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7日文貴直播,投資郭媒體的基金相信共黨必滅,蘇世民等人要挑戰班農

戰友之聲聽寫組

https://youtu.be/3dM7LhAshkQ

親愛的戰友們好,昨天這個音響的事情搞得亂七八糟,在我們所謂常委群裏邊,莊烈宏先生還跟我們路德先生發生了沖突。我昨天一直忙,真的把我忙瘋了。昨天我回去有晚餐,這個晚餐很重要,我們旁邊有人跟我說,趕快看一下手機,莊烈宏先生跟路德先生扛起來了。我沒時間看,我都晚上淩晨了三四點鐘我大概有時間看。我一看這莊烈宏先生指責路德先生,路德先生也沒說啥,回了一句。

我要重申的事情戰友們,路德先生從未在我面前有一次說過莊烈宏先生,或者批評他都沒有過,我都不知道莊烈宏先生突然來那麽大個勁兒,嗷嗷地弄,對路德先生。我們戰友之間最重要的事情,不拋棄、不放棄、不背棄,別忘了。更重要的事情妳可以說妳不去跟戰友們戰鬥,但妳不能對抗戰友,妳不能挑戰戰友。在我們的群裏,在我們爆料革命當中決不允許,不能像親民賊似的。

所以昨天我就告訴莊烈宏先生他的表現讓我很失望,我把他移除了所謂的欺民賊封的叫常委群,這是絕對不好的。首先,我們公開的說對路德先生是極不公平的,他從來沒有(說過莊烈宏)。

昨天那個音響出了問題那太正常了。凱琳也好港妹也好,兩人都不是學這專業的,而且路德先生搞莊烈宏先生搞那本來就不對,倆人搞一個就不好。說實在的他兩人誰也沒搞明白,最後是我搞明白的,妳們現在看不到我的房間,這所有的空間全是我搞明白的。還有我們的保鏢,港妹還有我們的凱琳,還有其他的10來個兄弟姐妹24小時工作,做到了一個他們百萬報價都做不到的一個東西。我們這旁邊妳看這攝像機,一會兒我給大家轉一轉看一看,百萬美元他也做不到,但是妳不能去怪任何人。音頻,Joe莊也不是妳家專業,這個視頻音頻也不是妳路德專業呀,而且都是到喜馬拉雅大使館來幫忙的,妳幹嘛呀?是吧,這非常不好,這事就過去了。

我聽說我們群裏消息被欺民賊的得到了興奮莫名。欺民賊呀,妳們正在走向給自己設計的死亡之路,就是妳在耗掉妳的生命。大家註意到沒有,這欺民賊這幾個人什麽熊憲民、韋石啊、郭寶勝啊、夏業良啊,還有什麽大丁先生得前妻朱萬利啊,他們現在啥事沒有,就是砸郭,就是罵人。但是他生命中百分之九十九的生命和精力和時間都幹這事了,那不要命了嗎,然後把自己還氣死了,氣病了。所以說還挺好的,讓他們在法院裏面,讓他們在生氣中拿著手機在發抖,就這樣還挺好,讓他們氣死,耗掉他生命。所以親愛的戰友們這是好事,我一看他們發瘋我就特別開心,但是我們戰友不會的,我們的戰友絕對不會的。

那麽我昨天是我大概活了這將近50歲啊49的人了我這馬上50歲人了,很少有的嘔吐。我見過死人,我見過很多死人,在看守所裏邊當場槍斃的人大家知道槍斃那麽多人,八九六四的時候,我也沒有吐。是昨天這個香港戰友說,我給妳發個信息妳馬上要看一下,發個照片,關於香港一個小孩在新屋嶺,出來以後所謂自殺,還有家人發來的照片,身上被打的,然後就火化的這個照片,還有些小視頻。

我去打開他那個結果看錯了,有人給我發了一個國內一個人吃狗的,活吃狗的視頻。就是這狗吊在樹上,一個黑狗,然後這人剝那個皮在吃那狗。我一看一下受不了了,我就直吐,就跟路德那天喝完酒一樣,嘩就吐出去了,控制不住了都。這是什麽年代了,在中國活吃狗肉!

說到這我得說說這個楊潔篪。楊潔篪就特別得意,說當年去四川,招待最好吃的是把一個猴子放在桌子中間,把猴腦子蓋打開,然後拿勺子舀著猴腦吃。我原來說過這個話我最起碼聽過3到4個就是中央領導說過的話,楊潔篪也這樣,他吃猴腦,活吃猴腦,猴在底下還蹬腿。一下讓我想到楊潔篪了,哇塞,這小子太壞了!

就這個活剝狗現在幾十年以後一塊一塊肉放下涮。這個時候又打開了我們香港發來的小視頻一個照片,哎呦我的媽呀,這孩子身上啊,都爛呼呼的,那個孩子的右側的屁股的肉都是爛的。妳說港妹妳不笑了吧,妳在香港就這結局告訴妳,屁股開花屍橫大街。

當時我第一反應我就給香港的戰友說,我說妳告訴他的家人,這些照片這些視頻一定留著。結果戰友說,他家人發完以後,家人在東莞就消失了,也是有聲音找不著了。本來人說讓他去東莞處理他家裏的工廠生意去,是做什麽隔音材料的,說去了找不著了。所以這個共產黨有多邪惡啊!年輕貌美姑娘,妳想想對面這倆美女,妳把她給扔樓底下,一分鐘以後就變成爛肉了,這人生就是這樣子的!妳再看看共產黨活吃猴的楊潔篪,開瓢,流行啊!四川一年那幾萬只猴給中央領導吃呀,就是開瓢把猴腦吃了,他們覺得壯腎吶!

現在跑到香港去幹嘛去了,新屋嶺吃女孩兒的肉,專吃少女專吃少男,把少男給雞奸了,把少女給輪奸強奸了,再弄死妳。這個世界最變態的就是毀花呀,這個歷史上多少朝代外國都有啊,中內外就是毀花。看這花漂亮我不能讓妳長期屬於我的,但我把妳捏碎了,毀掉妳,這叫變態!這件事香港時時刻刻在發生著,戰友們妳說有多可怕。

妳再看那個活吃狗肉那個,這是一個民族啊,一個國家的道德到了最底線,道德是做人的點,人和畜生中間有一根線叫道德,沒有道德就是畜生,人最低的就是道德,有憐憫之心、追尋規律、尊重人性、不撒謊、不搶人家的、不害人不殺人。現在這道德底線都沒了!連畜生都不如了!

在香港現在多少人,剛剛又發現一個屍體在花園一個男孩兒,孩子一絲不掛,孩子背部雪白如玉,但是下腿和臉部全都爛掉了,這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什麽背部雪白如玉,前面啥也沒有撲騰就給扔下來了。

為什麽香港過去20年10年死的人數,自殺的人數加一起還沒有這幾個月多?為什麽死的人家人都不報案?

為什麽自殺前都不寫遺書?

為什麽死的都是年輕貌美的美女和帥哥?

為什麽現在香港出現了新屋嶺?那個李家超在被質詢的時候終於承認了10月份在新屋嶺才安攝像頭。而且10月底也可能就這幾天前,就幾天前在過去的三四個月新屋嶺沒有攝像頭的,那就是強奸,輪奸沒有證據了,妳指證也不行。所以說現在妳看這個海外欺民賊,沒有一個支持香港的,而且說香港的事沒有證據。

我強烈建議:把韋石、熊憲民、夏業良、郭寶勝,還有什麽胡平,還有什麽民運頭子,什麽這丹那丹的都送到香港新屋嶺去,現在那兒有攝像頭了,妳看看那個老百姓說的是真是假。妳們這幫不要臉的東西,30年來吃人家香港的喝人家香港的。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整個民運欺民賊騙人家香港吃人家香港30年,募捐、吃飯,現在沒有人願意替香港說話的。給我發香港的這些視頻、信息其中一個人,說我給海外民運這些人捐款捐了二十七八年,他說這些人太壞了,太壞了,沒有一個人挺香港的!

親愛的戰友們,妳說有海外欺民賊、中國盜國賊,到現在每時每刻活剝狗肉吃狗肉的人,和那個楊潔篪專玩兒少女、玩兒孩子、戀童癖、玩兒處女的,要把這個吃陰棗兒的,聽說楊潔篪吃的不是陰棗兒不是吃紅的吃綠的,他喜歡吃生的陰棗兒,放到陰道裏吃完,他說那個,所以他臉老是妳看他,但是也沒我臉光滑啊,老哥的臉光光滑滑的。再加上香港現在警察竟然在大街上告訴男孩趴到耳朵說,新屋嶺很好玩兒啊,我給妳玩兒雞奸那,然後我把妳當成浮屍啊,在大街上公開說。

戰友們咱們再回頭看看文貴兩年爆料,我從孟建柱掏王芳的肛,楊瀾找鑰匙,以及楊瀾玩兒到自己子宮被切除。楊瀾妳不是說咱們打官司嗎,妳一定要來紐約,千萬別跟馬蕊似的不來紐約。

最近馬蕊的官司又有新動靜了,前天律師跟我說,唉郭先生,我說這到底咋回事兒啊?說馬蕊要求啊,這個因為她必須,她告我強奸嗎,從紅內褲變成了藍內褲,然後又是那個所謂的綠內褲了,淺褐色內褲了,就是不來美國,第十幾次拒絕,今年來明年來,這回我們不願意,說妳不能撤這個案子,我們必須要見妳,必須deposition。在美國妳告強奸案,妳本人必須到庭。結果呢她說能不能Skype呀?在中國的大使館Skype, 我說我也沒有強奸Skype呀,我從來沒強奸Skype啊,妳幹嘛要我跟Skype對話呀,不可以,美國法律也不行。或者說能不能到中國的領事館呢,我說那不行,我也沒強奸過中國領事館呢,那領事館都是楊潔篪在控制,我說那也不行,她必須來。

昨天,我們是在律師事務所,我們第一次質詢PAG太平聯盟,太平聯盟對方的證人,第一個。哎呀,太搞笑了啊。妳知道太平聯盟提供給律師的文件是多少嗎戰友們?7萬份!7萬份文件打印出來這個房間正好是裝滿。7萬份文件!如果這7萬份文件翻譯成中文,律師看一遍一億美元,英文文件如果律師按照一千美金或者八百美金看,看完這些文件一億美元,哈哈,PAG。但是他把這文件全發給我們了,發給我們以後,就他找了倆律師事務所PAG, 這都是坑他的律師事務所,老子才不管呢,一弄就弄妳幾百萬touch。

昨天,昨天第一次開庭開了,待了10個小時開了8個小時的庭啊,來了一個他們財務總監。記住啊PAG是海航的股東,投過海航,它裏面的這個項目人叫鄭奕,他的老板叫Kris,還有John Lewis,這些等所有的人。這個裏邊講到這些人都是牛人,這個財務總監10年前才二十二三歲,昨天在桌子上說見過兩次郭文貴,因為我太小我沒有資格跟郭先生說話,我在盤古見的。

大家記住PAG告我是2008年,所謂盤古借了3000萬美元,這3000萬美元呢,我做的個人擔保,結果這3000萬美元呢,他說郭文貴沒有還,利息到了5200萬美元了。然後郭文貴把這3000萬美元拿哪兒去了呢,在9年後就2015年拿到紐約買了他現在的Sherry Netherland我的公寓,這是告我的原因啊,3000萬!2008年借的,9年後買了Sherry Netherland,就是這個說6800也好是8200也好這個公寓,然後我沒還,啊,這王八蛋妳說有多壞啊。然後說他就是欠我錢,我們在前期的時候他們要封公寓,就他輸了,法官沒讓他封。

我就明確說這是假的,從來沒這3000萬美元和3000萬美元原來的已經還了,這個新的根本不存在,妳幹嘛找我呀,是不是呀。然後就是耍流氓,就弄我。我說妳是共產黨控制的,妳是共產黨讓妳幹的,中國警察讓妳幹的。“沒有,從來沒警察接觸過我們,我們跟共產黨沒關系,跟海航沒關系”,昨天第一天就問出了什麽話,大家知道嗎?中國老百姓戰友們千萬記住,妳輕易別打官司,妳要在美國打官司,妳要想說謊或者是妳僥幸的妳想要騙人家,妳記住,只是時間早晚,一定會把妳辦了!美國這系統看起來很輕松,但是妳要想過這個關絕對不可能,這就是美國法律的偉大,美國法律的偉大。

她來了,這是個純在中國長大的一個官二代,上去不到一個小時,就整個人都亂了糊塗了,第一句話就說那個一個億全還了,三千萬還了,三千萬美元是在七千萬美元之前。然後說妳知道嗎郭文貴拿妳的錢買Sherry Netherland他說我不知道啊,從來不知道,不知道。

更誇張的事情,問他有沒有官方警察讓妳們配合幹掉郭文貴呀,要錢啊,她說…我不記得了,但是,北京市公安局給我們做筆錄了,大家聽聽啊,就這一句話她就完蛋了。

然後人家律師拿出來,看看,妳是英國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妳怎麽列這筆帳的妳有審計嗎?

我有啊。

審計上怎麽說的?審計上說的,北京市公安局2015年找到太平洋,說我們幫妳拿到妳的三套公寓,在盤古。哼,大家仔細去想想,所有律師全傻眼了,哇塞,妳不是說沒有給妳錢嗎,人家警察,妳不是說跟警察沒聯系嗎,妳不是跟海航共產黨沒關系嗎,怎麽會警察跑妳家去主動要給妳三套公寓啊,妳要沒要?妳要沒要,那人家怎麽會欠妳錢呢,妳要是要了,妳要了為什麽跟人家要錢呢?不管妳要沒要,妳為啥撒謊呢?妳是公開的審計資料。大家知道嗎,這樣的資料有多少頁,7萬頁,7萬頁啊,這就是騙共產黨錢的好處啊,太好騙了!這律師事務所大律師事務所,兩家,老子給妳看完就得一個億美元,好玩兒吧,這官司。

同樣的我們的事務所,就馬蕊的案子,強奸案,要Skype。妳聽說過被強奸以後要用Skype來告訴怎麽被強奸的嗎,妳聽說過他不去見面的嗎?

我們明確地告訴他,我們向美國的某部門報案,馬蕊用幾百美金、幾千美金,欠公司幾萬美金現金沒有還。幾萬美元的單子多少錢?幾十萬人民幣呀!妳可以判個十年八年沒有問題的,在美國這叫“詐欺罪”。馬蕊的簽名、馬蕊的借款、馬蕊的票據,Rui Ma,Rui Ma強姦案;但是,她沒有形容的像路德那種叫床的聲音。

所以說,這個馬蕊強姦案也很搞笑,對方律師也是弄錢,代理律師跟吳征是同一個案子。吳征的案子,馬蕊的強姦案,還有《博訊》的韋石是同一個級別,也是跟這個吳征、馬蕊同一個律師。剛剛又來了!叫什麼?那兩個美國白人,叫弗蘭契-沃倫,麥克-沃倫,叫什麼(英文),兩個騙子,也去了。

所以說,吳征厲害!吳征作為一個登記在冊的,在美國叫間諜6611。把博訊案、弗蘭契-沃倫案、麥克-沃倫案子、馬蕊強姦案子,他全都摟起來了。PAG在北京市公安局的領導下,找兩大事務所黑文貴;七萬頁文件!這個官司太好玩兒了。

大家一定要記住!這就是: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從第一天文貴就說的。大家能看到,美國法律會給這些人……就像夏業良那個孫子一樣,妳看那個嘚瑟樣,在華盛頓、弗吉尼亞,被人家法官——閉嘴!閉嘴!閉嘴! 哈哈……被修理成那個爛樣、可憐德行,那個流氓、下三濫,渾身土的……那個德行。就是妳看到夏業良,真的是(想)——妳離我遠遠地!滿身是倒黴樣。還有葉寧、郭寶勝、李紅寬、熊憲民,還有什麼張維,這些垃圾,垃圾呀垃圾!

妳就會看到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已經被共產黨整治的,完全沒人樣啦!—— 精神變態,行為變態,所有的事情都帶有泡沫、誇大,完全不正常。這才出現香港這樣,多少老百姓堅決跟妳對抗到底,殺人如麻呀!戰友們!妳看看香港大街上發生的事情,就是人類所有最恐懼的事情全在香港發生了。

親愛的戰友們!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美國內部——“香港保護法案”和“香港法案”還是一定會過的!別看那個什麼什麼“貿易”……我們現在“路江談”,還有“瑞克”,我老忘記名字,那個瑞克也講的非常非常好啊!還有我們的“路鋼談”、“路江談”都是太好了,“路瑞談”,太好了!

“中美貿易協議”……您放心!最後,那都是天意給我們的禮物,讓他們玩兒,讓他們玩兒。這就是,妳一定會把他玩兒(惱)火的,把他們玩兒火了,遭到了痛擊,就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共產黨在香港的瘋狂及在國內的瘋狂,那是因為我們的老百姓已經被按在地上強姦了七十年了,太多人變態了。美國可不是,這個世界可不是,妳不要看馬克龍、西班牙、比利時,跑中國賣點紅酒,妳就以為這個世界上都好了嗎?就可以吃豬肉了?每個人都可以吃豬肉了?中國銀行裏面的存款都已經是被掏空了48%,就成真的了嗎?港幣——虛空,掏空!都成真的了嗎?中國的糧食完全是重大缺口,就能解決了嗎?中國沒有外匯,就能解決了嗎?騙誰呢?

今天的中國,百分之一百地就像當年大清朝完蛋的1911年和1912年。香港運動,民不聊生;表面上在北京、上海、天津歌舞升平。當時最流行的就是在天津、在北京,就是“活吃猴”啊!大家去查查,最流行的就是“活吃猴”啊,大家查查,最流行的“活吃猴”,還有“吃狗崽兒”,一窩一窩地吃,跟今天一模一樣。流行“洋錢”,不是銀元,是洋錢——美元、英鎊,最大的銀行——匯豐銀行,最大的矛盾——是中國和八國聯軍,和英國及美國。當時最牛的租界——天津、上海的租界。

今天有什麽兩樣啊?大家看,所有的遊戲不就是北京、上海、天津嗎?不就這麼簡單嘛!

四天前,在曼哈頓,十幾家基金公司,第一次坐在那裏,開了一個莊嚴的董事會。這些基金全在中國、香港有大量的投資,長期投資。一致作出決定,將向所有的投資者……因為基金嘛,錢是來自公開募集、私人募集也好,都是募集來的,寫信——要從香港全面撤回和中共有關的投資,他們認為這個投資是有風險的。

然後呢,可以讓大家提前贖回,那就是——我投妳錢的時候,可能是(期限)八年,基金收妳2.5%的管理費,幫助妳投資;賺了錢,我要20%妳要80%。但是,這個錢投出去,妳也是同意了,有投資委員會。PAG就是幹這個的啊,收了30%的利息,30%的利息,放高利貸的,基金就是放高利貸的嘛!那現在說,妳可以把錢拿走,但我也把錢收回。可是拿走呢,我要告訴妳,我有損失,就是八年的盈期預收我不能給妳了。這是多大的決定啊?一個基金都是上千億,或是幾百億美元的募集資金,一個月在那兒啥都不用幹,一個月就是幾億美元的管理費,一年幾十億美元——不要了!因為中國要出大問題,中共要出問題。

最後通過這個……大家都是集體議事,所有人都說,中國這個國家肯定會強大。但是,中國到了歷史的關鍵時刻,就是中國的共產黨已經成為了中國人最大的威脅!中國人民將推翻這個政府。甚至美國和西方國家會一起和中國人民推翻這個政府。所以,我們向大家通告——我們把對香港和中國的長期投資,把長期投資給拿回來。

我就說一個簡單的例子,不能說的太具體,因為這都是跟我有關系的。某個基金,在廣東、深圳投資的節能的電池,六十億美元,中方投三十億,外方投三十億,資金已大部分到位。但是,自從美國對這個事情開始制裁以後,人家外方撤出來了,中方最後也接受,停了。

另外一個基金投了某個科技公司,中方主動要求停的,中方說:這個事兒進行不下去了,因為美方制裁,這個芯片的事兒停了。

所以路德的這個節目,“路江談”還有“路安談”、“路瑞談”講的非常好!大家看,為啥路德被整成了“十一個媳婦”了?我太羨慕路德了,他十一個,郭文貴才弄了個“郭三秒”,才弄了一個馬蕊,(被)造謠——我這個級別還真不夠。

他講的是對的,中方明確告訴他們,芯片的問題我們解決不了。所以這哥們兒……是百億美元投資,完啦!中方要求撤,就撤回來了。

剛剛在國內,郭臺銘,這個基金跟郭臺銘有合作,說所有跟郭臺銘的合作,郭臺銘主動叫停。郭臺銘說我們進行不下去了,因為我們在中國的戰略投資要改變。這個基金人士在美國相當有名的,我跟妳說就是一個前名叫Michael,後面叫D的一個人,因為違反過證券法他被抓起來過,相當有名、玩大錢的。旗下管著幾千億美元的資產,大家別搞糊塗,幾千億不是他的,他可能用幾億美元成立的基金就能管理幾千億美元資產,比如說妳的房地產基金,那東西不是妳的。

我告訴大家,今天正好看著後面這個圖,我給大家看一看。每次我的船停在哪兒?大家記住,這是切爾西碼頭吧!這是切爾西,大家看一看這是什麽地方?馬蕊就想到這。哎!妳倆、港妹妳倆挺能忽悠我,凱琳,這個地方就是中國駐紐約領事館。馬蕊就要在這、在這要Skype被我們訓話。我告訴我們律師,妳們去吧!我不能去,我去了就出不來了,我就變成卡洛迪了。中國駐紐約領事館,這個領事館就是姓王的那個家夥建的,這個人也曾經要出錢把郭文貴遣返,叫什麽王什麽安的,結果是被美國給抓了。行賄大使館官員和美國官員,建這個大使館的所有建築商,東北來的牡丹江的全給抓了。就在這兒,我的船停哪兒了?我都船每次都停在這個位置,就這個位置,大家看到這個位置,切爾西、切爾西,所以我每次都從這過。

更重要的事情妳看後面這幾個樓,這邊幾個樓啊!這一群樓,這一群新發展的樓。我可以告訴妳,曾經的我們基金幾乎每個樓都投了,因為這是一個家族控制的地產。這叫Village。然後這塊兒,昨天妳們有一個斜著的那塊兒,其中有一個帶那個、一個斜的平臺那個,可能未來會成為我們郭媒體的總部。因為投資者,咱們郭媒體投資者擁有這幾個樓,其中的基金就在這有大投資的。而且是過去賣掉了他的投資股權,因為他是2008年買的,2008年這塊價格現在漲了九倍。然後就投了香港和國內,現在要把這東西全拿回來。

其中一條,所有人通過的就是相信共產黨一定會被顛覆,所以撤回投資。其中另外一條,他們相信香港的事情是不可能,香港人不會妥協,所以香港投資要撤回來。這些人會告訴妳,接下來將是反共的最核心人物。馬上蘇世民、白韋,亞洲戰略協會的,還有蒂姆叫4個人現在定的是,要挑戰班農。大家看吧!非常火爆,然後達拉斯有一系列的活動,然後當前危機委員會又在紐約也有一系列的會。然後在11號、12號、13號、14號在曼哈頓有幾個大基金、全球的基金在這開會,聚集在曼哈頓。

我想說什麽戰友們,滅共他是現在全世界最時髦的事。滅共是現在、在全世界最受人家尊敬的事,在西方是沒有任何爭議的事。滅共現在是最高尚的事兒。所有的人都知道,只要妳現在心臟在跳動的人,妳的人生妳將面對著一個大事,共產黨是統治妳還是共產黨被消失。就這麽簡單,就這麽簡單。妳說對不對?妳問每個人。

這就是爆料革命這兩年在全世界把戰場拉向國際。通過傳播香港危機真相和爆料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還有馬雲、範冰冰、HNA海航,從陳峰的1000%撒謊,到林毅夫的99%是謊言到王岐山做出假孫瑤、貫軍、劉呈傑的視頻、姚慶的視頻到他給我發出419的所謂藍通,孟宏偉被抓;馬雲、吳征跑到美國來收買T H M保鏢公司2000萬美元。劉彥平、孫立軍兵分三路,艾迪波迪公關,劉特佐出7000萬美元收買DOG,網絡上40幾個官司纏訴,然後蕊馬強奸文貴案,文貴強奸她案,不是她強奸文貴。然後郭文貴的郭3秒、郭三邪視頻,郭文貴沒錢的視頻,然後這些偽類們、欺民賊們群起攻之。推特封閉,YouTube封閉,逼出了郭媒體、拖拉機媒體。這一切的歷史事件,哈德遜斷播,門口梁冠軍這幫王八蛋在門口叫喊。

大家看到了嗎?這一系列的事情都成就了一個我們叫戰友,沒有組織的戰友團,沒有組織的戰友精英。天意啊!昨天路德先生太過癮了,把路德先生說成了一個忘恩負義,人家忘恩負義了,人家離婚叫忘恩負義。中國共產黨的官員爹媽都敢殺了,然後路德先生有十一個女孩、11個女朋友,然後討債、欠債1000萬。這是什麽王八蛋邏輯。妳海航騙中國上萬億妳不說,王健林、許家印中國任何一個老板騙中國老百姓幾百億、幾千億。海航的錢哪來的妳不說,陳峰的錢在紐約買的房子妳不說,一個個P2P騙了幾百億、幾千億妳不說,妳逮著路德說,妳這個王八蛋,講理不講理呀!人家路德是有十一個女朋友還沒說強奸,路德身體太好了。如果對方願意他有1000個那是他的本事。總比妳王岐山拿著手扣人家強,比妳共產黨孟建柱玩人家三代強啊!比妳共產黨跑到香港來用強奸殺人強啊!

所以說戰友們,就共產黨這個流氓、無知、可恥,妳再看路德錄的視頻,半露著臉和郭文貴的那個強奸視頻只露一條腿,還有孫瑤、貫軍、劉呈傑、露臉那個德性、那個假的那個程度,這個黨能再統治國家,那是全人類、全中國人最大的悲哀。他當流氓,他都不配。如果共產黨中南坑的人、中南海的人,妳們要點逼臉,妳看看妳們幹的這些事,妳看看妳錄得路德、郭文貴的、所有戰友的視頻,然後現在又派出了好幾個人包括Sara,我在一周前、兩周前告訴過妳們。細絲小哥、細絲小哥今天數據小哥那個訪問特別好,數據小哥給做的、馬上清清楚楚,細絲哥夠意思。在關鍵的時候站在路德一邊,是可以的、夠意思的,說的非常好,完全造假、完全胡扯而且中央電視臺搞得。我們戰友更加的團結,但是細絲小哥也好,Sara也好,卡麗熙也好,很多戰友我告訴妳,家人會來找妳。家人被威脅,同學會找妳,就像班農的Email被黑掉一樣,黑班農Email,挑撥離間班農和任何人的關系,毀掉妳的形象。

這是新一波平爆小組在海外造謠挑撥離間,我在幾周前就警告了。戰友們!發生了嗎?做到了吧?

孫立軍、吳征、孟建柱、王岐山,我再次告訴妳,妳幹啥我都知道。當郭文貴出手的時候,妳記住還包括這個楊潔篪,楊潔篪、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當我出手我打開潘多拉盒子的時候,我就讓妳知道,妳最恐懼的東西比妳想象還要恐懼,記住我說的話。記住我說的話,妳們啊。

郭文貴拿生命,拿幾千億資產,拿全家的生命,跟妳這幫畜生,咱們幹這一場。妳以為妳掌握著權力,妳想幹啥就幹啥,妳想黑黑路德,美國人就不相信路德了?就不看路德節目了?妳黑黑戰友之聲,妳黑黑細思小哥,妳黑這些人就沒有人看了?妳在美國在歐洲所幹的事就拉倒了?妳的區塊鏈要幹掉美元的事兒美國就忘了?妳偷了人家幾千億上萬億美元就拉倒了?妳們在海外存的上萬億美元黑掉的錢,以反腐革命黑掉的幾千億的上萬億美元就沒了?妳江家江誌誠的錢在海外就合法了?妳吳征妳牛叉妳靠找鑰匙妳能把妳在美國登記的Agent取消?能把妳犯罪取消?能把妳和劉特佐的關系取消?

五毛來了,郭騙子,看到了吧。五毛,妳覺得妳別說郭文貴郭騙子,妳說越多越好,我特別開心。妳越說我是郭騙子越好,就沒人找我借錢了,我現在特別痛苦啊。

說到這兒我跟戰友說一下啊,現在啊,太多戰友跟我借錢,我真的我說實話能跟我借錢的人,一個人借10塊錢,我也得幾十億美元借出去了,我真借不起。所有戰友我給妳們說,戰友別找文貴借錢,我真沒有錢,我零啊,我靠借錢度日了,我沒有一分錢,我沒有信用卡,沒賬號,我從來沒有信用卡沒賬號,我的國內信用卡被共產黨封了,賬上9000萬給封了。現在也不給,也查都不讓查。在農業銀行,還有中國銀行。我現在正在準備在這告它那,這錢。我也沒錢了,在這都是借錢。所以說我現在連打工的都不如啊,我發自內心的說,我都沒對面這兩位姑娘有錢。沒錢,所以她倆老是拿我不當回事嗎,放紙都放那麽遠,凱琳讓我滑板車取去,讓我鍛煉鍛煉。沒錢嗎,就是沒錢嘛,所以說找我借錢太多了,太多太多人,我真沒法借。

因為借錢這個事,是我從小到大,大家看我企業發展歷史,我幾乎沒有跟私人有過任何借錢的歷史,我不跟私人借錢。我覺得妳做生意怎麽能跟私人借錢呢,妳沒有本事就不要做,妳給私人借錢,妳是給利息,那妳有本事,妳能給利息妳銀行借去唄。所以我從來沒有給私人借款的時候,我最好的朋友,沒有一個人跟我有私人錢來往的,包括我們的董事們投資者們。有時候說文貴這個我幫忙,我說別別別,咱是生意,生意做不下去關掉,不需要拿感情。

我最討厭的就是,是不是個人就編出個理由跟妳借錢,凡是隨便伸手向別人借錢的人,這腦子都是有問題的。妳借錢嚴格的講是剝奪人家財富,妳怎麽向個人借錢,人家錢不借給妳傷面子,借給妳人家從借給妳錢那天起,就開始擔心,這錢還能不能還回來。這就是中國歷史上張老三李老四,張老三借了李老四的錢的故事,借時說,我一年50%利息還妳。到一年後還不了了,這時候李老四怎麽還那,最後就天天愁的慌,最後他跟老婆說妳告訴他我還不了, 喊一嗓子,隔著墻喊一嗓子,張老三錢我還不了了,他回去睡覺去了,張老三睡不著了。

這個借錢是個很不好的事情,不要有個人借錢。所以說我就中國這種個人借貸,這個親戚之間,這種借貸關系導致了中國在人類歷史上有兩個最荒唐的景象。第一, P2P,還有過去什麽造林運動,還有高息貸款,騙局一波又一波,荒唐。

更誇張的事情,中國在過去20幾年傳銷,傳銷事業最火最火的在中國。妳看那個在美國的幾個大傳銷公司,人家平平穩穩的走,在中國直接上去,幾個傳銷公司一天能搞幾十億。是中國人這種感情裙帶家庭關系,同學關系,戰友關系,再加上共產黨的泡沫經濟,烏托邦思想,全民皆騙全民皆坑,全說假話,瘋狂的那些傳銷理。在中國,官場流行厚黑學,民間流行傳銷假大空欺騙妳和我,這就是中國現在什麽都是泡沫,啥都是泡沫。妳想當一個人一年有希望拿1塊錢賺100萬的時候,他還去工作嗎?他還去創新嗎?

頭兩天我看了一個小電影,叫什麽電影啊,就是幾個明星啊也沒名。就是一個要帳的故事,就是一個城裏的孩子來河南,說我搞了個煤礦,妳投10萬塊錢,我保證妳賺10倍,結果好他就投了。投了第2天說這個煤礦沒了,妳欠我10萬塊錢,這哥們兒也沒摸到錢。然後人家就找了個要帳的,叫四哥,跑到京城那去要錢去,然後特別搞笑,老板離婚的事。叫什麽衛呀,張藝謀的攝影師(顧長衛),他最後還出來了演那個農村的四哥。那裏邊挖苦中國人的荒唐,都想賺著40%, 500%。

都像韋石、熊憲民、夏業良、郭寶勝、胡平,全是靠嘴活說話,捐款。我見過好多美國朋友,包括我們律師,他們說我們不敢想象在妳的案子上看到,中國有一批人就用八九六四靠捐款過日子,從來沒有工作,在美國幾十年。從來沒有過,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很多國家都發生過這樣那樣的政治災難,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民族像我們國家華人在美國,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亞,專門有打著八九六四。像潘晴,袁白冰啊,還有日本那個禿瓢相林,一輩子就是騙,就是靠著八九六四民主民運,靠捐款騙捐,沒有工作,只有中國人。

然後現在中國就P2P,傳銷,什麽萬畝造林,投資造林,楊瀾是代言人,鑰匙瀾是代言人。然後到中國去,妳看所有的外國人,都寄希望於賺大錢賺快錢,然後中國人之間最大的人與人的糾紛全部是個人借貸。

所以戰友們,剛才有一個五毛,罵郭騙那個,特別好,妳多罵罵我,我可是騙子,千萬別相信郭文貴,我準備要下一步的口號就是,千萬別相信郭文貴,不要相信郭文貴,他是個騙子,強奸犯,郭三秒,妳相信他幹啥呀。

這咖啡呀都是凱琳賒給我的,這衣裳,都是港妹借給我的,所以是騙子。妳笑啥呀,妳看時間到了,要開會去,讓我多說一會吧,妳也太厲害了凱琳同誌,要回來說話,親愛的戰友們,凱琳說了妳得走了,閉嘴。就差在華盛頓高院,夏業良說法官我要我要我要說幾句,法官說閉嘴Shut up! 然後夏業良還要站起來,法官說坐那,Shut Up!然後郭寶勝按著肚子,然後葉寧這樣拿著文件,葉寧那個西裝後面那個縫兒有一個線,幾年來那個線還沒有拆開。哥們兒該開封了。行了閉嘴,我閉嘴啊。別找文貴借錢,文貴沒錢,文貴是騙子。

現在讓我們為14億中國人民、西藏人民、臺灣人民、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戰友們謝謝啦,文貴在這塊兒神經吧唧的說了一個小時了啊,再見啊!

謝謝兩位美女,謝謝!

【GM39】【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