們不願面對的是流血、痛苦和被殺害。

但是,從整個滅共運動、香港的五大訴求,從運動看這是偉大的,百分之百正確的。當然我不能勸孩子們留在那兒,留在那兒利滅共、利香港,不利香港理工大、不利香港的學生們。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當了烈士、當了勇士。共產黨願意,他們會這麽幹,我們不會這麽幹。我們對戰友們不放棄、不拋棄、不背棄。

心疼啊,大家知道嗎?我每天鍛煉,這鍛煉救了我。妳說我看我昨天到現在我看了十六個小時香港的直播視頻,我三個手機都沒電了,三個手機跟重要人聯系,心痛啊!如果我不鍛煉,活不了啊!

這過去這三年,告訴大家不鍛煉早沒命了,鍛煉救了我的命。所以我告訴戰友們,當妳開始的時候,一個好的開始千萬不要停下,這和鍛煉一樣,不管說什麽,堅決不能停,不要找任何借口。不要想著什麽我今天鍛煉倆小時啊、多長時間,找各種借口。

開始,不要想,開始,開始以後像我一樣,剛才我做了一百多個俯臥撐,做了二十分鐘,我從肚子上小手術以後從沒超過二十分鐘過,肚子疼,今天第一次,剛剛接近二十,不到二十平板撐。然後要登這個一個小時,渦輪器。一千五到一千八的卡路裏被滅掉,所以說,我才有資格去吃。

妳只有付出了,才有機會,才有資格去得到。這在鍛煉當中充分的體現了,妳只有流過汗,鍛煉過,付出眼淚,妳才有資格吃。妳看我在船上吃那麽多,大家知道,我有時候一個星期只吃一頓飯,現在平常都吃兩頓飯,因為我要控制體重,否則那早成200多斤大胖子。這就是科學、邏輯,付出和所得是成正比的。胖,就是妳吃得多鍛煉的少,付出的少,在革命這個問題上一樣的。妳沒有付出,妳不可能得到,妳得到了,妳是虛胖,妳將付出生命的代價。

在香港大街上就看到了這個的縮影,香港人付出了,他們五個月的鍛煉沒有停下來,流汗、流淚、流血,他們必將換來自由,必將換來他們的法制和尊重。就像(夏勛)說的,妳要想讓我尊重,活得個人樣,妳準備好流血了麽?香港人準備好了,這就是我們佩服香港同胞的原因啊。

這兩天大家都知道,今天是美國最重要的,香港保護法一定會過的。從昨天到今天,咱們美國搜友的挺港,挺郭爆料的都準備好了,今天無論如何要讓它過。很多人設法阻擋,使用一票否決制,把香港這個Bill給停下來。我求每個人,這是我們能做的,求求了,跟上天祈禱。我剛才祈禱了半天,保護香港,香港保護法通過,過完以後將以最快的時間,在白宮從川普總統那簽過。

今天是個大日子,對香港人來講一萬人,十萬人的生命,甚至百萬人的生命,妳都沒有香港保護法在參議院通過重要,這真是文明與邪惡的較量。大家看過很多電影,到最關鍵時候,最後幾分鐘幾秒鐘的那種較量,每一刻,每一個動作都決定了生死,決定了結果。這真是現實中的生活版,可比電影精彩多了。

就像每次運動這汗一樣,汗是慢慢湮出來的,不可能一下倒上去的。就像欺民賊,他不會鍛煉,陽痿,妳看看韋石那孫子,看上去就是個病人,熊憲民一看就是個死人樣,夏業良看著就是一個烤幹的紅薯,還有拿什麽李洪寬,妳簡直不能看。這幫孫子天天他不能健身,他說我健身的水是潑上去的水。大家看到,潑上去的水能讓妳這樣麽。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今天……這真是要潑水了。大家妳們試試把渦輪器調到13檔的時候,妳們蹬蹬試試,很少人能蹬到10分鐘,很少人啊,就甭說一個小時了。

今天真是,在歐洲,今天還有一個歐洲議會,一個中國小組的一個會,對德國,對法國,都將是個重大挑戰,他們親共啊,共產黨答應給他們每年的貿易,從現在600億、800億,翻翻兒,變成1500億到1800億。誘惑啊,就是不要挺香港,錢這個東西,真是力量太大了。

再說說後天吧,11月20號,大家知道,去年,11月20號就在我家隔壁,皮爾酒店,我們要召開王健之死新聞發布會,在這之前,所有的欺民賊、海外民運、大咖們,相繼發表他們的萎見(陽痿的萎啊),說郭文貴如果能召開11月20號新聞發布會,我就死給他看、我吃屎,有個王八蛋叫什麽來著,加拿大的,說他吃屎。然後呢在新聞發布會前,熊憲民還申請了禁制令。

共產黨就在這之前抓捕了我們的同事,又宣判我們大連,在大連開庭,罰130億美元,香港又查封300億港幣,都是11.20前發生的,要威脅我們,然後有人到我家來,試圖闖進來想幹掉我,就是中國城梁冠軍的手下。然後咱們的戰友們,很多人都捏著一把汗,最後大家知道結果。當時是班農先生,最起碼不下百次和我說,Miles不可能搞成,妳搞不成,我們約好了林肯中心那個場地,竟然被陳峰的哥哥陳國軍 —— 由於他是贊助商 —— 給我們砍掉,我們約了另外一個酒店的會議中心,由於海航是大客戶,給我們砍掉。

最後,他沒想到我們在最牛的皮爾酒店,也就是川普總統競選時,和競選贏了時的場地,也是美國歷史上傑克遜總統、裏根總統宣布演講,選總統的地方,開始了我們的海航,王健之死真相的探索,可以說我們震撼了世界。爆料革命,進入了新的時代,我們的背後故事太多了,不是在皮爾酒店花了兩百萬美元這麽簡單,有些故事現在不到說的時候,未來我們再說。

也就是在那時候創建了中國人未來的、在海外的、屬於中國人的共同的平臺,我們實現喜馬拉雅目標當中必不可少的,我們的營房、我們的露天帳篷,那就是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由班農先生當主席,由Kyle Bass先生當主席,由完全美國專業律師和專業團隊獨立經營的、獨立管理的,並在去年,最快的時間拿到了C4的牌照,還拿到了現在C3的牌照,這都是不可思議的。當時欺民賊有多少人說:“違法!非法集資!我要去告去!”大家回想回想,多麽不容易啊!

就在現在共產黨知道我們要搞一周年紀念的時候,法國政府又開始蠢蠢欲動,威脅我們跟法國有聯系的戰友和夥伴。共產黨又開始了威脅很多戰友,而且威脅我們一起工作的調查海航真相的人。

有戰友去銀行,在瑞士去調銀行信息的時候,人都消失了,一星期找不著。去查渣打銀行的時候,渣打銀行竟然不給信息。渣打銀行說什麽“超過7年了,我們不能給信息”。王八蛋,這是,這不是瞪眼騙人麽?UBS是到中國第一個獲得金融牌照的。我們合法地通過人家這個渠道,律師,完全合法的文件,去調這個信息,UBS不給。UBS、渣打銀行擁有大量的匯款不給。法國檢察官、警察相繼都有各種的威脅,對我們的調查團隊。周恬恬作為翻譯快瘋了。

戰友們,記住啊,星期三紐約時間,紐約時間上午七點開始準備,八點正式直播,大約到中午十二點和下午兩點,我盡可能地縮短時間。大家記住,再忙,戰友們,只要真心滅共的,妳就是一定要看到完。沒那麽了不起啊,可能會讓妳們失望,但是,一定不會讓妳們掃興。

我在這兒先吹個牛叉啊,過了這個星期三,紐約時間下午,大陸時間星期四,妳們的淩晨的時候,妳們會重新看待共產黨,妳會重新認識共產黨,我們會讓世界重新認識共產黨。

星期三,11月20號,又將是一個傳奇的日子。真正的戰友們,一定要撥出時間,看這六個小時。準備好瓜子,準備好板凳,準備好妳們的心臟!心臟!

看看海航頭兩天給陳峰還掃地呢。它不掃地,我沒興趣了,它一掃地我開心了。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咱們11月20號一年啦,再讓妳看看,郭文貴是幹啥的。我沒妳們會騙,我沒妳們造假,但是我要讓妳們真正再次認識爆料革命郭文貴!妳玩那些招我都知道。妳摸到了麽?妳以為是摸王芳的肛門吶?摸那鑰匙瀾的褲襠呢?一摸就有,脫開內褲全是毛,妳摸到了麽?老脫文貴底褲,文貴底褲裏有啥呀?妳摸到啥啦?妳摸到啥啦?

55分鐘,錄像時間35分鐘,woh,太沈了,我天。我得趕快得降下來,降到7,這降一個換。

11.20,哎呀人家凱琳也走了,王燕平也走了,沒人了,就剩了我們一兩個光棍了。那天技術上不會太好,請路德先生來幫忙吧,班農先生也回華盛頓了。哎呀,想想今年變化也很大,今年的隊伍和1120將大不一樣啊。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時間是一切的最好的裁判官。它將給妳真相,給妳事實,給妳自信,考驗妳的人生。

這level 7太輕松了,我可以蹬仨小時。這13,level 13是真有問題,level 13太沈了。我這褲兜子現在,這褲腿子全都是汗往下流。剛妳看聽我腿剛才響了麽?“咯噔”一下子,只要一過55分鐘,我的腿就會響,疼。當年,這個王岐山、劉誌華案,把我抓起來的時候,在那個武警招待所把我的腳吊起來,對我的腿傷害特別大。本來,爬山就是傷害,原來在看守所裏邊那22個月有傷害,再加上又吊起來一把,我這個腿真倒了黴了,兩個關節都疼得不得了。所以每次鍛煉的時候,我都要遇到挑戰,一開始腿“嘎嘣嘎嘣”響。所以妳熱身的時候沒熱好,特別難受;然後練的中間,每次一定要3-4次這腿“嘎嘣嘎嘣”地疼。但是,只要有一次放棄,前功盡棄,就完了。每天都有上百個理由,讓妳停止鍛煉,讓妳放棄,讓妳可以偷懶。絕對不可以!一秒鐘都不行。有一秒鐘欺騙了自己的目標,那就將自己一輩子,都帶上虛假。對自己的欺騙,走向天堂,那是多麽地可悲啊!佛祖也好,耶穌也好,將來以後:“小子哎,當年妳自己都騙,妳還不騙別人麽?”

香港同胞,妳們的痛苦,我們將永遠銘記。我們對妳最大的感恩和回報,就是滅掉共產黨。我們深知,我們將用我們的良知,將用我們的勇氣,和對上天的信奉,走向我們的成功,實現我們的喜馬拉雅。讓中國人過上沒有共產黨,擁有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的這麽一個社會,人道的社會。到那時候,香港理工大、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將成為中國人的勝地,成為中國人的耶路撒冷!

香港是事實上的、真正的諾亞方舟。今天的香港就是為了我們人類的生存,為了我們人類的正義,在完成上天給我們的使命。無數個鴿子和橄欖樹將從香港騰空而起。香港的惡魔之水必將散去,因為它們是邪惡的。

親愛的戰友們,為我們的所有的香港同胞、十四億同胞、新疆同胞、臺灣同胞,全世界人民祈福? 滅掉共產黨!

 阿彌陀佛!

結束,今天錄播時間41分鐘。哎呀,今天那英文單詞沒完成,我這還學著英文單詞呢,光在這說話了。今天再找時間,把這英文單詞背下來吧,不能偷懶啊。

謝謝了,親愛的戰友們,11月17號,早上上午10點半鐘我大概。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19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