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占中七十年, 在七十年前,美國上了毛騙子的當

中共建政之前,民國有三位先知先覺者對中共洞若觀火,他們是汪精衛、蔣介石和胡適:

19238月,蔣介石赴蘇考察三個月以後在日記裡寫道:毀滅本國倫理與歷史手段最毒,情義與道德掃地無餘唯物主義將使中國降入禽獸之域。退守臺灣時更留下驚人一語:中國民眾不受到十八層地獄的痛苦,不會覺醒的。蔣介石敗退臺灣後,談到知識份子被蠱惑,農民被煽動時,總是說:“他們不下十八層地獄不會覺醒,遲早會看到報應。

汪精衛說:“我和共產黨頭目們打了好幾十年交道了,共產黨這個葫蘆裡所賣的藥是何其劇毒,我是很精楚的,無論如何共產黨這個賊船,我是不能再上了。何況我之所以脫離重慶走曲線救國的道路,就是為了消滅赤禍,共產黨無論走到哪裡,就把饑荒、內戰、燒殺、愚昧、落後帶到哪裡。

胡適離開大陸後說:“大陸從此必成為一個流氓社會,人心糜爛,道德信仰無存,奢淫虛假並存,成王敗寇的流氓法則必貫穿始終,鬥與搶成為主旋律,權力與金錢成為行屍走肉的唯一追求,民族全體墮落,歷史再無榮光!

自從瞭解歷史真相和認清現實,我總覺得解放二字確實是對中國人的一種侮辱。七十年來我們到底被解放了什麼?土地權利,沒了;文化道德,丟了;環境資源,毀了;個人財產,搶了,而且轉移走了,甚至連民眾的生命權與生存權每天都在經受著嚴重的威脅,這就是共產黨“解放”中國的真正意義!

70年前,美國上了毛騙子的當,不再支援蔣介石,從而讓共產黨滅了國民黨,中國死了近億人;20年前,美國又上了江騙子的當,讓共產黨加入世貿組織。中國人民不僅沒富起來,還讓中共不斷壯大,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恐怖組織,中國人民從此陷入物水深火熱之中萬劫不復!而今面對香港、臺灣,美國若再次失策美將萬劫不復,全世界都遭殃!

英國哲學家洛克 (John Locke) 在《政府論》中說:“權力不能私有,財產不能公有,否則人類就進入災難之門”。中共的70年,就是財富完全公有化的70年,權力完全私有化的70年。中國的現實就是,一個人領著6個人,帶著200多人,招募8000萬人,控制十三億人,只為確保(五百個紅色家族)五千多人的利益。中共統治的70年,人民早已經被豬狗化了。這是它們的四化之一,官員貴族化,軍隊家丁化,國家監獄化與民眾豬狗化才是真四化。

孫立平教授說:”你看到現在歲月靜好的一群人,在全世界旅遊,購買奢侈品的的遊客占14億人的比例不過是幾千萬人,他們是退休的官員,大國企的員工,有編制事業單位的人員,和少數發了財的民企老闆和高管及其家屬,在當今的世界上,沒有哪一個發達或者不發達國家,有如此不公平的福利分配制度。現在的問題是盛宴的末尾,酒沒了。

某官員酒後吐真言:再過20年,中國還有什麼?算一筆向簡單的帳,目前中國5%的人掌握了中國95%財富,而這5%的人已經移民或者正在辦理移民,這意味著,20年後這95%的財富不再是中國人所有,那是,中國還有什麼?數億老人+一片被污染的山川河流+地底下沒有資源的土地..

現在我們來看看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

1. 房價漲2083倍;

2. 大米上漲26.66倍;

3.  培養一名大學生:1978年從小學到大學學費140元,現在從小學到大學150,000元,上漲1071倍;

4.  房租:1978100平平均月租1.2元,現在100平平均月租2500元,上漲2,083倍。

5.福利不變,討薪違法,上訪有罪。

郎咸平統計,中國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準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資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同樣為159位,甚至低於32個非洲國家。

張維迎說:過去10,中國的社會理念發生了巨大倒退,從市場導向倒退到政府導向;從“民進國退”倒退到“國進民退”;從“發展是硬道理”倒退到“和諧社會”,更加關心財富的分配而不是財富的創造;從“建立法治國家”倒退到“穩定壓倒一切。

20年前,當無數的專家對中國奇跡後發優勢深信不疑時,只有楊小凱清晰而堅定地指出:如果不改革制度,技術帶來的增長只會助長政府的機會主義,導致官企膨脹,吏治腐敗,最後讓國家墜入深淵。

張維迎教授說:過去30多年,中國經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過去300年發明創造所積累的技術的基礎上,支撐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每一項重要技術和產品,都是別人發明的,不是我們自己發明的。我們只是套利者,不是創新者,我們只是在別人建造的大廈上搭建了一個小閣樓,我們沒有狂妄自大的理由!

清華大學孫立平教授說:中國經濟這40年是取得了巨大的發展,這是不可否認的,但是他不認為是奇跡,而是政府變賣的千年以來的土地。土地的價值本來就在那裡,只不過是今天把它變現透支的未來百年的生態環境,現在和今後100年都要為過去的透支的環境來買單,而且這個單越來越貴,並不產生價值。孫教授接著說:”逃避了應該給農幾億民工應有的社保和各項基本福利的責任,讓那些為中國建設付出一生歲月的幾億農民工老無所養,病無所醫,孩子在城裡沒有受教育的機會。

有人總結積紅旗下生長六十餘年之經驗:凡搞到民不聊生,民聲鼎沸之時,政策就右轉,困難時期之後如此,文化革命之後亦如此。但一旦形勢好轉,剛有國泰民安之像,政策就會左轉,不搞到“國民經濟臨近崩潰邊緣”就不轉向。難道就沒有擺脫這惡夢般迴圈的辦法嗎?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是客觀規律,難道中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危機也是一種規律?

程曉農教授說了一段很深刻、很到位的話:“很少有人談改革開放前30年的成就和後30年的成就是什麼關係。要稍微想一想就會發現,這裡面存在一個很大的悖論。改革的對象是什麼呢?改革改的不是60年前國民黨時代的體制,改革改的正好是革命的成果,改的就是30年革命的計劃經濟、人民公社、公有制。換句話講,改革其實就是對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全盤否定。再進一步看,60年走下來的結果是中國在經濟體制重新回到了原點,回到了1949年以前。今天中國講改革開放取得巨大的成就,中國初步建立了市場經濟體制。可是,我們可以問一個問題,1949年以前中國什麼體制?那時候中國就是市場經濟體制。那時候也對外開放,所有的人想出國就出國,沒有控制的,很自由。那麼,為什麼中國要用革命去把市場經濟體制消滅了,花了30年時間,然後再花30年再把它重新建立起來?”

50年代,政府將私有土地和私有財產全面國有化,作為交易,承諾老百姓你的工作、醫療、養老、子女教育政府全包了。而改革開放30年後,百姓的工作、住房、醫療、養老、教育,政府全不管了推回給老百姓。可當年的私有土地和私有財產,並沒有還給老百姓……

但我覺得前30年是最好的時代:那一段光陰是最好的劉得到了報應,林得到了報應,彭得到了報應……老舍跳了湖,傅雷上了吊……山東推雞公車的百萬大軍餓死了大半……你看蒼天放過誰?後30年,時代沒落,畜牲們想通了,夥起搞錢搞女人……這幾年漸漸又回文革,我就知道,報應要來了。

30年,人人都有罪:知識有罪、富裕有罪、見識有罪、才能有罪;所有的看、說、聽、想都可能有罪。後30年,處處都有毒:吃的有毒、喝的有毒、呼吸的也有毒,主要是人心第一毒。前30年,勞動者特窮;後30年,勞動者不但窮,還要供養一群不勞而獲的僕人。

革會傷害中國兩次:一次是文革本身一次是從文革成長起來的那批人。現在社會上文革二代也出現了。當年文革一代在街上攔路剪人家褲管,說是資產階級生活方式。打砸別人家裡的紅木傢俱,說是封資修毒害。現在的文革二代,在肯德基門口,罵人家吃肯德基的賣國。搜索別人紋身,隨便扣上黑社會帽子。打砸別人商店門口的聖誕裝飾,說是西方文化侵略。

“改革開放”40年來夾縫中,中國人有過兩次難得的覺醒。一次是八十年代,因為公權力有限度地收縮,不再肆意干涉私人生活,中國人開始從權力邊緣醒來,只用了短短十餘年的時間,中國的思想、文化和藝術就達到了空前的繁榮。再就是互聯網時代,特別是有了微博和微信之後,短短幾年間,中國社會又有了巨大的改變,無論話題深度、廣度,還是參與人數,都遠遠超過了八十年代。此為第二次覺醒。讓我們看看,這兩次覺醒,能為中國帶來什麼變化吧!

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作者:【文見岐】

【GM06】發布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1月 1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