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無視員警的肆意虐待是對新聞自由的威脅

HKFP 香港自由新聞

2019年11月3日 13:00

從本周開始,在香港員警部隊缺乏的特性目錄中又增加了一項:諷刺感

還有比這更具有諷刺意味嗎:一群從頭到腳全副武裝的防暴員警,要求有前線採訪許可的記者在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的威脅中脫下自己唯一保護的面罩?現在,香港街道上總是彌漫著員警部署的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

周日被員警阻檔的攝影師梅·詹姆斯。 照片:STP Media螢幕截圖

但是這個諷刺很快就變成了憤怒,這位自由攝影師梅·詹姆斯May James,在香港進行反政府抗議活動的過去五個月中,為香港警察局提供了2400張照片,她因涉嫌未能及時提供其身份證明而被捕並被拘留一夜。

後來她被無罪保釋,但仍然非常憤怒。

詹姆斯並不是上周日在旺角的混亂中唯一與員警衝突的媒體人員。港臺的錄影記者和《蘋果日報》的記者也描述了他們被員警強行摘除了面罩,然而安全局局長李家超向媒體代表保證,前線記者不受最近實施的反面具法的約束。

這些僅僅是最近發生的事件,這些事件不僅是員警針對抗議者的日益激進的攻擊,而且是對媒體的攻擊,是對記述香港歷史上這一動盪的章節的媒體的攻擊。

自從懦弱的香港政府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今年夏天將香港的管理和控制權移交給員警以來,員警們已經習慣了讓記者遭受一系列的阻礙和屈辱。口頭虐待是司空見慣的事情,還有經常對記錄事件的記者推推扯扯阻止記者記錄事件,其中還阻礙一些正在現場發生的員警行為高度可疑的事件。

員警還故意向記者照射高強度的燈光,使他們無法使用相機,有時甚至禁止他們進入到明顯發生重要新聞的地方。

就是由於這種禁令禁止報導員警和抗議者於8月31日在愛德華王子港鐵站發生的暴力衝突,才引起了至今仍在流傳的傳聞,那天晚上有三名抗議者被員警殺害,員警隨後掩蓋了他們死亡的真相。

記者被員警腳踢,打耳光和毆打。 他們還被催淚瓦斯,胡椒噴霧,高壓水槍,橡皮子彈,海綿手榴彈和豆袋彈擊中。

最壞的一樁是印尼記者顯然因為被橡皮子彈擊中而失明。

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的媒體,每個記者團體都對員警的攻擊和殘暴表示憤怒和反對。本周,自由記者艾米·葉(Amy Ip)在一次員警新聞發佈會上表達了這種憤怒,譴責員警對記者的虐待,和他們向現場記者照射強光手電筒,她明確指出員警的這些行為及其惡劣。

香港新聞工作者協會甚至已經對警察局長和司法部長提起司法審查,指控員警部隊對媒體採取了不必要的“阻礙性手段”和“不必要和過度的武力”。

Amy在員警新聞發佈會上抗議。 照片:立場新聞

然而,在抗議期間,沒有一名員警因其行為不職業而受到訓斥或懲戒。 從這一點上看出,林正政府已經全權賦予了員警部隊毫不留情攻擊媒體的權力,媒體自由是我們引以為榮,也是香港與大陸和其他許多地方不同的根本所在。

香港自從1997年從英國統治移交給中國統治以來,香港不得不接任一系列北京審查的無能的首席行政長官們。 但是與此同時,他們的無能讓堅定地致力於新聞獨立,新聞真相,公正和準確性的媒體機構深受其害。

現在,媒體自由也受到嚴重威脅。

多年來,自我審查一直是個問題,因為香港媒體大亨擔心失去北京的青睞而影響商業利益相關的廣告收入。 2015年,大陸互聯網巨頭阿裡巴巴(Alibaba)購買了香港閱讀量最大,裝飾最精美的英語出版物《南華早報》,用這個曾經是新聞和觀點的寶貴來源的報刊把他們偽裝為獨立媒體。

香港《南華早報》在內的主流媒體的選擇推動了其他線上商店的興起,旗幟也包括眾籌的香港自由出版社。

防暴員警于2019年9月29日在銅鑼灣向初始化媒體(Initium Media)攝影師林振東噴射胡椒噴霧。照片:陳娜莎/立場新聞

但是,最近五個月以員警為代表的行為, 表明香港政府對記者行使《基本法》賦予的權利的蔑視和仇恨。

當員警將香港的自由媒體視為敵人時,他們對居住在這座城市的740萬人也是如此。

是的,抗議活動變得醜陋而暴力,向員警投磚塊,汽油炸彈,還有目標是員警的遙控炸藥。

這令人沮喪,疲憊和危險。但這並不是攻擊媒體的藉口。

原文連結:

【秘密翻譯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1月 05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