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員警的無奈:“不是我們要實施懲罰”

The Gurardian 衛報

與抗議者的戰鬥使員警部隊產生分裂:一些人追逐權力,另一些人要保護自由

一名香港員警說,員警部隊已經成為“當局維穩的工具”

最近,Larry 楊(為了保護身份名子有改)在員警隊伍中成了一個孤獨的身影。

20多年前,他的正義感促使他當了員警。他自豪地炫耀著自己的畢業典禮,回想起自己剛入隊發誓要時為社會服務和説明弱勢群體。

他說:“我遵守部隊所教給我的一切。” 他展示出在註冊時簽名的一系列價值觀和使命, 其中包括“維護法治”,“公正與同情”和“尊重公眾的權利”。

但是,香港最近發生的政治危機使員警部隊的忠誠度受到了考驗。在這場政治危機中,已經見到員警使用暴力手段鎮壓日益激進的抗議活動。

示威者在八月份的香港抗議中被員警拘留。 照片:Danish Siddiqui /路透社

楊笑著說:“員警應該保護公民,但相反,我們已經成為當局進行’維持穩定’的工具。” “我們的上司高級官員躲藏起來,讓我們成為他們的盾牌。”

由於越來越多的催淚瓦斯,橡皮子彈,毆打和水槍被用來對付憤慨的人群,員警與公民之間的敵視程度已達到驚人的程度。

10月1日,員警首次實彈開槍射擊,造成一位18歲的人胸部受傷。 三天后,一名14歲的孩子大腿被槍擊中。 在過去的四個月中,已有2700多人被捕。

在香港的一次示威活動中,員警發射催淚瓦斯清理民主抗議者。 照片:關穎珊/蓋蒂圖片社

抗議者也採取了他們認為是合理的越來越激進的行動。 蒙面的激進分子向員警扔磚頭和汽油炸彈,搗毀了地鐵站和一些被視為親北京的商店。 他們街頭上點起大火,甚至襲擊了員警或懷疑是臥底人員或親政府的人。 本月初,一枚自製炸彈爆炸,一名員警被一名抗議者砍傷脖子。

警方于6月在香港員警總部外撤除了路障。 照片:安東尼·華萊士/法新社/蓋蒂圖片社

警方不加區別地毆打,製造謠言掩蓋死亡真相,廣為流傳的在偏遠地區的員警拘留所的人身虐待和性虐待更加導致對官員的憤怒和不滿。

楊不贊成他的同事的行為,這在他們之間產生了隔閡。

 “我們在員警學院時,教導我們只能使用最小量的武力。 他說,“不是我們要實施懲罰” “但是現在,大多數員警認為’暴亂者’需要受到懲罰……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地襲擊人們,甚至是襲擊非抗議者。”

10月,香港警方在中區追捕了一對戴著口罩的夫婦。 攝影:Nicolas Asfouri /法新社通過蓋蒂 圖片

“可怕的是,大多數員警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他說:“當他們觀看員警毆打人們的鏡頭時,他們歡呼雀躍:‘好啊,我們正在打蟑螂!’” “他們根本不去考慮他們對保護自由和民主的崇高理想。”

當被問及為什麼員警採取越來越殘酷的行為時,楊說,他的許多同事感到憤怒,並感到有權濫用權力。

 “這是’路西法效應’(善良的人如何變的邪惡)–權力使人瘋狂。 他們很氣憤,需要有個洩憤口。但這會葬送員警的聲譽。”

一名員警在香港國際機場內追捕一名快閃族抗議者。 照片:Kai Pfaffenbach /路透社

楊說,員警也不再要求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現在,在處理抗議活動時,防暴員警戴著黑色面具,不用出示逮捕令,制服也沒有員警編號標示。他說:按照內部規定,員警每次使用警棍,手槍和胡椒噴霧劑時都要填寫一份報告,但現在許多人免了這些手續。

楊曾試圖讓他的同事從另一個角度看待事情,但這卻使他被看成是叛徒。

 “我試圖向他們解釋什麼是公民抗命。 比如,您的老闆拒絕給您適當的假期,那麼您請病假。 這是通過合法手段與系統做抗爭。”他說。

政府一再拒絕建立獨立的委員會調查員警的暴行,這引發了更多的公眾憤怒,因為這是抗議者堅持必須實現的若干要求之一。

楊認為,當局實施嚴厲的鎮壓,實際上使抗議活動火上澆油。

上個月,親北京的香港報紙報導說,中國公安部長已經成為中國共產黨香港澳門聯絡委員會的副主席。分析人士說,這是史無前例的舉動,加強了中國對這座城市員警隊伍的控制,中國將鎮壓視為對動亂活動的自然反應。

楊在談他上司的態度時說道:“我看他們想要把鎮壓的恐怖推向極端。他們盡其之力更多地毆打和逮捕,嚇得人們就再也不敢出來了。”

一名婦女在旺角警察局前站著一個十字架,9月一次反政府集會後,防暴員警在與示威者的對峙中持盾牌守衛。 照片:關穎珊/蓋蒂圖片社

楊同情抗議者:“如果我不是員警,我也會像他們一樣在街上。”

儘管楊與其他同事的想法有所不同,但在示威者看來,他仍然是“黑員警”。

 “有一次,當我坐在警車裡時,一群年輕人對我大喊。 我做著手勢似乎是說這與我無關。 但是,我又怎麼能不是員警一分子呢?”

 “我沒有站出來糾正同事的過錯-這不就是同謀嗎。”

當被問及是否考慮過辭職時,40多歲的楊說他有一個年輕的家庭,這使他很為難。 他說:“但也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譴責18歲的曾志健被槍擊的標語,曾在10月1日中國國慶日暴力抗議民主抗議期間被員警開槍射中。 照片:Mohd Rasfan /法新社/蓋蒂圖片社

楊還是基督教徒,他堅稱,他的使命是幫助弱者並大聲疾呼不平等現象。 他堅持認為,他只能支持為人民服務的政府。

他說:“如果一個國家是靠流血和生命去換取,如果為了’發展’而不得不犧牲人民的自由和生命,那我寧願沒有那個國家。”

 “我至少可以做的是避免自己做惡,並提醒我的同事不要過分。 但是他們經常問:“那麼,你到底站在哪一邊?”

原文連結: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oct/29/hong-kongs-reluctant-policeman-its-not-for-us-to-deliver-punishment

【秘密翻譯組】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39921/ […]

0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39921/ […]

0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39921/ […]

0

熱門文章

GM06

11月 04日, 2019