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1月6郭先生喜馬拉雅直播 (第二部分)


戰友之聲聽寫組

https://youtu.be/Sxwi_bmTt6A

《我在北京的1911》當時寫到北京的1911就像是今天一模一樣,歌舞升平。然後一些大佬家過的日子非常好。流行在歐洲來的鐘表、洋器件、洋鐘、洋表、洋車。。。自行車叫洋車,非常流行。而且流行跳舞,整個中國就好像是人間天堂。但是官家門外有要飯的,一家人哥幾個夥著一個女人。天天有凍死骨在大街上,當時是很驚人的。就在一年以後大家知道大清朝最後完蛋了。

其中談到最多的事情就那些王爺的票號、銀莊,也就是今天的中國金融集團。以及中國大清政府,當時最愛搞的是洋活動。什麽放洋炮啊,洋會啊,什麽洋廟會啊最流行。就像今天的進博會是一模一樣。而且大清政府隔三差五就貼出來一個大字報。照著貼,某某某政府又與某某國有了一筆大交易,又出口什麽什麽。天天在臉上脂粉抹的那就別提了,好像大清朝是全人類最好的地方,最好賺錢一樣,一模一樣。

那麽這幾天他們在北京看到就是跟當年的1911年大清一模一樣。但是很多老板現在是家人被綁架,自己被失蹤被調查被問話。北京的這些點都滿了,抓人都抓滿了。而且現在北京城,誰要說能走出來,親愛的戰友們,能在海外的妳就是燒了八輩高香了,幾乎不可能。先控制妳的肉身,再控制妳的家人,再控制妳的資產。是當年大清朝也是一樣。

那麽今天我們同時看到在香港的運動,和新疆的人道危機和災難。讓我們大家都清晰的認識到,共產黨的今天和1911年和1912年及其的相似。馬克龍總統到中國去,私下裏邊不僅要多買空客,最重要的事情據說要把法國紅酒稅率降低。從過去的中法600億美元的貿易額交易提高到1000億。並且對很多的法國農產品進行減稅和免稅。並給法國的大企業私下許諾,過去不能換成的外匯可以逐漸批準離開。這一系列的交易才整成了所謂的進博會有中法交易。全上海人為了這一個九曲河九曲橋的晚餐弄的紅燈籠和樓起來。荒唐!

讓法國總統不談人權談大熊貓,不談新疆談紅酒貿易。不談共產黨在全世界的5G,但是要談談在上海的紅酒的味道。在上海現在中國人連豬肉都吃不起的時候,到那去賣紅酒去了,誰喝得起啊?看看歐洲人去的都是賣紅酒的,還有賣西班牙的帕爾馬火腿,豬的火腿,幾百塊錢一斤。連豬肉都吃不起能吃得起最貴的火腿嗎?是不可能的。這些荒唐、虛假、欺騙的背後就是當年文化大革命的大躍進。

我現在給大家講一個小故事,咱們海外的欺民賊某個人,某個人。我就不說是誰,過一段我再說,咱要保護信息。他的妻子在國內有男朋友,在北京大學上班。我頭兩天我說過一句啊,被警察給抓了敲詐一番。他老婆吐出了點錢,弄了幾十萬塊錢。頭一段時間,敲詐那位警察又找這位欺民賊的老婆了。說妳老公在海外有問題,繼續的反華、反共。與美國人站在一起,我懷疑他跟FBI 、CIA有合作。其中就說到他曾經試圖策劃成立海豹突擊隊襲擊中南海。把她老婆又約出去了。結果他老婆的男朋友把這個警察和他老婆舉報了。這個警察多大歲數了呢?52歲。男朋友比較年輕40來歲。檢舉揭發她,他老婆和這個男的敲詐他,被抓起來了。這在北大大家都知道,成了笑話了。欺民賊在外面搞捐款打官司,他老婆在國內養小三,還養了一個四十來歲小三,但是比我年輕,我是郭三秒,人家估計最起碼得十秒,這位警察是大屯路派出所的,大家查查就知道了,妳說這位警察敲詐他這幾十萬塊錢,這位警察把這幾十萬塊錢給了他的小三,這位欺民賊的老婆的小三舉報了他老婆的小三,妳說這是什麽樣的荒唐?再看看現在吳征,聽說最近吳征很恐懼啊。

我看路德先生的路江談,路安談講的八局講得非常好,學到很多東西,這料很猛啊。最近路德好像真是嘴上開光了,江財神就一下感覺”嘭”一下爆開了,江財神,還有安紅女士,還有最近鋼鐵俠這幾個人,就好像上天給他們一個武器一樣,腦子開光了,嘴開光了。妳看老江談的跟路德先生,路德簡直就是瘋了,我都不認識了,“啪啪啪”講的,我每天都學習。八局,潘石屹,張欣,胡舒立,王健林,還有常委,但他們沒有爆一件事。

當年,不管當年,現在北京最牛的車牌號,就是八局的車牌號,都是武警頭的,武警01J,武警01J,比如河南是武警19J,那在中國都是最牛的,都是警衛局,八局的號,當年用一個牌子,最早二十年前,一百萬,十年前,最起碼得一千萬。

千萬別忘了,八局的前局長就是來紐約見我的劉彥平,八局的老大,這過去一、二十年,不管是姓董的還是現在姓張的,剛剛免掉的,都是二號人物,一號人物就是劉彥平。原來的董服務員,還有張文智,都不是,劉彥平是老大。這是過去從江時代,曾時代,一直到現在,都是老大劉彥平。劉彥平蓋了八局總部大樓,劉彥平到紐約見我的時候,曾跟我講過怎麽蓋的大樓,花了多少錢,怎麽安排的,

大家還記得嗎?我說了句:“孫立軍就住妳這,還有孟建柱,妳保護得不錯。”他一聽就楞了:“文貴,妳知道不少呀,連這妳都知道呀?!”我說:“我聽說,聽說。”還有很多錄音沒爆出來,我給他說到,我說妳們地下室搞了個六米的高度,還搞了一個獨立的空調,妳們所謂的會議室,叫特別會議室,不就審人的嘛,連通道都是通的,跟後面遊泳池直接有通道。”他特別驚訝,當時劉彥平眼睛傻了,就看著我:“這個妳知道就不正常呀,妳怎麽會知道這個,文貴呀,這個妳給我說出來呀。”這個錄音沒放出來,哪天給妳們放出來。

包括孫立軍在華盛頓跟我通電話:“文貴老大哥,我知道妳厲害,咱有共同的兄弟,不僅是彥平,也不僅是某局長,中南海的某局長,今天我不說了,咱還有共同的朋友。”我說:“誰呀?”他一說我也楞了,當然他說這個共同的,所謂跟我的朋友,在一個月以前已經被抓了。抓那個共同朋友就是劉彥平、孫立軍和孟建柱倒黴的開始。他為啥要提那個朋友呢?因為那個朋友當年就是孫立軍在進京前,要進中南海必須要通過他找個人。當年孫立軍2008年奧運會的票是我給的,孟建柱的很多票都是我給的,所以這個朋友也被抓了。這個人和路德先生的爆料當中,其中一個沒爆的人楊瀾,楊瀾啥關系?楊瀾就是當年最牛的車牌號,武警01J,00008,牛牌,武警01J和00008,都是人家楊瀾的,奧迪A8,因為共產黨的官方車前面A8,12,W12後來還有奔馳掛WJ,WJ,01J00003,就這麽牛,大家可以上網查一查。楊瀾上我們盤古時,那都是01J的車,然後一上車,都是“嘟嘟嘟”的開警報,然後吳征還在那喊著:“讓開,讓開呀”,然後楊瀾往那一坐,吳征:“讓開,讓開…”然後司機開著走了,那氣派那不是開玩笑的。

戰友們,路德先生、老江和安紅爆八局。這個安紅非常懂八局,非常懂國安的,講得非常好。老江講得非常好,路德簡直是瘋了,我覺得路德先生現在完全變了一個人,我現在已完全是他粉絲了,講得太好了。

這八局非常了不得,這八局不是光搞警衛的,也不是光搞特勤的,八局嚴格講也是中央政治局和情報局,綁架局,所有這些人被保護的家人們用的車輛,車牌,妳進出,妳去哪裏,八局一目了然,合法收集。說想抓妳老婆妳都不知道,找個理由,把妳接出來把妳幹掉,也是綁架局。更重要的,海外所有外國領導人,所謂外國貴賓來京,來中國,整個中國所有外國元首,全歸他們管,接待。外國關系給妳幹掉一半吧。

更重要的,特勤局,原來的公安部八局叫特勤局,特勤局是模仿美國的人家白宮的特勤局的標誌。大家知道美國特勤局跟過去的八局不一樣在哪兒嗎?有兩個不一樣。

過去中國的八局特勤局沒有執法權,妳所有執法得當地的公安警察配合妳,公檢法配合妳。妳在現場發生的事兒妳是當地警察幫妳做,妳只有在路上行使當中的權利協調的權利。美國特勤局是有執法權的,是全配槍,而且執法權是無邊際的。現在中國的特勤局編制就有了執法權。執法權最關鍵的不是妳有槍,是有情報,合法收集情報,過去所有的公安,公安部只能靠自己的情報系統和安全部來給妳收集情報,他也不能去二部也不能去三部,那是軍方的情報。他過去是安全部八局和十二局可能單獨給他提供情報,和公安部的八局公安部的這個十二局,還有五局刑偵局,可能配合他,還有一局。

但是八局這次被授予了獨立的情報系統,自己上了情報中心,這就是公安部中的公安部,安全部中的安全部。而且自己配備了獨立的通訊系統,這回這個特勤局可不是過去了,不是八局了。

大家知道中南海的警衛不是歸八局管的,是中南海的警衛是九局管的。現在他八局和九局和特勤局基本上是合並了。中南海的叫九局,出了門叫八局。九局是歸總參謀部總參保衛部管,現在叫總參謀情報聯合部保衛部管,是協調軍隊的,軍人管;出了門以後地面兒上歸地方公安的八局管。現在把八局和九局都獨立成了叫八局有了獨立的情報系統和獨立的執法權。這個權力大了。

說明什麽問題呀?聽說楊瀾吳征很緊張,因為八局重新安排人了,孫立軍也搬出八局了,孟建柱也基本搬出八局了,八局的秘密要揭開了!那吳征和楊瀾的關系咋樣了呢,什麽關系呢,是吧,要暴露了。

上海幫在外交部,在公檢法占90% 的權利,大家要看一看啊,習近平先生在進博會的時候見Carrie lam,妳看Carrie lam就他兩人,但這邊是誰呀第一號人物丁薛祥,第一號人物啊,國安委老大,嚴格講是中國現在第二號人物。第二個人物是什麽楊潔篪,第三個人物趙克誌。

丁薛祥是上海人,從上海跟習認識,楊潔篪百分之百江家人上海人,趙克誌是上海幫的絕對不是習派的。妳看他的旁邊全部是上海人。再說真正的實力派,趙克誌得絕對聽孫立軍的,絕對是聽郭聲琨和孟建柱的,又是上海人。對香港的港澳小組,組長是韓正,副組長不要忘了是楊潔篪,副組長是趙克誌!大家知道執行小組組長是誰呀?是孫立軍!叫協調小組組長是誰呀?孫立軍!

現在妳說韓正,怎麽樣,大家要看一看。整個香港所有事件,可以一點不誇張地說,絕大多數在上海幫手裏邊控制著。所以說妳看中國這個政治的詭異,妳就看得出來,所有平爆小組裏邊對爆料革命的,我告訴妳妳看誰,孟建柱上海幫,孫立軍上海幫,吳征上海幫······妳去查去吧,基本上是上海幫來滅我們爆料革命的。

現在大家不知道,更重要的時候是楊潔篪,楊潔篪是現在平爆小組對外協調最關鍵的人物!當年紅通的孟宏偉國際刑警的孟宏偉,孟宏偉當時就是在楊潔篪面前發了點牢騷,說這孟建柱孫立軍就這麽控制著一切,想幹啥就幹啥,在海外想抓誰就抓誰,想發誰就發誰的紅通,這樣下去是要出大事的!說給楊潔篪說,妳得私下裏給他們說說,這外國不跟國內一樣,我們不可能百分之百控制。說完這話不到一個小時,北京打電話。說剛剛有人打電話警告他讓孟宏偉小心為上,不要口出狂言,禍從口出。最後大家知道發生什麽事了,掌握妳的秘密太多了,掌握妳的東西太多了,被幹掉了吧。

所以只要妳敢說孟建柱孫立軍吳征,妳敢說楊潔篪的壞話,妳必然完蛋!

在上海見林鄭月娥的時候妳看那一個屋裏邊,只有一個人不是上海的,還是從上海起家的習近平,習近平危矣呀,危險也,絕對危險!

從這一次妳們看到路德先生爆料,妳看出來,習多想把公安部控制了呀,多想把政法委控制了呀,幹了幾年了,他做不到。那曾家那江家那孟家那王岐山家幹啥呢,他要能控制他早控制了,他得天天在那一個桌子上擺弄來擺弄去換個機構名換個組織換個結構,把自己人塞進去。並不像大家想象的,習是什麽一尊啊,不可能!他要一尊當年馬雲能爆栗戰書嗎?

大家可能不知道,楊潔篪此人和爆料革命的淵源,和民主的淵源。六四發生的時候楊潔篪是誰啊,楊潔篪曾經是鄧小平的秘書,成了翻譯了,駐美的大使,是跟美國布什家族最親近的人。楊潔篪在黨內最大的功勞就是讓美國人支持北京八九六四,不懲罰中共。大家妳們可能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中美之間的核心人物之一是楊潔篪。班農先生多次跟我講,他和楊潔篪多次開會關於臺灣問題,關於香港問題,關於新疆問題,和他在白宮中開會,楊潔篪在美國的勢力太大了,楊潔篪是百分之百地私下裏跟美國人將講,中國的開明人士,中國的真正的政治思想家,現代人物,王岐山,王岐山啦!妳們可以問問班農先生,班農先生,我很驚訝,我從來不跟他談這個話題,他經常和我說,楊潔篪怎麽怎麽啊,他經常哭,他們太多次開會了。

所以說,大家要知道這個時候的中國政治和大清朝又是何等的相似。

大家要看明白,楊潔篪此人絕非一般人物!吳征曾經和我說過,上海他最好的哥們兒就是孫立軍和楊潔篪,最好的人物是孫立軍和楊潔篪。

然後妳再看看今天的吳征成立的察哈爾委員會,在美國登記了600個661號監別特務編碼,所有下屬全部都是外交部和安全部,都是上海幫!牛不牛,厲害不厲害。所以吳征在美國暢通無阻啊。妳說吳征拿著美國的護照和楊潔篪是鐵哥們兒,跟孫立軍是鐵哥們兒,一個公開的情報人員,就是外交部楊潔篪,一個是中國的情報頭子孫立軍,然後他拿著美國護照,在美國註冊6611間諜特務,這意味著什麽啊!戰友們,這意味著什麽啊!

孟宏偉剛說出孟建柱孫立軍的真相,楊潔篪迅速轉告,立馬拿下.大家妳們知道是怎麽拿下孟宏偉的嗎?我告訴今天大家,我給妳們爆一個料,今天的爆料,中南海能聽見,妳們都知道的。是孟宏偉掌握習近平王岐山的視頻,而且經過調查確鑿向中央緊急報告,說孟宏偉已經威脅到習近平王岐山的聲譽和安全,立馬拿下。

跟當年拿令完成是一模一樣的,說令完成有60個G中央領導的性愛視頻,必須拿下,有六個G的文件,保密文件在令完成手裏面,必須拿下,這就是吳征和我通電話,吳征威脅我,就是說這話,就這意思,(令完成)這個案件的代號叫什麽,當時,叫“藝術品”,孟宏偉的案件編號在他們這幾個上海的人物當中,叫什麽知道嗎,大家知道叫什麽嗎,“假牙”,“假牙”呀,要拔掉這個假牙,這個假牙很容易被拿掉了。給郭文貴發紅通,是吧,發紅通的假牙,還有沒被拿下的被威脅閉嘴的令完成,“藝術品”。

大家要記住,中國的政治今天,大家看到不是習王鬥,不僅僅是習王鬥,習王鬥已經全面開始。現在是老的GOP,老派家族和新派,或者是上海幫和中國過去的老幫派,也就是散兵遊勇們,叫二貨幫,幹起來了,斧頭幫遇上了上海的西裝派,西裝幫,現在PK了。

然後現在全面推進的叫“區塊鏈貨幣”,我明確地告訴大家,今天早上我和美國的朋友通電話,他真是感受到,他說文貴:妳們的爆料革命太重要了,對美國最大的威脅就是區塊鏈,還有香港事件接下來是臺灣。

那麽我要告訴戰友們,今天浪費妳們很多時間,我算是以罪贖過吧!爆點料,以料贖過。

大家記住,馬上妳會看到發生,妳們到今天,路德先生,路安談,路剛談,都沒有說的事情,《香港保護法》一定會通過,然後美國一定會有大的行動,經濟界的行動和政治方面的行動,軍事方面的行動會撲面而來!區塊鏈這個事情震驚了美國,沒有區塊鏈《香港保護法》很危險啊。

我告訴大家,剛剛的好消息,就剛剛給我發來的,就剛才咱們出現聲音災難事件的時候,說Miles我們確定馬上推進,他要找的大家都知道的那個人,嚴重威脅香港法案通過的人,說剛剛跟他見過,要過。我們過去兩三天,把香港的死亡人數和死亡原因,和我們收集到的信息,和我們掌握的情況,以及香港大街上出現的假警察和解放軍,和香港金融數據的虛假的對比,我們完整地寫了報告,最後又附上區塊鏈的目標,為什麽要幹掉妳們的SWIFT和CHIPS,為什麽中共要發展DC/EP叫DC/EP,虛擬貨幣在市場上兩千多億的比特幣的背後,真正在暗網上,所有操縱的都有嫌疑。這個報告是昨天給的那個人,今天早上約了咱們的人去看。剛才說他們要推進。這對美國是致命的,是要美國命的。那是多給妳兩個大熊貓解決不了的!

剛剛這直播前跟我們那哥們兒卡爾巴斯通了電話,昨天找我沒有遇上,昨晚上也沒時間,我們馬上要見面了,法治基金要開會,然後呢,我跟他談了一下我的看法,因為很多基金的人都在問我們接下去的行動。從那一開始我就告訴他11月份以前,妳不要做夢想著,香港的港幣會出現啥事。我說妳一定要記住,共產黨在香港一定會殺人,一定會戒嚴,從假戒嚴到真戒嚴。結果就是在這三十天左右。而且我說妳不要拿著妳的真錢,去對付共產黨,妳是拿真錢跟共產黨的電腦幹仗,那妳是必死無疑,共產黨是拿電腦幹妳的真錢,妳必死無疑,妳只有一條能贏,美國的政治讓共產黨不要用手指頭用電腦鍵來幹妳的真錢,包括美國人的真錢。

然後我告訴他,四中全會中共內部得出了最大的政治決定,停止對川普總統的攻擊,因為他們評估完以後,川普連任後利大於弊,利大於弊,說不要再攻擊川普了,讓他當選吧。

戰友們,共產黨為什麽現在要支持川普總統當選呢?因為他們覺得這幾戰打得很贏,他們有了信息能打贏,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還有一個希望,香港的事情不要突變。所以得出了這樣的決定。

親愛的戰友們,時局多大的變化啊,時局有多大的變化啊!現在中共又改成支持川普總統了。通過進博會拿下歐洲三架馬車的一架馬車,讓中國人不吃豬肉要喝紅酒了;然後法國要不允許挑戰香港的事件,帶頭要引起歐洲不要在香港的事情上反對中共,這叫什麽,進博外交,讓歐洲法國閉嘴,歐洲的三駕馬車,英國已經退出了,剩了兩架馬車,一架馬車就是要說服,閉嘴,在香港事件。美國川普總統我不跟妳扯了,我幹掉妳這個國家,我幹掉妳這個美元,我不幹妳了。我幹掉美元我幹掉美國國家,我幹妳美國總統幹嘛啊,不幹妳了。然後派入美國的各種力量,把班農郭文貴爆料革命卡爾巴斯全部幹掉!把戰場拉到美國去了。吳征正式登記間諜了,通過各種官司要幹掉郭文貴了。

班農這幾天妳看看這個挑戰,接下來妳會看見班農會瘋狂的被挑戰。由於我爆料說王岐山要請布隆伯格和班農北京的經濟論壇會,取消了班農,我們做完視頻班農就得到信息,說妳來北京的事我們取消了,多誇張啊。所以咱們的爆料每一個視頻,這班孫子都看,妳就在鏡頭前面我都知道,妳有種妳別看,別看我們爆料革命路德的視頻,別看郭文貴視頻,別看我們戰友的視頻,妳別看,反應太快了吧。我就說了他們邀請班農去北京參加經濟論壇,連這個論壇都取消了,大家發現沒有,多瘋狂。

接下來又找了這麽六個人挑戰班農先生,但妳們看熱鬧,包括他們現在當前危機委員會在紐約的會議,各種力量在遊說,沈默的力量。大家妳看到了嗎,派出多少人,所謂的海外民主民運人士,臥底靠近爆料革命,挑撥文貴與班農關系。

我今天可以說沒有一個人能挑撥到班農和郭文貴的關系,因為我們不依靠班農先生,我們不指望他,爆料革命從第一天我就說過,我們千萬別指望任何人,別指望任何國家,別指望任何政黨,就是靠我們自己。我們怕啥啊,我們啥也不怕,我們幾天不見班農,班農都嗷嗷的叫往這跑。不是從現在,是從第一天開始就這樣,我們從來沒求過班農先生。大家我再說一遍,給郭媒體當顧問的爆料革命裏面班農先生連前十名也排不上,他心裏清楚。在美國在歐洲全心全意的政治經濟文化領域和我們一起爆料,我告訴大家,班農先生連一百號也排不上,妳看我就這麽公開說,我當他面我也這麽說。我可以當著路德先生、江,老江同誌我也這麽說。對吧,Sara,他們都知道。那這事實就這樣嘛!

所以說戰友們,爆料革命,妳要指望任何人的錢,妳指望哪個人來幫妳,妳指望任何人和任何國家,那都是死路一條!因為妳不能把自己的理想和希望,和未來寄托到任何其他人身上去。

我可以,剛才我跟大家說這幾個事兒,上海、北京、香港,美國現在一系列的事件,正在醞釀著一個爆料革命新的起點!巨大的風暴!大家妳們會看一看啊,就是我們爆料革命一系列的呼喚,讓世界都在醒來。共產黨瞧不起我們,低估我們。但是,他們心中有數。中國歷史上皇帝被推翻,從來不是他的對面兒。從來不是!包括袁世凱當大總統,包括孫中山當臨時大總統,不是黃興,也不是他。那是誰啊?是它自己的經濟、金融,和老天爺讓它完蛋!糧食危機,農業危機,金融危機一系列!

所以說,前天,前天班農又回來,在樓上,跟我緊急要見面,我說我只有這個時間,沒辦法了,我說,我接下來還有視頻會。班農先生跟我提了幾個,幾個這個會議讓我參加。一個接下來華盛頓召開的,西藏人、新疆人、香港人、臺灣人的一個大會,希望我去參加。我給班農先生說,我說:“我不會參加這會。我一個這樣的會都不想參加。”因為,我不覺得它有最大的實際意義。有很多人願意參加,有海外的欺民賊啊,民主民運人士,妳讓他們去,我不想去。

第二個會,他找我參加,就是這個,跟黑石的,亞洲戰略協會的,CNN的,這幾個對外所謂的PK演講。我說:“我也不想去。沒什麽意義。”沒意義。

第三個,到洛杉磯,還有亞利桑那,參加兩個美國這個大的聚會。我說:“對不起,妳在這個中間會談到美國的內部政治。關於彈劾,我也不去。”“關鍵上,主題還是反共!滅共!”“對不起,我也不去。”

兩個大媒體,要采訪我,電視臺。就這幾談關於比(特幣),這個區塊鏈,還有香港事件。我拒絕了。有啥用啊?然後班農先生說:“妳一定要去!”如何如何。我說:“班農先生,喚醒妳美國的事情,已經不是我的任務了。我也沒這個義務了。我在兩年前就講了共產黨的“BGY方案”、“3F方案”,現在都已經發生了。我沒有這個義務,我也沒有必要再跟妳們說了。由妳們告訴美國人發生了什麽事兒吧。第二個,我也沒這個能力,也沒這個資源,讓妳美國現在去看清中共去。我只我現在關註的重點——香港事件,傳播香港的危機真相。還有一個更關鍵的事情,要共產黨的黨內,更多的人站起來!舉起拳頭,拿起槍,易掉壓在他們頭上的犯罪和魔鬼集團。”

對了,那些協議、會議都消耗我的精力。戰友們,跟妳們說實話,我真是一點,每天連放個屁的空時間都沒有。所以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我手機怎麽用啊?”,“郭媒體我上不去咋辦吶?”,“我現在這個豬肉那麽貴我怎麽弄啊?”,“我到底換不換美元吶?”,這些我真沒辦法給妳回這信息。我沒時間,我真的從早到晚,我真連放個屁的空都沒有。

現在,今天上午10點鐘,是開庭,我是重要的。因為,這是一個關於那個PA的事情,太平,太平聯盟(太盟)的,就是那個海航的老板騷擾我的。開庭,我們去Deposition對方,我要在場的。我這直播,我沒有去,我待會兒我直播完去。下午有三個律師的,重要的會議。然後我還要給一個出證會,提前提供出證會的文件。妳去想想大家,要用英文翻譯成中文。然後要認真地看,再說出我的意見。一晃這十幾個小時就過去了。我真的沒時間,戰友們!

所以說很多戰友給我發的那些信息啊,我沒法回。包括,昨天有人給我發信息說這個,最近的這個香港市場啊。還有香港的戰友給我發來對香港的一些事兒。太具體的我真的不能給妳回,我回不了,我真沒時間!我每天,我這眼睛戴著眼鏡,我咱要看一會兒眼睛就花。看手機太多!我一天就看著視頻,看著電視,要麽視頻,要麽看電視,要麽看手機,要麽看文件。

所以說,很多戰友的私信我沒法回,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那麽,親愛的戰友們,海外欺民賊這塊兒啊,妳們要看到,孟維參博訊,和熊憲民這個爛人,這個垃圾,還有夏業良、郭寶勝,這垃圾。郭寶勝又換律師了!郭寶勝把他律師炒了。又換了誰了?叫過去給那個美猴王當律師那個,叫什麽,Smith。過去是,給葉寧當過律師,然後又給美猴王當律師,美猴王把他炒了,現在又跑郭寶勝來當律師。又換了,Smith,Smith啊!妳說這些,郭寶勝、夏業良,還有熊憲民這個畜生,還有這個孟維參,全!還有那個French Woller,Michael Woller,律師改了!改成現在和吳征同一個律師事務所,馬蕊強奸案、博訊孟維參的案子和吳征的案子,全在同一家律師事務所,同一家律師事務所!妳說這,妳說搞不搞笑。所有我的律師,幾十個律師都傻眼了。當他們聽說,什麽Strategy Vision啊,就那個French Woller,Micheal Woller公司的案子移到吳征律師事務所,大家全傻眼了。更加證明,吳征作為特務代表共產黨,在美國進行纏訴,對我的這個事實。

但是,大家記住,在美國做任何事情,妳都是留痕跡的。在美國做任何事情,妳想象著不被美國政府知道,不被FBI、CIA知道,那妳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他非常慢,他早晚一天能弄明白。很多人認為他們沒那麽聰明,有僥幸心理,那妳可以試試 那妳可以試試。如果妳在美國做的事情,妳要想認為FBI不會知道妳可以試試。所有這些欺民賊,這些洗錢,付錢和在美國幹的這些勾當,早晚一天都會搞清楚。

在紐約,剛剛成立的某個部門的針對華人犯罪的某個小組,從過去5個人增加到45個人,這是過去三個月發生的事。接下來可能要變成幾百個人。南區檢察院,刑事庭會增加更多的檢察官。大家都知道的啊。這個妳們就放心,所以說,這些欺民賊,別看他們跳,別看他們折騰。大家妳們看看,最近網絡上在關於19屆四中全會,所說的中國,什麽習近平讓位了,陳敏爾當儲君了。一切都是謊言!

但是美國政府我第一次聽他們反應這麽快,說這一次不僅僅是造謠那麽簡單,這是有組織的共產黨像吳征這些人放出的風。每次都是錯誤的,放那些假消息,然後轉移視線,更重要的是毀掉所有的在海外民主人士的形象。真正的民主人士的形象。沒那麽簡單!

這就是現在美國人已經明白了,過去幾十年來各種造謠事件,不僅僅的是博取點擊率。妳像博訊,大家去查查博訊,一年前兩年前三年前,所有的新聞,妳給我找出一條是真的。一條,就一條, 妳找出一條是真的,。都沒有,那都是有目的的。如果一個媒體,一個網站,一個人,百分之百說假話,還永遠在關鍵的時間,說同樣有價值的假話,那他就是有組織了,那他就是有目的了。那就不是欺騙,謊言那麽簡單了。這是基本的常識。

中國現在的經濟虛假數據和在香港的犯罪,和中共在海外的藍金黃,以及在海外企業家,在造假犯罪,以及剛剛中國發生的一系列的政治金融事件,為啥他不說。他真的不知道麽?或者說他不知道,或者知道少一點,那他也沒必要百分之百說假話呀!這就是證明。

共產黨控制的海外欺民賊,利用纏訴,互相交換利益,同時打著這個名義再通過吳征這號人,去欺騙財產,欺騙共產黨的錢,欺騙中國人民的錢,大家看到吳征在國內,吃蒙古包,798 吃飯,美國前FBI 我的前保鏢公司的副總裁,我的保鏢公司創始人,跟我親口說過幾次,說吳征和馬雲給他打電話,說給妳兩千萬美元,妳離開郭文貴,說這話的時候FBI就在場,兩個 FBI的Agent在場。說這話的時候有我的朋友,我的律師在場也有說過,還有在我其他的律師面前都說過。大家未來可以看一看,有關人士就關於作證,其中就談到,親耳聽到,我的前保鏢公司老板說,吳征馬雲給他兩千萬離開郭文貴,幹掉郭文貴。現在吳征要跟FBI人員走在一起,而且竟然和我前保鏢公司的創始人走在一起啦,還到北京798吃羊腿去啦,聽蒙古女孩唱歌。看明白了麽?大家記住我原來說過,美國人, 歐洲人到西藏去,最愛共產黨的一招,往那一站,吃著肉,西藏的美女唱歌。西藏的女孩唱歌的聲音大到,漂亮到妳震撼,那真叫天籟之音。然後蒙古去一樣, 叫蒙古姑娘給妳唱著歌,跳著舞,就這叫藍金黃。看到了麽,剛剛 發一個視頻,吳征帶著美國,前FBI人員和我前保鏢公司的重要創始人,在798對面,蒙古包,蒙古女孩,唱著歌,切著羊肉。大家貼上了麽,這是一年前的視頻。妳們覺得美國人會把這件事情忘記嗎,北京798蒙古大餐。這戰友不知道誰放出來的,真牛 !

吳征帶著FBI的人,和我的保鏢公司,我那個保鏢公司,百分之八九十都是,FBI退休人員。 大家看看,妳覺得美國人就真的不知道麽?美國人什麽都不知道麽?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這就是吳征,馬雲,吳征馬雲都來自上海啊,孟建柱,王岐山, 楊潔篪等人,在中國的第三巨大政治力量,已經決然的浮出了水面。 19屆四中全會, 他們沒被拿下,將開始真正的內部大戰!

大戰的開始就是從公安部的八局。先保衛安全,八局是政治,八局不論級別,只論安全, 在任何一個政治家生死面前,什麽級別都不重要。不要說誰的級別,是他是否能讓妳安全。

接下來,過一段時間我要好好跟妳們談談楊潔篪。楊潔篪的厲害和楊潔篪在西方世界, 妳們太小看楊潔篪了。楊潔篪和孟建柱,王岐山號稱中國近代,政治三大梟雄啊。 咱慢慢來,咱好好折騰折騰。公開拿下八局,這就是要開始了全面的大清洗,證據大搜捕。 拿下公安一定會拿下公安的,拿下政法委。

(戰友留言,盤古七層拍賣,)太好了,都賣了吧。希望買到的人都能一生擁有盤古大觀,希望買到盤古大觀的人都能一生擁有,安全享受。不論是拿到盤古拿到裕達的人, 只要妳覺得那個地方妳能呆得住,妳能hold住,妳能永遠擁有,妳就好好的去享受。妳看看妳能不能在那,享受妳的美好和生命。

親愛的戰友們 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再次非常抱歉戰友們,今天聲音問題實在太糟糕了,影響了大家,耽誤大家時間,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現在為14億中國人民,香港同胞,新疆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祈福?

再次的抱歉今天的聲音給大家帶來的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實在沒辦法。謝了兄弟姐妹們 今天真是特別抱歉,一切都是我的錯啊,謝謝!

【GM39】【GM31】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75505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40496/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1月 0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