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6日文貴與路德直播

戰友之聲聽寫組

https://youtu.be/kEJgQpqJcno

郭文貴先生:我不能離妳那麽近,妳11個媳婦,我才一個,哈哈。太佩服路德先生了,我今天看了視頻,11個媳婦啊,哈哈。

路德先生:今天我太太給我發了個視頻,2萬個觀看,全英文,郭先生您全看了吧?英文字幕,說揭露路德什麽什麽。

郭文貴先生:如果說以前把妳當最好的戰友,我今天可以說我可以把妳當成兄弟了,因為妳沒有出現這些視頻是不正常的。在沒有直播前我不能跟妳講,現在可以跟妳講了,是咱一個很重要的戰友,大概四五天前給我發的信息:郭先生,我覺得路德有問題。他這人非常好,我說我也可以告訴妳,路德絕對沒有問題。路德要是有問題,那我真是瞎了眼了。我跟妳擔保,他沒問題。我們還說了很多,我還是說他絕對沒問題。同時國內的一個戰友,黨內的戰友,他說我越看路德這個相貌啊,路德比我想象的深,文貴妳得多註意。他說我這下邊賴好也管過10萬兵,我見人無數,這幾年爆料革命我看的人基本都看準了,這個路德妳得小心。妳看共產黨從來不黑路德,路德的前妻也沒被挖出來啊,沒有路德的料。為啥人家攻擊細思小哥,威脅他家人,威脅Sara,咋不威脅路德啊?

給我講了一大堆,寫了一二十條,我給他回復非常簡單,我說用事實說的算。絕對是上百萬關於妳的這個信息,今天我看了這個視頻,說路德有11個媳婦,重男輕女,跟太太上道觀去,然後說妳肚子裏都是孩子,如何結婚,說妳有11個女朋友。

首先一點,如果是真的,證明妳身體好,哈哈。第二個,如果是真的,妳離開共產黨是天意。第三個,找了兩個人,跟當年錄郭文貴的郭三秒視頻一模一樣,背對著,還弄個手很無辜的樣子。不過妳這倆演員有點醜,我那個還能看著兩腿,還稍微好看點。

妳這個,黑妳的級別跟文貴一模一樣了。然後,這個視頻還是英文字幕,發現了嗎?他不在乎中國人怎麽看,他在乎的是外國人怎麽看妳路德。為什麽?妳的節目真的是不光我們中國人看,是外國人在看,他們意識到這個問題了,這不是忽悠的吧。

他得花多少錢做這個視頻,妳知道嗎?妳做這個視頻可能一天就做完了,他這可能兩小時就做完了,我可以告訴妳,孫立軍、吳征做的這個視頻最起碼要花100萬美元,黑掉100萬美元吧。

另外一個,做這個決定的一定是孫立軍和他的領導級別的,而且針對的對象一定是研究好的,哪句話都研究好了,就是要針對外國的觀眾,讓外國政府不相信妳。

還有一個更誇張的事,裏面講的一些細節:路德的話還能信嗎?這一句話就暴露了。郭文貴郭三秒,他沒有性能力。因為那個時候,我剛開始直播的時候,很多觀眾都是女性,都是女性喜歡我。我的粉絲,我說不讓叫粉絲。結果他們調查了 ,90%是女性,就是對女性說,這小子郭三秒,性能力不行。

然後又是郭強奸,小心他強奸妳啊。郭強奸還不行,郭騙,他還要騙妳錢。再不行,通緝,犯罪。還有郭沒錢了,妳不要靠近他。所以,他把所有支持文貴的人理解為,為了性、為了錢、這人是騙子、還有犯罪,妳不要靠近他。

對妳這個,最後一句話定基調:路德的話還能信嗎?就是妳的話,太多人相信了,而且還是外國人。妳知道剛才我發到我的外國朋友群裏,我讓妳看,千萬不能推出去啊,絕對嚇死妳的。妳看全部是關於妳的,妳看人家開的會。此時此刻在華盛頓,對妳最高的評價,妳看這是川普總統的禦用大顧問。這個妳可以念一下。

路德先生:(路德先生念郭先生手機上的英文聊天內容)

郭文貴先生:啥意思妳知道嗎?

路德先生:他說《紐約時報》12號有一個辯論節目,他要跟別人爭論對吧?

郭文貴先生:不是。

路德先生:他說他要發動一場和CCP的戰爭。這個時候,任何人能贏得這場戰爭,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的話,將成為21世紀改寫歷史的最偉大的人物。

郭文貴先生:12號,妳們看《紐約時報》的新聞,準備了很久的,歷史性的,路德先生,妳知道說啥嗎?誰要是拯救14億中國人民,誰推翻了共產黨,誰就是改寫人類歷史的人。Xxxx我們早就料到了。

剛剛我發給妳了那個,兩份報紙,全部是登班農的。說班農因為他的xxx之路,正在遠離白宮,就是說白宮討厭他幹這事幫助川普。還有一個,川普總統最相信的人朱利安尼,正在遠離,互相挑撥離間,分化他們。然後路德先生英文視頻就出來了,看到了吧,黑班農先生和黑路德先生是同一個級別了,妳真的混得太快了,現在跟郭文貴齊活了。平爆小組孫立軍、孟建柱、王岐山親自搞妳了。路德先生,今天妳這個視頻,這是給妳最大的禮物和獎勵,妳應該請我吃飯。

路德先生:好。很多人可能都還不知道什麽視頻,我今天看到都傻眼了,現在已經是一萬九點擊,全是英文配音,大家看一個這樣的視頻。大家到網上去看,全英文的,做成美國這種大媒體一樣,然後底下還有英文中文字幕,主要是給老外看的對吧。

郭文貴先生:主要是給老外看的。

路德先生:我覺得我的節目也沒幾個老外看啊,怎麽這麽關註美國的英文市場?

郭文貴先生:在海外所有這場爆料革命當中,出現是就兩極人物,一種是絕對不自信,內心世界認為我們幹不掉中共;或者說沒有人看我們節目,就是妳和咱們真正反共的戰友。第二種就是一幫欺民賊,堅決反對我們反共。沒有中間派的,妳發現沒有?妳是最典型的,妳和Sara,妳們做那麽多視頻,那麽多戰友,細思哥、卡麗熙、大丁先生。

對了大丁先生,砸郭那個叫朱萬利的那個女的是他媳婦是吧?是不是啊?

路德先生:不是,不是他媳婦。

郭文貴先生:我搞錯了啊,哈哈。是他前妻是吧,朱萬利,長那麽漂亮?

路德先生:哈哈哈

郭文貴先生:也是紐西蘭的對吧?大丁先生的前妻朱萬利,哈哈,聽說現在也罵路德,也罵郭文貴。我沒看過她節目,我也不知道她長啥樣子啊,聽說是大丁先生的前妻。一個挺郭,一個砸郭;一個挺路德,一個砸路德。大丁先生妳要出來證明一下是不是妳前妻啊,哈哈。然後呢,大丁先生挺勇敢的,有這樣的前妻,很厲害。

我跟妳說,現在砸郭的人非常堅決,而且堅決不反共。我們是滅共的人都義無反顧的去滅共,但是不自信的是什麽?到底有多少人看我們的節目?到底能不能滅共?妳就是那典型的。我給妳說過幾次了,路德先生妳千萬別相信YouTube下邊那個數字,妳們太在乎了。妳看看細絲小哥和妳們做的節目,盯著看咱們戰友下面留言,有一個5毛出來妳臉色馬上變,妳們這個心理狀態太差,這是一。第二個妳完全錯,我可以告訴妳,如果是YouTube這些觀眾給妳加一個零,妳都沒有今天影響力,共產黨也不在乎妳。他怎麽會在乎妳呀!他一定是多兩個零、三個零,這就是為什麽我佩服老江這個人,我見老江以後,我覺得這個人,我剛才給妳說絕對是個天才,就是悟性極高。妳看他對共產黨的事兒解釋的時候,他帶著靈性。

他昨天晚上說妳路德嘴開光了,這話他不是亂說的,他有感覺接觸妳路德之前,上節目連線到了妳家看到妳在那做節目,咱們大使館開完會,妳這整個人就變了個人,我都覺得傻眼了。然後我把妳有一段一段的,我就、因為妳都沒有英文字母嘛!我就發給一些外國人,我給他們說一些,妳做了什麽事,他們很驚訝。今天早上那個我給妳看,我不能說這名字,我讓妳看一下,這哥們可了不得,Mike啊!這個人蹲過監獄,剛剛的舉行了一個巨大的一個會,號稱1.5萬億的總基金會。其中有一段,就中間放了大概七分鐘的視頻,全部都是關於文貴、路德、細絲小哥還有戰友之聲,還有誰的就是幾個幾段掐出來放上英文字母的去放去。

參加這會的其中一個人是惟一一個中國人,我告訴妳惟一一個中國人,我不能說名字,妳能想象得到。她剛剛賺了200億美元,前夫給了她分了200億美元。然後呢!傻了、傻了,就外國人對我們爆料竟然是到這個程度。妳看看凱爾巴斯訪問我的英文那個,第一訪問量,第二是班農170萬。但是妳知道嗎?那個170萬在美國意味著什麽?他是170萬人絕對是看的完的。那妳說妳路德節目有多少人看?妳根本不知道加英文字幕。一個都不知道,零啊!人家不會給妳在這兒留言。看不明白啊!所以妳太看不起自己了。

所以我們戰友就是兩邊大頭癥,欺民賊拿自己當根蔥,狗屁都不是。那些肛毛、肛毛都不是,痔瘡黨。再一個就是我們真正的反共的,自己老不自信。這回行了,就這幾天,妳折騰了一年共產黨都沒有搭理妳路德,結果就這幾天妳跟老江妳跟鋼鐵俠妳就沖上去了。直接現在錄英文視頻,直接錄英文視頻是妳路德第一人啊!妳這待遇太高了,直接就把妳弄到國際上最高境界了,哇塞!

路德先生:點擊率很高啊!1萬9。

郭文貴先生:1萬9,他一定過百萬,一定過百萬,我給妳保證。

路德先生:英文的

郭文貴先生:妳現在妳別否定這事兒。

路德先生:對,我不否定。

郭文貴先生:他那裏邊都說妳,我路德我欠錢,我欠錢咋啦!我欠錢。我欠錢有共產黨欠的錢多嗎?對不對!第二我路德我11個媳婦兒,我有11個女人,我腎好啊!我比妳王岐山用手強啊!我也不吃什麽偉哥呀!這得問妳太太去。第三個是不是!說路德現在我算命去了。我什麽、我忘恩負義,我忘恩負義又咋的了,我也不忘妳的恩,負妳的義。

路德先生:裏邊沒說忘恩負義吧!沒有。

郭文貴先生:他說妳妻子,把妳妻子拋棄了,重男輕女吧!

路德先生:重男輕女,對。

郭文貴先生:所有的、如果這裏面都是說的對的,跟共產黨在香港殺人有關系嗎?路德先生跟王岐山盜國賊有關系嗎?跟海航劉呈傑和冠軍有關系嗎?跟共產黨現在造假有關系嗎?跟他現在金融危機有關系嗎?不是,妳好壞跟妳報的料有關系嗎?那妳說美國總統現在天天被罵,罵得最慘的是川普總統。人類上所有基本上都罵給川普總統去了,他怕是美國總統吧!跟啥有關系嗎?沒有影響美國人讓他當總統。共產黨用最高的神仙的境界要求每一個人,如果妳不符合神的境界,妳就是畜生,妳就該殺。要求自己的時候,他就是畜生的境界都不如,這就是共產黨。

妳看錄視頻郭文貴郭3秒,我郭三秒咋了!我又不跟妳老婆睡覺,我也不跟妳女兒睡覺,我3秒咋了又不影響妳。我強奸,我也沒有強奸妳老婆、女兒,我強奸咋了!哎!他就這麽整妳,我郭騙,我又沒騙妳錢。對吧!他永遠是把別人,看一個人用神的標準,對自己的時候是沒有標準的,一切都是對的。所以妳這個視頻在全世界任何有良知人面前,他會知道、剛才就所有的美國人剛才就跟咱思維不一樣。第一反應他說,他們花那麽多錢錄一個路德視頻,說明路德很重要。第二,如果這些都說的是真的,說明路德先生這人生活很豐富,我很羨慕。第三個說這人真有十一個女朋友夠幸福的。美國人絕對不會說這人是壞人,美國人、西方人的邏輯是啥!說妳是好、是壞是有事實和證據在法庭說了算。

妳知道我有一次我給妳報個料,這就是中國人,我們大家看待問題,妳看我們很多戰友現在也犯這個問題。妳沒有證據、沒有事實面前,妳不能說人家是犯罪分子。然後妳沒有審問妳不能隨便定義好人和壞人。當年我到歐洲去,一個設計師確實把我騙得很慘,畫了一些圖,搞了一些,最後都是、那時候嘛!都是1993、94的時候都是假的圖,東邊西湊的,騙了我們幾十萬美元。然後我們當時都要告他,我說告什麽告,還不夠浪費時間的呢!結果我見了他這個合夥人,介紹他認識的。我在摩納哥去看F1跑車的時候,然後我在那個樓上貴賓室。我說妳這個Partner是個騙子。我說他騙了、騙了我錢,我翻譯翻譯完。這個人臉色一下子就下來了,說miles 他絕對不是好人,他絕對是錯了,但是妳不能說他是騙子。因為他是不是騙子是由法庭決定,妳不能用妳的事實說他是騙子,這是不公平的。他絕對是不對的,他絕對是壞妳了,他也是欺騙妳了,但是他是不是騙子,這是罪行,妳不能這麽說。

哇!當時對我影響很大,所以我輕易不說人家這個話,妳知道嗎?這就是共產黨的邏輯是什麽,只要一抓起來還沒抓妳呢!一舉槍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妳還沒有定我有沒有罪呢!就坦白從寬了,結果我就有罪了。所以說,中國這個文化邏輯被共產黨給汙染的可怕。路德一出視頻,妳自己就認為完了、完了、完了,我這、我這真的假的我說不清楚了。路德先生妳要記住,任何戰友記住,共產黨給妳錄視頻的時候是妳八輩燒高香了,妳等著吧!妳就一個視頻,妳不拿政庇妳都不可能。我給妳保證美國政府肯定聯系妳,路德先生有什麽需要嗎?我要保護妳嗎?絕對的加快妳的視頻會引起美國的重視,而且當妳有困難的時候,美國FBI一定、國土安全部更加保護妳,享受吧!

路德先生:這視頻還有兩個人、三個人采訪,什麽、什麽貫軍那個假貫軍。

郭文貴先生:妳都認識那三個人嗎?

路德先生:不認識我不認識,絕對他們找的演員百分之百、萬分之萬。

郭文貴先生:她會不會是扮演假孫瑤,是不是同一個人呢?

路德先生:真有可能。

郭文貴先生:大家看一看

路德先生:回頭看一看拍的現場,我一看真像在哪裏,不像是我什麽、什麽、我熟悉的地方,然後對我在拉斯維加斯地方還挺熟。

郭文貴先生:是嗎?是妳拉斯維加斯的地方,說對了。

路德先生:對對,對,她說。

郭文貴先生:所以路德先生妳要記住共產黨,他永遠說一些非常正確的事。地址、人名、公安把妳家給查了,妳的太太的名字、誰的名字,就讓妳太太都、都搞不清是真假。

路德先生:對。

郭文貴先生:因為妳看看,當時他那個、我郭3秒、郭強奸視頻,第一個就發給我太太去了。我太太不看視頻,人家是專案組找我太太,妳看看郭文貴的視頻。我太太特別聰明,說妳讓我看什麽?妳看看他,我不用看。她說什麽意思,郭文貴強奸、強奸妳去看看。我太太說如果說是我先生是強奸的話,說明我們倆夫妻生活我沒盡責啊!當時專案組就傻了,他說妳這麽說就是責備我來了,我先生去強奸是不是當時還在北京期間呢?他說是,他在北京期間,說明我沒有盡好妻子的責任吶!我讓我先生去強奸了,那是我的錯啊!哎!這到不是。妳還看一個就是郭文貴呀!還有其他方面的問題。她說是不是妳說郭文貴沒有性能力?他有沒有性能力只有我知道,妳們不知道。

專案組人傻了,還有個女的,還有個男的去的,三人。專案組人的人楞了,看我太太,我太太抽煙啊,我太太說給他們的人遞根煙,抽根煙,她說妳想讓我說什麽?說我先生強奸犯嗎,說我先生性無能嗎?專案組這回聽了,欸算了就是跟妳說一聲,他就想讓我老婆生氣,現在他一定是挑撥妳老婆去,現在妳老婆都知道姓什麽了,小蔡,找小蔡

路德先生:他把我丈母娘的名字都拿出來了,我老婆媽媽的名字

郭文貴先生:這班畜生,王八蛋,這就是共產黨。妳領會到孫立軍孟建柱了吧。我一年前就遭受到萬倍的折磨,妳天天上去直播妳沒感覺,現在輪到妳身上了吧。這班人太壞了!

路德先生:這個視頻是英文的,之前就是上個禮拜也有一個視頻六分鐘的,朱萬利也在這狂推,也是六分鐘說我和這個,那是中文的,現在這個是英文的。之前有個中文的,

郭文貴先生:已經有過一個中文的了

路德先生:就是上個禮拜,然後在水軍狂發。

郭文貴先生:然後妳還記得那個誰,包括王雁平那個,就是說跟我有關系的音頻一出來,專案組也寄給我太太去了,說妳一定要聽聽這個,這個很危險啊,郭文貴逃跑是假,婚外有情是真。跟他那個王雁平妳看看很不雅,但是妳還要聽。我太太說那妳就在這放著我聽。然後呢,放了,人家停了,不放了不放了,他說這個很刺激妳。他說,妳聽這是妳先生吧,妳看他跟王雁平這多麽的淫蕩啊,妳看清郭文貴了吧,這個人是有問題的啊!然後,我太太說,我越聽啊她說越好玩,她說王雁平我沒有資格說,她說肯定不是我先生。為什麽,我先生在床上什麽聲音我知道,這個肯定不是我先生,這絕對不是郭文貴,她說他要這樣叫的話,還真挺好,但他從來沒叫過,他絕對不是我先生,我知道他啥樣。她說我們家郭文貴啊,我在家喊他都叫文貴叫老七。

她說看大宅門電視劇的時候,有一段精彩的故事,就是白老七跟九紅好上了,記得吧,在屋裏做愛嗷嗷的叫,然後旁邊的妻子問她,說妳這幹嘛呢跟九紅啊,到底有沒有那事啊,他說七爺一整動靜可大,所以意思我都聽見了嘛。我太太說,文貴在我和他的時間裏,這麽多年三十多年,這不是郭文貴。如果妳們說這是郭文貴的話,這不是郭文貴。如果這真是郭文貴,他跟王雁平要這樣的話,那就真好了,因為他在外面太孤獨了,我就擔心他不這樣,他過得那麽苦幹啥呀?!專案組又傻眼回去了。所以說專案組氣壞了。

為什麽把我太太給帶走啊,一次次來攻擊我太太,我太太啥事沒有啊,該幹啥幹啥,他們都監聽啊,我太太就兩電話,他監聽。發現我太太確實沒什麽感情波動,該幹啥幹啥,所以把她帶走了。帶走以後在去大連開車的路上,在車上就重復故意的在車上,一車警察男女警察,就放著我和王雁平的音頻,然後為我編的愛的視頻,一路呀!十幾個小時一直放,就是虐待妳!說那些女警察帶著耳機,就聽什麽其他去,不聽這個,怕刺激,我在那叫床~~~叫的大家身上都發熱,多難受啊,男女一車也很危險妳知道不。所有人身上都帶耳機,就她一個人不會給帶耳機,要給她聽,聽一路。一二十個小時啊,聽著他老公假叫床。所以我太太見了王雁平就說,雁平啊妳這聲音叫的,我聽了一二十個小時,然後把王雁平給羞壞了,她說郭太我真不好意思。

然後我太太說什麽說我知道這是假的,但是妳老公知不知道這是假的啊,這做的太像了!乍一聽是妳倆聲音,但是再仔細聽這不是妳們老板。

所以說妳現在還早著呢,妳這動靜還沒出來呢床上聲音,我估計下一集,下一集路德的叫床就出來了。妳叫床啥樣妳先給我們提前預熱啊,

路德先生:完了,妳覺得他們為什麽要對著我來呢,什麽原因呀?

郭文貴先生:因為妳這幾天爆料太重要了。妳這幾天叫爆料,妳頭一段時間妳們叫娛樂節目,是妳的觀點。這幾天妳和老江,妳和安紅,妳和鋼鐵俠做的是真叫爆料,然後妳擊中要害了。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妳現在擊中他要害了,妳成為他威脅了。

我跟妳說過了吧,妳跟老江咱們在這樓上的時候,我說接下來路德先生sara,有些話咱們這不能說,妳們的價錢還有對妳要拔掉,包括老江,馬上會一批一批的上來。然後在幾周前說過,下一步就是挑撥文貴和班農的關系。從歐洲有人領了命令回來,文貴雙面間諜,然後文貴法治基金放高利貸,然後班農沒錢了,班農是騙子,然後打擊班農,然後幹掉路德,幹掉Sara,幹掉細絲小哥,挑撥我們戰友關系,這都來了。然後就對著妳來了,這剛開始。

路德先生:剛開始啊。

郭文貴先生:叫兩嗓子唄,大家讓妳叫兩嗓子哈哈哈,要不要摸妳一下什麽的

路德先生:我就總結一下,一個是王健林的這期節目,還有就是潘石屹這期節目,還有這個王小洪的這些,妳覺得哪一個最讓它們害怕的。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潘石屹的事是最點中要害的。因為王健林已經是被吐出去的痰了,就是妳踩兩腳不踩兩腳他們也不在乎了,吐出去的痰了已經是。他就是商奸,商業的奸賊,誰有權利跟誰跑。而且自己老裝。妳見過全人類上有一個國家的企業家像中國企業家這麽不要臉,天天見省委書記見省長就是要上網絡,見別人不上網絡,妳到底是官商還是奸商還是商奸。奸商是騙錢,商奸這就是玩政治的。咱老自己我是什麽,胡雪巖啊還有什麽潘什麽啊,不要臉嘛。就是吐了口痰,沒什麽影響。

另外一個王小洪妳說不出多大的事,他也不在乎妳,妳知道嗎。然後呢八局的事人家也不會在乎妳。

潘石屹妳打中要害了。因為潘石屹的這個錢是王岐山弄出來的,這八十億納不納稅妳給點的太好了,特別是老江把人家賬本給人翻出來,妳這老江太壞了。另外妳這一個個講的這個潘石屹跟王岐山這種關系,包括這張欣。妳知道張欣在美國呢,妳弄不好那個英文就張欣寫的呢,人家就住在對面呢,多遠,五分鐘就走到她家去了,就在對面,張欣家走過去就五分鐘,就五分鐘啊,人家多不開心。我覺得妳的核心是點到了潘石屹,這是核心。

還有一個我覺得怎麽說呢,他們意識到妳接下來還往下有東西,所以我覺得對他們是個威脅。

路德先生:是個威脅,是啊。這個視頻還英文配音,之前是中文的,還采訪動靜很大,做這個視頻我看了一下,前後得花不少時間不少錢,配音文字幕。

郭文貴先生:一定的噢

路德先生:英文字幕念的那個一聽老外的聲音,不是中國人的聲音那種。

郭文貴先生:找老外付錢嘛,吳征就最愛幹這個嘛。他找老外付錢嘛,人家是做電視的呀,人家做陽光衛視比妳比我做太強了。人家找個配音的,楊瀾妳好嗎,妳在哪裏呢,一下就來了。妳最近那個勁頭,妳一上來弄大家嚇一大跳,把我笑噴了,我正刷著牙呢聽妳倆。老江說路德嘴開光了,這老江太壞了。我說老江他媳婦咋跟他過日子,妳跟這麽個男人過日子妳每天不得笑死了嘛。路德的嘴開光了,我就聽說過錢開光啥開光,沒聽過嘴開光了。如果江財神有本事妳給那些欺民賊的肛門開開光,讓這班王八蛋真正的學點人樣。

路德先生的這個觀點我覺得擊中要害。還有我覺得妳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在這個直播中變得完全不一樣了。所以說我覺得特別搞笑特別搞笑。所以共產黨能幹啥,妳看咱們預測了吧,跟老江五天前說的話,我說接下來就是妳和sara和老江,就會攻擊妳妖化妳造妳謠,威脅妳家人,黑客妳。

路德先生:那我們現在來談談幹貨。很多戰友肯定想問文貴先生關於一個就是八局、九局。今天妳直播也說了,八局現在成了情報機構,有點像以前東廠西廠的感覺了。

郭文貴先生:對,有點那個味道。但是大家一定要有概念,咱一般戰友不一定知道。

就中南海內部的叫常委和政治局,特別是常委的警衛是國家軍委管。軍委是叫總參謀部,總參謀部裏面叫保衛部,也就是解放軍的公安部。解放軍和公檢法完全是獨立的。

就解放軍的公安部叫總參保衛部。解放軍的組織部叫政治部。所謂解放軍的商務部就是後期服務部。它們是完全獨立的公檢法系統。所以它叫九局,公安部裏的領導服務和24小時生活全叫九局。九局所有用的情報系統都是解放軍的二部,技術是三部。所有的服務就是西京賓館,然後中辦,特供都是獨立的。包括中南海的空調。

在2001年它用十幾個億建了一個從德國引進來的,荷蘭的一家公司,當時叫VV系統,VV全析分系統。就是完全跟北京空調沒關系的,獨立的空調。當妳在家裏邊,屋裏邊,包括放屁,在床上叫床。都是跟中國人沒關系,呼吸的是獨立的空氣,就叫VV析分系統。當時花了十五億,現在花五十億妳都做不下來。所以中南海的空調是獨立的,做愛的聲音也是獨立的。

保衛叫九局,歸解放軍管。出了門,就歸北京地方,叫公安部八局管。八局就叫公安部警局。它是什麽編制,警號WJ武警01。那邊是甲A01過去,後面變京A地方牌。所以完全是兩個體制。

八局過去是沒有情報系統的。東廠西廠當年就是因為皇帝有獨立的情報系統嘛,直接給我調查誰,抓誰。現在給了八局一個叫特勤局。按美國編制來的。給了它特殊的權利叫執法權。抓人,調查全有了,然後情報權。

這跟過去的東廠西廠有點像,但更像美國的特勤局加以色列戰爭狀態的摩薩德,就是它們的一樣。有暗殺功能,自己獨立的情報系統。然後可以直通皇上。這王岐山都摸不著。

妳和江財神還沒講到核心,就是習把公安部給架空了,加了個新官,就是八局特勤局。九局對外公布,妳沒看到,也改編了。因為武警已經歸中辦管啦,歸中央管了,軍委編制了。所以八局就是軍委的嘛。等於它倆並購了,共同成立了一個叫九局。中共中央叫服務局。現在把服務局變成了中共中央國家安全服務中心,就歸國家安全委員會。

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說習近平,副主席丁薛祥,陳希和栗戰書。壓根沒有妳韓正,孟建柱,趙克誌,郭聲琨的事了。這完全是習的獨立系統,還有朱國鋒的秘書。

這個時候妳可以看到,真正的習和什麽老的共青團和江家、朱家、曾家,通通隔離,誰都不信。

過去八局的地方,上馬路歸我八局協調,我協調妳。所有執法,控制都歸當地公安。是不是?妳沒有執法權的。情報以前都歸當地的安全部門和公安部門,對不起,現在都改了。所有的老子要命令妳,殺人,抓人,封路,火車停,飛機停,往哪飛,都聽我的。

情報系統我獨立一套系統。連二部、三部都得聽我的。因為它叫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服務中心了。這個牛大了!!!

那麽孫立軍出局啦,八局原來歸公安部,現在直接歸中央了,過去是武警編制,武警是歸公安部管。所有當地的公安局長都是當地的武警政委啊。

現在是所有武警都歸中央軍委管,妳算個屁啊,算是獨立的。這下孫立軍滾蛋了,孟建柱滾蛋了。

呀喲,這八局,妳咋知道地下室有秘密房間,這個多嚇人。所以路德和江財神,妳們這下爆料爆得有點猛啊,但是非常非常好。大概是這樣,別說太多了,我怕大家害怕。

路德先生:那等於說八局直接歸中央管,等於和公安部沒什麽關系了。

郭文貴先生:基本沒關系了。妳別忘了,王小洪任副書記,和公安部部長級的副部長,然後兼八局局長。

我跟妳講:公安部就兩局值得在乎,一局海外情報,孫立軍政治保衛,靠近中央領導。妳可以有理由靠近中央領導,可以收集情報,可以殺人,叫港澳臺黑社會,都歸一局管嘛,政治保衛嘛,情報收集,間諜培養,海外間諜網,都歸一局管,叫政治保衛局。

二局是搞經偵的,三局好技術的,妳四局也沒什麽用,交管局。五局刑偵有個屁用啊,都是辛苦局。六局更是沒有什麽用啦。十七局也是技術、刑偵這塊。只有八局是靠中央領導政治的。九局,十局,十二局都沒什麽用了,流氓,新疆,西藏,對美間諜,都沒用。

要妳命的就兩局:一局和八局。剩下都是打工局。交管局能賺錢,能弄點錢,有什麽用啊。

但是這八局現在一改,這下事情大了。事實上就把公安部、公檢法架空了。

接下來絕對會對上海江派、曾派、王派、孟派,一定會有動作。

路德先生:潘石屹,之前我節目裏說了,現在用政治的因素把妳所有的值錢,比如說妳解決多少就業,交了多少稅,以前這叫妳的資歷,在我黨裏妳還能拿得出手的。

現在只要給妳掛個反黨的帽子。這些就全沒了。妳覺得會不會到這一步。

郭文貴先生:當然已經在執行中了,妳要註意到習最近的講話中。就是“妄議黨中央” 這個詞他一直掛在嘴上。

妄議黨中央這個詞就是給九千萬黨員戴的帽子。這肯定的。妳說什麽話就妄議黨中央。這妄議黨中央有什麽標準啊。有人說:王岐山同誌的手好漂亮。呃!妄議黨中央。妳肯定看路德爆料了,說我的手。習近平主席的鼻子很大。性功能很強。呃!妄議黨中央。那我咋說呢。今天王岐山同誌非常英俊,看著像十八歲。這說明什麽呢?它沒標準,它就一個妄議黨中央,就能把所有黨員和所有人都給抓起來。

就路德先生妳們就對中國人講。而我每天大部分都是對外國人講。給他們講的時候,我說我給妳舉個例子,妳說川普頭發太輕了,妳犯罪。哎,這不可能吧。妳看看習近平講話,王岐山講話。王岐山敲著手,呃!妄議黨中央,誰誰,被抓起來了。

這妄議黨中央就是抓人的理由。這外國人一聽就受不了了。這王八蛋敢就這麽幹。

外國人只用這麽簡單的邏輯就能證明這是瘋狂的組織。那麽妳跟中國人說容易,跟外國人說難。所以我就舉例說明。

郭:所以我就舉例說明。所以為什麽那麽多人要請我去,我瘋了,剛才又有要我去演講,我每天都有,我不去,太累。

但是路德先生妳要記住,妄議黨中央和反黨,是共產黨文化大革命鬥爭最常用的詞兒,現在用在了私人企業家上,叫反黨;用在黨內,叫妄議黨中央。在高層的,說妳搞小圈圈,然後搞什麽利益集團。所以說共產黨他那個褲腰帶呀,共產黨的褲腰帶他沒有,他想怎麽尿怎麽尿,想大想小,他連那個松緊帶都沒有。所以,最近妳批的這個是很正確。共產黨給張欣,給潘石屹,說他是反黨、反中央,那他完了。現在妳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為什麽張欣在紐約她不回去啊?

路德先生:我剛才正想問妳這個問題,我覺得他肯定是害怕了,不敢回去。

郭文貴先生:為啥潘石屹不來紐約啊?

路德先生:-肯定是出不來嘛。

郭文貴先生:不讓他出來,不讓她回去,是誰幹的呀?中國誰能讓他倆不出來,不回去啊?沒有第二個人物,只有一個人。

路德先生:要潘石屹不要出來,那肯定是……

郭文貴先生:沒有第二個人敢讓他不出來,誰敢說?妳讓郭聲琨敢說我不讓妳潘石屹出去?立馬把妳抓起來了。

路德先生:習近平吧,那肯定。

郭文貴先生:那只有習啊,對吧。這四、五年中國反腐沒找潘石屹,妳覺得正常嗎?他那地是買的國家的,張欣那個視頻講的完全是謊話,她說我從市場上拍賣的地。 SOHO北京的地是買了北京二輕局的。二輕局最好的企業,就是二鍋頭,東三環那個,紅星二鍋頭。紅星二鍋頭就是二輕局最好的企業,我不能說是誰,那是我哥們兒。是他賣給潘石屹的,完全合同交易。那時候就沒有拍賣土地,他放什麽狗屁呢,是不是啊?這是他第一塊地。第二塊地就拿了今天現在銀泰那個位置,他拿的SOHO二期那個。那當時地是我們要買的,我們跟劉延東的老公,他要去買的,加一塊就三個億。現在是價值3萬個億,妳說多瘋狂啊!那個地也是協議轉讓,也不是拍賣的。所以張欣的話完全是謊話。

哎喲我一聽中國老板說話啊,王健林“我們不是為了錢,不在乎錢”,馬雲說“我從來不知道錢啥感覺”,然後潘石屹的妻子,兩個人出來“不在乎錢,就喝點果汁”,唉呀,我的媽呀!讓我吐一下吧,讓我抱著妳吐一下吧。

路德先生:張欣接受采訪的時候還說……

郭文貴先生:胡舒立那頭型,那小鞋,她自戀的感覺妳看出來了嗎?要叫攝像機一定照她的腳,妳發現了嗎?老照她的腳,還穿的露腳後跟那個,妳發現嗎?照側面。妳看跟王岐山見面,妳看那感覺,妳看那講話,就給王岐山老是要露腳,露側面。因為王岐山誇她,妳的腳長得好看,妳的側面太淑女了。

路德先生:她接受一個老外的采訪60分鐘,問張欣中國的民主要不要20年,她說不要,很快。這個妳覺得她真的只是喜歡,就像跟任誌強一樣評論一下呢,還是像欺民賊那樣故意標榜自己是一個右派人士?

郭文貴先生:那一個視頻妳沒看完,這60分鐘它是錄播的,很多剪輯。60分鐘後來給刪了很多東西。她在裏面直接批評,直接批評共產黨。她說共產黨現在在中國是最大的問題,中國沒有市場,中國只有政治市場,然後說這個一黨專政在中國是不得(人心)。她還有很多采訪,現在網上很多都沒了,很多,包括接受中東的一家電視臺采訪,包括英國BBC采訪都有的,很多,現在很奇怪,都找不著了,張欣花很多價錢都給刪掉了。

妳知道當時我在北京的時候,安全部專門成立個小組,當時其中就查有張欣,當時就有,結果這個小組的全抓起來了。就剩了一個人沒被抓,就是馬健,後來也被抓了。當時就是這樣子的。當時問我嘛,他說妳知道這個張欣什麽情況?我說我真不了解,完全不了解。然後說這個張欣在BBC的采訪,還有在中東的這個采訪,嚴批共產黨,然後如何如何地說共產黨的問題。整個的看完以後,跟我說完以後,我說我真的不知道。

路德先生:那我就問,她是真的有點反黨了,是吧?

郭文貴先生:張欣是反共的。

路德:張欣反共,那妳覺得像她這種,是該支持她呢,還是說……她和王岐山的這種關系,到底是……就是有些矛盾啊,啊?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是什麽呢,妳看的這個問題,正好是不能單極去看,妳不能單極地看,路德先生。

王岐山的骨子裏邊有三重人格。這不是我說的啊,說王岐山的三種人格是宋平說的,宋平啊。宋平當時說妳怎麽看王岐山,他說妳得看到三個王岐山:

一個生活中的流氓王岐山,他叫痞子,不是流氓,叫痞子——生活中的痞子王岐山。這是一個真實的王岐山。

第二個,王岐山在外國人和企業家面前,那是另外一個王岐山。他大肆的搞民主啊,什麽國際視野啊,然後人權啊,他都說得好得很,要展示給外國人。他說當年姚依林就是這樣的人。姚依林只要是外國人一見面,第一句話:我是香港出生的,我會講粵語,我會講英語。然後呢,我在家裏邊最愛聽的音樂啊,這是這個小斯特勞斯的音樂。要講英文。誒,王岐山就這樣,在外國人面前,馬上:咱們有共同的語言,有共同的理想,有共同追求,這是另外一個王岐山。

第三個,在共產黨內部的王岐山,極右,或者極左。見極右的,比妳還右,見極左,比妳還左;左右逢迎,絕對的政治投機。每句話就是“丫挺的”,然後就是“中國老百姓就欠打,中國老百姓就欠收拾”,“中國老百姓妳給他過好日子他馬上就造反”,“中國老百姓是世界上人類上最雜碎、最糟糕的、最不團結的”,“為什麽有商鞅,商鞅把中國人說透了”,“中國人歷史上為什麽總出太監,為什麽出這些人物,就是中國需要這樣的人物”。

他永遠是這樣。妳看他開會,他往那兒敲著桌子,一講就四五個小時不停,他不給人說話的機會。所有北京官員他來北京以後說,在北京城,最痛苦的就是我聽王岐山開會。他往那兒一坐就輪上了,一輪就沒別人說話。

妳看,我跟妳講了,在圓桌吃飯吧,趙本山,北京春節聯歡晚會完了,趙本山、範冰冰,所有的明星全來了,妳知道的都來了。就是吃飯的時候說嘛,聽說妳們現在這個啊,打炮的價格都已經漲了,從過去3萬……30萬了現在?趙本山說這不本來就是啊。範冰冰說,首長,妳免費。大家哄堂大笑。他不吱聲。大家就侃上了。誒,聽說現在流行3P,3P是怎麽玩啊?哇大家就笑,說3P怎麽玩。然後說妳們去過日本嗎?日本那個性工具商店我去看過,那性工具商店好啊,妳說那日本公開在賣,還合法,妳們去過沒有啊?

說這個王岐山他是個什麽人啊,這個家夥,絕對是個天才,妳不得不服。但是他絕不是……他沒有任何妳所說、妳想定義的兩個極端:民主,或者非民主。他不存在民主,他也沒有非民主。他就是一流氓。流氓,妳是妓女的話,看了他妳高興啊,那有的人願意跟他睡覺啊。公主開窯子,不圖賺錢圖快活,願意跟王岐山快活啊,願意享受他的小手啊,王岐山就覺得很厲害呀。我就是公主,我開窯子,我圖快樂,我不圖錢妳咋的。那麽就像張欣,跟王岐山聊著民主自由,他比張欣聊得還多。妳從外國回來的吧,講英文的,那馬上就開始。王岐山和所有的,朱镕基和江派,所有的共產黨的高官,這點是共同的,崇洋美國,只要講英文的就在心裏高三頭,崇拜西方這一點是絕對無庸置疑的,都是一樣的。其他就是完全是沒道德,沒原則,沒有信仰,沒有理想,更不存在什麽主義,那是胡扯,就是現實主義,就是流氓主義。

所以說妳不要把它分為,要非好即壞,非壞即好,不存在這個問題。

路德先生:所以張欣雖然說這實際上也是為了自己,這個為了自己獲得一些政治地位啊,根本也不是為了整個這個14億人,改變體制。

郭文貴先生:她沒這個理想,妳就想想,她在那個視頻裏面,我看妳們發出的那個說,胡舒立采訪時候說我們不是為了錢,那妳幹嘛嫁給潘石屹呀,是不是?妳該嫁給路德啊,沒錢了都跑美國來了,是不是?路德那樣不比妳潘石屹好啊,妳嫁給路德哪都比他好,但是不可能的事兒,扯犢子,妳說潘石屹是個兒高?英俊?他做平板撐胸大肌好?

郭文貴3秒的話,他最多1.5秒,妳算啥呀,妳這胡扯哪,完全胡扯哪。就這種胡扯就證明這個人是虛偽的,只要妳虛偽的妳說的就不是真的,所謂的民主自由就是自我標榜。妳說我很少提民主自由這事兒,我到今天我都認為中國走西方的民主是不可能的,但是沒有民主作為基礎的法治是不存在的。西方的過度民主,這是有問題的,因為西方是以身作則,她是實驗者,她是有商榷的地方的。

但是妳說妳一個富婆,今天要說要給民主,那是妳當了富婆說要民主。妳要現在在北京城,夜總會裏賣淫做小姐,妳要民主嗎?老娘要錢,對不對呀。

我認為中國最偉大的職業就是做小姐的,最真實的,一次多少錢,高興了租長點時間,不高興滾蛋,就這麽簡單,最真實。最不要臉的就這些富婆,這些富婆出來幹嘛去,動不動就民主自由,妳幹過啥民主自由。王岐山是最最人類的人道的民主的魔鬼,災難,妳跟他談。妳想證明她說她內心還想傾向民主的妳太開玩笑了,絕對不是。

路德先生:還有這個等於說潘石屹基本上他寫的這個“頓悟”這個基本差不多了,

郭文貴先生:他已經頓悟了,他已經頓悟了。(郭騙子和這個天安門82天,)我希望有一天我上天安門的時候,看到是沒有像,不是有像,五毛們放心)。所以說路德先生妳要意識到一個很核心的問題,妳在這個節目當中別像他們似的,不要非黑即白。妳也不要評判他們的立場,他不可能是跟人民同步的,他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是站在老百姓的心中,絕對不可能的,這是永遠不可能的。

這些人是永遠不會跟我們這些草根在一起的,在任何情況下。妳看人家張欣講英文,外國留學,人家孩子在美國,人家拿美國護照,人家家是在曼哈頓,人家想著妳中國的民主,那是不可能的。

當年2001年2002年的時候,2002年底,北京國際俱樂部重新開,就叫瑞吉酒店剛剛開,它的側翼有一個日本餐廳,當時是北京最好的。那是我常去的餐廳。我最起碼不低於3次,當時看到那個潘石屹和他老婆,還抱著他那個兒子呢,懷裏抱著孩子呢,在那個餐廳裏王岐山就跟他吃飯。在日本餐廳,一去了那個一號房,我用,或者是經常是潘石屹用。

潘石屹那時候剛開始是紅石,從紅石公司出來,成立了這個SOHO。剛剛的有了孩子,還抱著那嘛,妳看那時候王岐山就跟他天天在一起吃飯。在日本餐廳,王岐山很能喝日本酒的,喝日酒喝的特別多,日餐點餐點的非常會點,點的特別好,妳知道了嗎。所以說妳看他就王岐山的關系是多麽的不一般,然後妳看他那個那叫什麽銀泰的叫什麽廠啊,那個大塊地,國貿對面那塊兒,給了三星電子,給了銀泰,給了SOHO。銀泰是王岐山家的,100% 100% 100%,他原來董事會的名單都是姚慶。

所以說妳去想想那一塊兒都是王岐山的,當時王岐山就啪,就出來田溯寧開著車他去。那時候他在北京的老巢叫銀健出租公司,記得吧,叫銀健出租公司,最大的銀健出租公司,建行的吧。還有銀健地產都是建行王岐山的,然後潘石屹抱著孩子跟著張欣跟著王岐山吃飯,一吃吃到下午的飯沒人。

我那時候辦公室在恒基,所以我就基本午餐就經常在那吃,我就碰著幾回他吃過五六個小時的飯,妳想想那什麽概念,他跟他談民主嗎在哪兒,當然不談民主啊。

路德先生:剛才這個潘石屹這塊,他兒子在美國發了個推,叫潘瑞,說8月6號發了個推,好像是說支持香港這個,然後馬上,不是推是發微博,很快第2天就把微博清掉了。

郭文貴先生:我給妳講個最簡單的事啊,哈德遜當時我演講被取消,它不是一個原因啊,第一個人告訴我說,是張欣告訴哈德遜說,我是妳的Donate ,我是妳的贊助者,妳不應該讓郭文貴去演講。那時候我沒有說過潘石屹,是張欣說的。當時我很驚訝,這個張欣為啥不讓我去演講呢,因為太多了我也就一下過去了。

第二個就是哈德遜真正的老板,他的兒子拿了中國獎學金,在中國,正在那塊兒上學那。然後中共的人就跟他說,妳敢讓郭文貴去演講,妳兒子的簽證就給妳取消,這個是核心的原因。現在已經證明肯定是這個了,第二個。

第三個,海航是哈德遜最大的贊助者妳知道,妳必須取消演講,不取消我這錢就給妳取消。

第四個,就是當時的阿裏巴巴,說要給他大贊助,那前提妳不要郭文貴演講。然後吳征遊說,妳不要去演講,演講以後妳就不要去中國了,簽證都給妳取消。Bruno Wu那時就能活動埃利伯蒂最活動的時候最厲害的時候,一堆人圍剿我,把哈德遜演講取消了,然後我就跟妳見面了。

老天爺給妳關上了一個門,給了另一扇門,當天我認識了路德先生。所以很多人埋怨楊建利先生,韓連潮先生,說妳這個個人擔保認識了那兩個騙子騙了我一百萬。所以妳們在指責那兩個人的時候,我永遠在問我一句話,是楊建利先生韓連潮先生,介紹我認識路德先生,還有妳那個老板叫成水炎,受不了了妳這個老板。認識雖然是有幾個壞人,但也有好人呢。所以這個人家楊建利先生,韓連潮先生,沒有說介紹朋友擔保一定是好人呢,妳也得看人家的好處,所以我一想到路德的時候,我就更加釋然。

所以說頭兩天那個官司開庭回來,跟我說哎呀哎呀如何如何。我說別激動,上天給了妳一個好的東西,妳要記得去感恩,給了妳的壞了東西妳要珍惜,在這上面學很多東西。咱要中國有法治,妳要學有啥不可以的,別埋怨建利和連潮,人家是真心真意的,人家也沒有想到。當時也沒想到人家路德能幹到今天,但是他也不知道成水炎,還有麥克 沃倫那個這麽壞,建利根本就不認識他們,是連潮先生,是比爾蓋茨給我介紹認識的。然後,讓連潮先生跟他有來往,作為協調人,第一個介紹人實際上是比爾格茨。

然後,比爾格茨先生最近去《華盛頓時報》了,這個厲害了,厲害啦!最近,比爾格茨要出幾個大文章,要搞幾個大運動,他現在更加恨共產黨。所以,共產黨在背後把他黑了,(原來在)《自由燈塔》。結果,他去了更好的地方,聽說工資漲了一倍啊。

原來說他跟我有關係,結果發現跟我一毛錢關係也沒有,更加堅定了他要和咱們站在一起。所以,剛才說到的《紐約時報》有史以來最堅定的,12號有一篇文章,題目就是——《誰要是幫助十四億中國人民幹掉中國共產黨,誰就是書寫、改寫人類歷史的那個偉人》。頭版,頭版大標題,大家看著吧!但願……但願別再被共產黨給修理了、給滅了。

還有一個妳,剛才看到的,我在樓上房間開會的時候,就是說共產黨現在在美國正在談,所謂的“貿易協議”。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什麼來美國這州那州啊,什麼奧克拉荷馬州吶……澳門簽約地點吶……那邊又說簽約歐洲啊。然後,三件事要一起談吶……和“華為”要結合在一起啊;然後,是否取消最惠國待遇,把這些都取消啊……

但是,我告訴妳,就是剛才妳在下面,如果上去開會去,妳能意識到,妳能真正地意識到,美國現在憋著這口氣,憋著這股火,就是一個巨人被一個流氓小孩兒按在地上,蹂躪、往臉上吐唾沫、強姦,扒褲子、雞姦那種感覺。這個巨人趴在地上忍著,好好好……我很舒服,我很舒服!

今天,這些人在跟我開視頻會的時候,哎呀……我有點興奮啊!因為他們越這樣瘋狂,爆料革命越能成功,共產黨才能滅亡。

那麼,包括今天,他們對妳一個路德,花這麼大力氣,妳說還搞了一個中文的,我都不知道。弄英文的視頻,吳征還有孫力軍他們,他們氣數已盡,氣數已盡!

路德先生:最近還有什麼活動和消息?咱們私下說啊,

郭文貴先生:哈哈哈哈!

路德先生:嘿嘿……私下說噢,妳說呢!

郭文貴先生:妳得跟我如實交代,妳的十一個女朋友是真是假,十一個,我羨慕啊,哈哈!

路德先生:嘿嘿!怎麼可能呢,就是編的。這裡頭啊,它就是有真的有假的。

郭文貴先生:不過看妳這身子板兒……十一個沒問題呀!哈哈……

路德先生:主要的目的就是影響家裡人嘛!是不是?

郭文貴先生:就是想影響家人;這跟形象沒半點關係。我覺得,若是我會和妳太太小蔡說,如果路德真有十一個,妳真應該感到高興,說明他身體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妳看看王岐山啥都有,它就是身體不行,他得靠手哇!是吧?這是肯定的。

路德先生:妳說咱們又不是政治人物,也沒有說以後要做什麼的,不像欺民賊天天喊著回去執政,我們絕對不可能。他們也這樣(輿論攻擊),妳說是不是?他們也這樣……

郭文貴先生:——“朱萬利黑路德的。”

哇……就是大丁那個前妻是嗎?

路德先生:朱萬利是轉的別人做的那個視頻,那個是中文的,和這個不一樣。

郭文貴先生:他怎麼能找到這個視頻呢?

路德先生:在推特上到處都是,所有的砸郭的,那些人@他們,讓他們看呀!

郭文貴先生:噢……那是不是她做的呢?

路德先生:不知道!不知道。我覺得她沒這個水平,我覺得這裡面應該花很大功夫的。妳別看欺民賊這些人……,妳真正讓他……哪怕做個像樣的砸郭視頻,他們也做不出來,是不是啊!是不是?也就是喊兩嗓子而已,我覺得他們很low的。

郭文貴先生:——“部長去找朱大媽了哦!”

部長去找朱大媽,朱大媽就是那個朱萬利是麼?

路德先生:對!我看看還有什麼……

郭文貴先生:行了!我們今天的再次直播可以了,應該下線了。

路德先生:是!這個……太那個了……,後面還有一連串的。

郭文貴先生:是啊!妳老是沒有感覺。

路德先生:後面還會有一連串的。

郭文貴先生:香港的事情是到了腥風血雨的時候,爆料革命也到了最關鍵的時候。香港的抗議活動已經到了深水區,深水區就是,現在到了最最不可預測,最最不可琢磨,最最兇險的時候啊,這是一個。

第二個,就是我們爆料革命肯定是共產黨現在最大的威脅,它們是最恐懼的。所以說每個人,真心爆料的,都會受到它們傷害、威脅和造謠。這是肯定的,而且它們會不遺餘力地。

這太小兒科了,妳看看——(針對)我的是先有幾個視頻出來,然後搞通緝,發“藍通”,然後再處理資產,抓家人、抓員工。(針對)妳這是剛開始啊,必須有心理準備。妳以為妳喊出“爆料”去,會那麼容易啊?沒那麼容易啊。

路德先生:我記得去年,2018年,不知道誰做了個視頻,說什麼……我跟什麼叫葉選寧的長得像,說我是葉家的什麼……那個時候有一撥,有一撥噢。然後是現在,這一兩個禮拜,這次應該比之前的猛很多啊。

郭文貴先生:那一撥,大多是他們騙共產黨的錢,用欺民賊來整妳,這回是國家機器,這是完全不同的,是國家機器。

路德先生:那時候做的視頻質量是很差的。

郭文貴先生:是很差,都是欺民賊玩兒的,騙個一兩百萬美元,分一分。給欺民賊三萬五萬美元,也就這些了啊。

路德先生:嗯!說什麼葉劍英的孫子,聲音也都是機器念出來的,人都不敢念。現在妳看,待遇不一樣了,中文字幕、英文字幕,人念,還有採訪,我地天吶!

郭文貴先生:所以說,路德先生妳現在要意識到,就是爆料革命的這種神聖價值,神聖的意義;還有一個我們看到,共產黨它真的就是害怕,真的就是……它不害怕就不錄這個,它不在乎妳。還弄個英文的,妳太高級了,妳太重量級了,連我都沒混上個英文字幕呢,妳直接上英文字幕了,妳太厲害了啊!

同時,妳要真正的意識到,妳現在的這個爆料,就是真正的爆實料,弄了一年,妳才混到這個級別呀。

路德先生:今天早上我一看,我有一個頻道的廣告,直接給我關掉了。哈哈!我地天吶!我也沒轉什麼CCTV視頻,啥都沒有。這是完全無理由的,有一個頻道。

郭文貴先生:所有戰友,未來妳們要記住,妳只有在一個地方既能革命又能賺錢,只有在未來的《郭媒體》GLive上。妳怎麼看?看來妳是最小心的,在YouTube上是玩兒的最好的。

但是妳記住!妳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很快妳就會被弄沒有,共產黨沒這本事還叫共產黨麼?一定給妳消掉!一定要給妳消掉。

路德先生:2018年不是也關過嘛!有一個頻道的直播功能關了,後來是廣告關了;反正是隔一段時間就這樣。

郭文貴先生:——“我們都知道,都關了三個了。”

我們現在特別好的消息就是咱們那個即將上線的GLive,已經有四家大的廣告商,跟我們簽了協議噢,這不是我們簽的,是投資者找來的。已經簽了,已經簽了。這個非常好!

分成是四六分成,四六分成。一般來講都是人家七妳三,因為妳太小了,(又是)剛開始。最後才給妳顛倒過來,五五(分成),然後是人家四妳六。直接就跳到最高級別去,就是四六分成啊,這非常好!

四六分成什麼概念啊?一千個點三美金,視頻是七美金,給咱們就是七美金。妳現在在YouTube上是拿三美分,哈……差距就是這麼大!未來在妳做視頻的時候,《郭媒體》未來給妳0.5,0.1都比妳(現在)多。就這麼簡單,完全不一樣的;而且是現金,馬上到賬,當天到賬,當天到賬。

因為咱們要建立的是,GLive視頻未來就是,妳上去直播完,這錢就到妳賬上。

<GNews>,<GPost>都是咱們的小甜點啊,都是小甜點,必須要有的。真正的吃是白鬆露。

那天我為啥給妳說……就是妳說的那個吃飯啊,妳在那兒大講兩百美金的白鬆露。妳講了兩百美金,我不知道。

路德先生:我沒說,妳說的哪個?

郭文貴先生:“那天我們吃飯,買的白鬆露兩百美金”。

路德先生:噢!我說的是那個鬆露一片片的很薄,像紙一樣,這麼小一片就是兩百美金,不是說一盒,是一片兒。

郭文貴先生:哦!然後,我們那個勤務跟我說,路德先生說兩百美金,因為我沒看到,我真沒看到啊。然後昨天又來客人,吃的是九百美金嘛!九百美金買了一塊兒。然後,我們在旁邊另一個,再弄一個,三千五百美金,就算四千美金吧。

——魚籽醬……

魚籽醬哪是四千美金,是五千六百美金,五千六百美金,然後是兩盒一萬一千美金噢。

所以說,路德先生妳看,這個魚籽醬的公司最想做的廣告,就是到我們《郭媒體》上來。他們已經跟我們聯繫了,說他要在《郭媒體》上做廣告,白鬆露也要做廣告。這廣告就值錢了,那就值錢了!

咱們未來……咱們GLive上來以後,現在和他們正在談,不是妳想播就播,可能限制在有五分鐘的。一般人只讓妳播五分鐘,因為這個數據錢太大了,妳知道麼?就是咱們的GLive上去,一年就是……根據咱現在的量,幾千萬美元。

咱《郭媒體》肯定要賠錢的,妳懂我意思了吧?肯定要賠錢的。不是說妳想播就播的噢!因為那個數據太貴了,太貴啦!

路德先生:我那天是說一片兒兩百美金。

郭文貴先生:哦……是吧!那天咱們在那跟老江吃飯喝酒,老江真是激動,都沒吃明白。

路德先生:哈哈!都沒吃明白,太激動了,太激動啦!

郭文貴先生:但是那天吃的都很高興。

咱們今天直播是有原因的,現在不方便說,戰友們知道噢。我們再次直播是有目的的,是要清理某些東西噢!好吧!那就先到這吧!路德先生。下回妳再交代妳那是十一個女朋友的事兒啊,哈哈……

【GM39】【GM31】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0526/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0526/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0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