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的公有製體制與市場經濟格格不入

新聞來源:National Review《國家評論》;作者:HRMCMASTER;發佈時間: 2020年9月24日

翻譯/簡評:毛毛貓貓;校對:johnwallis;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中共政權為了達到稱霸全球的目的,處心積慮地運用其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的優勢,利用美國開放的社會和自由市場經濟,通過在資本市場上市攫取資金,並以合作投資等方式捆綁美國企業和研究機構,明目張膽地竊取和掠奪美國的科技成果。並無恥地將這些成果用於發展其軍力以實現抗衡美軍和進行地區擴張;中共將人臉識別等高科技技術用於其國家機器,以監視壓制和奴役包括維吾爾族和藏人在內的中國人民。美國安全部門必須採取更加嚴厲的措施,才能打贏這場捍衛自由世界秩序的戰爭。


中共國的公有製體制與市場經濟格格不入

北京街頭的大屏幕正在播放習近平主席2017年10月25日在中國共產黨代表大會上的致辭。 (Tyrone Siu /路透社)

我們在阻止中共國利用美國經濟的開放性來發展它的優勢方面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編者註:以下摘自HR McMaster所著的《戰場:捍衛自由世界的鬥爭》。 HR McMaster版權所有©2020。該書由HarperCollins出版商的印記Harper於2020年9月22日出版。經許可轉載。

中共認為中央集權的經濟體制具有優勢,特別是這種體制能夠成功協調政府、企業、學術界和軍隊之間的工作。它認為美國和其它國家的去中心化的自由市場經濟體係無法與中共國的中央集權戰略,例如“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和“軍民融合” 相抗衡。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和其他自由市場經濟體在體現出權力下放和不受約束的企業家精神的競爭優勢時,必須保護自己不受中共國掠奪。在這裡,私營部門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處於新技術開發和應用前沿的公司和學術機構必須認識到,中共國正在打破我們的規則,利用我們開放的社會和自由市場經濟。我們要保持競爭優勢的第一步是打擊中共國對我們的技術的盜竊。儘管我們已經在有關外國投資的國家安全審查上進行了重大的改革,但另一項有效的防禦措施是強制要求美國公司報告與中共國有關的實體投資、技術轉讓要求以及其在中共核心技術開發或中國人民解放軍現代化建設中的參與。

我們國家在阻止中共國利用美國經濟的開放性來壯大它的國家資本主義模式,以及加強對中國老百姓的監控等方面所展開的工作,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在許多重視法治和人權的國家,他們的大學,研究實驗室和公司都有意或無意地成為了中共使用某些技術手段加強對其人民的壓制並提高人民解放軍的戰鬥能力的幫兇。對於軍民兩用的技術,私營部門應多尋求與在“自由市場經濟,代議制政府和法治精神”等方面能達成共識的伙伴,建立新的合作夥伴關係。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的有些公司都參與了合資企業或合作夥伴關係,以幫助中共開發適合內部安全的技術,例如監視、人工智能和生物遺傳學。另一些公司則接受了來自中共國的投資,從而使中共可以接觸到這些技術。在眾多的案例中就有這麼一個案例:有一家位於馬薩諸塞州的公司向中共提供了一種DNA採樣設備,從而幫助中共可以追踪新疆地區的維吾爾族人的活動。同時,谷歌曾遭到來自中共國的黑客攻擊,被中共用來封鎖中共國人的信息訪問佢道,但谷歌卻拒絕與美國國防部合作共同開發人工智能。那些故意與中共合作鎮壓中共國人民,或幫助中共強大它的軍事實力的公司,在這些實力在將來如果被用來對付我們的同胞的時都應該受到懲罰。

對美國、歐洲和日本的資本市場進行更嚴格的篩選也將有助於阻止美國公司為了一己私利與中共集權政府形成同盟。許多涉嫌直接或間接參與中共國國內侵犯人權和違反國際條約的中共國公司都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了市。這些公司受益於美國和其他的西方投資者。在紐交所上市的中共國公司有700多家,在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中掛牌的約有62家,在許多監管力度不是那麼嚴格的場外交易市場中有大約500多家中共國公司。海康威視(Hikvision)就是一家被要求從美國退市的公司,該公司涉嫌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識別和監控在新疆的維族人的日常生活。海康威視(Hikvision)生產的監控攝像機被成排安裝在新疆集中營的牆壁上。海康威視與其母公司——中共國有的中國電子科技集團一起,被列入美國商務部實體名單(許多人稱之為“黑名單”)。像美國這樣的自由市場經濟體系在資本市場上可以使用的槓桿作用遠超中共國,因為我們控制著全球絕大多數的資本。

但是,我們的防範措施卻明顯不足。自由開放的社會需要通過改革和投資來提高我們的競爭力。中共國在採用新技術方面具有明顯優勢。它擁有中央集權的決策系統,政府可以對許多項目進行補貼並對項目風險兜底,有相對於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較少的規章制度和官僚主義制度的束縛,和道德上的約束(例如,在生物遺傳和生物醫學領域自主研發武器等),這些都促進了新技術得以在中共國的軍隊和民間的快速推廣。儘管美國和其他國家不應為了與中共國競爭而去降低自己的道德標準,但與中共相比,則反映出我們自身的許多弱點,我們對此難辭其咎。例如,美國國家安全機構長期處於一種官僚狀態。人們一直在研究緩慢、僵化的國防預算和採購過程,但幾乎沒有任何有效的改變。不斷聚集的風險讓我們無法再容忍年復一年的無法精準預測的採購預算,複雜的採購系統和長期被拖延的國防現代化建設。與國防部開展業務的諸多困難阻礙了最具創新力的小公司對國防能力的貢獻,並使其難以在新興技術的生命週期內進行創新。一項新技術需要經過多年的研究開發才能設計和測試的舊模式不再有效。隨著中共國軍隊發展出可以抵消美國長期軍事優勢的新能力和對策,美國國防部和軍事部門可能會面臨無關緊要的風險。減少私營部門與國家安全和國防相關行業之間合作的障礙,可以釋放出自由市場經濟在這一關鍵領域的創新潛力。

但是,即使精簡官僚機構也將不足以與中共國在新興的軍民兩用技術上進行的巨額投資帶來的數字經濟和軍事能力的繁榮相抗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政府和私營部門要加大在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虛擬和現實增強技術以及材料科學等領域投資的原因。對於美國而言,保持我們與日益強大和更具侵略性的中共國軍隊的優勢差異至關重要。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國防合作應重點發展在這一區域的相關多國未來的整體國防能力,我們的終極目標是告訴中共,他們不可以通過使用武力來實現他們的野心。在太空和網絡空間能力提升方面的跨國合作也可以阻止中共國在這些競爭領域的侵略野心。台灣的防禦能力必須足夠抵禦中共國的構陷,以避免在這一地區發生一場代價高昂,並有可能在東亞大部分地區蔓延開來的戰爭。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